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好人理查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好人理查號兩棲攻擊艦(第三代好人理查號)正在香港海運大廈的郵輪碼頭停泊,攝於2013年9月19日。

好人理查號英语Bonhomme RichardBon Homme Richard)或譯好人李察號,是美國海軍一個用以命名軍艦法文名稱。

典故與命名錯誤[编辑]

「好人理查」的典故源於美國獨立戰爭時期。1779年,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為支援美國抵抗英國皇家海軍,向法國東印度公司購入了一艘名為「迪拉公爵」(法语Duc de Duras)的東印度商船英语East Indiaman,並將其贈送給效命美國的私掠軍官約翰·保羅·瓊斯,再加以改裝。[1]瓊斯為表謝意,決定為這艘軍艦選取一個與美國及法國均有淵源的艦名,並最終選擇了美國作家班傑明·富蘭克林在編著《窮理查的年鑑英语Poor Richard's Almanack》(Poor Richard's Almanack)時的法譯筆名(Bonhomme Richard)。[2]

《窮理查的年鑑》是富蘭克林在1732年至1758年間每年編著出版的年鑑,而富蘭克林在這部年鑑的筆名,又涉及另一典故。18世紀初,英國有一占星家名為約翰·帕德烈治英语John Partridge (astrologer),曾經著有多部年鑑,並時常在年鑑中「預測」名人的死亡。1708年,帕德烈治在年鑑中嘲弄了英國國教會,引來愛爾蘭作家兼教士乔纳森·斯威夫特反擊。斯威夫特首先自稱是一位名為「Isaac Bickerstaff」的「占星家」,向公眾預言帕德烈治「必定」於1708年3月29日死亡,然後斯威夫特再用自己的名義寫信,「證實」帕德烈治已經死亡。由於帕德烈治樹敵甚多,這個惡作劇便成為挖苦占星家的流行笑話。[3]富蘭克林受到此故事啟發,自稱是一位名為「理查」的「貧困占星家」,並「預測了一名占星家朋友死亡」,出於紀念朋友,決定出版年鑑,為公眾「預測」未來。[4]富蘭克林透過「窮理查」(Poor Richard)的自嘲與挖苦,配以精警短語以及配圖,向公眾宣揚他的理財及科學思想,結果在大西洋兩岸廣受歡迎。「窮理查」在翻譯為法語時被轉換成"Bonhomme Richard",大約可直譯為「普通人理查」或「常人理查」(Richard Everyman)。[2]

1779年,瓊斯指揮「常人理查號」到英格蘭外海作戰,而該艦則在同年9月23日著名的法恩堡岬海戰(Battle of Flamborough Head)沉沒。此後超過一百年,美國海軍一直沒有延續該艦艦名。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美國海軍宣佈將舷號CV-10艾塞克斯級航空母艦延續瓊斯軍艦的艦名。然而海軍顯然沒有察覺到「常人理查」背後的命名典故,而錯誤將"Bonhomme Richard"拼寫為"Bon Homme Richard",而後者的直譯卻是「好人理查」(Good-man Richard)。後來CV-10為紀念沉沒的約克鎮號航空母艦而更名為約克鎮號,"Bon Homme Richard"則用以命名舷號CV-31的航空母艦,但命名錯誤仍未予以更正。[2]

好人理查號航空母艦在1989年除籍,並於1992年出售拆解。同樣在1992年,海軍正式下訂舷號LHD-6兩棲攻擊艦,並獲美國海軍部長約翰·查菲英语John Chafee命名為「好人理查」。雖然查菲察覺到艦名曾經有誤,而決定採用"Bonhomme Richard"的正確拼寫,但他亦強調新艦是要同時榮耀"Bonhomme Richard"及"Bon Homme Richard"兩艘舊艦。[2]

由於美國在命名軍艦上曾經有誤,再加上不明典故來源,華文翻譯大多將"Bonhomme Richard"及"Bon Homme Richard"兩個艦名並譯為「好人理查」,縱然前者的意思應為「普通人理查」或「常人理查」。

同名船艦[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Fox, Christopher,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Jonathan Swift,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English) 
  • Franklin, Benjamin, Poor Richard's Almanack, 1733 (English) 
  • McIntosh, Christopher, A Short History of Astrology, New York: Barnes & Noble Books, 1969, ISBN 1-56619-376-1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