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太平洋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
Pacific war tile picture.png
由上方順時鐘起,美軍於呂宋島戰役時攻擊日軍在碧瑤之據點;新加坡戰役中向日軍投降的英澳士兵;美軍於日本長崎投放原子彈形成的蘑菇雲;美軍愛荷華號戰艦開火射擊;日軍的一架零式戰鬥機正自赤城號航空母艦上起飛,前往攻擊珍珠港
日期: 1941年12月7日 - 1945年9月2日
地点: 東亞南亞、西太平洋岛屿及邻国,以及短期于印度洋
結果: 同盟国决定性胜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領土變更: 同盟国军事占领日本
參戰方
同盟国

 美国

中華民國
 英國

 澳大利亚
 加拿大
 紐西蘭
 荷蘭

 蘇聯 (1945)
及其他

轴心国

 大日本帝国

泰國 泰国
及其他

指揮官和领导者
US flag 48 stars.svg 富兰克林·羅斯福
US flag 48 stars.svg 约瑟夫·史迪威
US flag 48 stars.svg 麥克阿瑟
US flag 48 stars.svg 恩斯特·金恩
US flag 48 stars.svg 切斯特·尼米茲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蔣中正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孫立人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溫斯頓·邱吉爾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阿奇博尔德·韦维尔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路易斯·蒙巴頓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威廉·斯利姆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約瑟夫·史達林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亚历山大·華列夫斯基
Flag of Australia.svg 約翰·卡廷
Flag of Australia.svg 托马斯·布兰梅
Flag of the Netherlands.svg 海因·波登
Flag of Japan.svg 昭和天皇
Flag of Japan.svg 東條英機
Flag of Japan.svg 永野修身
Flag of Japan.svg 山本五十六(阵亡)
Flag of Japan.svg 小澤治三郎
Flag of Japan.svg 杉山元
Flag of Japan.svg 山下奉文
Flag of Japan.svg 冈村宁次
Flag of Japan.svg 寺內壽一
Flag of Japan.svg 本間雅晴
Flag of Manchukuo.svg 愛新覺羅·溥儀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Nanjing (Peace, Anti-Communism, National Construction).svg 汪兆銘
Flag of Thailand.svg 鑾披汶·頌堪
Flag of the Empire of Vietnam (1945).svg 保大帝
Philippines flag original.png 勞威爾
Flag of Burma 1943.gif 巴莫
Flag of Azad Hind.svg 錢德拉·鮑斯
伤亡与损失
698,859人陣亡
959,911人受傷
957,186人陣亡
526,149人受傷

太平洋戰爭英语Pacific War日语太平洋戦争;另有大東亞戰爭之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以日本帝國為首的軸心國和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於1941年12月7日至1945年9月2日期間進行的戰爭,範圍遍及太平洋、印度洋和東亞地區。

太平洋戰爭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份,但與歐洲戰場不同的是,它的起因源自更早的中國抗日戰爭和先前日本與歐美列強等國所累積的矛盾和衝突。1937年,日本因對中國發動侵略戰爭而投入大量物資和人力,國力雖持續消耗卻無和談之跡象,加上與歐美國家關係的惡化,使得日本在國際上日漸孤立,最終美國、英國和荷蘭對日本實行經濟制裁,斷絕其戰爭物資的輸入,前者提出恢復貿易的條件為自中國撤軍。日本在與歐美列強發動戰爭與撤兵間選擇了前者,並計畫奪取亞洲的歐美殖民地。1941年12月7日,日本帝國海軍向美國太平洋上的海軍基地珍珠港不宣而戰,同時在西太平洋對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緬甸菲律賓等地發動攻擊。美國、英國和中華民國向日本宣戰,而與日本同盟的歐洲軸心國—納粹德國義大利亦向美國宣戰,太平洋戰爭爆發,歐亞兩大戰場合流。

戰爭初期,日軍佔領了太平洋約四分之一強的地域,一直到中途島海戰時喪失大量航空母艦而失去了太平洋主動權。接著日本又於瓜達爾卡納爾島上消耗甚多戰力,而美國則重組軍隊反擊,於太平洋進行兩線攻勢。1945年,美軍收復了菲律賓並佔領了日本列島周圍的島嶼,開始以龐大規模的轟炸機群與海軍對後者進行轟炸與封鎖,但日本堅不投降。最終美國於8月6日和9日投擲了兩顆原子彈於廣島長崎,同時蘇聯亦宣佈廢除1941年簽署的《蘇日中立條約》,對日宣戰,入侵滿州。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並於9月2日簽署投降書,太平洋戰爭結束。

太平洋戰爭對亞洲未來發展影響至深,日本放棄自1894年以來所有征服的土地,並受美軍軍事管制,日後成為美國反共產主義的亞洲根據地。太平洋戰爭也使亞洲殖民地走向「非殖民化」,並開啟了反共產主義傳播的道路,促使許多亞洲國家興起獨立運動(如印度菲律賓)或陷入戰爭中(如中國馬來西亞越南印尼)。

參戰國[编辑]

參與太平洋戰爭的同盟國包括美國中國英國、英屬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荷蘭流亡政府、自由法國蘇聯

至於軸心國則主要是大日本帝國和其建立的親日政權,包括滿洲國汪兆銘政權,以及泰國;另外,日本在其殖民地(如朝鮮台灣)徵召了不少兵力。

背景[编辑]

日本在東亞崛起[编辑]

在远东地区,日本自旧时封建社会转型為現代化國家,並仿效歐洲國家殖民主義開始擴張,相繼在甲午戰爭八國聯軍日俄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獲取領土。一次大戰後,各國開始進行裁軍,日本與美國除了爭奪太平洋勢力外,勞工和貿易問題摩擦日漸增多。在大蕭條時期,日本國內軍部勢力抬頭,打擊民主議會,將國內經濟壓力轉為對外擴張軍國主義。對於國內資源不足與人口爆炸性成長的日本,開始將其目光轉至鄰近的中國,開始在朝鮮半島駐兵。

