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崮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孟良崮戰役
Civil war 1946.jpg
日期: 1947年5月13日-5月16日
地点: 中國山東省蒙阴县東南的蘆山孟良崮
結果: 解放军胜利,國軍整編第74師、整编第83师19旅57团被全歼,国军全面从山东撤退。解放军实力大增。
參戰方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中国人民解放军 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

中華民國政府 中華民國政府

 中國國民黨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指揮官和领导者
中国人民解放军 陈毅

中国人民解放军 粟裕
中国人民解放军 王必成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顧祝同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湯恩伯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張靈甫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黃百韜
中華民國国民革命军 胡璉

兵力
200,000人 600,000人
伤亡与损失
伤亡约13,000人

(阵亡2043人,伤9300人)

阵亡11,000人,被俘19,000人
1947年,粟裕(左二)在指挥孟良崮战役

孟良崮戰役是1947年5月第二次国共内战期间在山东省中部的一次重大战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华东野戰军取得了战役的胜利,张灵甫其指挥的全副美式装备“王牌模范师整编七十四师被共军华东野战军被完全消灭,师长张灵甫阵亡。

孟良崮位於山東省蒙阴县沂南县的交界处,面積僅1.5平方公里,海拔500公尺。

前奏[编辑]

抗日战争结束后,山东大部为中共领导的解放军控制。1946年第二次国共内战爆发。1947年,双方军队在江苏省涟水县发生两次战役,解放軍方面承受了不小的消耗,根据自己“不计一城一地得失,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方针,退出江苏、安徽北部,北撤山东;国民革命军主力战将張靈甫率领的“王牌模范军”整編七十四師则是国军方面的主力。国民革命军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亲自指挥六十余万国军进攻山东。由於國民革命軍採用了齊頭並進的戰術,將軍隊控制在一個範圍內,導致解放軍的遊擊戰朮無法奏效。但粟裕提出以山東解放軍主力決戰的方式粉碎圍攻的方式最終被採用。

5月10日,国军南线兵团整編七十四師与二十五师等作为主攻渡汶河。11日攻取重山、艾山,12日占黄鹿寨、三角山、杨家寨,13日攻占马山、迈逼山、大箭,距离坦埠已不到6公里。不料当夜,附近垛庄等地的道路被解放军经一夜150里夜行军占领,切断了74师与周边部队的联系。此时张灵甫没有选择从其它方向与大部队会合,而是命军队进占孟良崮山头,固守险要地形,等待解放军进攻。

戰略意圖[编辑]

蒋中正在听说74师上山后,表示又惊又喜,并致电汤恩伯、张灵甫等说明其战略想法。“顾司令祝同兄北恩伯、灵甫兄勋鉴: 今已得知灵甫之74师被围孟良崮,甚惊,又甚喜。其惊之因是灵甫被困,随时有危险发生。其喜之因是灵甫给我国军寻找了一个歼灭解放軍陈粟部于孟良崮的大好机会。因为我74师战斗力强、装备精良,且处于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欧震三兄兵团大军云集,正是我国军同陈粟决战的好机会,现命令74师灵甫部坚守阵地、吸引解放軍主力,再调10个师之兵力增援74师,以图里应外合,中心开花,夹击解放軍,决战一场,歼陈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举改变华东战局。总之,一切均仰仗诸位精诚团结,协同作战,为党国大业献身出力,乃千秋之荣也。”然而蒋中正对于当地地形是否适合美式机械化部队进行防御却缺乏足够的考虑。

5月13日下午七時开始華東野戰軍集中九個主力縱隊共二十萬兵力,其中四个纵队阻挡在山东的约四十万国军的反包围,另外五个纵队围攻整編七十四師。在南京的国民政府总裁蒋中正认为七十四师占据地形优势,装备精良,加上在外围国军兵力雄厚,遂命令七十四師坚守待援,等外围国军对解放军反包围之后再“中心开花”。当时国民党至少有四十多万军队在孟良崮周围一百公里范围内,按照正常行军速度一天之内都可以到达救援,而以七十四师的训练、装备固守一、二天是完全可行的战术想法。

此时雙方的戰略意圖都已非常明显:如果国民革命军其它师队在七十四师被消灭前赶到孟良崮,则进攻孟良崮的解放军将陷入腹背受敌。同时,这也是国民党方面一直寻求的与一贯进行游击战的解放军正面对决的机会,如果计划成功,则陈、粟指挥的华东军力将面临灭顶之灾。而陈毅、粟裕的计划则是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消灭装备最精锐的王牌七十四师,严重打击国民党军队的士气。

