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太王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洞沟古墓群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吉林省集安市好太王碑
所在 吉林省集安市41°7′49.4″N 126°11′2.6″E / 41.130389°N 126.184056°E / 41.130389; 126.184056坐标41°7′49.4″N 126°11′2.6″E / 41.130389°N 126.184056°E / 41.130389; 126.184056
分类 古墓葬
时代 高句丽公元前37年-668年)
编号 1-168
登录 1961年

好太王碑,又称广开土大王碑,全称國岡上廣開土境平安好太王碑。碑址现在中国吉林省集安市集安镇好太王陵东。1961年,作为洞沟古墓群的一部分,被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立碑背景[编辑]

此碑为高句丽第二十代长寿王为纪念其父好太王的功绩,于414年(长寿王二年,东晋义熙十年)立于好太王陵东侧。它由一块巨大的天然角砾凝灰岩石柱略加修琢而成,碑体呈方柱型,高6.39米,底部宽在1.34—1.97米之间,四面环刻碑文,字体介于汉字隶书楷书之间,上面共有文字1775个,其中141字已脱落无法辨识。

碑文內容[编辑]

碑文内容分3部分:第一部分记述高句丽建国的神话传说,说明高句丽始祖邹牟王北夫余部落的人,并简述好太王的行状:是故国壤王的儿子,“生而雄伟,有倜傥之志。”412年,“昊天不吊,卅有九,宴驾弃国。”414年,即“甲寅年九月九日乙酉,迁就山陵。”谥号“国冈上广开土境平安好太王。”第二部分记述好太王伐百济、救新罗、败、征东夫余过程中攻城掠地并掠得牲口等史实,碑文中主要记载对百济和倭的讨伐战争同时救援新罗。因此,好太王率大军打败倭,征服百济,夺得百济64座城,1400多个村子;第三部分根据好太王遗教,对好太王墓守墓人烟户来源和家数作了详细记载,并刻记“不得转卖守墓人”的法令。

好太王碑拓本,今藏東京国立博物館

後世研究[编辑]

唐代后,集安一帶荒凉,好太王碑渐渐被人遗忘。清朝初年的康熙乾隆之世,长白山山区被封禁200多年,好太王碑被淹没在荒野漫草之中。清光绪三年(1877年),桓仁设县,书启关月山发现了好太王碑,由于内容涉及朝鲜半岛和当年日本列岛倭人的活动,1959年后受到亚洲一些国家的关注,各国学者朝鲜韩国日本)以不同目的对其做了研究,并发表了论文。由于碑体严重风化,碑文剥蚀不清,加之传世拓本多是经拓工用石灰在碑面上作了修补之后制成的,致使对此碑的释读分歧很大。1980年代初,中国学者经过深入调查,新识读89字,认定各家有争议的字62个,查明过去认为是脱文而实际无字29个,共解决了180字,从而使好太王碑的研究有了巨大突破。

近年來各國史學界圍繞著該碑文產生了一些爭議,重點在「而倭以辛卯年來渡海(或作「每」)破百殘,□□新羅以為臣民。」一句(缺字可能是「任那」或「又破」等字)。因為這段話似乎指出倭國曾擊破百濟,並使新羅服屬;而辛卯年征韓之事,恰好符合《日本書紀神功皇后「遠征三韓」的紀錄。不过《日本書紀》是一部可信性有限的典籍。朝鲜半岛朴時亨李進熙认为日本在391年不具备征服百济新罗的能力。新罗和百济的历史文献记录也表明没有类似事件的发生。相反,相关典籍记载臣服于百济许多人[谁?]也认为,在颂扬高句丽国王的石碑上记录倭的功绩是不合常理的。朴時亨、李進熙还发现倭的科技在当时是远远落后于朝鲜半岛的。因此倭统治朝鲜半岛南部也是不切实际的。在日朝鮮歷史學家李進熙认为日本在其占领中国东北期间对石碑进行了篡改。

亦有另一種說法對此句之斷讀方式有不同的看法,將此句讀為「而倭以辛卯年來渡海,破,百殘、□□、新羅以為臣民。」(缺字為「任那」),或「而倭以辛卯年來渡,每破,百殘、□□、新羅以為臣民。」。意即日本自從辛卯年以來開始,有船隻渡海來到朝鮮半島,船隻及行裝破落,百濟、任那及新羅等國都會將這些「難民」收為「臣民」。此說法將神功皇后的「征韓」解讀為當時日本發生政變,是以身懷六甲亦不得不率眾渡海避難,部眾分別得到百濟、任那和新羅的收留,後亂事平定,神功皇后得以返回日本,重掌政權。

保護管理[编辑]

为了保护此碑,1928年曾建筑过木质碑亭。1965年,对碑作了化学封护。1977年,在碑座四周修筑大型加固的石坛,同时对碑体作了再次封护。1982年,扩大保护区,重建大面积围墙,修筑了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大型永久性碑亭,并设有专人进行保护管理。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