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全成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
大清国皇后
《孝全成皇后朝服像》.jpg
鈕祜祿氏
封號 全嫔→全妃→全贵妃→全皇贵妃→皇后
位號 皇后
徽號
出生 1808年3月24日(1808-03-24)
婚年 1821年
逝世 1840年2月13日(31歲)
北京钟粹宫
諡號 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
墳墓 慕陵
親屬
父親 鈕祜祿·頤齡
宣宗成皇帝旻宁
文宗显皇帝奕詝
端顺固伦公主
寿安固伦公主(夫德穆楚克扎布

孝全成皇后满语ᡥᡳᠶᠣᠣᡧᡠᠩᡤᠠ ᡤᡝᠮᡠᠩᡤᡝ ᡧᠠᠩᡤᠠᠨ ᡥᡡᠸᠠᠩᡥᡝᠣ穆麟德hiyoošungga gemungge šangga hūwangheo;1808年3月24日-1840年2月13日),钮祜禄氏,名不详 , 曾祖父为乾隆朝驻藏将军成德, 祖父为穆克登布,父亲为清朝苏州驻防将军乾清门二等侍卫世袭二等男爵、赠一等承恩侯、晋赠三等承恩公颐龄满洲镶黄旗人。她是清宣宗道光皇帝旻宁的第三位嫡妻[1]即位后所立的第二位皇后[2](1834年起在位),清文宗咸丰帝的生母。

钮祜禄氏不管生前死后都极受道光帝的寵愛及重視,从全贵人开始(实际册封时未册为全贵人而直接进位全嫔)、3个月后升全妃、一年后以17岁稚龄超越所有老资格嫔妃成为仅次于孝慎成皇后的全贵妃、而后皇贵妃,直至母仪天下的皇后。她于盛年暴崩,死因不明,至今众说纷纭,成为清宫疑案之一。她生前完全不用凭借子嗣的晋封速度堪称清宫罕见,(整個清朝即使有皇子的嬪妃也未有晋封速度如此誇張的)当皇后后铁腕治后宫也说明了道光帝对其非比寻常的爱重支持,她死后其子奕詝(后来的咸丰帝)能顺利击败其他皇子最终继承大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道光对她爱屋及乌。也因為孝全成皇后與道光帝感情極深,自她去世後道光便未曾再立皇后。

生平[编辑]

生长姑苏[编辑]

《孝全成皇后朝服像》
孝全皇后与幼年咸丰
孝全皇后与幼女
孝全皇后旗装肖像
《孝全成皇后行乐图》

钮祜禄氏生于嘉庆十三年二月廿八日(1808年3月24日),属于历任外戚钮祜禄氏家族,在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之前曾出过4位皇后清圣祖孝昭仁皇后清世宗孝圣宪皇后清仁宗孝和睿皇后清宣宗孝穆成皇后[3],但就孝全成皇后一支而言,远远不仅是外戚世家,其曾祖和祖父皆为清朝功勋卓著声名显赫的著名将领,其父颐龄当时是乾清门侍卫世袭二等男爵

幼年时,其父颐龄被朝廷派往江苏省会苏州府(今江苏省苏州市)担任驻防将军,从一品,举家迁往苏州,钮祜禄氏就随父母在苏州长大成人。[4]

时期的苏州是全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和经济中心,市肆林立,万云集,富甲天下,号称“海内繁华、江南佳丽”之地,[5]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故苏州女子多聪慧娴淑。钮祜禄氏自幼姿色嬌豔,且聪明伶俐,再加上江南名城苏州水土文风的滋养和熏陶,平添了几分灵气,养成了江南女子的纤巧秀慧。除了刺绣(指苏州的苏绣)和诗书,钮祜禄氏还学会了苏州女子雅好的七巧板拼字游戏,她在这方面还格外出色,入宫后,曾仿世间常见的七巧板样式,将木片削为若干方,排成吉祥语“六合同春”4个字,难度很大。除此之外她还在随父游历中开阔了眼界,凡事都很有主见和谋划,更是与寻常女子不同。 [4]

清宫词》中有两首歌颂钮钴禄氏的,其一云:

