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破虏吴夫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孫破虜吳夫人
姓名 吳氏
位號 皇后(追認)
尊號 武烈皇后(追尊)
婚姻名份 正室
逝世 漢獻帝建安七年
202年
吳郡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
墓葬 高陵(孫堅陵)
親屬
父親 吳煇
孫堅
夫之父 孫鍾
兄弟 吳景
孫策孫權孫翊孫匡
孫氏

孫破虜吳夫人(?-202年),吳郡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為孫堅之妻,是孫策孫權生母,孫權稱帝後追尊吳夫人為武烈皇后。《三國志》中稱之為孙破虏吴夫人

生平[编辑]

吳氏的父母早逝,和弟弟吳景一起居住在錢唐(今浙江省杭州市),[1]後嫁给孫堅為妻,並為孫堅生下四子一女,即孫策孫權孫翊孫匡和女兒孫氏。[2]後來,孫堅四處征戰,吳夫人與孫策等人遷居到舒縣(今安徽省廬江縣)。[3]

初平二年(191年),孫堅戰死,吳夫人隨長子孫策移居江都(今江苏省揚州市),後又到曲阿(今江苏省丹阳市)投靠時任丹陽太守的吳景。[4]在孫策轉戰江東各地的過程中,吳夫人率家眷先後遷往歷陽(今安徽省和縣)、阜陵(今安徽省全椒縣)。[5]孫策平定江東後,移居吳縣。

建安五年(200年),孫策遇刺身亡,吳夫人輔佐年輕的次子孫權。[6]建安七年(202年),曹操想要令孫權稱臣,讓孫權遣送質子,孫權與群臣商議後難以決定,最後聽從吳夫人的意見拒絕遣送。[7]同年,吳夫人逝世,臨終前曾召見張昭等人囑咐後事。後與孫堅合葬在高陵。[8]

人物[编辑]

性格[编辑]

  • 吳夫人才貌雙全,性格果敢堅毅,富有才智謀略,先後輔佐兩個的兒子治理江東。[9]

逸聞[编辑]

  • 當初,孫堅聽說吳氏才貌出眾,打算娶她為妻。結果吳氏的親戚們都嫌棄他輕浮淺薄,想要拒絕,孫堅感到非常羞愧而忿恨。吳夫人對親戚們說:“為什麼要為了愛惜我這個小女子而招惹禍事呢?如果他待我不好,也是我命該如此。”於是便嫁給了孫堅。[10]
  • 吳夫人生孫策時夢見月亮進入自己的肚子,生孫權時夢見了太陽進入自己的肚子,吳夫人把這件事告訴孫堅後,孫堅大喜,認為這是孫氏子孫興盛的預兆。[11]
  • 孫策曾因為功曹魏騰忤逆自己的主張,而打算將其殺掉,朱夫人知道後以殺相諫,說:“你剛剛征服江南不久,功業還沒成功,正應該優厚的待遇、尊貴的禮節去對待賢能的人,忘掉他們的過失而記住他們的功勞。魏騰為公事竭盡謀劃,如果你今天殺了他,明天眾人就會都背叛你。我不忍心看到你日後被眾人背棄,不如先投井自盡。”孫策大驚,只好放了魏騰。[12]
  • 孫策以妖言惑眾為眾,打算誅殺道士于吉,吳夫人曾加以勸阻。孫策並未聽眾。[13]

子女[编辑]

    • 孫策,字伯符,孫堅長子,孫吳的奠基人。
    • 孫權,字仲謀,孫堅次子,孫吳的建立者,即吳大帝。
    • 孫翊,字叔弼,孫堅三子,官至偏將軍,領丹陽太守,後被部下殺害。
    • 孫匡,字季佐,孫堅四子,妻為曹操弟女,早逝。
    • 孫氏,不詳。

親族[编辑]

  • 父親
    • 吳煇,字光脩,吳夫人與吳景之父。
  • 兄弟
    • 吳景,吳夫人弟,孫吳勢力早期重要將領,官至揚武將軍,領丹陽太守。
    • 吳奮,吳景子,官至吳郡都督,封新亭侯。
    • 吳祺,吳景子,襲封新亭侯,轉封都亭侯。
  • 侄孫
    • 吳安,吳奮子,襲封新亭侯。
    • 吳纂,吳祺子,襲封都亭侯,妻為滕胤女。

爭議[编辑]

關於死亡時間的不同主張[编辑]

晉人虞喜據會稽貢舉薄中建安十二年(207年)、十三年無記載,認為是孫權為母守喪的緣故,以此推測吳夫人應死亡於建安十二年。[14]

紀念[编辑]

