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克伦威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奥利佛·克伦威尔
Oliver Cromwell
Oliver Cromwell by Samuel Cooper.jpg
奥利佛·克伦威尔肖像,由塞缪尔·库珀所绘
英格兰、苏格兰与爱尔兰联邦第一代护国公
(1st Lord Protector of Commonwealth of England, Scotland and Ireland)
任期
1653年12月16日-1658年9月3日
前任 英格兰行政会议(English Council of State)
繼任 理查德·克伦威尔
个人资料
出生 1599年4月25日(1599-04-25)
亨廷登郡亨廷登
逝世 1658年9月3日(59歲)
伦敦白厅
配偶 伊丽莎白·鲍彻(Elizabeth Bourchier)
宗教信仰 独立清教徒
簽名 奥利弗·克伦威尔的簽名
軍事背景
別名 老铁骑军(Old Ironsides)
效忠 圓顱黨
服役时間 1643 – 1651
军衔 上校
(1643 – 1644)
Lieutenant-General of Horse
(1644 – 1645)
Lieutenant-General of Cavalry
(1645 – 1646)
參戰 英国内战

奥利佛·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1599年4月25日 - 1658年9月3日),英格兰军政领袖,担任英格蘭-蘇格蘭-愛爾蘭聯邦护国公

新模范军在英国内战中击败了保王党(Cavalier),而克伦威尔是新模范军的指挥官之一。1649年查理一世被处决后,克伦威尔开始统治短命的英格兰联邦,並征服了苏格兰与爱尔兰,并在1653年1658年期間出任护国公。

克伦威尔出身中层士绅,在40岁时才开始声名鹊起。他与兄弟亨利·威廉斯(Henry Williams)一起打理鸡舍羊栏,靠贩卖鸡蛋、羊毛维生,他曾就讀劍橋大學,但未取得學位即離校,之後可能曾就讀林肯律師學院。在继承叔父遗产之前,他的生活都和普通农民一样。当时宗教改革运动正盛,克伦威尔也受此影响,成为了清教徒。他推行了积极有效的内外政策,在相當程度上塑造了英国的未来。但是,在他死后,联邦迅速灭亡,斯图亚特王朝实现复辟。他是一个虔诚的独立清教徒,深信上帝指引他走向胜利。雖然他从未表明自己的宗教立场,但他强烈赞成容忍各种新教教派。[1]

他曾在1628年的国会担任亨廷登议员,在1640年短期国会长期国会(Long Parliament)担任剑桥郡议员。在英国内战中,他支持圆颅党,并成为了党内重要军事领袖。外号「老铁骑军」的他,很快地由一支骑兵部队的指挥官,晋升为总司令。1649年,他与其他圆颅党领袖一起,作出处死查理一世的决定。他是残缺议会的成员。在1649年1650年间,他奉命征服爱尔兰。在1650年1651年间,他又率领军队入侵苏格兰。1653年4月20日,他用武力解散残缺议会,建立了成员完全由他选择的新议会 - Barebones Parliament。自1653年12月16日起,他成为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与爱尔兰的护国公。他死后被葬于威斯敏斯特修道院

在王朝复辟后,查理二世下令把护国主克伦威尔的遗体从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墓地里掘了出来,并命人拖着它穿过伦敦城。然后,遗体被送到了日常处决普通犯人的泰伯恩行刑场,在那里被吊上绞刑架,与其他两具尸体一同示众一整天。执刑者把吊尸体的绳子砍断后,就把克伦威尔的头颅砍了下来,并把那颗头颅挑在长矛上游街示众,而尸身则被扔进了坑里草草掩埋。伟大的护国主自此和前国王一样身首分离,再难团聚。克伦威尔的头颅被挑在长矛上四处游街。最后,克伦威尔的脑袋被一根长钉子钉在了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屋顶上,在上面一呆就是25年。后来一场风暴把它刮了下来,这时它已经完全干燥,胡子仍然长在下颌上。后来克伦威尔的头颅不知怎么流落民间,竟成了私人收藏品,并且一度被颇懂生意经的英国人拿去作了古董辗转贩卖。18世纪后期,罗塞尔家族开办了一个小小的博物馆,克伦威尔的头颅成了这个小小博物馆的中心展品。14年后,一个名叫约西亚·亨利·威尔金森的人花230英镑买下了这颗头颅,并开始抱着它到处炫耀。当时看过这个人头的玛利亚·艾吉沃斯写道:“威尔金森先生是这个人头现在的持有人,他一直以此为荣。那是个极可怕的人头,头上面盖着干透的黄皮,就跟别的木乃伊一样,上面还有栗色的头发,眉毛和胡须都保存得很好,那颗头颅依然插在一个铁杆上。”艾吉沃斯还描述说,客人们可以排着队轮流到窗边抱一抱那个东西。人们可以在它的脑后部看到笨手笨脚的刽子手留下的“斧砍的痕迹”,“有一只耳朵已经按要求砍掉了,他头颅左眼上面还有[[克伦威尔的独特标志——一个硕大肉疣的痕迹。”直到多年后的1960年,克伦威尔的头颅才离开了巡回展览,由克伦威尔的母校剑桥大学的锡德尼·苏萨克斯学院收回,埋葬在牛津地区的一座小教堂旁。一个流浪的灵魂总算有了一片栖身之地。

