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郭布羅氏
大清国皇后 满洲国皇后
前任:孝定景皇后葉赫那拉氏
繼任:
Empress Wan Rong.jpg
婉容大婚照
郭布羅氏
婉容
慕鴻
旗籍 正白旗
乳名 容兒
植蓮
其他名號 伊麗莎白〔Elizabeth〕其夫溥儀命名。麗莎〔Reasa〕其英語老師命名。榮月華(筆名)
出生 光緒三十二年九月廿七(1906年11月13日)
 大清帝國直隸順天府
婚年 民國十一年十月十二(1922年11月30日)
婚姻名份 元配
逝世 民國三十五年五月廿一(1946年6月20日(39歲))
 中華民國吉林省延吉市
墳墓  中华人民共和国 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華龍皇家陵園(清献陵)
親屬
父親 内务府大臣荣源
母親 恒馨
清遜帝溥儀
夫之父 醇親王載灃
夫之母 醇親王載灃嫡福晋幼蘭
夫之繼室 李淑賢
夫之側室 明賢貴妃譚玉齡淑妃文繡(1931年離婚)、福貴人李玉琴(1957年離婚)
兄弟 润良(兄)、润麒(弟)
私生女

婉容(1906年11月13日-1946年),郭布罗氏,慕鸿植莲达斡尔族,籍属满洲正白旗。清朝逊帝溥仪嫡妻,滿洲國皇后。

早年[编辑]

1906年婉容出生于北平帽儿胡同荣源府内。后随父母移居天津,婉容的父亲荣源,是位开明人士,时任内务府大臣,一向主张男女平等,认为女孩子应该和男孩子同样接受教育。婉容稍长後,就读于一所美国教会学校,学英语,弹钢琴,特别喜欢爵士音乐,他除了为女儿聘请家庭教师教她读书习字、弹琴绘画,还特意为她聘请了於中國出生的美國任薩姆女士(Miss Isabel Ingram)為英语老师。婉容的生母愛新覺羅氏是定郡王溥煦的孫女、毓長的第四女[1],人稱「四格格」,在生下婉容時因產褥熱而故。婉容的後母恒香[2](字「仲馨」,現名「金仲馨」),同樣也是定郡王溥煦的孫女、毓朗的第二女,人稱「二格格」,對婉容一生的影響極為深刻。恒香对婉容不但细心照料,甚至是宠爱备至。家中其它成员还有长婉容两岁的同母哥哥润良(娶溥儀大妹韞媖),小她六岁的異母弟弟润麒(娶溥儀三妹韞穎)。婉容的家住北京东城区地安门外大街帽儿胡同。

婚后[编辑]

婉容在天津居住时期的照片(摄于天津静园)

溥仪選妃的時候,第一個圈中的並不是婉容,而是文绣,本來應是文繡封為皇后,婉容封為貴妃。但文繡相貌平平,當時十七歲的婉容卻出落得美麗高貴,在貴族中是聞名遐邇的美人。最後因為她的家世顯赫,還是選了婉容為皇后。而文繡既被皇帝圈上了,也不能再嫁別的人,於是成為了妃子。1911年,中国延续了2000多年的帝制结束,国家从君主制走向共和。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给予清室的优待条件是“大清皇帝辞位之后,尊号仍存不废,中华民国以各外国君主之礼相待。”为此,逊帝溥仪的婚礼还是完全照搬皇帝大婚的礼仪,民国政府特准皇后的“凤舆”从东华门抬进紫禁城的后半部。

婉容出身滿州旗人,知書識禮,也寫得一手詩詞。她跟溥儀的書信有很多都是用英文寫的,落款常署名「伊丽莎白」,这是溥仪给她取的英文名字,与英国女王的名字相同。溥儀为她聘請过英文老師,她還以讀書、寫字、學畫打發光陰,又以種荷花自娛,有頌荷花之辭:“妒者謗其過艷,知者贊其德純”。但由于溥仪身体原因,两人婚后一直无子,婉容與溥儀雖然在表面上看還算和諧,但新婚不久的皇后很快就變得鬱鬱寡歡了,染上了吸食鴉片的嗜好。