中日戰爭的爆發[编辑]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日本扶持滿州國。其目的除了開採資源和降低人口壓力外,也是將來對中國施行大陸政策的前哨站。日本在中國東北建立滿洲國政權的行動遭到國際聯盟譴責,最終導致日本退出了國際聯盟。另外,隨著民族主義與反西方情緒的上升,日本與歐美列強在中國的利益衝突更加白熱化。接著,日本與中國不斷發生軍事衝突,以及多次簽下停戰協定。二二六事件之後,軍方成為日本政治的核心團體,將擴張矛頭轉向中國,在1937年七七事變時,兩國軍隊發生衝突並急速擴大。日本雖開出和平協議,但其條件令中華民國政府難以接受,於是日本與中國展開了全面性戰爭。自1937年至1945年,中方則稱為抗日戰爭八年抗戰,日方稱其為日中战争支那事變

1940年,抗日戰爭中日本佔領了中國東北、華北長江中下游和東南沿海的大片領土,上海南京北平天津武漢廣州等重要的大城市相繼陷落,中國國民政府遷都重慶,繼續抵抗。

戰爭初期,由於日軍訓練完整、裝備精良與擁有海空優勢等,中國軍隊節節敗退。日軍在短時間裡佔領中國大片領土,而中國政府隨著日軍的進逼撤離南京後,先遷到武漢,然後又退守重慶,稱作大後方。在這一過程中,國民政府繼續組織戰鬥,在徐州河南江西湖北安徽廣州等地組織過大規模戰役。由於日軍於中國境內採取戰略轟炸,亦犯下諸多戰爭罪行,令中國平民難以打從心底屈服。雖然日本扶持多個親日政權,但是由於國民政府的頑強抵抗、大量游擊隊对于占领区的骚扰与破坏、加之內陸地形難以作戰等種種原因,日军後勤補給困難,無力發動進一步攻擊,於是戰爭進入膠著狀態,僅於中國佔領區保留大量駐軍,不再發起大規模進攻。日軍在中國頭2年的戰鬥傷亡50萬人,卻未見勝利在望,日益消耗國家經濟。1939年,日本西部旱災、台灣水患、朝鮮欠收、滿州國五年計劃由於中國戰事使得原料和工人欠缺。除了國內經濟外,在國際的政治宣傳上,中國藉由西方媒體成功宣傳日本的戰爭行為,日軍對中國平民的戰爭罪行使美國人民普遍不支持日本[1]

美英的綏靖政策[编辑]

日本在中國的行動有其必要的理由,可惜日本不知如何對外界宣傳。

——美國駐日大使約瑟夫·格魯(Joseph Grew),于《日本皇軍興亡記》

1931年,日本引起九一八事变之初,美英对日本出兵中國不加反对,一般认为,美英是在指望日本北上进攻苏联1932年美国虽然宣布“不承认主义”,反对日本破坏“门户开放”政策和《九国公约》,但同时,美国在不違反其中立政策下容許日本與中國在美國採購各類戰略物資。美国这种既指责又纵容的两面政策一直延续到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夕。英国则一再偏向日本,如,英法操纵国际联盟,拒绝对日经济制裁。1939年7月,英日更是直接签订了有田-克莱琪协定

北進與南進政策[编辑]

在對中國的戰爭中持續消耗國力的日本,為了打破僵局與獲得資源,軍部內分做兩種派系:一派主張往滿州國北部的蘇聯擴張,另一派則主張南下奪取英荷國家資源豐富的殖民地。起初北進派勢力較大,但在1939年日本與蘇聯諾門罕一帶發生軍事衝突,日軍被蘇聯軍隊所擊潰。這顯示蘇聯紅軍對於日本陸軍來說仍是難以應付的敵人,使得北進政策就此打住。1941年4月13日,日本與蘇聯簽訂蘇日中立條約,日本簽此條約之目的是拉攏蘇聯,防止其南下進攻滿州,而蘇聯的目的則是為了專心應付德國可能的入侵。此後,日本較為堅定的走上了進軍東南亞歐美殖民地的道路。

南進政策的目標指向印度支那半島泰國馬來亞印尼,這些地方有石油橡膠礦砂和,開採設備也極為完整。同時軍方也認為可藉由反殖民宣傳,令東南亞人民與日本合作[1]日本軍方認為在沒有獲得穩定的自然資源供應之前無法與歐洲強權對抗,但為了取得所需要的自然資源他們又必須面對一場自知無法獲勝的戰爭。國內與軍中對英美的反戰派認為,在工業能力上日本無法與英美相比,且已無力再另闢戰場。這些看法使他們受到國內政治壓力與極端份子的殺害[來源請求]

為了取得對華戰爭的勝利,日本認為勢必要切斷重慶政府的外國資源。日本聲稱中國軍隊藉由中南半島取得外國軍需物資,以武力令法國當地政府低頭後,於1940年9月佔領越南北部。1941年4月,為改善日美關係,日本派遣外交官前往華盛頓特區進行談判,不過日軍在中南半島的擴張並未停止。7月2日御前會議決定增派部隊佔領越南南部。這些行動激怒了當時已經在戰火中的美國、英國以及流亡的荷蘭政府(此時依然控制著印尼殖民地的石油資源)。為抑制日本擴張,美國於7月25日凍結日本在美資產,8月1日對「所有侵略國」進行石油禁運與經濟制裁,英國與荷蘭同時跟進。對於石油、鋼鐵、工具母機有70%從美國進口的日本來說,這政策極為致命,除非日本將軍隊撤出中南半島與中國,否則日本國內儲存的石油資源將會耗盡。日本對此條件難以接受,並稱這三國和中國(America Britain China Dutch)為ABCD包圍網。日本決定與英美荷等歐美國家開戰,進攻東南亞爭奪該地資源以維持國家自給自足的經濟,持續對中國的戰爭。

珍珠港事件[编辑]