克伦威尔是英国历史中最具争议性的人物之一。一些历史学家,如大卫·休谟克里斯托弗·希爾(Christopher Hill)指责他是“大逆不道”的人物。[2][3]另一方面,一些学者视他为英雄,如托馬斯·卡萊爾塞繆爾·羅森·加德納(Samuel Rawson Gardiner)。在2002年由BBC发起的投票最伟大的100名英国人中,克伦威尔名列第十。[4]他在苏格兰爱尔兰残害天主教信徒的行为,被人批评是与种族灭绝无异的行为。[5][6]

早年[编辑]

奧利弗·克倫威爾在1599年4月25日出生於亨廷登[7] 父母分別是羅伯特·克倫威爾(Robert Cromwell)和伊麗莎白·斯圖亞特(Elizabeth Steward)。他是托馬斯·克倫威爾的姐姐凱瑟琳·克倫威爾(Katherine Cromwell)的後裔,宗教改革期間克倫威爾家族攫取了大量的財富。凱瑟琳與威爾士軍人理查德·威廉姆斯(Richard Williams)結婚,從這一代向下是理查德亨利·威廉姆斯[8] 然後就是奧利弗的父親羅伯特(約1560–1617),其父和其母伊麗莎白(約1564–1654)很可能是在1591年結婚。他們十個孩子,奧利弗是老五,也是唯一一個長大的男孩。[9]

奧利弗·克倫威爾的祖父亨利是亨廷登郡內最富有的兩個地主之一,其父自己身份雖然還不差,卻只繼承了亨廷登的一座房子和少量土地。其地產年收益為300鎊,逼近當時貴族收入的底線。[10] 1654年9月4日克倫威爾說“我生為紳士,如今卻身份低微”。[11]

1599年4月29日在聖約翰教堂受洗,[12] 後在亨廷登語法學校讀書。之後進入劍橋大學悉尼·薩塞克斯學院學習。1617年其父去世後,克倫威爾沒有拿到學位就離校而去。[13] 有一些早期傳記作家宣稱克倫威爾之後進入了林肯律師學院,雖然他的祖父、父親及兒子都曾在此學院讀書,但該學院的檔案中並無克倫威爾的入學記錄。他可能確實是去過倫敦的一所律師學院讀書,但未必是林肯律師學院。[14]

在他父親逝世後克倫威爾也有可能回過家,因為當時他母親新寡,而七個姐妹尚未結婚,需要克倫威爾的幫助。[15]

參考文獻[编辑]

  1. ^ Oliver Cromwell, 2003, p. 68.
  2. ^ Sharp, David. Oliver Cromwell. Heinemann. 2003: 60. ISBN 9780435327569. "Christopher Hill puts it bluntly when he writes that, in the last resort, Cromwell's power "rested on bayonets" ... ... ... as a symbol of military dictatorship" 
  3. ^ Hill, Christopher. God's Englishman. Penguin. 1972: 148. ISBN 9780140214383. "in the last resort he was sitting on bayonets and nothing else" 
  4. ^ Ten greatest Britons chosen. BBC. 20 October 2002 [27 November 2008]. 
  5. ^ Brendam O'Leary and John McGarry, Regulating nations and ethnic communities, p. 248, Breton Albert, 1995. Nationalism and Rationalit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6. ^ ó Siochrú, Micheál. God's executioner. Faber and Faber. 2008. ISBN 9780571241217. 
  7. ^ David Plant. Oliver Cromwell 1599–1658. British-civil-wars.co.uk. [2008-11-27]. 
  8. ^ Noble 1784,第11–13页
  9. ^ Thomas Carlyle, ed. Oliver Cromwell's letters and speeches. 1887: 17 vol. 1. 
  10. ^ Gaunt, p.31.
  11. ^ 原文:I was by birth a gentleman, living neither in considerable height, nor yet in obscurity;(Roots 1989,p.42).
  12. ^ British Civil Wars, Commonwealth and Proctectorate 1638–1660
  13. ^ Cromwell, Oliver (CRML616O). A Cambridge Alumni Databas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14. ^ Antonia Fraser, Cromwell: Our Chief of Men (1973), ISBN 0-297-76556-6, p. 24.
  15. ^ John Morrill, (1990). "The Making of Oliver Cromwell", in Morrill, ed., Oliver Cromwell and the English Revolution (Longman), ISBN 0-582-01675-4, p.24.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