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烈皇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孝烈皇后(1516?-1547),方氏,明世宗朱厚熜第三任皇后江宁人。

生平[编辑]

世宗即位十年,仍無子嗣。大学士张孚敬上言:“古者天子立后,并建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所以广嗣也。陛下春秋鼎盛,宜博求淑女,为子嗣计。”世宗从之。嘉靖十年(1531)三月,方氏与郑氏、王氏、阎氏、韦氏、沈氏、卢氏、沈氏、杜氏等,共九人一同通过选秀被册为九嫔,方氏为德嫔,为九嫔中第一。

嘉靖十三年,世宗废张皇后,册立方氏为皇后。當時的制度是,皇后須行過廟見之禮,方為獲得祖宗認可的正式皇后,而廟見只須拜謁內廟而已。世宗命礼臣议定庙见礼儀,群臣考據《礼经》庙见之文、《大明集礼》等制定儀典。册后大典中,世宗率方皇后拜謁太庙與世庙。三日過後,將方氏封后一事颁诏天下。次日方皇后受命妇朝贺[1]。嘉靖二十一年,嘉靖帝封方皇后之父方泰为侯爵。


楊金英為首的一干宮女發動壬寅宮變图谋弑君,世宗仰赖皇后解救得以免灾。起初,曹端妃有姿色豔美,受世宗宠爱。一晚,世宗宿于端妃寢宫。杨金英等人趁世宗熟睡,試圖以丝带勒斃世宗,慌亂中不慎结成死结,世宗因而存活。同谋的张金莲知道大事不成,反去告之方皇后。方皇后很快来到现场,解开丝带,世宗逐醒过来。方皇后命内监张佐等人捕捉宫人杂治,说杨金英等人弑逆,王寧嬪是首谋。方皇后又说,曹端妃虽没有参与,却知情不报,罪加一等。当时,世宗驚慌不能言语,方皇后遂传帝命,將曹端妃、王宁嫔及杨金英等人全部處死,并且诛其親族十余人。然而實際上,曹端妃其实并不知杨金英等人的谋杀。后来世宗才得知其冤[2]

嘉靖二十六年十一月,方皇后去世。世宗下诏:“皇后救过朕的性命,奉天济难,应该以元配皇后的礼仪入葬。”於是稱方皇后葬地為永陵諡號孝烈皇后。世宗笃信道教,又在嘉靖三十五年追谥孝烈皇后道号为九天金闕玉堂輔聖天后掌仙妙化元君,以表缅怀尊崇。世宗临终前,遗诏孝烈皇后祔庙合葬[3]。起初,方皇后神主祔於太廟第九室。

嘉靖帝死后,其子隆庆帝可能因为素与父亲嫡母不睦,令改以不得嘉靖帝欢心的第一任皇后孝洁皇后为元配皇后、祔太庙。隆庆元年二月,孝烈皇后與孝潔肅皇后同日上尊谥,为孝烈端顺敏惠恭诚祗天卫圣皇后,移神主弘孝殿[4]

参考[编辑]