描寫報復珍珠港事件的海報。
珍珠港被日軍空襲的場景

在日本大本營確定了與盟國開戰的決定後,海軍部擬定的開戰計畫如下:相繼攻下英美殖民地後,建立「絕對國防圈」,將美國前來救援的艦隊以戰艦一舉消滅。但海軍上將山本五十六非常不贊同此計畫,認為戰艦的實用性已成過去,戰場決勝武力應是航空母艦。且美國工業能力遠勝日本,若持續消耗戰日本必敗。同時,為了保證順利取得南進資源,日本必須要在開戰之初主動消滅盟國在遠東的主力海軍艦隊,分別是:美國駐於菲律賓的艦隊、太平洋艦隊和英國遠東艦隊。山本在對海軍航空兵徹底充分準備與訓練後,以南雲忠一中將所率領的6艘航空母艦機動部隊、400多架飛機等大型兵力,對美國太平洋基地—歐胡島上的珍珠港發動空襲。

日本在珍珠港的主要目標是美國航空母艦,但空襲時沒有一艘停在港內。日軍對其他艦隻攻擊,徹底癱瘓了美國太平洋艦隊,以極小代價獲得極大成功,短期內美國海軍無法干涉日本在太平洋的行動;然而,日本犯下了幾個重大錯誤:未徹底摧毀島上的維修設備、油庫和其基地功能,導致美國部份受創艦隻得以恢復其作戰能力,以及珍珠港仍能作為美國的太平洋前線基地。

日本原計畫外交部在談判破裂交出宣戰書之際立刻發動攻擊,但因為種種處理手續的問題,使得美國在珍珠港已遭日軍攻擊後才收到宣戰書。此舉「偷襲」的作戰行動使美國舉國團結對日本宣戰,而兩國亦對美國宣戰,中華民國也在此時對日本正式宣戰。此後歐亞兩大戰場合流,美國也為牽制日本兵力,開始在軍事方面大量援助中國。

太平洋戰爭爆發[编辑]

日本進攻[编辑]

南方作戰[编辑]

水牛式戰鬥機最初很成功的擊落日軍的九七式戰鬥機,但卻遠遠落後於日軍的零式艦上戰鬥機

珍珠港事件後日本迅速進攻太平洋區內美國、英國、荷蘭的殖民地。當時英國荷蘭流亡政府已和納粹德國交戰多年,耗損甚大,難以組織起有效的抵抗,加上日軍在遠東地區擁有軍事優勢,日本在短時間內成功攻取馬來亞荷屬東印度菲律賓新畿內亞所羅門群島等地,而泰國也加入軸心國陣營(但由於其向美國宣戰的報告被當地的外交使節私自截下,因此有書本將泰國列為中立國)。這段時間裡,日本勢力範圍急速擴張,西至英屬印度邊境、東至新幾內亞,完成「絕對國防圈」,能掩護從佔領區運輸的資源。盟軍被日軍俘虜大批兵力,佔領區扶持數個傀儡政權,且持續往海上擴張。

日軍與盟軍於當地的軍事實力比較:
日本 盟軍
軍機數量比例 可以隨時調遣:
700架陸軍飛機
480架海軍飛機
菲律賓:307架飛機
緬甸:37架飛機
馬來亞:158架飛機
荷蘭:144架飛機
主力艦比例 10(10艘航空母艦) 11(3艘航空母艦)
士兵人數 南方作戰中,動用約11個師 英國殖民地:共134,000人
菲律賓:140,000人
荷蘭:65,000人
訓練程度 接受完整軍事訓練,對夜戰叢林戰均有應變措施。陸軍士兵與軍機駕駛員均累積大量對華作戰經驗。 荷蘭與菲律賓兵力中,分別有4萬和11萬士兵由當地民兵所組成;英國則很多都是印度新兵組成,且缺乏印度指揮官。
裝備比較 日軍裝備性能優異的零式戰鬥機坦克以及適合作戰地形的裝備,海軍軍艦性能也優於當地盟軍。 馬來半島士兵缺乏坦克且作戰服裝不適合叢林戰。盟軍飛機多屬舊式飛機,作戰航程、速度和武裝均遜於日軍。

資料來源:[2]

戰略性島嶼的進攻[编辑]

除了對東南亞英美荷殖民地的攻佔外,日本接連佔領太平洋的各個島嶼,由於美國太平洋艦隊在珍珠港中被摧毀,無法援助其戰區,且日軍大規模進攻,島嶼紛紛被日軍所佔領。日軍在各島上修築各個不同的防禦工事和機場,使得日本的「絕對國防圈」範圍不斷擴增,但兵力大量分散。此外,日軍還有試過進攻澳洲北部,但空襲後未即時登陸,且在不久後盟軍開始反攻,失去進攻澳洲的機會。

海上的擴張[编辑]

1942年太平洋戰爭的形勢 (紅線圈內是日軍所到達最大的勢力範圍)

在海上,日本海軍進行了局部的巡弋,陸續消滅盟國海軍;其中最大的戰果是在印度洋空襲中將英國皇家海軍的影響力徹底逐出太平洋,並使日本海軍在印度洋全無敵手。加之,海軍攻擊美國西海岸(Bombardment of Ellwood and Fort Stevens)。

大東亞共榮圈[编辑]

參加大東亞會議的各國領導人合影。從左至右依序:巴莫張景惠汪精衛東條英機蒙嘉歐親王勞威爾錢德拉·鮑斯

1938年,當時的日本內閣總理大臣近衛文麿提出「日滿華合作」互助關係,提倡中國、滿州國和日本相互合作,促成亞洲自治發展,幫助中國統一與排除西方勢力,然而由於蔣中正和多數中國民眾的抵抗,此政治主張並未實行。1940年8月,近衛提出大東亞共榮圈的概念,號招東南亞各殖民地獨立,與日本形成聯邦制政治聯盟,在相繼佔領英美殖民地後更加提倡,在大東亞會議最後通過《大東亞共同宣言》,表示要將大東亞各國自帝國主義中解放、建設共存共榮秩序、相互尊重自主獨立、反對種族歧視。直到現在,關於這個政治主張至今正反討論仍未停止。出席大東亞會議與大東亞共榮圈政治的日本以外人物有:

戰爭轉捩點[编辑]