剛開始還是藉口治病瞞著溥儀偷偷吸,逐漸成癮後也只得公開了,婉容患有遗传性的精神病,她的父亲榮源曾有此疾,后用鸦片治好了精神分裂,所以在溥仪的同意下用鸦片替婉容治病,可惜病不单不能医好,反成为瘾君子,而婉容的性生活不正常,每到月经来时就经痛,有时候患头痛病。溥仪又没有性能力,就让她抽大烟,一是治肚子疼;二是想以此来麻醉她,一来二去,婉容抽上了瘾,愈抽瘾愈大,而婉容在結婚前就學會了抽香煙,在當時社會是有錢人家女子的時髦嗜好。因此,婉容常在紫禁城內抽香煙,並留下她抽煙的照片,還有溥儀為之點煙的鏡頭。後來婉容抽上鴉片煙,自然也離不開香煙。

1923年12月,婉容向北京“临时窝窝头会”捐赠大洋600元,以赈济灾民,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

天津时期[编辑]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11月5日,溥仪被驱逐出紫禁城,婉容也随之离宫。随溥仪前往天津居住后,婉容在虚伪无聊的环境里生活,内心感到郁闷,逐漸對鴉片成癮。天津这座繁华的商业城市给她提供了既时髦又风流的消遣方式:看戏、跳舞、溜冰、玩球,對她吸引力最大的則莫過於到各大百貨公司購物,反正有溥儀付錢,她可以無所顧忌地大肆揮霍,有用的沒用的看中了就必須買回來,導致後來發展成婉容和文繡之間爭寵的手段。溥仪后来在《我的前半生》中称之为“竞赛式的购买”,他回忆道:“婉容本是一位天津大小姐,花钱买废物的门道比我多。她买了什么东西,文繡也一定要。我给文繡买了,婉容一定又要买,而且花的铺更多,好像不如此不足以显示皇后的身份。”

据史料记载,同样流离失所的溥仪却对婉容关爱备至,到了天津后,经常带她出席各种摩登场所,更是天天出去游玩,打马球,仅1930年5月,婉容在一月内出门六次:第一次到马厂游玩;第二次到马厂并顺路去义利公司购买物品;第三次到马厂,同时在起士林吃饭;第四次到马厂又在起士林吃冰淇淋及杨梅等冷饮;第五次是因载沣新从北京归来,婉容随溥仪到戈登路看望,之后去马厂游玩;第六次是随同溥仪的妹妹到天津的热闹市区一一中街闲逛,这几次出门大多是和溥仪一起,有时由溥仪的妹妹陪伴。

1931年,反常的气候造成“南起百粤北至关外大小河川尽告涨溢”,全国性的大水灾。当时全国受灾区域达16省,其中长江中下游及淮河流域的湘、鄂、赣、浙、皖、苏、鲁、豫8省灾情极为严重,是上个世纪受灾范围最广、灾情最重的一次大水灾——1931年江淮大水。出宫已久的婉容,看到这样的洪涝灾害,立即捐出自己的珍珠项链及大洋。1931年盛夏时节,长江两岸数省发生严重水灾,当时溥仪捐赠一栋楼房,婉容捐了一串珍珠以贩灾民。这件事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轰动,京、津、沪的报纸也相继刊登了婉容的玉照和她所捐赠的珍珠项链。

溥仪带着婉容、文繡住进了天津静园。随着时间的推移,溥仪性格上的弱点逐渐暴露出来了,而他生理上的缺陷最终更是导致了文繡提出离婚。可是溥仪却把过失都推到了婉容的身上。

时装照 
与溥仪合影 
与溥仪合影 

满洲国时期[编辑]

1931年年底,川岛芳子关东军命令将婉容接至满洲,居住于新京(今长春市)的执政府。1932年1月,婉容在日本人的诱骗下,由天津转道大连再转至旅顺与溥仪团聚,但此时的溥仪卻成为听任日本關東軍摆布的傀儡,从此她自已也落入阴谋的陷阱。在长春,婉容一切都要听从日本人的安排,她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秘密监视,甚至不能走出大门一步。婉容不堪忍受日本人的欺辱,决意出逃。

于长春“皇宫”中的常服照(后期上色) 
婉容身着满洲国皇后正装(后期上色,失真) 

在中華民國南京國民政府第一任外交部长顾维钧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记载:

Cquote1.svg
我们在大连停留了一夜,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我的一个随从人员过去在北京当过警察,是我的四个卫士之一。由于1925年的炸弹事件,他留了下来给我保镖。他是北京人,在北京认识很多人。当我在大连一家旅馆里吃午饭时,他进来说,一个从长春来的满洲国内务府的代表要见我,有机密消息相告。我起初犹豫,因为他说的名字我不熟悉。但是我的随从说,他在北京认识这个人,可否见见他。他告诉我,此人化装为古董商,以免日本人注意(也许他当过古董商)。我出去走到门廊里,我们停在转角处。此人告诉我,他是皇后(长春宣统皇帝的妻子)派来的。他说因为知道我去满洲,她要我帮助她从长春逃走;他说她觉得生活很悲惨,因为她在宫中受到日本侍女的包围(那里没有中国侍女)。她在那里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和告密。她知道皇帝不能逃走,如果她能逃走,她就可能帮他逃走。我为这故事所感动。但是我告诉他,我的处境不能替她做什么事,因为我在满洲是中国顾问的身份,没有任何有效方法来帮助她。虽然如此,我得到一个明确的概念,知道日本人都干了些什么,这个故事可以证实日本的意图。
Cquote2.svg

自这件事以后,婉容并没有气馁和放弃再次逃跑的机会。1933年的8月、9月期间,当时滿洲國立法院赵欣伯的妻子准备赴日,婉容便托她帮忙东渡。婉容认为,只要她能逃走,就一定会帮助溥仪逃走,可此事被当时正在日本的三格格发现,她写信告知溥仪,结果逃跑又成为泡影。从此婉容再也没有找到逃脱的机会。

1934年3月1日被册封为满洲帝国皇后。婉容遭溥仪厌弃,吸食鴉片煙度日,同时婉容的行动也受到了日本人的严密监视和限制,这一切使婉容的身体和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據1934年“帝宫”档案记载,婉容一年内仅单、夹旗袍就做了二十七件,所用的质料不仅有中国传统的丝绸,还有各种花色的日本、印度、法国的上等毛、绸、纱料。她每个月可以有三千元的月例钱,供其衣食之外的花销。

除了1934年溥儀第三次登基做偽「滿洲國」皇帝之後,日本方面在秩父宮蕹仁親王代表天皇「訪滿」時,為了炫耀中日「親善」而讓婉容隨溥儀在勤民樓參加了一次接見外,在以後的近十年中再也沒有以「皇后」身份公開露面。无聊和孤寂使婉容最终而得了神经衰弱症,每天就以鸦片来打发时间,而且烟瘾越来越大,据随侍李国雄回忆,婉容大部分时间是呆在床上抽香煙、鸦片,房内烟雾缭绕,婉容每月的消费是一千五百元,随着物价的上涨,一度增加至三千元,这些钱大部分用来买鸦片,同时她还让仆人大量收集时装和电影杂志。

關於婉容私通一事[编辑]

2006年,北京群眾出版社透露,溥儀自傳《我的前半生》內原本遭刪節之內容將解密,其中包括溥儀將婉容的私生女扔進鍋爐燒化等內情,而且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曾说:“後來她染上吸鴉片的嗜好,有了我所不能容忍的行為。”

根據《我的前半生》被刪節內容,婉容染上吸食鴉片的嗜好,並與侍衛通姦,誕下一女,後來孩子死亡,婉容憶子成狂,吸鴉片煙度日,溥仪曾在《我的前半生》中说:“1935年,由于婉容有了身孕并且将近临产,我才发现了问题。我当时的心情是难以描述的,我又愤怒,又不愿意让日本人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她身上泄愤。”,后來婉容因“秽闻”被打入“冷宫”,身体和精神处于崩溃边缘,嗜毒成瘾。

按照溥儀的說法,婉容把文繡擠走了,使溥儀對她反感。在長時期內受到溥儀冷淡對待的婉容,一方面有正常的生理需要,另一方面又不能丟開皇后的尊號而與溥儀離婚,因此鴉片也越吸越重了,之後婉容竭尽所能地做出激怒溥仪的事情,就是和侍衛發生暖昧私通的行為,她先後與二名溥儀的隨侍李體育祁繼忠通姦而懷孕,此事激怒了溥儀