Cquote1.svg
蕙质兰心并世无,垂髫曾记住姑苏,谱成‘六合同春’字,绝胜璇玑织锦图。
Cquote2.svg

作者原注曰:“孝全皇后为承恩公颐龄之女,幼时随宦至苏州,明慧绝时。曾仿世俗所谓七巧板者,斫木片若干方,排成‘六合同春’四字,以为宫中新年玩具。”即说的是钮钴禄氏在苏州的生活。因生长苏州之故,她在“明慧”以外,还有江南女儿的温柔,这与其他八旗格格的开朗爽健是大异其趣的,所以在后来能够受到道光帝的宠爱,甚至独宠专房。[6]

不仅如此,还说清宫节庆中的苏造糕、苏造酱诸物都是因钮祜禄氏亲自仿制苏州苏式糕点酱菜而得名的。真实与否,尚待考证,但该诗说钮祜禄氏“才华超群”“兰心蕙质”则极有可能,这从她入宫后道光帝对她的宠爱程度和晋升速度就可以明白了。[6]

入宫为后[编辑]

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年方13岁(虚岁十四岁)的钮祜禄氏遵循八旗女子未经皇帝选秀不得成婚的规矩,参加了道光帝即位后的第一次大规模选秀。她立刻就被道光帝看中,留在了宫中,随即被暂定为贵人(实际册封时直接为),因才、智、貌样样都全,特赐徽號“全”字。[7]

全贵人既年轻又聪明,很快就得到了道光帝的偏爱。入宫仅一年多,在道光二年(1822年)七月道光皇帝第一次正式册封后宫之前晋封为“全嫔”,并于当年十一月册封皇后佟佳氏时,行册封礼,正式成为全嫔,年方14岁(虚岁十五岁)。[7]

三个月后,道光三年二月十二日(1823年3月24日),全嫔又晋为“全妃”。[8]道光帝命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英和为正使,内阁学士奕经为副使,持节赍册(指后妃的名册),行册封礼,钮祜禄氏正式成为全妃,时年15岁(虚岁十六岁)。钮祜禄氏入宫不到两年,就从贵人晋升为嫔再晋升为妃,名位得到如此迅速的提升,也足以证明她几乎已经得到了道光帝的专宠。[7]

道光四年(1824年)初夏,全妃怀孕。道光五年二月二十日(1825年4月8日)寅时,全妃生下第一个孩子即皇三女(11岁夭折),虽是女儿,但道光帝仍然大喜,尤其对比之前祥嫔所生的皇二女,待遇差距极大。当年四月十三日(1825年5月30日),全妃再晋升为全贵妃。就在当年夏天,全贵妃再次怀孕。[7]

道光六年四月初六(1826年5月12日)酉时,全贵妃生下第二个女儿即皇四女(后封寿安固伦公主)。宫中称为“四公主”,尽管仍是女儿,依然丝毫没有影响道光对全贵妃的感情,相反,作为道光长大成人的实际上的长女,又是爱妻孝全成皇后所出,道光朝唯一的嫡女,四公主是道光皇帝最重视,最宠爱的女儿。道光在上谕中将四公主与日后成为皇帝的咸丰相提并论,可见其在道光心目中的地位,道光为其所选的驸马也是道光女婿中出身最为显赫之人。[7]

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1831年7月17日)时,全贵妃生下儿子、皇四子奕詝,也是道光帝当时实际的长子(皇长子已于此前去世),即后来的咸丰帝,母以子贵,地位日隆。[7]

道光十三年四月二十九日(1833年6月16日),道光帝的第二位嫡妻、即位后所立的第一位皇后佟佳氏去世,六宫无主,作为理所当然的继后人选,当年八月十五中秋节(1833年9月28日)道光帝以恭慈皇太后的名义晋升全贵妃为皇贵妃,摄六宫事(代行皇后权力),实为后宫之主。[7]

道光十四年十月十八日(1834年11月18日),道光帝命大学士长龄为正使,署(代理)礼部尚书奕颢为副使,持节赍册、宝(指皇后之玉玺),册立皇贵妃钮祜禄氏为皇后[9]这样,钮祜禄氏成为道光帝的第三位嫡妻和即位后所立的第二位皇后。[7]

道光十五年十一月初八(1835年12月27日),皇三女夭亡,年仅10岁(虚岁十一岁),道光非常哀痛,追封为端顺固伦公主[7]

皇后暴崩[编辑]

道光二十年正月十一(1840年2月13日)丑时,钮祜禄氏皇后突然驾崩于皇后寝宫——紫禁城东六宫钟粹宫,年仅32岁(虚岁三十三岁),死因不明。由於她與道光帝感情極深,道光帝十分的悲痛,钦定谥号为“孝全皇后”。[7]