珊瑚海海戰(Battle of Coral Sea)是一場於1942年5月4日至5月8日,發生於珊瑚海的海上戰鬥,是太平洋戰爭中的一場重要戰役。這是第一次有航空母艦參與的海戰,是第一次雙方艦隊在視線距離外進行的海戰,也是第一次雙方戰艦沒向敵軍戰艦開火的海戰。這次的交鋒並沒有對雙方的戰力造成太大的損傷,不僅如此,雙方還從這戰役中得到了寶貴的經驗,並為一個月後的中途島海戰拉開了序幕。

日本在杜立特空襲後,為了防範美軍持續由側翼直接對日本本土進行攻擊,日本海軍大將山本五十六便積極策劃對中途島的攻佔作戰計畫,原本預計所有參與偷襲珍珠港的南雲艦隊的六艘航空母艦要全部參戰,為日軍攻擊中途島時提供空中支援以及隨時殲滅出現的美軍機動部隊,但由於日軍在新幾內亞地區發動FS作戰而引發珊瑚海海戰,讓六艘航空母艦中的二艘「翔鶴」與「瑞鶴」航空母艦無法參戰,使南雲艦隊減損三分之一的空中兵力,但日軍仍按照既定計畫,於1942年5月28日發動中途島作戰計畫。

由於日方的密碼被美軍破譯成功,美軍在日軍進攻中途島前就已作好準備,除了強化中途島本身的防禦力量外,尼米茲也要求剛由珊瑚海海戰回到珍珠港的「企業號」以及「大黃蜂號」航空母艦由斯普魯恩斯少將領軍,駛往中途島東北海域進行埋伏,同時也令在珊瑚海海戰中受重傷,當時在珍珠港大修中的「約克鎮號」航空母艦執行緊急修理,於三日後組成另一支特混編隊,由法蘭克·傑克·弗萊徹少將領軍,駛向中途島東北海域與斯普魯恩斯的艦隊會合。

1942年6月4日晨,南雲部隊開始進行對中途島的空中攻擊,然而因為南雲艦隊發生一連串的戰術判斷失誤(其中包含偵察機未搜尋到美艦隊,中途島攻擊部隊返航以及中途島陸基航空部隊攻擊等),讓埋伏在東北海域的美軍特混編隊有機可趁,首先對日艦隊發動攻擊,讓南雲艦隊中的「赤城」、「加賀」和「蒼龍」號航空母艦被美軍俯衝轟炸機的炸彈擊中起火,並於當晚陸續沉沒。而「飛龍」號的航空機隊隨後對美軍艦隊發動反擊,也讓美軍的「約克鎮號」航空母艦受到重創,後來日軍伊-168號潛艦發現了約克鎮號,隨即發射魚雷擊沉約克鎮號。而發動攻擊的「飛龍」號航空母艦也被美軍攻擊後沉入大海。

在南雲艦隊損失四艘航空母艦後,由於空中攻擊力量完全喪失,山本大將不得不向全軍宣布撤消戰役計畫並開始撤退,此戰役以美軍勝利而告終,也因為日軍損失過於巨大(四艘航空母艦、200架以上的艦載機以及訓練有素的飛行員),讓日軍在短期內無法再發動大型的戰役,美軍得以獲得寶貴的喘息時間,故中途島戰役在太平洋戰爭中具有極重要的地位,也是整個太平洋戰爭的轉捩點。

盟軍反攻[编辑]

瓜島爭奪戰[编辑]

瓜島海戰中,美軍艦隊為阻止日軍艦隊炮擊美軍機場,美軍戰艦華盛頓號向前進中的日軍戰艦霧島號開火

日軍在中途島戰役大敗後,不但沒有省思其整體戰力並做有效的重新部署,反而仍繼續進攻計畫,並重新開始類似FS作戰計畫(新喀里多尼亞、斐濟、薩摩亞群島的作戰計畫)的南線作戰,而日軍在1942年6月開始在瓜達康納爾島開始修建新機場,然而在即將完成之際被美軍發現,美軍在8月7日以海軍陸戰隊一萬餘人的兵力發動攻擊,並成功佔領機場,從此時開始,美日雙方屯兵瓜島,雙方在瓜島上以及週邊海域發起大小不一的海戰與陸戰,其中兩場大型的海上戰爭為「東所羅門海戰」與「聖克魯斯群島戰役」,美日雙方互有勝負。

陸戰方面,日本在丟失機場後,日軍大本營由百武晴吉中將領軍,並且由海軍的快速驅逐艦隊由拉包爾增援瓜島,此運兵模式被稱為「東京快車」(在隨後的撤退以及新幾內亞增援也廣為運用),然而由於百武中將錯估美軍實力(他認為美軍只有2000人,但僅8月7日一天,美軍即已有16,000人在瓜島),因而每次增兵都是數千人,在兵力不足之下始終無法奪回瓜島機場,瓜島機場反而成為美軍在瓜島爭奪戰中的勝利保障。

海戰方面,在瓜島爭奪戰初期,日軍的三川軍一中將曾率領驅逐艦戰隊負責砲擊瓜島機場,但巧遇盟軍巡洋艦部隊,而三川指揮其戰隊順利對其部隊發動攻擊,至少擊沉盟軍四艘巡洋艦以及數艘驅逐艦,史稱薩沃島海戰,使瓜島爭奪戰初期的制海權落入日軍手中,然而制空權的喪失卻始終造成日軍沉重的壓力,在一次又一次東京快車與美軍艦隊的夜戰中,日軍逐漸的喪失了制海權,而制海權的完全喪失是在瓜達爾卡納爾島夜戰(史稱第三次所羅門海戰或是瓜島海戰),美軍以損失二艘巡洋艦與七艘驅逐艦的代價,讓日軍損失「比叡」和「霧島」二艘戰艦、一艘巡洋艦與兩艘驅逐艦。

在瓜島海戰結束後,日軍開始策劃要由瓜島撤退。日軍在倫内爾(Rennell)島海戰勝利後,至1943年1月撤退實際完成止,日軍共撤出陸軍9,800人,海軍830人,隨後美軍於1943年2月9日完全佔領瓜島,獲得瓜島爭奪戰的最後勝利。

