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代墨爾本子爵威廉·蘭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Rt. Hon. The Viscount Melbourne
墨爾本子爵阁下
William Lamb, 2nd Viscount Melbourne by Sir Edwin Henry Landseer.jpg
任期
1834年7月16日-1834年11月14日
君主 威廉四世
前任 格雷伯爵
繼任 威灵顿公爵
任期
1835年4月18日-1841年8月30日
君主 威廉四世
维多利亚
前任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繼任 罗伯特·皮尔,Bt
任期
1841年8月30日-1842年10月
君主 维多利亚
首相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前任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繼任 约翰·罗素勋爵
任期
1834年11月14日-1835年4月18日
君主 威廉四世
首相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前任 威灵顿公爵
繼任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任期
1830年11月22日-1834年7月16日
君主 威廉四世
首相 格雷伯爵
前任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繼任 邓坎嫩子爵
个人资料
出生 1779年3月15日(1779-03-15)
英格兰伦敦
逝世 1848年11月24日(69歲)
赫特福德郡Brocket Hall
政黨 辉格党
母校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
簽名 第二代墨爾本子爵威廉·蘭姆的簽名

第二代墨爾本子爵威廉·兰姆PCFRSWilliam Lamb, 2nd Viscount Melbourne,1779年3月15日 - 1848年11月24日),英国辉格党政治家,曾任内政大臣首相。他曾热情辅导初登皇位的维多利亚。历史学家普遍对墨爾本评价不高,主要是因为他在任期间,既没有发生对外战争,也没有需要解决的国内问题,缺乏大成就、原则不明确。但是,主要研究18世纪的历史学家约翰·加农(John Cannon)称赞他“慈祥、诚实,又无私。”[1]

早年生活[编辑]

墨爾本生于伦敦显赫辉格党家庭,父亲是佩尼斯顿·兰姆,第一代墨爾本子爵(Peniston Lamb, 1st Viscount Melbourne),母亲是伊丽莎白·兰姆,墨爾本子爵夫人(Elizabeth Milbanke Lamb, Viscountess Melbourne)。他受教于伊顿公学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在三一学院时,他加入了一个浪漫激进的团体,而这个团体的成员包括珀西·比希·雪莱拜伦勋爵。1805年,他取代长兄成為父親世襲爵位的法定繼承人,并娶卡羅琳·龐森比女爵(Lady Caroline Ponsonby)为妻。次年,他入选下议院,代表莱姆斯特(Leominster),是辉格党的成员。1806年,为了准备大选,他改为代表哈丁顿自治市(Haddington burghs)。1807年,他再次更改代表区域,这次代表的是彼得伯勒,并且一直连任到1812年為止。[2]

他第一次受到公众注意,是因为他的妻子与拜伦勋爵傳出绯闻。拜伦称卡羅琳“疯、坏,结识她很危险。”[3]两人的绯闻在全国街知巷闻,最后,两人在1825年不情愿地分开了。卡羅琳在1828年去世。

1816年,墨爾本在菲茨威廉勋爵(Lord Fitzwilliam)支持下,再一次在彼得伯勒當選下院議員。他向霍蘭勳爵(Lord Holland)承诺,他会谨守辉格党自光荣革命以来的原则,不会作出“修正”。[2]他兑现承诺,在国会发表反对改革的演说,在1817年烽烟四起时投票支持暂停人身保护令(Habeas Corpus)。[2]

墨爾本的特点之一是总是能找到中间地带。虽然他是一个辉格党人,但是,他还是接受了温和托利党政府先后两位首相:喬治·坎寧戈德里奇勋爵的邀请,出任愛爾蘭布政司(Chief Secretary for Ireland)。1828年,他的父亲去世,他继承父亲的爵位,成为墨爾本子爵,进入上议院。他在下院渡过了25年,一直是后坐议员,在政界并不知名。[4]

内政大臣[编辑]

1830年11月,由格雷伯爵领导的辉格党上台,墨爾本获委任为内政大臣。在1830年至1832年的骚乱中,他“行动有力、敏捷,朋友都由衷地感谢他。”在1830年到1831年施榮暴動(Swing Riots)的余波中,他反对调集军队镇压骚乱(这是托利党的主张),主张奖励抓到骚乱者的治安官。他组建了一个特别委员会,确保对1,000个被捕者的审判公平、公正:其中三分之一的人被判无罪,另外五分之一的人被判死刑,代替流放。

首相[编辑]

1834年7月,格雷勋爵辞去首相一职。因为托利党无法成功组阁,威廉四世被迫任命另一个辉格党人代替他。墨爾本是最合适的人选,他既被英皇接受,又被辉格党接受。在收到格雷的信与英皇召见他讨论组阁事宜的消息后,墨爾本犹豫了一下,因为他不想负起重担,但是他又不想辜负朋友、政党。根据查尔斯·格雷维尔(Charles Greville)的记载,墨爾本对他的秘书湯姆·楊格(Tom Young)说:“这个职位太无聊了。我应该怎样做?”汤姆回应道:“罗马人、希腊人从未担任过这个职位,就算任期只有三個月,接受任命也是值得的。”墨爾本:“你说得对,我会接受任命。”[5]

