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爾姆·歐森菲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威爾姆·歐森菲德(Wilm Hosenfeld)
威爾姆·歐森菲德,1944

威爾姆·歐森菲德上尉
出生 德意志帝國許恩菲德
去世 蘇聯史達林格勒
效命 納粹德國
军种 德國國防軍
服役年份 1933年-1945年
軍銜 德國國防軍上尉
部隊 德國國防軍
統率 660警卫营
參與战争 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
獲得勳章 二级铁十字勋章
重伤勋章
十字荣誉勋章
纳粹冲锋队体育勋章
波兰复国勋章
其他工作 战俘

‎威爾姆·歐森菲德(Wilm Hosenfeld,1895年5月2日-1952年8月13日),生於德國羅恩多夫欣費爾德德國國防軍上尉軍官,納粹黨員。他在華沙廢墟中救了瀕臨死亡的波蘭猶太裔鋼琴家及作曲家瓦迪斯瓦夫·斯皮爾曼

战前[编辑]

他出生于一个虔诚天主教教师家庭,他的家庭生活和早年教育中有着浓厚天主教特征和基督教社会正义观。但也受到德国爱国主义和普鲁士服从主义影响。并且在婚后,受到他妻子和平主义的影响。他也接受过流浪鸟(Wandervogel movement)运动者的影响。他在1914年参加一战,1917年受重伤。获得二级铁十字勋章。

二战期间[编辑]

1939年8月他加入国防军,九月被调往波兰,直到1945年7月17日被苏军俘获。他第一个目的地是帕比亚尼采(Pabianice),参与建造管理战俘营。12月他被分配到文格鲁夫(Wegrów),直到1940年3月他的部队移到Jadów,他最后在1940年7月迁到华沙,之后战争期间他一直呆在那里,担任参谋营体育官员。(主要负责负责管理华沙驻军的体育设施,组织各种运动项目的训练和比赛)。 尽管在1935年他加入纳粹党,随时间推移他不再信仰纳粹党和其政策。特别是他看到纳粹对波兰人,犹太人的对待后。他和少数军官对被占领区的波兰人产生同情,他对他们同胞的行为感到惭愧,并对波兰人施以可能的援助。 Hosenfeld结识了许多波兰人,甚至作出了努力学习他们的语言。他还参加了弥撒(拉丁仪式),接受圣餐,并在波兰教堂去忏悔,尽管这是被禁止的。他在华沙期间,利用职务之便,给一些人提供庇护,不顾他所处环境,和被盖世太保迫害甚至逮捕的危险。有时在他职权范围内给他们必要文件或者体育场的工作。

被俘后[编辑]

他在一个名叫Błonie的波兰小城(距离华沙30公里)和他领导的中队一起被俘。 苏军秘密警察对他迫害,怀疑他是德军情报组织阿勃維爾(Abwehr)成员或是党卫队。1947年7月,霍桑菲爾德在戰犯營中風,兩年後拖著病體接受審判;1950年因为所谓的战争罪行被判處死刑,後減判為25年苦役。判刑一年後,維爾姆·霍桑菲爾德再次中風,癱瘓在床;1952年8月13日他死在被囚的地方,大约时间是在晚上10点前,死因是胸主动脉断裂,死前可能遭受长时间痛苦。 1950年代初期,什皮爾曼第一次知道恩人的真實姓名,並嘗試向波蘭共產黨當局提出營救,但波共當局回覆說:「如果他在波蘭,我們可能給他自由。但是我們的蘇聯同志不願釋放他。」 儘管許多人証實歐森菲德的戰時行為,蘇聯人仍拒絕相信他未涉及戰爭罪行。

影响[编辑]

據他的信件及日記記載,在二戰期間,經歐森菲德救助的人數達50人。 一部根據什皮爾曼的回憶錄所拍攝的電影《钢琴家》(Pianist,2002年)描述了這段故事,片中歐森菲德一角由托馬斯·克萊舒曼主演。

什皮爾曼的兒子安德烈茲·什皮爾曼長期以來一直請求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給予歐森菲德國際義人(冒著生命危險救助猶太人的非猶太籍人士)的榮譽。紀念館於2009年2月16日追封歐森菲德為國際義人。

參考来源[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