死因之谜[编辑]

关于孝全皇后的死因,历来众说纷纭,诸多野史都说皇后死于非命,且矛头都指向皇后的婆婆恭慈皇太后(孝和睿皇后)[10](见右图)。

被迫自杀说[编辑]

此说法有两个版本,一是为父乞官被太后责备,羞愧自杀

《清宫词》中第二首写孝全成皇后的诗云:

Cquote1.svg
如意多因少小怜,蚁杯鸩毒兆当筵,温成贵宠伤盘水,天语亲褒有孝全。
Cquote2.svg

作者原注:“孝全皇后由皇贵妃摄六宫事,旋正中宫,数年暴崩,事多隐秘。其时恭慈皇太后尚在,家法森严,宣宗亦不敢违命也,故特谥之曰:‘全’。”照这首诗看,孝全皇后暴崩,似是新年宫中家宴,中为人下毒所致。但“温成贵宠伤盘水”兼用宋仁宗张贵妃(即溫成皇后)恃宠称骄及庆历八年(1048年)近侍作乱纵火,曹皇后率宫人救火擒贼的故事,含沙射影,牵连到了恭慈太后(孝和睿皇后)。史载:宋仁宗张妃颇与闻外事,曾为其伯父张尧佐乞官,或者孝全皇后亦有类似的举动,为父亲颐龄向道光帝求官,而恭慈太后有所责备,孝全皇后因而羞惧服毒。真相究竟如何,没有人敢再追查下去,只能不了了之,诚所谓“宫闱事秘,莫得闻矣”![6]

清朝野史大观》中还有一种说法,即谋害皇六子奕訢阴谋败露,被迫自杀。

奕訢(即后来的恭亲王)是道光帝的静贵妃所生,文武双全,而且聪明过人,后来更支持洋务运动,和西方人(中国人蔑称为“洋鬼子”)接近,有“鬼子六”之称;而孝全皇后所生的奕詝则一副老好人模样,难堪大任,道光帝原先最中意奕訢,有意立他为嗣。孝全皇后为确保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皇位,遂摆下毒鱼宴,企图毒死奕訢。一天,奕訢正好来孝全皇后和奕詝所住的钟粹宫找奕詝玩,皇后便派人通知奕訢之母静贵妃,说让奕訢在自己寝宫里吃饭。临近开宴,皇后偷偷叫来儿子奕詝,让他不要吃桌上的。奕詝不明白原因,不肯听从,皇后只好把图谋告诉了他。但奕詝忠厚仁慈,且与奕訢关系最好,所以在吃饭时,当奕訢要夹鱼吃时,他狠命地踩了奕訢一脚,如此数次,聪明的奕訢自然明白了,便再也没有要吃鱼。皇后的图谋没有得逞。这时,皇后宫中的一只在桌底下吃了奕訢没吃而掉到地上的鱼,但吃完没多久,就突然狂窜起来,没跑多远就倒地而死。奕訢大惊,回家告诉了母亲静贵妃,静贵妃也大吃一惊,忙去告诉恭慈太后。太后大怒,便命令道光帝赐死皇后。道光帝虽然不舍得皇后,但母命难违。孝全皇后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够保全,只好自尽[6]

然而这两种说法都有着极大的硬伤:孝全的家族极其显贵,其曾祖,祖父皆为清朝著名将领,战功卓著,声名显赫,其父拥有世袭爵位,更在实际职务上官至从一品的驻防将军,说孝全为其父乞官于情于理都不能成立。二来孝全皇后所生的奕詝当时即使道光帝的嫡子,又是长子,很难想象同为嫡长子的道光帝会偏心庶子皇六子。 且终道光一朝,孝全皇后的尊崇地位,所获的盛宠也远非奕訢之母静妃所能稍及。 当时奕詝身体尚且健康(他受伤坡脚是在孝全皇后去世后),据说面貌也颇似皇后,且一直有“仁孝”之名。很难想象道光会在孝全皇后生前属意奕訢。综上所述,起码在孝全皇后还在世时,奕訢并没有形成对奕詝的威胁,孝全皇后完全没有必要冒着严酷的清朝家法谋害一个年幼的庶子。[6]

