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州征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天目山之戰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甲州征伐(征伐武田氏)
日期: 1582年(天正十年)2月3日 - 3月11日
地点: 駿河國信濃國甲斐國上野國
結果: 織田軍勝利,武田家滅亡
參戰方
織田軍Oda emblem.svg 武田軍Takeda mon.svg
指揮官和领导者
織田信忠 武田勝賴(阵亡)

甲州征伐,又稱征伐武田氏(1582年2月3日-3月11日)是織田信長征伐甲州大名武田勝賴的戰役。信長於長篠之戰後,為了消滅勢力轉衰的武田家,於甲州駿河信濃上州等地發動一連串戰爭。

合戰經過[编辑]

序章[编辑]

天正3年(1575年)長篠之戰結束後,武田氏的外戚木曾義昌武田信玄之女真理姬夫婿,即武田勝賴的姊夫)接到來自勝賴的命令支援秋山信友據守的美濃岩村城,但木曾義昌以財政上的理由拒絕了此要求,間接使岩村城這個信玄西上作戰以來的據點淪陷,信友夫婦遭織田信長處於磔刑。此後織田氏再次從美濃方面威脅著武田氏,但織田信長忙於攻略北陸一向宗石山合戰)、以及西邊的毛利氏,因此暫無暇東進,反而是織田的同盟勢力・三河的德川家康自長篠之戰以來就持續著對武田的攻勢,使勝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出兵對付,因而在軍事的開銷上不斷擴大,必須提高年貢以及賦稅,引發多方不滿。人們開始背離勝賴,木曾義昌亦是其中之一,勝賴周圍也出現對未支援秋山的木曾義昌的猜疑,兩方的關係急速冷卻。

天正10年(1582年)2月1日,為了建築新府城又一次提高稅捐,使原本就不滿的木曾義昌終於背叛勝賴,向織田信忠(信長的長子)獻上其弟上松義豐做為人質,倒向了織田。勝賴自真理姬處得知義昌謀反後,盛怒之下命令堂兄弟武田信豐(信玄弟武田信繁之子)做為先鋒,率領5000兵力討伐木曾義昌,並將義昌的生母、側室,及子女處以磔刑,接著勝賴自行率領15000兵力出陣。

信長在2月3日得到木曾義昌倒戈的消息後立刻決定討伐武田家,並向相關家臣及盟國勢力發出動員令。信長、信忠父子由伊那進軍。信長家臣金森長近飛驒進攻,同盟德川家康自駿河進攻,御館之亂後與武田敵對的北條氏政則由相模伊豆上野各處同時朝甲斐信濃進軍。

織田軍編成[编辑]

天正元年(1572年)以降,由織田信忠的筆頭家老池田恒興森長可森蘭丸之兄)、河尻秀隆等人組成的「信忠軍團」(池田隊後脫離軍團移往攝津)主要由自東美濃剷除武田的勢力。武田征伐時的陣容如下:

另外,直屬信長的軍團陣容則有:

武田軍團崩潰[编辑]

2月3日,森長可、團忠正的先鋒部隊首先自岐阜城出發,河尻秀隆由本隊派往擔任軍監。2月6日,森、團兩隊由木曾口、河尻隊由伊那街道進入信濃。伊那街道沿途的武田諸城為此感到恐慌,在織田先鋒進入信濃的同日,通往岩村的關隘・瀧澤(長野縣下伊那郡阿智村・平谷村週邊)的領主下條信氏的家老・下條九兵衛立刻放逐了信氏向織田軍投降,並引導河尻軍進入信濃,2月14日松尾城飯田市)的城主小笠原信嶺亦投降織田軍。

2月12日,信忠本隊與瀧川一益隊各自從岐阜城及伊勢長島城出陣,兩日後進入美濃岩村城,翌日一益自信長處收到「輔佐年輕的信忠」的請求書狀。2月16日,武田軍在鳥居嶺遭到奉命支援織田一門眾的木曾義昌擊敗,翌日信忠到達平谷,隔日進攻飯田城,同日,飯田城主保科正直放棄了城池逃往高遠城(之後投降,並在戰後成為高遠城主),聽聞飯田城淪陷的武田信廉(信玄之弟)戰意頓失,亦自大島城(下伊那郡松川町)出逃。同樣的,2月18日、德川家康自濱松城出發進入掛川城、2月20日包圍了依田信蕃據守的田中城,並遣使勸降,依田信蕃於是開城,三枚橋城、興國寺城等駿河城池也在武田家滅亡後投降德川家。

北條氏政則派遣先峰進入相模甲斐邊境的小佛嶺與御坂嶺,並在2月下旬進攻駿河東部。2月28日攻陷武田在駿河、伊豆邊境的戶倉城,接著在3月攻陷位於沼津及吉原的泉頭城等地方。上野方面,北條氏邦對廄橋城北條高廣持續施壓,並威脅到真田昌幸的領地。