戰役过程[编辑]

国军整编74师师长张灵甫
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粟裕

在山東聚結的國軍部隊超過四十萬军队,八十三師、六十五師、二十五師等奉命支援,卻無人能突破解放军的防线支援張靈甫軍。十一師師長胡璉距離太遠支援不及。二十五師師長黃百韜困於覆浮山、天馬山,損失萬餘人。桂系的第7軍,整編48師等也消極救援。近在咫尺的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和張靈甫有宿怨,虽然早在5月11日之前就接到掩护74师的命令,却只在战前派了19旅57团下的一個連携带电台接近74师冒充是执行掩护的19旅,并命令最靠近74师的57团团长罗文浪可以随时撤退。57团是八十三师中装备最差的部分,但是罗文浪为了免做战后李天霞的替罪羊,最后仍然与74师会合,并在坚守孟良崮时一起被解放军消灭。

在解放军方面,陈毅等却表现出了整个国共内战中共产党极少见的孤注一掷的姿态,对于部下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消灭七十四师。“蒋介石拼死和我们决战,把我们反包围了,情况十分严重。现在成败在此一举,要不惜一切代价吃掉74师,拿下孟良崮。你们打掉一千,我给你们补一千,打掉两千,我给你们补两千,那怕纵队打光了,只要把敌人消灭也在所不惜。我给你们补充,恢复你们的番号。谁攻上孟良崮,谁就是英雄!现在只有冲锋,后退就是死亡。”[1]

5月16日早上,蒋中正意识到局势危险,再下手令:“山东共匪主力今向我倾巢出犯,此为我军歼灭共匪完成革命唯一之良机。凡我全体将士应竭尽全力,把握此一战机,万众一心,共同一致,密切联系,协力迈进,齐向当面匪軍猛攻,务期歼灭共匪,以告慰总理及阵亡将士在天之灵。如有萎靡犹豫,梭巡不前或赴援不力,中途停顿,以致友军危亡,致共匪漏网逃脱,定必以畏匪避战,纵匪害国延误战局,严究论罪不贷!希望奋勉勿误。”至此包括李天霞八十三师在内的各部队都不敢再保存实力,全力突破解放军防线,但是遇到了解放军外围阻击的抵抗,最终不能及时赶到孟良崮。

5月16日下午三時,華東野戰軍完全攻佔孟良崮主峰,整編七十四師血戰三晝夜後被殲滅了,一萬餘人陣亡,一萬餘人被俘,張靈甫阵亡[2][3]。張靈甫在阵亡前有遺書:「十餘萬之匪向我猛撲,今日戰況更趨惡化,彈盡援絕,水糧俱無。我與仁傑決戰至最後一彈,飲訣成仁,上報國家與領袖,下答人民與部屬。老父來京未見,痛極!望善待之。幼子望養育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 灵甫绝笔 五月十六日 孟良崮」。

七十四师孤军作战仍然支持了整整三天,可以说完全达到了战略上吸引、牵制解放军主力的“钓饵”作用,但是由于其它军队作战不力,“上钩”的解放军非但全灭七十四师,而且还有足够时间查点伤亡、追俘逃兵、缴获军备,然后才从容撤退、并「禮葬」張靈甫。

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張靈甫陣亡之處刻字纪念,上書「擊斃張靈甫之地」。至今字迹犹存,张灵甫的尸体后来被掩埋在沂南县野竹旺村后山冈上。

[3][4]

戰鬥序列[编辑]

华东野战军[编辑]

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陈毅、副司令员粟裕、副政委谭震林

中华民国国军[编辑]

中華民國陆军总部:顾祝同

  • 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
    • 96军
      • 暂编第12师、暂编第14师、暂编第15师
    • 第73军
      • 第15师、第17师
    • 第54军
      • 第8师、第36师、第198师
    • 第12军
      • 第111师、第112师
    • 第8军
      • 第42师、第103师、第166师

战役影響[编辑]

孟良崮战役意义重大。整编第74师作为国军五大主力之首,自内战以来一向是华东战场国军之中坚,于淮北、睢泗、两淮、涟水等战役中攻无不克,屡立战功。此战全军覆灭,对国军士气打击极大。整编第74师战败覆灭,发生在全面内战爆发后不到一年,国军尚居于进攻地位,并且华东国军总兵力仍居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因此其结果就尤为震撼。相比之下,五大主力之其余四支,均在孟良崮战役又过了一年多后的战略决战阶段,在国军总体已处颓势的情势下才次第覆没。