孫權稱帝后,為了報答母恩,于赤烏年間(238年-251年)在吳太夫人的故居(今蘇州市人民路北北塔公園內)建造佛寺,名為“報恩寺”,南朝梁和南宋時兩次重建,又經歷代興廢,現寺已不在,僅存寶塔,塔名報恩寺塔,今俗稱北寺塔,是蘇州古城的標誌性建築之一。

藝術形象[编辑]

  • 《三國演義》中稱之為吳太夫人,其事蹟大體和歷史相符合。同時,小說中還為吳太夫人虛構了一位妹妹吳國太,為孫堅次妻,有一子一女,女即後來嫁給劉備的孫夫人。吳國太曾於“甘露寺招親”等情節中出現。[15]

注释[编辑]

  1.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吳夫人傳》:本吳人,徙錢唐,早失父母,與弟景居。
  2.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吳夫人傳》:於是遂許為婚,生四男一女。
  3. ^ 《三國志•吳書•孫策傳》:堅初興義兵,策將母徙居舒。
  4. ^ 《三國志•吳書•孫策傳》:策舅吳景,時為丹陽太守,策乃載母徙曲阿,與呂范、孫何俱就景。
  5. ^ 《三國志•吳書•孫策傳》:策母先自曲阿徙于曆陽,策又徙母阜陵。
  6.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吳夫人傳》:及權少年統業,夫人助治軍國,甚有補益。
  7. ^ 《江表传》曰:曹公新破袁紹,兵威日盛,建安七年,下書責權質任子。權召群臣會議,張昭、秦松等猶豫不能決,權意不欲遣質,乃獨將瑜詣母前定議,瑜曰: “昔楚國初封于荊山之側,不滿百里之地,繼嗣賢能,廣土開境,立基於郢,遂據荊陽,至於南海,傳業延祚,九百餘年。今將軍承父兄余資,兼六郡之眾,兵精糧多,將士用命,鑄山為銅,煮海為鹽,境內富饒,人不思亂,泛舟舉帆,朝發夕到,士風勁勇,所向無敵,有何逼迫,而欲送質?質一入,不得不與曹氏相首尾,與相首尾,則命召不得不往,便見制於人也。極不過一侯印,僕從十余人,車數乘,馬數匹,豈與南面稱孤同哉?不如勿遣,徐觀其變。若曹氏能率義以正天下, 將軍事之未晚。 若圖為暴亂, 兵猶火也, 不戢將自焚。 將軍韜勇抗威,以待天命,何送質之有!”權母曰:“公瑾議是也。公瑾與伯符同年,小一月耳,我視之如子也,汝其兄事之。”遂不送質。
  8.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吳夫人傳》:建安七年,臨薨,引見張昭等,屬以後事,合葬高陵。
  9. ^ 《會稽典錄》:夫人智略權譎,類皆如此。
  10. ^ 《三國志•吳書•孫破虜吳夫人傳》曰:孫堅聞其才貌,欲娶之。吳氏親戚嫌堅輕狡,將拒焉,堅甚以慚恨。夫人謂親戚曰:“何愛一女以取禍乎?如有不遇,命也。”於是遂許為婚。
  11. ^ 《搜神記》曰:初,夫人孕而夢月入其懷,既而生策。及權在孕,又夢日入其懷,以告堅曰:“昔妊策,夢月入我懷,今也又夢日入我懷,何也?”堅曰:“日月者,陰陽之精,極貴之象,吾子孫其興乎!”
  12. ^ 《會稽典錄》曰:策功曹魏騰,以迕意見譴,將殺之,士大夫憂恐,計無所出。夫人乃倚大井而謂策曰:“汝新造江南,其事未集,方當優賢禮士,舍過錄功。魏功曹在公盡規,汝今日殺之,則明日人皆叛汝。吾不忍見禍之及,當先投此井中耳。”策大驚,遽釋騰。
  13. ^ 《江表傳》曰:母謂策曰:“于先生亦助軍作福,醫護將士,不可殺之。”策曰:“此子妖妄,能幻惑眾心,遠使諸將不復相顧君臣之禮,盡委策下樓拜之,不可不除也。”
  14. ^ 《志林》曰:按會稽貢舉簿,建安十二年到十三年闕,無舉者,雲府君遭憂,此則吳後以十二年薨也;八年、九年皆有貢舉,斯甚分明。
  15. ^ 《三國演義》第七回《袁紹磐河戰公孫,孫堅跨江擊劉表》:卻說孫堅有四子,皆吳夫人所生:長子名策,字伯符;次子名權,字仲謀;三子名翊,字叔弼;四子名匡,字季佐。吳夫人之妹,即為孫堅次妻,亦生一子一女:子名朗,字早安;女名仁。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鏈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