  1. ^ 《明史》(卷114,列传第二 后妃二):孝烈皇后方氏,世宗第三后也,江宁人。帝即位且十年,未有子。大学士张孚敬言:“古者天子立后,并建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所以广嗣也。陛下春秋鼎盛,宜博求淑女,为子嗣计。”从之。十年三月,后与郑氏、王氏、阎氏、韦氏、沈氏、卢氏、沈氏、杜氏同册为九嫔,冠九翟冠,大采鞠衣,圭用次玉,谷文,册黄金涂,视皇后杀五分之一。至期,帝衮冕告太庙,还服皮弁,御华盖殿,传制,遣大臣行册礼。既册,从皇后朝奉先殿。礼成,帝服皮弁,受百官贺,盖创礼也。张后废,遂立为后,而封沈氏为宸妃,阎氏为丽妃。旧制:立后,谒内庙而已。至是,下礼臣议庙见礼。于是群臣以天子立三宫以承宗庙,《礼经》有庙见之文,乃考据《礼经》,参稽《大明集礼》,拟仪注以上。至期,帝率后谒太庙及世庙。越三日,颁诏天下。明日,受命妇朝。
  2. ^ 《明史》(卷114,列传第二 后妃二):二十一年,宫婢杨金英等谋弑逆,帝赖后救得免,乃进后父泰和伯锐爵为侯。初,曹妃有色,帝爱之,册为端妃。是夕,帝宿端妃宫。金英等伺帝熟寝,以组缢帝项,误为死结,得不绝。同事张金莲知事不就,走告后。后驰至,解组,帝苏。后命内监张佐等捕宫人杂治,言金英等弑逆,王宁嫔首谋。又曰:曹端妃虽不与,亦知谋。时帝病悸不能言,后传帝命收端妃、宁嫔及金英等悉砾于市。并诛其族属十余人。然妃实不知也。久之,帝始知其冤。
  3. ^ 《明史》(卷114,列传第二 后妃二):二十六年十一月乙未,后崩。诏曰:“皇后比救朕危,奉天济难,其以元后礼葬。”预名葬地曰永陵,谥孝烈,亲定谥礼,视昔加隆焉。礼成,颁诏天下。及大祥,礼臣请安主奉先殿东夹室,帝曰:“奉先殿夹室,非正也,可即祔太庙。”于是大学士严嵩等请设位于太庙东,皇妣睿皇后之次,后寝藏主则设幄于宪庙皇祖妣之右,以从祔于祖姑之义。帝曰:“祔礼至重,岂可权就。后非帝,乃配帝者,自有一定之序,安有享从此而主藏彼之礼!其祧仁宗,祔以新序,即朕位次,勿得乱礼。”嵩曰:“祔新序,非臣下所敢言,且阴不可当阳位。”乃命姑藏主睿皇后侧。
  4. ^ 《明史》(卷114,列传第二 后妃二):二十九年十月,帝终欲祔后太庙,命再议。尚书徐阶言不可,给事中杨思忠是阶议,余无言者。帝觇知状。及议疏入,谓:“后正位中宫,礼宜祔享,但遽及庙次,则臣子之情,不唯不敢,实不忍也。宜设位奉先殿。”帝震怒。阶、思忠惶恐言:“周建九庙,三昭三穆。国朝庙制,同堂异室,与《周礼》不同。今太庙九室皆满,若以圣躬论,仁宗当祧,固不待言,但此乃异日圣子神孙之事。臣闻夏人之庙五,商以七,周以九。礼由义起,五可七,七可九,九之外亦可加也。请于太庙及奉先殿各增二室,以祔孝烈,则仁宗可不必祧,孝烈皇后可速正南面之位,陛下亦无预祧以俟之嫌。”帝曰:“臣子之谊,当祧当祔,力请可也。苟礼得其正,何避豫为!”于是阶等复会廷臣上言:“唐、虞、夏五庙,其祀皆止四世。周九庙,三昭三穆,然而兄弟相及,亦不能尽足六世。今仁宗为皇上五世祖,以圣躬论,仁宗于礼当祧,孝烈皇后于礼当祔。请祧仁宗,祔孝烈皇后于太庙第九室。”因上祧祔仪注。   已而请忌日祭,帝犹衔前议,报曰:“孝烈继后,所奉者又入继之君,忌不祭亦可。”阶等请益力,帝曰:“非天子不议礼。后当祔庙,居朕室次,礼官顾谓今日未宜,徒饰说以惑众听。”因谕严嵩等曰:“礼官从朕言,勉强耳。即不忍祧仁宗,且置后主别庙,将来由臣下议处。忌日令奠一卮酒,不至伤情。”于是礼臣不敢复言,第请如敕行。乃许之。后二年,杨思忠为贺表触忌,予杖削籍。隆庆初,与孝洁皇后同日上尊谥曰孝烈端顺敏惠恭诚祗天卫圣皇后,移主弘孝殿。


前任:
世宗张皇后
明朝皇后
1534年—1547年
繼任:
穆宗陈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