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漢字
字体风格
古文 · 陶文 · 甲骨文 · 金文
籀文 · 石鼓文 · 鳥蟲書
篆书大篆 · 小篆
隶书 · 楷书 · 行书 · 草书 · 书法
印刷字体风格(雕版 · 活字
仿宋体 · 宋体 · 黑体
字形
构成要素
笔画 · 笔顺 · 偏旁 · 六书 · 部首
汉字结构
合體 · 獨體
汉字规范
本字 · 石经 · 康熙字典体(舊字形)
新字形 · 通用规范汉字表
国字标准字体 · 常用字字形表
汉字文化圈
中国大陆 ·  ·  ·  ·  · 朝韩 ·  · 琉球
方言字
吴语字 · 粵語字 · 臺閩字 · 四川方言字
中文汉字简化爭論 · 简繁转换
繁体字 · 简化字 · 汉字简化方案  · 二简字
简笔字 · 异体字
日本国语国字问题
舊字體 · 新字体 · 擴張新字體
当用汉字 · 常用漢字 · 同音汉字书写规则
派生文字
则天文字 · 喃字 · 口訣 · 吏讀 · 鄉札

假名萬葉 ·  ·  · 注音符号
合文 · 女书 · 古壮字 · 僰文
方块侗字 · 岱喃字 · 傈僳竹书
契丹文大字 · 小字
女真文大字 · 小字 · 西夏文

信息技术
統一碼 · 中文输入技术 · 中文输入法
多音字 · 通假字 · 隶定字 · 古今字 · 生僻字 · 錯別字 · 提笔忘字 · 廢除漢字 · 漢字復活
查‎·论‎·
注意:本條目可能有部分字元無法顯示,若遇此情況請參看Wikipedia:Unicode擴展漢字

契丹文契丹大字契丹小字的統稱,是書寫契丹語的兩种文字,在契丹族建立的遼國有官方文字地位。大字和小字都有表意和表音的成分,小字的表音成分比大字多。大字和小字都没有完全解读出来,小字的研究比大字更加充分。

女真族建立不久就参考契丹文创制了女真文。但是金国取代辽国之後的一段時間裏,契丹文仍然流通,直至金章宗明昌二年十二月十一日(1191年12月28日)颁发诏令废除契丹字方正式退出历史[1]。此後耶律楚材(1190年—1244年)向西遼人學習了契丹文,可能是历史记载中会契丹文的最后一人[2]

大字[编辑]

契丹大字和汉字《耶律延寧墓誌》

辽太祖神册五年创制契丹大字,九月十四日(公元920年10月28日)制成,下诏颁行。[3]大字和汉字的书写方式类似,每个字代表一个音节。一些大字是直接假借漢字,比如:一、二、三、五、十、百、皇帝、囯。還有一些大字是將漢字改造字型、增減筆劃而得的仿造字。超過半數的大字由於沒有解讀出來,所以也難以確定來源。目前發現的大字約有一千多個。[來源請求]

小字[编辑]

契丹小字七言絕句銅鏡[4]
契丹小字魚符木刻摹本

耶律阿保機的弟弟耶律迭剌在学习了回鶻文之后,參考回鹘文的原則而创造了小字,以“数少而該贯”而著称。[5]小字的書寫方式和漢字有所不同,其基本單位是詞,每个词由一至七个原字组成。詞按照從上至下、從右至左的順序書寫,詞内部的原字按從左至右、從上至下的順序書寫。小字有較多的表音成分,一個音節用一個或者兩個原字表示。其基础原字總數约三百多字。小字和大字沒有明顯的聯係。

辽国时期两种文字体系并行,但在正式行文诏书中所使用的为小字以及汉字,大字仅做为书面文字使用。[來源請求]

与女真文的關係[编辑]

金朝直至中期才正式完全的废除了契丹文的通行,《大金皇弟都統經略郎君行记》是用契丹小字寫成的。女直字(宋、辽时期女真又作女直)的创制在很大程度上参考了契丹文的创制方式。

契丹文資料[编辑]

现有契丹文资料以石刻为主要内容,有数十件,总长达数万字。其中契丹小字《郎君行记》是唯一一份契丹、汉双语文献,是解读契丹文的关键。

其它类型的契丹文资料大多比较短小。唯一的例外是俄罗斯科学院东方文献研究所藏的契丹大字写本,有1万5000字。但是该写本字迹比较潦草,目前释读出的内容很少。

研究[编辑]

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学者罗福成王静如厉鼎奎发表了一系列有关契丹小字的论文,他们的成绩为后来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基础。1985年清格爾泰刘凤翥陈乃雄于宝麟邢复礼联合撰写出版了《契丹小字研究》,成功地破读了一百个契丹小字的音值。

由於契丹文失傳已久,雖然近年出土的文字文物比以往要多,文字的破解也有長足的發展,但畢竟還是未完全破解契丹文,尤其對大字破譯工作遠不如小字。同時社會對於此類文字的學習熱情遠不如西夏文,故契丹文的大部資料僅是存在於研究所與大學之中,同時也阻擋了大部分社會人士對該文字的學習。

数字化[编辑]

由于数字化出版及相关和科究的需求,由内蒙古大学蒙科立软件合作开发,有字库、录入及查询系统,但相关项目并不开源

著名學者[编辑]

参见[编辑]

註釋[编辑]

  1. ^ 《遼史》卷九:“二年……四月……癸巳,諭有司,自今女直字直譯為漢字,國史院專寫契丹字者罷之。十二月……乙酉,詔罷契丹字。”
  2. ^ 耶律楚材《湛然居士文集》卷八《醉義歌》前言:“遼朝寺公大師者,一時豪俊也。賢而能文,尤長於歌詩,其旨趣高遠,不類世間語,可與蘇、黃並驅爭先耳。有醉義歌,乃寺公之絕唱也。昔先人文獻公嘗譯之。先人早逝,予恨不得一見。及大朝之西征也,遇西遼前郡王李世昌於西域,予學遼字於李公,期歲頗習,不揆狂斐,乃譯是歌,庶幾形容其萬一云。”
  3. ^ 《遼史》卷二:“五年春正月乙丑,始製契丹大字。……九月……壬寅,大字成,詔頒行之。”
  4. ^ 銅鏡銘文的解讀見愛新覺羅烏拉熙春、吉本道雅《韓半島から眺めた契丹女真》京都大学学術出版会,2011年,113-144頁。
  5. ^ 《遼史》卷六十四,「回鶻使至,無能通其語者,太后謂太祖曰:『迭剌聰敏可使。』遣迓之。相從二旬,能習其言與書,因制契丹小字,數少而該貫。」

参考文献[编辑]

  • 清格尔泰; 等. 契丹小字研究.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5.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