天津教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天津教案同治九年(1870年)在天津所發生的一場震惊中外的教案。天津民眾攻擊法國教會機構而造成數十名外国人遇害;而清政府事後的對外妥協處理方式也引起很大爭議。

背景[编辑]

清末自從簽訂《天津條約》以後,傳教士開始在各地進行傳教工作。傳教士享有建造教堂治外法權、以及“寬容條款”所賦予的特權。[1]

“寬容條款”賦予教會特權。中國基督教信徒可以不受中國法律的制裁,因此,許多地痞流氓也混入教會,橫行鄉里。許多衝突由此產生。治外法權問題,亦使傳教士不受中國法律的制裁。

另外外國傳教士獲得了在中國任何地方租買土地和蓋房的特權,為外國傳教士在中國內地霸佔地產,成為後來各地發生民教糾紛及引起教案的嚴重隱患。

外國傳教士傳入基督信仰,和中國本土文化衝突,教徒與非教徒亦因頑固勢力的挑撥而引發糾紛,引起兩者爭毆,少數奉教者依仗教會勢力,非教徒亦因宗族勢力強大而迫害教徒,更激起群眾對傳教士的仇恨。

中西思想意識形態上有不少矛盾。基督教與中國傳統的思想、信仰、風俗習慣不相容。傳教士企圖改變中國禮俗,反對敬祖、祀天,把深入群眾的佛教道教說成邪教,引起民眾反感,教堂散佈窮鄉僻壤,干涉迎神祭祖儀節,經常與民間發生摩擦,民眾的反抗亦得到部份士紳的支持,初期不少的衝突,便是直接由地方官紳所發動。

1870年6月21日,天津天主堂發生嬰兒夭折事件,法國領事豐大業(Henry Fontanier,1830-1870)開槍射擊天津知縣劉杰,引起民教衝突。事發後,法國軍艦開到天津進行威脅,英、美、德、意等六國軍艦亦結集天津一帶示威。曾國藩李鴻章赴津查辦,力主委曲求全,避戰求和。結果地方官被處分兩人,民眾被判死刑二十人,徒刑二十五人,賠銀49.7285萬兩,北洋通商大臣崇厚赴法國道歉謝罪。

事件經過[编辑]

同治九年(1870年)4、5月间,天津發生多起兒童失蹤綁架的事件。6月初,天气炎热,疫病流行,育婴堂中有三、四十名孤儿患病而死,每天有数百人到坟地围观,挖出孩子的尸体查看。于是民间開始傳言懷疑外國修女以育嬰堂為晃子,實則綁架殺死孩童作為藥材之用。

6月20日,一名被居民扭送官府的匪徒武兰珍口供中又牵连到教民王三及望海楼天主堂。于是民情激愤,士绅集会,书院停课,反洋教情绪高涨。6月21日清晨,天津知县刘杰带人犯武兰珍去教堂对质,发现该堂并无王三其人,也没有武兰珍所供的席棚栅栏,“遍传堂中之人,该犯并不认识,无从指证”。

谢福音神父与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协商育婴堂善後处理办法。但当时已经有数千群众包围了教堂,教堂人员与围观的人群口角争执,引起抛砖互殴。法國驻天津領事丰大业要求崇厚派兵镇压,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在前往教堂的路上,与知縣刘杰相理論争执,怒而開槍,打傷了知縣的僕人,民眾激憤之下先殺死了丰大业及其秘书西门,之后又殺死了10名修女(被剝光衣服強姦、挖眼割乳,後被燒死[2])、2名神父、另外2名法国领事馆人员、2名法國侨民、3名俄国侨民和30多名中国信徒,焚毁了望海楼天主堂、仁慈堂、位于教堂旁边的法国领事馆,以及当地英美传教士开办的其他4座基督教堂。破坏行动持续了3小时。

6月24日,外國軍艦來到天津,七國公使向总理衙门抗議,而以法國為首。

交涉及影響[编辑]

法國方面最初要求處死中國負責的官員,清朝方面派出时任直隸總督曾國藩來調查並與法國方面交涉,當時朝廷中的官員多數認為不要對其退讓,不惜一戰,情勢緊張。曾國藩审时度势,不願與法國開戰,首先對英國美國俄國作出賠償以使最後能單獨與法國交涉。

同治九年六月初十日一曾國藩到天津,立即發布《諭天津士民》,對天津人民多方指責。隨後經他調查之後,確認育嬰堂並無誘拐傷害孩童之事,於是在法國的要求下,商議決定最後處死為首殺人的18人(马宏亮、崔福生、冯瘸子等,行刑之日是10月19日),充军流放25人,並將天津知府张光藻、知县刘杰被革职充军发配到黑龙江,賠償外國人的損失46萬兩銀,並由崇厚出使法國道歉。李鴻章也認為“冀終歸於一命一抵了案”。而法國因隨後發生了普法戰爭,無注意東方事務,因此接受了這個條件。

這個交涉結果,朝廷人士及民眾輿論均甚為不滿,“詬詈之聲大作,賣國賊之徽號竟加於國藩。京師湖南同鄉尤引為鄉人之大恥”,使曾國藩的聲譽大受影響,足見中西文化差異甚大。而另一方面天津教案的消息,也對於全國其他地方有所影響,產生對於西方傳教士不好的謠傳及不信任,這些謠傳也在一些地區造成了教案的發生。由於民怨沸騰,朝廷讓李鸿章接替曾國藩。交接當年,曾问李:“你与洋人交涉,准备怎么办?”李回答:“我想与洋人交涉,不管什么只同他打痞子腔。”[3],李鴻章最后判決將原來20名死刑改為16名死刑、4名緩刑,其餘不變。曾國藩被痛罵,“外慚清議,內疚神明”,一年後即去世。這件案件的一個重要影響. 就是朝廷以為法國接受李鴻章提出的條件. 認為李鴻章在外交方面比較能幹.於是往後30年中重大外交事件都安排李鴻章辦理. 殊不知法國人只是因為普法戰爭失利. 才無暇討處理教案.


1897年,望海楼天主堂在空置了20多年之后被重建起来,1900年又在庚子之乱中第二次被烧毁。1903年用庚子赔款第二次重建。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北美长老会传教士、传教史学者丹尼斯在《近代传教事业的号召》一书说:“著名的‘宽容条款’的订入条约,就是得力于卫三畏博士的,后来也订入了英国条约中。”泰勒·丹涅《美国人在东亚》一书中写道:“中美《天津条约》的实际谈判是由卫三畏博士和丁韪良牧师经办的,后者担任卫三畏当时还不会讲的官话翻译官。在炮台未被英、法轰毁以前的大沽的初步谈判中,卫三畏博士拟定了一个条款,订明一切人等有信仰基督教的完全自由,允准美国传教士游历全国各地,租赁或购买房屋土地和携眷居住。”
  2. ^ 唐瑞裕:《清季天津教案研究》,文史哲出版社
  3. ^ 雷颐:《李鸿章与晚清四十年》

书籍[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