另一个原因则是这样说的:孝全皇后当年在做“全贵妃”生下皇四子的时候捣了鬼。全贵妃原本的预产期,在生下皇五子的祥妃之后。但当时皇长子早逝,谁要是先生下了儿子,谁的儿子就是事实上的庶长子,从而登上皇后宝座。于是全贵妃就暗中找了太医,软硬兼施,逼着太医配制了催产药物,终于比祥妃提前七天生下了儿子。——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恭慈太后与孝全皇后婆媳反目,皇后又失了权,于是就有人向皇太后报告了这个多年前的隐秘。此事一发,皇太后更不能容忍,于是逼着皇后自尽。[6]

不过,在众多说法中,这种说法倒是最站不住脚的。且不说清宫中对后妃生育管理极严;也不说以那年头足月婴儿尚且极低的存活率,焉有哪个后宫女人愿意主动让自己的儿子“早产”,增加夭折的机率;況且孝全皇后如何能肯定自己所懷的一定是皇子?萬一生下公主一切豈不白費工夫?就是这种说法的理论根据——事实上的庶长子能够问津帝位,其母能够爬上皇后之位,就已经是无稽之谈。清朝皇位传承与其它皇朝不同,从来没有“立长”的祖制。况且皇四子出生时,孝慎皇后佟佳氏还活得很精神,一点也没有提早死掉空出后位的迹象,更何况道光对祥妃母子非常厌恶,祥妃虽然比孝全皇后早生女儿(皇二女)夭折后完全没有得到任何追封,孝全成皇后卻是幾乎得到道光全部的寵愛,祥妃不管名位和受宠程度从来不能和孝全相提并论,祥妃后来更遭到被道光帝贬为祥贵人,所生的皇五子也被过继给宗室,祥妃敢于孝全争锋实在难以想象。[6]

太后下毒说[编辑]

但也有人认为《清宫词》诗注中所说下毒者乃是恭慈皇太后本人,至于太后为何下毒,也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和被迫自杀的第一种说法差不多,即皇后大概因为父乞官犯了家法而被太后责备,不同的是皇后没有羞愧自尽,而太后却用毒酒害死了皇后。不过第二种说法更为流行,即婆媳二人早就关系不和,太后因此用毒酒害死了皇后。相传道光十五年(1835年)恭慈太后六十岁大寿时,道光帝为讨太后欢心,亲自制作皇太后六旬寿颂十章,在太后寝宫寿康宫(在圆明三园之一的绮春园中)颂读贺寿。而皇后为了讨得皇帝和太后欢心,也来凑热闹,且她诗词文章无一不精,当下一挥而就,写成“恭和御诗十章”,献给恭慈太后。 过了几天,道光帝去向太后请安时,随便聊起皇后赋诗祝贺一事。恭慈太后却说:“皇后敏慧过人,未免可惜。”道光帝觉得她讲得奇怪。太后又道:“妇女以德为重,德厚方能载福,若仗着一点才艺卖弄,恐不是有福之人。” 言下之意即是“女子无才便是德”。道光帝听了也没放在心上。但宫中有好事之徒把太后的这种随意闲聊添油加醋地说给皇后听。皇后有些不高兴,心想:“我乃一国之母,生下皇子,又是皇长子,将来身登大位,我便是皇太后,难道能说我没有福份么?”觉得太后有意损她。 家世显赫,才色俱佳的皇后,因道光帝的宠爱,更生骄娇之气,太后小看她,便不免心存芥蒂,表面上也就流露出来。有时去寿康宫请安,言语中颇含讥讽。恭慈太后一贯养尊处优,无法忍受。婆媳两人越来越生分了,再加上宫女嫔妃们从中搬弄是非,关系更加不和。道光十九年(1839年),皇后偶然受了些风寒,恭慈太后亲自驾临皇后寝宫探视,态度十分慈祥,使道光帝颇觉欣慰。转眼过了元旦,皇后的病已有起色,便坐上凤辇去寿康宫叩头谢恩,婆媳两人聊得很开心,关系似乎好转。过了几天,太后派人送了一瓶酒给皇后,皇后喝过后当天就暴崩了。照此说法,太后下毒的可能性很大,但都没有其它确切的证据。[6]

身后[编辑]

葬礼[编辑]