因为反对辉格党的改革方法,英皇在11月辞退了墨爾本,並企圖由罗伯特·皮尔爵士担任党魁的托利党组阁。可是在1835年大选中,托利党无法在下议院赢得过半数席位,使得皮尔无法上台。1835年4月,墨爾本重新上台。这是英国君主最后一次嘗試违背国会中的多数派的情况下,任命一个政府。[6]

遭到勒索[编辑]

次年,墨爾本再次陷入醜聞。这次,他遭到名媛卡洛琳·诺顿(Caroline Norton)的丈夫乔治·查普尔·诺顿(George Chapple Norton)勒索。他要求墨爾本交出1,400英镑,否则就到法院控诉墨爾本与他的妻子通姦,然而,墨爾本拒绝了他的要求。在当时,这足以毁掉一个政治家的前途。墨爾本政府并未倒台,因为他的正直众人皆知。英皇与威灵顿公爵皆促请墨爾本继续担任首相一职。后来,乔治败诉,墨爾本经历此事后,并没有顾忌,继续探访卡洛琳。[7]

然而,历史学家博伊德·希尔顿(Boyd Hilton)始终认为墨爾本的个人生活有问题。[8]

维多利亚女皇[编辑]

维多利亚女皇在1837年6月登基时,时任首相是墨爾本。她刚满18岁,刚刚挣脱母亲根德公爵夫人(Duchess of Kent)与家臣约翰·康罗伊爵士(Sir John Conroy)的束博。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墨爾本一直教导她政治的艺术,后来,两人成为了好友,维多利亚曾说过她把墨爾本当成了父亲(维多利亚的父亲在她八个月时就去世了,而墨爾本的女儿则年纪轻轻即夭折)。墨爾本经常花四到五个小时去探访维多利亚,或者向她写信,维多利亚总是热情地回复。[9]

墨爾本勋爵

1839年5月,墨爾本的辞职引发了後座議員危機(Bedchamber Crisis)。有望成为首相的罗伯特·皮尔爵士要求维多利亚解雇一些有辉格党背景的随从,因为君主不应对任何一个政党表现出偏好。维多利亚在墨爾本的支持下拒绝了他的要求(她误认为皮尔要求她解雇所有随从)。皮尔拒绝接替墨爾本,所以后者继续留任首相一职。

墨爾本在任内推行了一系列改革。如提出旨在减少罪案的管理法令,还改革了地方政府,最后,改革了济贫法,订立了贫民被强制抓进济贫院的条件。

1841年2月25日,他成为了皇家學會院士[10]

晚年[编辑]

1841年8月,再次提出辞职,获得接受。在他离任后,维多利亚仍然向他写信。但是,到了最后,两人之间的书信往来中断了,因为这是不适宜的。艾伯特王夫的出现代替了墨爾本的輔助角色。

墨爾本去世后,他的头衔被胞弟弗雷德里克(Frederick)继承。

纪念[编辑]

澳大利亚城市墨尔本即以他为名,他是该城起名时的首相。

注脚[编辑]

  1. ^ J. A. Cannon, "Melbourne, William Lamb, 2nd Viscount", in J. A. Cannon ed.,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British History, 2009, p. 364.
  2. ^ 2.0 2.1 2.2 Peter Mandler, "William Lamb",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09, online ed., 2008-01, accessed 2009-12-27.
  3. ^ Sunday Times: Property. Ireland: Poetic justice at home of Byron's exiled lover. Mad, bad and dangerous to know" has become Lord Byron's lasting epitaph. Lady Caroline Lamb coined the phrase after her first meeting with the poet at a society event in 1812. (Dublin, Ireland: The Times Online). 17 November 2002 [21 February 2010]. 
  4. ^ Henry Dunckley, Lord Melbourne, p. 135.
  5. ^ David Cecil, The Young Melbourne & Lord M, 2001, p. 321.
  6. ^ I.D.C. Newbould, "William IV and the Dismissal of the Whigs, 1834", Canadian Journal of History, 1976, Vol. 11 Issue 3, pp. 311 - 30.
  7. ^ David Cecil, Melbourne, 1954, ch. 11.
  8. ^ Boyd Hilton, A Mad, Bad, and Dangerous People? England 1783–1846, 2006, p. 500.
  9. ^ Cecil, Melbourne, ch. 14.
  10. ^ Lists of Royal Society Fellows. [15 December 2006]. 
前任: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联合王国首相
1835 - 1841
繼任:
罗伯特·皮尔爵士,Bt
前任:
佩尼斯顿·兰姆
墨尔本子爵
1828 - 1848
繼任:
弗雷德里克·兰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