高遠城之戰[编辑]

高遠城之戰
日期: 1582年(天正十年)3月1日 - 3月2日
地点: 甲斐國高遠城
結果: 織田軍勝利
參戰方
織田軍Oda emblem.svg 武田軍Takeda mon.svg
指揮官和领导者
織田信忠 仁科盛信(阵亡)
小山田昌行(阵亡)
兵力
30000 3000
伤亡与损失
約1500人 約2800人

2月28日,河尻秀隆接到來自信長的為了攻略高遠城而建造據點的命令。隔天的3月1日,織田信忠包圍了武田勝賴弟・仁科盛信高遠城。信忠派遣當地僧侶前往勸降,卻遭到盛信拒絕並將使者的耳鼻削去後送還,翌日,三萬名織田軍開始對高遠城發動總攻,由於仁科盛信與小山田昌行等少數人英勇奮戰,亦使織田家蒙受不小損失,包括岩倉家出身的織田信家戰死。然而織田軍最後仍挾其數量優勢突破了城門,仁科盛信及小山田昌行自殺,高遠城淪陷。

悉數逃亡的武田軍當中,只有仁科盛信奮戰至最後一刻,令人見識其武田精神。盛信沒有頭顱的遺體被當地崇拜他的居民埋葬,埋葬處後來被稱做「五郎山」。

勝賴逃亡[编辑]

2月28日,被木曾義昌擊敗的武田勝賴放棄了諏訪,逃亡新府城韮崎市)。追擊勝賴的織田信忠在高遠城陷落的隔天,立刻進入了諏訪,燒毀了武田庇護下的諏訪大社,木曾義昌則轉往攻略信濃的要衝深志城。3月1日,武田氏一族的穴山梅雪與德川家康內通,投靠了織田側。3月4日,家康在穴山梅雪的帶入下入侵甲斐。

3月3日、武田勝賴從新府城召開軍議,決定要逃往真田昌幸的岩櫃城(群馬縣吾妻郡東吾妻町)或是小山田信茂的岩殿城(大月市)。昌幸以岩櫃城的要害性質力勸勝賴前往、信茂則以至岩櫃城路途遙遠加之積雪甚深,勸其前往岩殿城。勝賴最終決定採納小山田信茂的意見,將修築中的新府城一把火燒了,前往岩殿城。

3月5日,織田信長自安土城出發。3月6日到達揖斐川。織田信忠在此時獻上高遠城主仁科盛信的首級,後於長良川河原示眾。

天目山之戰[编辑]

天目山之戰
日期: 1582年(天正十年)3月11日
地点: 甲斐國天目山附近(今山梨縣甲州市大和町
結果: 織田軍勝利
參戰方
織田軍Oda emblem.svg 武田軍Takeda mon.svg
指揮官和领导者
瀧川一益 武田勝賴(阵亡)
武田信勝(阵亡)
兵力
3000 300
伤亡与损失
約1000人 全滅

1582年3月7日,織田信忠進入甲府,搜出了多名武田族人及重臣,包括一条信龍諏訪賴豐武田信廉等人,全數遭到處刑。

3月9日勝賴與嫡子武田信勝一行在前往岩殿城途中的笹子嶺(山梨縣大月市)遭到小山田信茂攻撃,並且拒絕讓其進入岩殿城。(關於這點眾說紛紜,一說小山田並非武田從屬而是武田領內的一個小的大名,為了戰禍波及領民且為守護領地而不得不做出此行動,也有一說事實上攻擊勝賴並非小山田信茂而是織田軍。)總之武田勝賴至此不得不放棄逃至岩殿城,轉而進入武田氏先祖曾自殺的場所天目山(山梨縣甲州市大和町)。逃亡之際將家寶御旗楯無鎧藏於塩山(甲州市)的寺中,得以免於戰火波及。

3月11日、德川家康與穴山梅雪會面織田信忠,討論關於今後的計劃。同日,勝頼一行在天目山附近的田間被瀧川一益隊尋獲。土屋昌恒小宮山友晴等浴血奮戰,土屋昌恒此戰的活躍使其得到「片手千人斬」之名、安倍勝寶突入敵陣戰死、勝賴本人亦奮力擊退織田軍。

然而終究寡不敵眾,先是信勝在織田軍的圍攻下戰死,勝賴亦因飢餓及疲勞失去抵抗能力,被後來成為福島正則家臣的伊藤伊右衛門永光所討取。勝賴之妻(北條氏政妹)自殺,長坂光堅、土屋兄弟、秋山紀伊守等殉死(據說跡部勝資亦殉死,也有一說死於諏訪保衛戰。皆與『甲陽軍鑑』記載的長坂、跡部逃亡說相反)。清和源氏新羅三郎義光以來的名門甲斐武田氏嫡流終告滅亡。