但面对皇后如此仓猝的弃世,道光帝表现出了非常的哀伤。生性节俭的道光帝,在面对鸦片战争的巨大压力时,仍然坚持为爱妻举办了盛大的葬礼。他下令将皇后灵柩安置于澹怀堂,自己每天都亲至灵前奠酒,并于正月十七日亲自为皇后选定“孝全”为谥号。四月,道光帝为“孝全皇后”举行了隆重的“册谥”典礼;十月,道光帝出发亲自将“孝全皇后”的灵柩护送至西陵龙泉峪自己的帝陵中。十一月,道光帝亲自到帝陵主持“孝全皇后”入葬地宫的全过程,并命众皇子大臣行礼。十二月,返回北京后的道光帝又参与了“孝全皇后”灵位供入奉先殿的仪式,“亲诣告祭”。并特地让“孝全皇后”的亲生儿子、皇四子奕詝在灵前行礼。对于道光帝如此隆重的悼念,恭慈皇太后也表现得非常通情达理,她自己也曾经好几次亲临“孝全皇后”灵前祭奠追思,倍显亲情。[7]

谥号[编辑]

道光二十年正月十七日(1840年2月19日),道光帝发下诏书,赐大行皇后钮祜禄氏为孝全皇后。经过咸丰同治光绪三朝累次上谥,谥号全称为: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7]

陵寝[编辑]

道光二十年十月二十七日(1840年11月20日),道光帝以“谒陵”为名,亲自护送孝全皇后梓宫奉移西陵,十一月初九(12月2日)葬入龙泉峪地宫,此前孝穆皇后孝慎皇后的梓宫已经葬入了该地宫,道光帝去世后梓宫也葬于此,是为三后附葬一帝的清西陵之道光慕陵[7]

子女[编辑]

孝全皇后去世后,留下年仅十岁的独子奕詝,由奕訢之母静贵妃抚养。道光帝去世后,奕詝继位,是为咸丰帝。有人认为道光帝是因为痛惜孝全皇后的死,才决定让她的儿子奕詝继位的。[4]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二月,孝全皇后所生的皇四女16岁,被封为寿安固伦公主指配蒙古亲王世子德穆楚克扎布,为道光女婿中最为显赫之人,婚后夫妻感情甚笃。


家庭[编辑]

影视作品[编辑]

注释[编辑]

  1. ^ 道光帝生前先后有三位嫡妻,分别为孝穆成皇后(道光帝即位前去世,即位后追封为皇后)、孝慎成皇后孝全成皇后
  2. ^ 道光帝名义上共有四位皇后:第一位皇后孝穆成皇后和第四位皇后孝静成皇后是追封的,她们生前未曾被册封为皇后;道光帝即位后共册封了两位皇后,即第二位皇后孝慎成皇后和第三位皇后孝全成皇后
  3. ^ 在整个清朝,钮祜禄氏家族共出过6位皇后(含被追封的2位):清聖祖孝昭仁皇后清世宗孝圣宪皇后(追封)、清仁宗孝和睿皇后清宣宗孝穆成皇后(追封)、清宣宗孝全成皇后清文宗孝贞显皇后(即慈安太后)。
  4. ^ 4.0 4.1 4.2 《中国皇后传》,中国人事出版社,当代·史海阳 ISBN 7-80139-000-8
  5. ^ 见《江苏历史》 中国地图出版社 ISBN 7-5031-1389-8/G·793(课)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清代后妃》,辽宁民族出版社,当代·王艳春李贤淑 ISBN 7-80644-903-5
  7. ^ 7.00 7.01 7.02 7.03 7.04 7.05 7.06 7.07 7.08 7.09 7.10 7.11 7.12 《清代帝后的归宿》,紫禁城出版社,当代·于善浦 ISBN 7-80047-611-1/K·292
  8. ^ 据《清宣宗实录·卷四十九》
  9. ^ 据《清宣宗实录·卷二百五十九》
  10. ^ 恭慈皇太后非道光帝生母,道光帝的生母是嘉庆元后孝淑睿皇后,但恭慈皇太后为嘉庆帝的继后,对于原配所出的嫡长子道光帝来说便成为了继母,所以说恭慈皇太后是孝全皇后的婆婆于情于礼都是正确的。

参考资料[编辑]

  • 《清史稿·宣宗本纪》,同上
  • 《清史稿·文宗本纪》,同上
前任:
孝慎成皇后佟佳氏
中国清朝皇后生卒年份
1808年-1840年
(册封期間)
(1834年-1840年)
繼任:
孝静成皇后博尔吉济特氏
(康慈皇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