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真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女真语
使用国家和地区 金国
語言滅亡 於17世紀演化為滿語
語系
阿尔泰语系有争论
文字 女真文
語言代碼
ISO 639-3 juc

女真语古代女真人在10世纪到15世纪初使用的民族语言,女真语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古代语言,是满语的祖语[1][2]。女真语的三大主要来源,即源于突厥语契丹语、源于古代蒙古语中古蒙古语[3] 鄂温克语和满语都是由肃慎语—女真语演变而来。[4] 女真原没有文字,只是借用契丹文字。金太祖命完颜希尹叶鲁制女真字。天辅三年(1119)八月,字书成。现存女真文在世界文字中可谓别具一格,它是在汉字和契丹字基础上,采用加笔、变形等方式创制而成的,女真文与汉字和契丹字的关系大体是意字取义,音字取音。女真文作为金国国书主体文字,在一段时期裡,曾与契丹文、汉文同时并用,尤其是在符牌、诰命、程文和宣敕上广为应用,并以女真文撰修国史、译述汉文经典。金太宗吴乞买时,设立女真字学校,教授女真字。金世宗完颜雍时,曾立女真进士科以升擢选官。女真文自西元1119年颁布使用至1234年金朝覆亡后停止使用,歷時120多年。

女真语音系[编辑]

银质金代铭牌,上书“gurun ni xada-xun”,意为“信任的国家”

宋元女真语语音的辅音系统,概有双唇音p、b、m,舌尖擦音s,舌尖塞音t、d,舌尖鼻音n,舌尖边音l,颤音r,舌叶音č、j、š,舌根音k、g、h、ŋ,小舌音q、γ,半元音y、w;元音系统有单元音a、o、u、i、e;二合元音ai、ei、au、ui、ia、ie、io、oi。女真语名词、形容词词缀-n。[5] 女真语最初使用女真文,后来这种文字渐渐消亡。元朝之后,女真语中融入了大量蒙古语外来词。女真语名词有10个格,有音节式、辅音式两种复数后缀。

輔音[编辑]

唇音 齿龈音 舌叶音 舌根音 小舌音
鼻音 m /m/ n /n/ ŋ /ŋ/
塞音
塞擦音
送气清音 p /pʰ/ t /tʰ/ č /ʧʰ/ k /kʰ/ q /qʰ/
不送气清音 b /p/ d /t/ j /ʧ/ g /k/ γ /q/
擦音 s /s/ š /ʃ/ h /x/
顫音 r /r/
近音 w /w/ l /l/ y /j/

元音[编辑]

元音 音位
单元音 a、o、u、i、e
二合元音 ai、ei、au、ui、ia、ie、io、oi

女真语和满语的关系[编辑]

女真语和满语是一种语言在不同時間的不同稱呼。[6] 女真语的复数后缀根据其语音形式可以分作两类,一类属于音节式的-sa/-s/-si;一类属于辅音式的-l/-r。与女真语-sa/-s同属一类的有满洲语-sa/-s/-so,-so不见于现存女真大字石刻中。满洲语的-si与女真语的-si相对应,满洲语的-ta/-t,在现存女真大字石刻中尚未出现。女真语的名词共有10个格,其中主格除在从句以外,其他场合皆以零形式出现,这一点与满洲语相同。主格以外的九个格皆用专门的表音字予以表示,多数格后缀具有和谐变体。[7]清朝建立后,女真语彻底被满语替代。

女真语对汉语的影响[编辑]

促进了女真与汉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女真人来往汉区贸易,同时接受汉文化影响。贸易促使双方经济发展。先进的汉文化进入女真地区,不能不影响语言,女真语中的大量汉语借词即来源于此。努尔哈赤建立后金,随即进入辽沈。其后不久,满族入关。这时大量满族人迁入关内,满语和汉语的互相影响到此时发展至最高峰。汉语影响满语在先,满语影响汉语于后。[8] 章太炎因此称普通话是“金元虏语”。[9]

Die Sprache und Schrift der Jučen by Wilhem Grube 《女真字和女真語》作者:葛祿博[编辑]

Die Sprache und Schrift der Jučen by Wilhem Grube 
Die Sprache und Schrift der Jučen by Wilhem Grube 

註釋[编辑]

  1. ^ 金光平金启孮,《女真语言文字研究》
  2. ^ 孙伯君, 2004, 《金代女真语》,辽宁民族出版社
  3. ^ 曲娟, 2008, 《〈金史〉女真语词汇研究》
  4. ^ 朝克,《鄂温克语和满语同源词的语音对应规律》,《中央民族学院学报》 1988年05期
  5. ^ 孙伯君, 2003, 《宋元史籍中的女真语研究》
  6. ^ 哈斯巴特尔,《女真语与满语的关系》,《满语研究》2008年02期
  7. ^ 爱新觉罗·乌拉熙春,《从名词复数后缀、格后缀的异同看满洲语与女真语的关系》,《满语研究》 2006年02期
  8. ^ 爱新觉罗·瀛生,《满语和汉语的互相影响》,《满族研究》 1987年01期,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编译局
  9. ^ 章太炎,1915,《太炎最近文錄》“今世语言讹乱,南朔异流,终之不失古音与契合唐韵部署者近是。夫欲改易常言,以就三代之音,其势诚未可。若夫金元虏语,侏离而不驯者,斯乃财及幽并冀豫之间,自淮汉以南亡是,方域未广,曷为不可音哉? ”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