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孫文
任期
1912年1月1日-1912年4月1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袁世凱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護法軍政府陸海軍大元帥
任期
1917年9月10日-1918年5月20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岑春煊(主席總裁)
任期
1920年11月28日-1921年5月5日
前任 岑春煊(主席總裁)
繼任 (護法軍政府改組為廣州中華民國政府)
任期
1921年5月5日-1923年2月21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陳炯明事件,護法運動被迫終止
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創設,不再稱大總統
任期
1923年2月21日-1925年3月12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胡漢民(代任)
Emblem of the Kuomintang.svg 興中會會長
任期
1900年1月-1905年8月20日
前任 楊衢雲
繼任 興中會華興會光復會
合併為中國同盟會
任期
1905年8月20日-1912年8月25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同盟會與統一共和黨等數政黨
合併組成國民黨
Emblem of the Kuomintang.svg 國民黨理事長
任期
1912年8月25日-1914年7月8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國民黨改組重建為中華革命黨
任期
1914年7月8日-1919年10月10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中華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
任期
1919年10月10日-1925年3月12日
前任 首任
繼任 張人傑(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逝世後追贈總理職銜
个人资料
出生 1866年11月12日(1866-11-12)
 大清廣東省广州府香山县永宁乡翠亨村
(今中山市南朗镇[註 1]
逝世 1925年3月12日(58歲)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京都特别市協和醫院
(今北京市东城区
安葬地點 江苏省南京市中山陵
籍貫 廣東省东莞县
國籍  大清
 美國(1904年-1909年)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
政黨  中國國民黨
配偶 元配盧慕貞(1884年-1915年)
日本籍大月薰 (1903年-1906年)
妻子宋慶齡(1915年-1925年)
陳粹芬(1891年-1906年)[參 2]
子女 孙科
孙娫
孙婉
宫川富美子
母校 香港華人西醫書院
職業 医师、政治家革命家作家
信仰 三民主義公理宗
簽名 孫中山的簽名
學歷
經歷
著作

孫文(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註 2]),幼名帝象譜名德明載之日新,又號逸仙廣東省廣州府香山縣翠亨村(今廣東中山)人,祖籍广东省广州府东莞县上沙村。清末民初政治家革命家中華民族主義者。中國偉大的革命先行者。[1]流亡日本時,曾化名中山樵[1]Nakayama Kikori),廣為人知,後轉化為後世常用慣稱「孫中山」。1911年12月29日,被十七省代表在南京推选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1912年1月1日在南京宣布就职,中华民国臨时政府进而成立。[1]1919年,将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1]提出三民主义學說。[1]曾任中國國民黨總理

孫早年曾受中國傳統教育,在香港西醫書院第一名畢業,期間認識西方世界較深,通曉粵語官話英文日語。曾上書李鴻章,希求谋取一官半职,遭遇冷落[2]。後因清朝積弱不振,於中日甲午戰爭之际曾策划小型反清起义[3],后在檀香山加入由楊衢雲創辦之中國第一個革命團體興中會,後在東京合併改組為中國同盟會,擔任總理

孫提倡以武裝革命推翻滿清統治以建立中華民國,还提倡使用武力推翻中华民国北洋政府。他提出《三民主義》等政治綱領,影響中國政治至深,两党建立的政权继承了他的党国体制和以党治军思想[4]。社会各界對孫中山的評價不一,中国国民党尊其為國父中國國民黨總理中國共產黨尊其為「中國近代民主革命的偉大先行者」[參 5]

名字与称号[编辑]

名號[编辑]

孫中山除了本名與下表所使用的名字外,亦用過大量中文、英文、日文化名筆名 [註 3],多是為了擺脫通緝或隱蔽身份而取,部分則在於宣揚革命或是表達人生期望[參 6][參 7]。1912年以後,孫氏不再面臨滿清追捕,其本人之所有公私檔案均以本名「孫文」署名,他本人從來不以「孫中山」自稱。在歐美,孫氏以其號「逸仙」或全稱「孫逸仙」(即粵語非標準音譯拼音Sun Yat-sen」)而聞名於世。

