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竊的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失竊的信
The Purloined Letter.jpg
失竊的信
作者 愛倫·坡
原名 The Purloined Letter
出版地  美国
語言 英文
類型 短篇侦探小說
出版日期 1844年12月

《失竊的信》美國作家愛德華·愛倫·坡撰寫的短篇小說,1844年出版,首版為愛倫·坡帶來12元美金的收入[1]。这部小说首次出现于《礼物:给1845年》(1844),并很快被转载在了许多杂志和报纸上。这是他以虚构的C·奥古斯特·杜邦为主人公所著的三部侦探故事的第三部,另外两部是《莫尔格街凶杀案》和《玛丽·罗杰奇案》。这些故事被视为现代侦探小说的重要的先驱。

故事簡介[编辑]

一名不知名的叙述者在与著名的巴黎私家侦探C·奥古斯特·杜邦讨论他的一些非常著名的案件,这时,一位叫G的警察局长加入了他们。警察局长有一件案子,他想和杜邦讨论。

一封信从一位不知名的女性的私人起居室被肆无忌惮的D部长偷走了。据说这封信包含了会连累人的信息。D当时在房间里,看见了这封信,并用一封不重要的信将它调了包。他勒索了他的受害者。

警察局长推理了两点,而杜邦并没反对:

(1)这封信的内容还没有暴露,因为暴露了的话,將會引起嚴重的情況,而这一情况还未出现。所以,D部长仍然持有着这封信。

(2)部长需要在得到通知后,便立刻出示这封信,这一点几乎和持有这封信一样重要。所以,他必须把这封信放在伸手即得之处。

警察局长说,他和他的警探们搜索了D暂住的部长旅馆,但是什么也没找到。他们查看了墙纸的后面,地毯的下面。他的部下们还用显微镜细查了桌子和椅子,之后还用探针探查了坐垫,但是他们没有发现里面藏有东西的征兆;这封信没被藏在这些地方。杜邦问警察局长是否知道他在找的东西是什么样子,而警察局长拿出了一张纸,读了一会儿对这封信的描述,并且这些描述也被杜邦记住了。之后警察局长向他们问候,然后离开了。

一个月后,警察局长又回来了,他仍然还困惑于搜索不到那封失踪的信。他仍然搜索无果,但是仍然还在继续搜索。他曾被承诺在信件被安全归还后,会得到一大笔奖金,而这笔奖金最近又被加倍了,并且他愿意付50000法郎给任何能帮助他的人。杜邦叫他立刻写好那张支票,并且他交给对方那封信。警察局长感到惊讶,但是他知道杜邦没在开玩笑。他写好了支票,然后杜邦出示了这封信。警察局长确定了这封信是真的,然后跑去把它交给受害人了。

当叙述者和杜邦单独在一起时,他问杜邦是如何找到这封信的。杜邦解释说,巴黎的警察在他们的局限内是能干的,但是他们低估了他们在对付的人。警察局长将D部长误解为了一个傻瓜,因为D是个诗人。为了举例,杜邦解释了一个八岁的男孩是如何在和他的朋友们玩“单双”游戏时小赢一把的。这个男孩能够判断他的对手们的智力水平,并利用这一点来理解他们的下一步行动。他解释说,D知道警探们会假定勒索者会把这封信藏在一个精心制作的隐藏地方,因此他就把信藏在了显眼的位置。

杜邦说他去部长的旅馆拜访了他。杜邦抱怨自己视力不好,所以他就戴了一副绿眼镜,而他的真实目的是在他搜索信件时用眼镜来掩饰住他的眼睛。在由一根肮脏的带子吊着的一个廉价的卡片架上,他看见了一封被撕烂了一半的信件,并认出了它就是本故事的标题所指的那封信。杜邦和D谈起了令这位部长感兴趣的话题,并在谈话期间更仔细地观察这封信。它并不太像警察局长描述的那封信;笔迹是不同的,并且它被盖的章不是S家族的“公爵徽章”,而是D的姓名首字母组合图案。杜邦注意到,这张纸被磨损过,就好像一张硬纸被朝一个方向折了一次,然后又被朝另一个方向折了一次。杜邦推断道,D在这封被盗的信件的反面又写了一个新的地址,朝反方向再次折叠了它,然后用自己的章来给它盖了章。