武田的末路[编辑]

3月14日,勝賴父子的首級送達滯留於美濃岩村城的信長處。

3月16日,武田信豐遭家臣下曾根覺雲齋(信恒)背叛殺害,小山田信茂亦因「背叛主君」的罪名在甲斐善光寺遭到處死。依田信蕃亦被信長下令處刑,但在德川家康幫助下逃走,其人在本能寺之變後重新在信濃、甲斐投靠了家康、並對平定甲斐做出貢獻,其他許多武田家臣在後來都成為了德川的部下。

信玄的次男・因失明而出家的海野信親(龍芳)則在兒子逃亡後自殺,其子後來因大久保長安的庇護而得以延續一族血脈。

封賞及追討[编辑]

3月21日織田信長到達諏訪,接見北條氏政慶賀戰勝的使者。3月23日與3月29日發表了對參戰諸將的封賞:

  • 瀧川一益:上野一國、小縣郡、佐久郡
  • 河尻秀隆:除了穴山梅雪領地的甲斐一國、諏訪郡(做為補償)
  • 徳川家康:駿河一國
  • 木曾義昌:原領地(木曾谷)、筑摩郡、安曇郡
  • 森長可:高井郡、水內郡、更科郡、埴科郡
  • 毛利長秀:伊那郡
  • 穴山梅雪:原領地(甲斐河內),嫡子勝千代繼承武田家名。
  • 森蘭丸:美濃兼山城(長可舊居城)
  • 團忠正:美濃國岩村城(秀隆的舊居城)

武田家滅亡後,上野國一帶的武田家臣如真田昌幸內藤昌月、倉賀野秀景、北條高廣小幡信貞、和田信業、安中久繁等人被納為瀧川一益的與力;北信濃方面的武田家臣如高坂昌元小幡光盛、市川信房等人則歸為森長可的與力;駿河國方面的曾根昌世岡部正綱伊丹康直小濱景隆向井正綱等人則歸於德川家康的家臣。

瀧川一益在會議上曾請求賜予茶器「珠光小茄子」但未得信長答應,另外對於被調離近畿則感嘆「今後再也得不到茶道的庇佑了」。另外還在未獲允許的情況下自封關東管領。北條氏政僅被稱讚「在駿河幹得相當不錯」,此外沒有任何獎勵。

4月,信長進入甲斐,在途中的台原(北杜市)有生以來第一次目睹富士山。4月3日,造訪武田氏歷代的本據地躑躅崎館被燒毀的城跡。另一方面,織田信忠隊開始追討不願投降織田家的武田餘黨,包圍了殘黨聚集惠林寺甲州市),寺院方面拒絕了交出武田餘黨的要求,織田信忠於是放火燒寺,寺內和尚快川紹喜說出了「滅卻心頭火自涼(心頭滅卻すれば火も自ら涼し)」的辭世之句。

其他像是諏訪刑部、諏訪采女、段嶺某、長篠某等人皆被農民殺害,將其首級獻與織田軍。在黃金懸賞的誘惑之下,農民前仆後繼投入追捕武田氏殘黨的行列。

部分不願臣服織田家的武田遺臣,則是受到德川家康秘密藏匿庇護,這些人材在之後的天正壬午之亂及軍制再編上做出莫大貢獻。

4月5日,武田遺臣芋川親正聯合長沼城主島津忠直發起一揆對抗織田軍,包圍進駐飯山城的稻葉貞通,入駐海津城的森長可趕忙聯絡織田信忠,得他派來團忠正援助,兩軍合流後擊破武田遺臣一揆,森長可軍斬殺2450名一揆軍,芋川親正和島津忠直兵敗逃往越後國依附上杉景勝

4月10日,織田信長自甲府出發,前往遊覽東海道。4月13日抵達江尻(静岡市清水區),16日抵濱松,21日回到安土城。

戰後[编辑]

入駐海津城的森長可對週遭勢力剿撫兼施,以抵擋北面的上杉氏。上杉氏也加緊攻勢,5月27日柴田勝家等人經信越邊境前往北國支援,接著進入了越後的二本木,直指春日山城,獲報的上杉景勝急忙返回春日山城。然而,織田信長在不久後即在本能寺遇害,森長可棄城回到本據地、河尻秀隆則在武田舊臣的一揆中死亡,武田遺領在一時之間成為無政府狀態。

瀧川一益、北條氏政後來在神流川爆發戰爭,德川家康及北條氏政、真田昌幸往後的動向請參造天正壬午之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