性質 名字 释义
譜名 德明 族譜上的名字。
幼名 帝象 「帝」字,乃親人為其請求「北帝」神,護佑之意。[註 4]
在家鄉上學時所取的訓名
載之 由名「文」而來,取「文以載道」之義。
號、教名 日新 取自《大學》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之語。1883年於香港基督教受洗時的署名,亦即教名
號、教名 逸仙 漢語教師區鳳墀牧師依「日新」之粵語諧音所改。
羅馬化 Sun Yat-sen 「孫逸仙」的廣州話拼音。因孫氏曾任醫生,故常被尊稱為「Dr. Sun Yat-sen」。
化名 中山樵(Nakayama Kikori) 1897年,為掩護於日本流亡之行蹤,日本友人平山周在陪同孫氏投宿旅館時,想到附近有華族中山家宅邸,加上該家族成員中山慶子明治天皇生母,同時孫文亦欽佩明治天皇推動明治維新之舉措,便為其取日本姓為「中山」,加上自取之「樵」。
化名 高野長雄( Takano Nagao) 紀念日本維新志士高野長英醫師而命名。
通稱 孫中山 1903年革命人士章士釗將日本人宮崎寅藏(即宮崎滔天)之著作《三十三年之夢》翻譯為《大革命家孫逸仙》時,將本姓與化名連用,成為後人對孫文的通稱。

此外,孫曾自稱為洪秀全第二,並認為洪氏為「反清英雄第一人」。有人認為這是由於孫氏接受西式教育,不受傳統忠君觀念束縛,才敢於如此自稱;中华民国歷史教科书亦採用此說。孙後又曾批洪秀全不知民權、民主。

粵語中,「車大砲」一詞有「吹牛皮」的意思,常用來隱喻「不切實際之人」。辛亥革命前,政治對手為揶揄孫文,便給他外號孫大砲」,暗諷其某些言辭誇大不實,而他也毫不諱言自稱之。

另外,孫在香港西醫書院中讀書時,常當眾倡言反清,聞者多膽怯走避,惟陳少白尢列楊鶴齡附和之,乃得四大寇之诨名。

清政府公文中,皆在其名字「文」上加上三點水部首,貶稱其為「孫汶」。“汶汶”一詞,出自《史記·屈原列傳》:“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注解此文的人,或說“汶汶,猶昏暗不明也”,或說“蒙垢塵也”,或說“玷污也”。通常清政府對於犯人其在名字旁會多加水字旁部首,以視為江洋草莽大盜,如刺殺馬新貽的「張文祥」被稱為「張汶祥」。

辛亥革命後,孫中山與黃興合稱為孫黃

尊稱[编辑]

孫中山畫像

孫於1925年3月12日病逝後,當時於北京中央公園社稷壇舉行公祭時,豫軍總司令樊鍾秀特致送巨型素花橫額(闊丈餘,高四、五尺),當中大書「國父」二字,他的唁電輓幛,均稱「國父」,這是孫中山在公開場合被尊稱為「國父」之始[參 8]

中國抗日戰爭中期的1940年3月21日,中國國民黨中央常务委员会第143次会议决议:尊称本党总理为国父,以表尊崇。根据中常会决议,国民政府以孙「倡导国民革命,手创中华民国,更新政体,永奠邦基,谋世界之大同,求国际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万世」。同年4月1日,明令全国自是日起,尊称总理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国父。同年5月29日,国民政府又发布明令,规定在政府公家机关、民众团体应一律改称国父,在中国国民党党内称国父或总理均可,民间已印就之图书文字,不必强令改易。自此之後,孙中山即在中国历史上确立了其“国父”的地位[參 8]

汪兆銘等建立的“南京国民政府”也尊崇孫中山,並作出了一系列规定。1941年5月29日,在汪精卫政府的中央政治委员会第49次会议通过的,由陳公博提出的“手创中华民国之中国国民党总理孙中山应尊称为中华民国国父”的议案,即属一例,同时规定有关“公牍、教科书籍、报纸、刊物及一切文字称述总理或孙先生时,均应改称国父”。

中华人民共和国則未以官方名義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父為孫中山或其他任何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國共產黨中國共產黨在正式場合或文書上提及孫中山時,通常使用稱號是「革命的先行者」,從未稱孫中山為國父。中共「20024」号文件2002年11月修订的《关於正确使用涉台宣传用语的意见》中,规定“对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不直接称谓,可称台北中山紀念馆 。”

孫中山与全家人的合照,他在後排左数第五位
孫中山母親楊氏葬於香港飛鵝山百花林
1915年孙中山与宋庆龄日本东京结婚
孙中山与东莞上沙村孙氏族人的合照

家族背景[编辑]

祖籍广东省东莞县,孙氏祖先常德公,在元朝末年(约公元1350年)受到张士诚朱元璋等民族思想影响,因而与东莞何真很要好,所以由广府人南迁广东中转站——南雄珠玑巷迁来上沙村定居,到第五世房礼赞公才搬迁至香山。根据孙中山故居"孙氏家谱"所载,始祖、二世、三世、四世祖,都在东莞上沙乡居住,五世礼赞公才从上沙迁走,先辈族谱仍以上沙作为“故乡”。