根据解放军方面的说法,是役,全歼国军整编74师和整编83师19旅57团,毙伤1.3万人,被俘1.9万人,合计3.2万人。

  • 被缴山、野炮28门
  • 被缴步兵炮和战防炮14门
  • 被缴迫击炮235门
  • 被缴轻重机枪987挺
  • 被缴长短枪9828支
  • 被缴火箭筒43具。

解放军阵亡2043人,伤9300人(不包括阻援伤亡)。

  • 损耗迫击炮6门
  • 损耗轻重机枪153挺
  • 损耗长短枪531支
  • 损耗消耗炮弹3.3万发
  • 损耗子弹199万发
  • 损耗手榴弹2.9万枚。

上述數字是中國共產黨華東野戰軍的戰報。此次戰役的親歷者、華東野戰軍的主要指揮者和戰役策劃者粟裕對清點戰果有如下描述:“在收拢部队、清点战果之时,我电台发现孟良崮地区仍有敌人电台活动,似有残部隐匿,我们立即严令各部清查毙伤俘敌实数。根据各部报告,我发现所报歼敌数与七十四师编制数相差甚大,即令各部继续进行战场搜索。...... 部队在严密搜索中又发现约有七千余敌隐藏在孟良崮、雕窝之间的山谷中,已开始集结,这说明我军搜索不严,同时也说明各部均能如实报告歼敌实数,不事浮夸,才得以发现这股残敌。于是我即令第四、第八、第九纵队立即出动兜剿。各部队不顾疲劳,复又投入战斗,十六日下午五时全部肃清残敌。”[4] 有評論華東野戰軍戰報的戰果統計實事求是、嚴肅認真。[5]

國民政府的統計資料統計整74師戰役結束後死亡失蹤25323人。相信國民政府統計資料的觀點認爲:華東野戰軍的戰報資料實際上是納入孟良崮的整74師與整19旅的傷亡,整74師當時並未全軍進入孟良崮(因地形不利机动,整编第74师榴弹炮营及所属12门105mm榴弹炮留置临沂,未参战),戰事結束後整9師抵達孟良崮時仍收留了2千多名的殘兵,因此上述資料在人員傷亡的統計部份有可能是偽造或是浮報[6]

山东解放区支持共产党的民众实行了坚壁清野,出动7.6万随军民工,15.4万二线民工,60万临时民工,运送弹药、粮食和伤员。[7]战后解放军因消耗过大,国军已经相互靠拢无隙可乘,便迅速脱离战场休整。通过此役华东野战军实力大增,还裝備了重炮兵與工兵,基本具備了同國軍決戰的實力,在一年之后的淮海战役中显示威力。

在战后召开的军事检讨会议上,黃百韜主动承担责任,受到撤职留任的处分,之后在淮海战役中战败阵亡。魯中剿匪總指揮湯恩伯被撤兵团司令之職,同年因豫东战役有功任陆军副司令、代司令。八十三師師長李天霞因开始掩护七十四师侧翼不力,但因之后救援努力被免一死送交軍事法庭審判。之后动用大量资金予以行贿,于一年后复出任七十三军军長。

註释与參考[编辑]

  1. ^ 孟良崮戰役(3). 人民網. 2009年2月4日13:39. 
  2. ^ 一个七十四師副师长向南京国防部报告张靈甫自杀;粟裕向中共中央报告张靈甫被击毙;另一說被俘后被槍決。
  3. ^ 3.0 3.1 张灵甫亡命之谜:被俘后遭枪击身亡. 华夏经纬网. 2009年08月28日 [2010年04月15日]. 
  4. ^ 4.0 4.1 粟裕. 《粟裕回憶錄》(原名《粟裕戰爭回憶錄》)/第十四章 英雄孟良崮. 北京:解放軍出版社,2007年. ISBN 978-750655426-8. 
  5. ^ 付 彪. 從孟良崮戰役的戰果統計說開去. 新華網. 2007年05月10日 [2010年04月10日]. 
  6. ^ 霍安治. 軍事指揮官張靈甫:第二部國共內戰與孟良崮英烈. 台北: 高手出版. 2008年: 259–274頁. ISBN 9868429706. 
  7. ^ 孟良崮战役

相关文艺作品[编辑]

  • 小說《紅日》及同名电影同名电视剧就是描述這場戰爭的慘烈。
  • 倪匡在《背叛》一書中所描寫的戰役亦為影射這場戰爭。
  • 电视连续剧《解放》(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制作)的第15-17集描述了这场战役及其背景。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