塔拉瓦戰役[编辑]

塔拉瓦戰役中,一隊美軍亞歷山大·邦尼曼帶領下攻撃一座日軍堡疊

塔拉瓦戰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場的一場戰役,時間是由1943年11月20日11月23日。這是美國第二次的進攻(第一次是瓜達爾卡納爾島戰役),和在重要的中太平洋地區之第一次進攻。

這也是在戰爭中,美國第一次面臨日本猛烈的反兩棲登陸作戰。之前的登陸行動很少或根本沒有遇到阻力。4,500名日本守軍得到充足的補給和有充分準備,他們戰鬥至幾乎到最後一人,對美國海軍陸戰隊帶來沉重打擊。榮譽勳章被授予第一中校亞歷山大·邦尼曼、參謀軍士威廉·J·博德倫、第一中校威廉·D·霍金斯和上校大衛·舒普。

跳島戰術[编辑]

美軍的跳島戰術,其實是不採行逐一收復各島的戰法,而是收復一個島嶼後,跳過下一個島嶼,而攻佔下下一個島嶼,特別是跳略過防守比較堅強頑抗的日軍島嶼,透過跳島佔領,以海空封鎖的方式來孤立日軍佔領的島嶼,迫使其最後不得不屈服,如此大幅提升收復的進度與成效;尤以美軍登陸硫磺島琉球與日軍戰況最為慘烈。

中緬印戰區[编辑]

中緬印戰區中一條通往中國的公路,也是中國的生命線——滇緬公路

中緬印戰區(CBI)是二戰期間,美國陸軍對其在中國緬甸印度軍隊的稱謂。名義上的最高統帥為蔣中正,參謀總長為史迪威。該戰區雖包含若干由蒙巴頓上將率領的英軍部隊。但在日軍進攻初期大部分英軍便被擊退或擊潰,實質上由中國方面排出的遠征軍充当战争中后期的主要戰力。在這一戰區知名的部隊包括飛虎隊駝峰航線上的運輸和轟炸部隊,建造中印公路的工程兵部隊,滇緬公路上的運輸車隊,以及麥瑞爾突擊隊

CBI的主要任務是維繫中國戰力不致崩潰,因此從1943年對緬北反攻恢復中國援外路線就十分積極;但是在英國對其作戰資源的覬覦進行干涉以及由美軍協助重編的中國駐印軍人事權問題上困擾著實質進度,軍隊拖延至1943年底才在緬北發動反攻作戰。CBI的美軍部隊在二戰中只負責緬北作戰業務,其他緬甸地區的對日作戰仍是以中國遠征軍,英軍以及1942年後編練的印度軍為重。

中太平洋進擊[编辑]

自從1943年初美軍在瓜島得到最後勝利後,除了麥克阿瑟所統率的美澳聯軍與威廉·海爾賽的美軍南太平洋艦隊在新幾內亞方面反攻外,美軍作戰聯席會議亦決定,1943年後期開始,美國海軍由中部太平洋(中太平洋)開始反攻的計畫,此計畫由美國海軍第五艦隊負責,並且得到尼米茲在軍備與物資上的強力支援,截至吉爾伯特群島戰役發動前,第五艦隊已經有至少十艘的航空母艦以及七艘以上的戰艦組成,幾乎囊括了托马斯·金凯德的第七艦隊以及海爾賽的第三艦隊以外的所有美海軍兵力,艦隊司令為在中途島戰役一戰成名的斯普魯恩斯海軍中將,其空中攻擊戰力-快速航空母艦編隊番號在吉爾伯特戰役時原番號為50特混編隊,於馬紹爾群島戰役時改編為58特混編隊,並沿用至太平洋戰爭結束。

中太平洋的首戰-吉爾伯特戰役於1943年11月21開始,在戰前美軍即為該群島做過十分詳細的海岸線偵查,並且於登陸前一日即開始進行空中與艦砲的火力準備,但美軍對島上日軍的守備狀況一無所知,而在登陸開始時美軍即受到島上日軍的強力攻擊,損失慘重,直到11月23日美軍佔領塔拉瓦環礁之日止,日軍共死傷4,800餘人,美軍傷亡則約為1,000餘人,是少數太平洋戰役中美國海軍陸戰隊死傷較重的戰役之一。然而此戰卻為前期的登陸戰作了最好的教訓作用,在1944年2月2日起發動的馬紹爾群島戰役,由於較吉爾伯特戰役投入了更多倍的艦砲與空中火力支援,使得島上的日軍無法有效的對美軍進行攻擊,只能依靠島上的據點以及防禦工事抵抗,在羅伊納木爾以及夸賈林島戰鬥中,美軍僅以死亡約二百人的代價擊斃日軍守軍三千餘名,2月22日美軍得到馬紹爾戰役的勝利。

日軍在中太平洋上,有個戰力強化的基地-特魯克島,在美軍進行馬紹爾群島戰役時,斯普魯恩斯認為特魯克島可能會成為中太平洋反攻上的一個重大威脅,遂於2月17-18日,由58特混編隊中的九艘航空母艦與約六百架艦載機對特魯克進行了狂轟濫炸,使特魯克的軍事能力喪失,並沉傷港內15艘戰鬥用艦船以及270架飛機,港內的重要設施也因空襲而嚴重損壞無法使用。空襲特魯克不但保障了美軍在馬紹爾戰役的順利進行,同時也為未來進攻馬里亞納群島掃除了可能的側翼威脅。

反攻力量的合流[编辑]

1944年6月,美軍的中太平洋反攻力量開始向日本的「絕對國防圈」馬里亞納群島發動攻勢,特別是針對塞班島提尼安島以及關島三個主要島嶼,戰役開始前,美軍第五艦隊的58特混編隊率領15艘航空母艦上共956架艦載機,針對塞班島以及關島等地發動空中攻擊,負責防守馬里亞納群島的角田覺治中將的航空部隊受到相當大的打擊,失去了戰鬥能力。6月15日起,美軍發動塞班島登陸作戰,而為了保護美軍在塞班島以及即將發動的關島登陸作戰不受到日軍艦隊(即小澤治三郎率領的第一機動部隊)的側翼攻擊,斯普魯恩斯中將下令馬克·米切爾所統率的第58特混編隊進入塞班島西部海域,列陣以待。