杜邦留了个鼻烟盒下来,这样他在第二天就以此为借口又回来了。他们又谈论他们在头一天说起的那个话题,这时D被街上的一阵枪声吓住了。当他跑去看个究竟时,杜邦用一件复制品调换了D的信。

杜邦解释说,他故意留了一件复制品以保证他能离开这座旅馆而不被D察觉到他的行为。作为王后的政治上的支持者,以及作为这位部长的老敌人,杜邦也希望D会试图使用他以后不会再有的权力来使他在政治上垮台,并在最后发现一段暗示了杜邦就是窃贼的羞辱的笔记:Un dessein si funeste, S'il n'est digne d'Atrée, est digne de Thyeste(这样恶毒的计策如果配不上阿尔特拉厄,也配得上蒂埃斯特了)。

解析[编辑]

爱伦·坡所给出的塞內卡的题词“Nihil sapientiae odiosius acumine nimio”(对于智慧来说,没有什么比聪明过度更可恨了)在塞內卡的名著中并没有被找到。

杜邦并非是一个职业侦探。在《莫尔格街凶杀案》中,杜邦着手这个案件只是为了娱乐消遣,并且拒绝了奖金。不过,在《失窃的信》中,杜邦又为了得钱而承担了这个案件。他的动机并非是为了追寻真相,因为关于这封失窃的信的内容的信息是缺失的,这就强调了杜邦的动机是为了钱。杜邦为了解决这个谜题而使用的创新方法就是试着感受罪犯的想法。部长和杜邦有着可以互相匹敌的同样的头脑,都兼具数学家和诗人的才能,并且他们的斗智意味着他们最终会陷入僵局。杜邦赢了,是因为他在道德上的力量:部长是“不道德的”,他是个勒索者,他通过利用别人的弱点来得到权力。

爱伦·坡也许感受过杜邦和D的想法。就像爱伦·坡一样,这两个角色既有分析的能力,又有强大的想象力。

《失窃的信》完成了杜邦在不同环境的旅行。在《莫尔格街凶杀案》中,他漫游在城市的街区中;在《玛丽·罗杰奇案》中,他置身于广阔的野外;在《失窃的信》中,他就在一个与世隔绝的私人空间里。1985年,法国语言学家让-克劳德·米尔纳在文集《小说与公司》中的《门槛》一章的《虚构的侦察》一文中提到,有支持的证据显示杜邦和D是兄弟,这个根据就是最后提到的阿尔特拉厄和他的孪生兄弟蒂埃斯特。

文学意义和批评[编辑]

在1844年5月,就在这个故事被首次刊登之前,爱伦·坡给詹姆斯·拉塞尔·洛威尔写信道,他认为这个故事“也许是我最优秀的推理故事”。在爱伦·坡的三个推理故事中,《失窃的信》被普遍视为最优秀的。当它在1845年版的《礼物》中被再次刊登时,编辑说道:“一个人用两个头脑思考,是如此稀奇的方法。(这个故事)可能就是对这种构想的最贴切的说明之一。”

这个故事曾被法国心理分析学家雅克·拉冈和哲学家雅克·德里达用来表现了对立的解释:拉冈的立即的结构主义,德里达的神秘主义,都取决于解构主义的可能性。这两个人就欲望的本质交换了一系列的信件。

发表经历[编辑]

这个故事首次出现于《礼物:1844年的一件圣诞节和新年礼物》。爱伦·坡凭它的第一版赚到了12美元。它之后被包含在了1845年的选集《埃德加·爱伦·坡的故事》里。

改编作品[编辑]

这个故事在1980年被改编为了电视剧《歇洛克·福尔摩斯》中的一集。

在2010年,这个故事被M·J·艾略特改编为了一出美国广播剧。

在1995年,这个故事被改编为了儿童电视节目《如愿骨》中的一集。这一集被叫作《死切的纸》(The Pawloined Paper)。

參考資料[编辑]

  1. ^ Ostram, John Ward. "Poe's Literary Labors and Rewards" in Myths and Reality: The Mysterious Mr. Poe. Baltimore: The Edgar Allan Poe Society, 1987. p. 40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