溥仪与婉容关系的彻底破裂是在1935年,发生了婉容与溥仪的随侍发生暧昧关系而致怀孕的事情,直到婉容已经懷孕几个月了,即將臨盆,溥儀才知道婉容與別人私通的真相,使溥仪遭到“御用挂”吉冈安植的训斥,婉容在精神空虚中投入了侍卫李體玉的怀抱,婉容为此遭到溥仪的暴打,但婉容始終就是不讲是谁的孩子,当时,婉容态度非常明确:提出如果孩子生下來後,要溥儀承认是他的;如果不行,孩子生下之后,要允许孩子悄悄放在外边养着,但溥儀始終置之不理,之後婉容生下一個女嬰,然而溥儀還是決定把婉容生下來的女兒扔進鍋爐,此事一直瞒着婉容,之後溥仪則對婉容說把她的女兒交給她哥哥雇保姆抚养,此后,婉容按月给哥哥支付抚养费,導致婉容至死也不知道孩子早已死亡。

另一传闻,当时婉容的女兒生下来時就已经死亡,被溥儀扔進鍋爐,雖然這個可憐的女嬰才剛剛降生半個小時就夭折了,但溥儀仍然認為這是婉容不可饒恕的過錯,從此將她打入冷宮,婉容精神失常,更因剌激過大而患上精神病,不再参加伪满洲国的任何社交活动,而婉容整天不梳头,不洗脸,披头散发,不剪脚、手指甲,烟瘾越来越大,最后成了一个疯子。[3]   

逝世[编辑]

1945年8月,苏联在“八月风暴”行动中迅速攻占满洲,婉容在11日随宫廷人员自新京撤至通化大栗子沟,后被占领当地的共产党游击队俘虏,先后运至通化、长春、永吉敦化延吉,最後于1946年6月10日前后(见嵯峨浩回忆录)或8月下旬(当时报纸记载)死於吉林省延吉的監獄裏。葬地不明,有说是“用旧炕席卷着扔在北山上”,也有说是“葬于延吉市南山”,尸骨亦无处寻找。三年以后,在伯力收容所过囚居生活的溥仪从嵯峨浩给溥杰的家信中获悉婉容的死讯,似乎无动于衷。

2006年10月23日,经其弟潤麒同意以招魂形式与溥仪合葬于河北清西陵外的华龙陵园,溥仪墓清献陵。

關於婉容的爭議[编辑]

2006年,中國大陸開拍《末代皇妃》,當中「婉容」的角色描述和定位惹來了很多爭議,連婉容親弟弟潤麒也為姐姐喊冤,甚至要狀告拍攝單位。

2004年5月18日,《甘肅青年報》刊登了《中國末代皇后——婉容》的文章,正是這篇文章引發了關於末代皇后的一場官司。文章稱:「婉容狂躁易怒,嗜毒成癮、甚至與溥儀身邊的侍衛私通,從一個嬌美恬靜的美人變成了一個形如槁木的瘋子」,並刊登了婉容的四幅照片,照片中的婉容或在抽香煙,或拿著太監的帽子在玩耍。近年來,婉容的形象在人們印象中大抵都是「錦衣玉食、無所事事、虛榮嫉妒、專橫跋扈、爭風吃醋、嗜毒成癮、與侍衛私通、誕下私生女。」

图集[编辑]

與婉容有關的作品[编辑]

书籍[编辑]

電影及電視劇[编辑]

註釋[编辑]

  1. ^ 朗貝勒府-行有恒堂主人. 婉容姨母之生母考. 新浪博客. [2009年6月] (簡體中文). 
  2. ^ 朗貝勒府-行有恒堂主人. 朗貝勒家事. 新浪博客. [2009年6月] (簡體中文). 
  3. ^ 《我的前半生》全本將面世:溥儀燒死婉容的私生女.:星島環球網,2006-12-8

外部链接[编辑]

婉容
清朝皇室
出生于: 1906年 逝世於: 1946年
前任:
孝定景皇后静芬
隆裕太后
— 名义上的 —
清朝皇后
于《清室优待条件》有效期间
1922年-1924年
失去尊号
原因:《修正清室优待条件》生效
新建立 — 名义上的 —
满洲国皇后
(傀儡政权)
1932年-1945年
失去尊号
原因:亡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