日軍在得到美軍進攻馬里亞納群島的消息後,即令小澤治三郎栗田健男的戰艦部隊會合,由小澤治三郎統一指揮,由九艘航空母艦組成自中途島海戰以來最大編組的聯合艦隊,趕往塞班海域迎戰美軍,6月19日日軍抵達塞班西部海域離美軍艦隊約350海浬的距離外率先發現美艦隊行蹤,並派出四個梯次共326架飛機進襲,然而美軍在發現日機進襲群後,米切爾下令240架飛機升空攔截,並且在裝置了短發VT引信砲彈護衛艦的防空砲火下,日機僅有少數逼近美艦並實施攻擊,被攻擊的美艦受損輕微,反觀日機損失慘重,最終僅有130餘架回到日軍航空母艦上,此場空戰被稱為「馬里亞納獵火雞大賽」。

雖然美軍在6月19日白天沒有直接以航空機攻擊日艦隊,但在日艦隊附近的美潛水艦卻予以日艦隊沉重的打擊,並成功擊沉了日本航空母艦「大鳳」與「翔鶴」,隔日6月20日下午三時左右,美艦隊終於捕捉到日艦的蹤影,並於下午四時發動216架飛機發動進攻,並擊沉航空母艦「飛鷹」號與擊傷數艘艦艇後返航,然而美機群到達航空母艦上空時天色已黑,只能進行夜間降落,使得美機損失慘重。日軍也在被攻擊後接到撤退的指令,艦隊撤回日本本土,菲律賓海戰即告終,由美軍獲得壓倒性的勝利。

1944年10月,麥克阿瑟開始率軍進攻菲律賓,海軍第五艦隊暫由威廉·海爾賽指揮,並改變番號為第三艦隊,與托馬斯·金凱德第七艦隊合作,10月20日開始進攻菲律賓中部的萊特島,日軍「捷一號作戰」開始,計畫由三股海上力量對萊特灣中的美軍第七艦隊發動攻擊,並且在菲律賓北部設一誘餌引哈爾西北上,令第七艦隊失去側翼防護力量。

栗田艦隊在10月24日首先進入錫布延海,被美軍航空母艦的艦載機共260架攻擊,栗田艦隊中的武藏號戰艦被擊沉,其他艦隻也受到大小不一的損傷(此海戰被稱為錫布延海戰),雖然栗田艦隊在下午15:30下令折回,但隨即於17:15再次轉向,對美軍造成嚴重威脅(然而海爾賽並不知情)。另一支西村艦隊則由南面進擊,原預計與栗田艦隊形成鉗型攻勢以進攻萊特灣,但在10月25日淩晨進入蘇里高海峽時,遭到已在蘇里高海峽埋伏列陣以待的金凱德旗下,由傑西·奧爾登多夫少將領軍的戰艦編隊攻擊下,西村編隊二艘戰艦與其他艦隻全部被擊沉,只有一艘驅逐艦奪路逃出戰場,隨後而來的志摩艦隊亦被攻擊,但損失較輕(此海戰被稱為蘇里高海峽海戰,是世上最後一次直接的戰艦間近距離海戰)。

10月24日下午,在菲律賓北部恩加尼奧角作為誘餌的小澤艦隊被發現,但當時海爾賽正在集中力量攻擊栗田艦隊,直到夜間,海爾賽認為栗田已撤退,南面海域他認為金凱德足以應付日軍的進襲的情況下,揮軍北上準備攻擊小澤艦隊,然而10月25日凌晨,栗田艦隊在駛出聖貝納迪諾海峽時卻沒有美艦予以攔截,使栗田艦隊得以駛近薩馬島直接威脅金凱德的第七艦隊與運輸船團。海爾賽在10月25日清晨即將接戰小澤艦隊之際,接到來自金凱德對於薩馬島外海艦隊被栗田艦隊攻擊的告急電報,起先原不以為意,但隨著薩馬島海戰以及栗田艦隊逼近萊特島的情況下,尼米茲甚至對海爾賽發出關切電報,使得海爾賽只得在留下米切爾繼續攻擊小澤艦隊的情況下,揮軍南下,但該艦隊卻沒有辦法來的及馳援(距離太遠)。

栗田艦隊在進入薩馬島海域後,便開始進擊金凱德的護航航空母艦群,其中一艘護航航空母艦被擊沉,栗田艦隊則損失了三艘巡洋艦(此海戰稱為薩馬島海戰),並且花了數小時在整備隊形,之後即向南駛向萊特灣,眼看日軍的作戰目的即將達成,但栗田卻下令北轉,隨聖貝納迪諾海峽轉錫布延海撤退,在撤退時被哈爾西的艦載機追炸,數艘戰艦受創。

在海戰結束後,由麥克阿瑟領軍的美菲軍於1944年12月31日佔領雷伊泰島,並隨即展開呂宋島的攻略作戰,於1945年3月3日克復菲律賓首都馬尼拉

對日本的戰略封鎖[编辑]

“碉堡山號航空母艦”被2架神風自殺飛機擊中後燃燒,在沖繩神風敢死隊所造成的損失是美國海軍有史以來在在單一戰鬥中最大的,造成約5,000人陣亡。

日本本土硫磺島沖繩島,和其他戰鬥中艱苦的戰鬥對雙方造成可怕的傷亡,但最終為日本戰敗。保衛沖繩的117,000名日軍中,有94%陣亡。[3]面對失去大量有經驗的飛行員,日本增加使用神風戰術,企圖對盟軍造成令人無法接受的傷亡數字。美國海軍提出通過全面海上封鎖和空襲以迫使日本投降。[4]

中國空軍的反擊[编辑]

1944年4月18日至8月中旬,中美空軍與日本空軍在河南進行了一次較大的空中戰役,稱“中原空戰”。日軍投入空中兵力為豫中地區4個航空戰隊156架飛機、晉南3個戰隊114架飛機。中國空軍和美軍第14航空隊各型飛機156架協同對日作戰。空戰期間,中美空軍共出動驅逐機1646架次、轟炸機272架次,與日機進了激烈空戰,並轟炸日軍控制的重要橋樑、渡口,襲擊日軍機場,空中擊落日機32架,地面炸毀日機11架。中國空軍陣亡飛行員24人。

1944年5月至8月,在“長衡保衛戰”中,國 軍空軍與美國空軍第14航空隊在湖南省長沙、衡陽地區空域跟日軍發生了一次大規模的空中戰役,稱長衡空戰。戰役中,日軍投入的空中力量有第5航空隊的第1、第2飛行團,共有戰鬥機113架、轟炸機 39架、偵察機47架,以及第8飛行團的兩個轟炸機中隊。中方參戰的空中力量為中國空軍第4、第11大隊和中美空軍混合團及美國空軍第14航空隊。會戰中,中國空軍共出動飛機349批,美國空軍出動飛機202批。中美共出動驅逐機3974架次、轟炸機554架次,空中擊落日機70架,炸毀地面日機52 架,炸毀日軍各種車輛1800余輛,炸死炸傷日軍近7000人。

第十四航空隊在1944年11月時,共有17437人,戰鬥機535架,轟炸機156架。1944年12月,第十四航空隊擊落敵機241架;1945年1月,擊落敵機334架。隨後,日本空軍出動量急劇減少。3月,第十四航空隊僅擊落敵機47架;4月,第十四航空隊在空中巡邏只碰到3架敵機。5月15日後,在空中再也沒有發現日軍飛機了。

第十四航空隊從1943年3月成立至1945年5月,共擊落、炸毀敵機2054架,自己損失500架。


戰爭後期[编辑]

日本本土轟炸[编辑]

1945年3月19日,美军对日本本土进行轰炸,日本轰炸机在反击中重创美军的富兰克林号航空母舰

戰爭快要結束時戰略轟炸的作用變得更加重要,1個新的名為美國太平洋戰略空軍部隊司令部成立,是為了監督所有美國在西半球的戰略轟炸,由美國陸軍航空軍柯蒂斯·勒邁將軍指揮。B-29轟炸機燃燒彈空襲令64個城市近一半的建成區被摧毀,日本工業生產因而大跌。1945年3月9日至10日,大約100,000人被轟炸東京造成的火災旋風燒死。此外,勒邁還負責監督飢餓行動,其中日本內海航道被空中投下的水雷封鎖,擾亂了少量剩餘的日本沿海海上交通。

轟炸吳市[编辑]

轟炸吳市及其附近地區是美國英國海軍艦載機在1945年7月下旬實施的,該行動擊沉了日本帝國海軍的(IJN)大部份剩餘的大型戰艦。美國海軍第3艦隊在7月24、25及28日對吳海軍工廠的攻擊擊沉了1艘航空母艦、3艘戰列艦、5艘巡洋艦及數艘小型艦隻。在同一期間,英國太平洋艦隊攻擊了在瀨戶內海的其他目標及擊沉兩艘護衛艦和幾個較小的船隻和擊傷了一艘護航航空母艦

登陸日本本土計畫[编辑]

日本決號作戰之概略圖

在戰爭末期,美國擬定了登陸日本的計畫—沒落行動,防止蘇聯登陸日本。蘇聯預計搶在美軍前進攻日本,並在進攻滿州後逐步佔領日本附近島嶼,以準備登陸北海道。當時原子彈的存在除了高層,沒有人知道,在此計畫裡不考慮。日本方面也因為盟軍的進逼,擬定了防禦本土的本土決戰決號作戰,大量生產自殺式飛機和輕型武器,組織2800萬人的國民義勇軍以及從各戰場調回士兵,抵抗盟軍登陸。隨著原子彈蘇聯進攻造成的影響,日本提早投降,使雙方計畫並未實施。

廣島長崎原爆[编辑]

盟軍經過跳島戰術後,逐步打敗日軍,並攻下日本外圍的小島,美國於8月6日在日本的廣島和8月9日長崎投放了兩顆原子彈,而蘇聯隨即在8月9日對日宣戰,日本終於在8月15日宣佈投降。

蘇聯對日本宣戰[编辑]

早在1943年的德黑蘭會議中,蘇聯就對同盟國做出參戰的承諾。到了1944年的雅尔塔会议中做出「德國投降後三個月內蘇聯向日本宣戰。其報酬是蘇聯獲得庫頁島、千島群島以及其對大連、旅順及其鐵路連接的控制。」的決議。史達林在美國在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之後,於1945年8月9日發起代號:「八月風暴行動」的作戰(又稱:滿洲進攻性戰略行動),派遣瓦西列夫斯基率領的150萬士兵、5000多輛坦克裝甲戰鬥車輛等大軍以钳形攻势進攻滿州,當時駐於該處的關東軍猝不及防,素質和士氣都早已十分低落,數量上也遠遜於蘇軍。在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之後,蘇軍持續進攻中國東北的日軍,直到9月2日簽訂投降書時,日軍被蘇軍俘虜了64萬士兵,之後蘇聯佔領滿州並劫掠走該地的所谓日軍資產,並還為登陸日本本土做準備

日本投降[编辑]

1945年9月2日,在美军理查德·萨瑟兰将军的监督下,日本外務大臣重光葵密蘇里號上簽署《降伏文書

日本投降發生於1945年8月15日,同年9月2日舉行投降儀式,正式簽定投降書,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大戰進行到1945年8月,大日本帝國海軍實際上已不復存在,盟軍進攻日本本土迫在眉睫。日本的領導人雖然公開表示他們打算戰鬥到底,但私下在軍事參議官會議(以下簡稱「六大」)作出懇求蘇聯以有利於日本的條件進行和平斡旋的決定。與此同時,蘇聯正準備攻擊日本,履行其在雅爾達會議美國人和英國人所作的承諾。

8月6日、9日,美國人分別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蘇聯違反蘇日中立條約,在8月9日突然入侵日本的殖民地及滿洲地區(含滿洲國及日本關東州)。這兩項衝擊造成天皇裕仁被迫接受日本即将战败的事实,接受盟軍在波茨坦公告中訂下的結束戰爭的條款。經過幾天幕後談判及未遂政變,裕仁天皇在8月15日向全國發表了錄音廣播,對日本民眾宣布日本投降。此段廣播講話被稱為終戰詔書(玉音放送)。

8月28日,駐日盟軍總司令佔領日本。投降儀式於9月2日美國軍艦密蘇里號舉行,日本政府的官員簽署了日本投降書,正式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盟軍平民和軍人熱烈慶祝戰爭結束,當天也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然而,一些在日本遙遠的亞洲和太平洋島嶼上孤立的指揮官和人員在幾個月甚至幾年後仍然拒絕投降,某些士兵甚至潛伏至20世紀70年代。日本投降後,歷史學家辯論了使用原子彈的倫理問題,目前仍沒有明確結論。

圖片[编辑]

相关作品[编辑]

电影[编辑]

电视剧[编辑]

相關連結[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腳註[编辑]

  1. ^ 1.0 1.1 日本皇軍興亡記,Meirion & Susie Harries著
  2. ^ 血戰太平洋:盟軍的危機與轉機,Paul Kennedy著
  3. ^ "Creating military power: the sources of military effectiveness". Risa Brooks, Elizabeth A. Stanley (2007).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p.41. ISBN 0804753997
  4. ^ Skates, James. Invasion of Japan.

參考資料[编辑]

  • Eric M. Bergerud, Fire in the Sky: The Air War in the South Pacific (2000)
  • 1941年12月8日 太平洋戰爭爆發 中共中央發表宣言
  • Clay Blair, Jr. Silent Victory 1975, submarines
  • Thomas Buell, Master of Seapower: A Biography of Admiral Ernest J. King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6.
  • Thomas Beeeuell, The Quiet Warrior: A Biography of Admiral Raymond Spruance. 1974.
  • John Costello, The Pacific War. 1982.
  • Wesley Craven, and James Cate, eds. The Army Air Forces in World War II. Vol. 1, Plans and Early Operations, January 1939 to August 1942.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8. Official history; Vol. 4, The Pacific: Guadalcanal to Saipan, August 1942 to July 1944. 1950; Vol. 5, The Pacific: Matterhorn to Nagasaki. 1953.
  • Harry A. Gailey.' 'The War in the Pacific: From Pearl Harbor to Tokyo Bay (1995)
  • Saburo Hayashi and Alvin Coox. Kogun: The Japanese Army in the Pacific War. Quantico, Va.: Marine Corps Assoc., 1959.
  • James C. Hsiung and Steven I. Levine, eds. China's Bitter Victory: The War with Japan, 1937–1945 M. E. Sharpe, 1992
  • Ch'i Hsi-sheng, Nationalist China at War: Military Defeats and Political Collapse, 1937–1945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1982
  • Rikihei Inoguchi, , Tadashi Nakajima, and Robert Pineau. The Divine Wind. Ballantine, 1958. Kamikaze
  • S. Woodburn Kirby, The War Against Japan. 4 vols. London: H.M.S.O., 1957-1965. official Royal navy history
  • William M. Leary, We Shall Return: MacArthur's Commanders and the Defeat of Japan.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1988.
  • Gavin Long, Australia in the War of 1939-45, Army. Vol. 7, The Final Campaigns. Canberra: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1963.
  • Dudley McCarthy, Australia in the War of 1939-45, Army. Vol. 5, South-West Pacific Area -- First Year: Kokoda to Wau. Canberra: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1959.
  • D. Clayton James, The Years of MacArthur. Vol. 2. Houghton Mifflin, 1972.
  • Maurice Matloff and Edwin M. Snell Strategic Planning for Coalition Warfare 1941–1942,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Washington, D. C., 1990
  • Samuel Eliot Morison, History of United States Naval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Vol. 3, The Rising Sun in the Pacific. Boston: Little, Brown, 1961; Vol. 4, Coral Sea, Midway and Submarine Actions. 1949; Vol. 5, The Struggle for Guadalcanal. 1949; Vol. 6, Breaking the Bismarcks Barrier. 1950; Vol. 7, Aleutians, Gilberts, and Marshalls. 1951; Vol. 8, New Guinea and the Marianas. 1962; Vol. 12, Leyte. 1958; vol. 13, The Liberation of the Philippines: Luzon, Mindanao, the Visayas. 1959; Vol. 14, Victory in the Pacific. 1961.
  • Masatake Okumiya, , and Mitso Fuchida. Midway: The Battle That Doomed Japan.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55.
  • E. B. Potter, and Chester W. Nimitz. Triumph in the Pacific. Prentice Hall, 1963. Naval battles
  • E. B. Potter, Bull Halsey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5.
  • E. B. Potter, Nimitz.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6.
  • John D. Potter, Yamamoto 1967.
  • Gordon W. Prange, At Dawn We Slept. Penguin, 1982. PEarl Harbor
  • Gordon W. Prange, Miracle at Midway. Penguin, 1982.
  • Henry Shaw, and Douglas Kane. History of U.S. Marine Corps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Vol. 2, Isolation of Rabaul. Washington, D.C.: Headquarters, U.S. Marine Corps, 1963
  • Henry Shaw, Bernard Nalty, and Edwin Turnbladh. History of U.S. Marine Corps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Vol. 3, Central Pacific Drive.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the Chief of Military History, 1953.
  • E.B. Sledge, With the Old Breed at Peleliu and Okinawa. Presidio, 1981. memoir
  • J. Douglas Smith, and Richard Jensen. World War II on the Web: A Guide to the Very Best Sites(2002)
  • Ronald Spector, Eagle Against the Sun: The American War with Japan Free Press, 1985.
  • John Toland, The Rising Sun. 2 vols. Random House, 1970. Japan's war
  • H. P. Willmott, Empires in Balance.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2.
  • Gerhard L. Weinberg, A World at Arms: A Global History of World War II,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44317-2. (2005).
  • William Y'Blood, Red Sun Rising: The Battle of the Philippine Sea.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0.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