孙中山于1912年卸任臨时大总统后,曾与东莞上沙村孙氏族人合照。照片中,孙坐在前排正中,而参加此次会面的上沙孙族就有30多人。此照片至今仍保存在广东省中山市翠亨村孙氏宗祠,可供游客观览。此外,还有两副昔日香山赠送上沙的对联。(实物已不存)

孫中山高祖父孫殿朝(1745年-1793年),高祖母林氏;曾祖父孫恒輝(1767年-1801年),曾祖母程氏祖父孫敬賢(1789年-1850年),祖母黃氏(1792年-1869年);父親孫達成(1813年9月26日-1888年3月23日),母親楊氏(1828年-1910年);長兄孫德彰(1854年-1915年),二兄孫德佑(1860年-1866年),長姊孫金星(1857年-1860年)、二姊孫妙茜(1863年-1955年)、妹孫秋綺(1871年9月3日—1912年4月18日)


早年經歷[编辑]

1872年,六歲的孫中山進入翠亨村當地的私塾,接受國學啟蒙教育。

前往夏威夷留學[编辑]

1878年5月,十二歲的孫中山接受長兄孫眉接濟,隨母乘輪船檀香山,「始見輪舟之奇,滄海之闊」[參 9]。在當地,孫於英國聖公會主教韋禮士(Alfred Willis)主持、採全英語授課的意奧蘭尼書院英语Iolani School[參 10] 內修讀英語、英國歷史數學化學物理聖經等科目,正式認識基督教

位於夏威夷檀香山,以13岁學童作為造型的孙中山像

1882年7月,孫畢業於夏威夷意奧蘭尼書院英语Iolani School,獲夏威夷王國國王卡拉卡瓦親頒英文文法優勝獎。

在夏威夷唸中學[编辑]

孙中山17岁时的照片
美國移民及歸化局的孫中山檔案照

1883年春,孫進入夏威夷最高學府—美國公理會教會學校奧阿厚書院(相當於中學)繼續學業[參 11]。 同年夏,入學不超過三個月,由於孫加入基督教意向不減,又經常勸說在夏威夷工作的華僑工人不要膜拜關聖帝君神像,兄長憂其觸犯眾怒,二怕雙親斥責,遂斷絕資助,將十八歲的孫文送回翠亨村家鄉[參 12]

短暫返回家鄉翠亨村[编辑]

不久,孫與同鄉友人陸皓東一起「搗毀偶像」,破壞翠亨村村中的北帝廟神像,不為鄉人所容[註 5]

私自到香港受洗[编辑]

1883年冬,孫到香港,與陸皓東一同到基督教綱紀慎會,由美國公理會傳教士喜嘉理博士(Charles Hager)主持洗禮,表示归入基督[參 11][參 14][參 15],在施洗名单中,孙以「孫日新」(後以粵語諧音又號「逸仙」)排名第二,「日新」盖取《大学》「苟以新,日日新,又日新」之意,陸皓東在施洗名单中署名「陸中桂」[參 16],孙隨即入讀拔萃書室(今拔萃男書院[參 17]

進入香港中央書院唸書[编辑]

1884年,孫進入中央書院(今皇仁書院)唸書。

返鄉結婚[编辑]

1884年5月,奉父命返鄉娶盧慕貞為妻[參 11]

短暫回到夏威夷[编辑]

孫眉獲知弟弟成为基督徒後,將其召回夏威夷,試圖切斷孫與教會之關係,可惜徒勞無功。幾個月後,在基督教友人幫助下返回香港,由於中途輟學,孫並未取得中央書院畢業文憑[參 14]

持介紹信到廣州博濟醫院附設醫學堂預習醫學課程[编辑]

1886年,孫持喜嘉理博士介紹信,到廣州博濟醫院附設醫學堂預習醫學課程,結識日後革命夥伴鄭士良

轉學進入香港華人西醫書院[编辑]

1887年,孫轉學進入香港華人西醫書院。孫曾回憶:「予在廣州學醫甫一年,聞香港有英文醫校開設,予以其學課較優,而地方較自由,可以鼓吹革命,故投香港學校肄業。」[參 18] 當中提及之「英文醫校」便是香港西醫書院。就讀香港西醫書院五年間,孫結識許多友人,包括恩師康德黎陳少白楊鶴齡,並經楊鶴齡介紹認識尢列,對其日後革命襄助甚多[參 19]

孫中山與其三位暢談革命的友人,清末時被稱為四大寇。前排左起為:楊鶴齡、孫中山、陳少白、尢列;後立者為關景良。攝於香港華人西醫書院。

1892年7月,孫以首屆成績第一名畢業(江英華回憶錄:1892年,余與孫先生同時畢業於雅麗氏醫院,余年廿一,孫先生年廿六。同班三十餘人,僅吾二人及格而已),並獲香港總督威廉·羅便臣親自頒獎。

行醫[编辑]

孫於澳門、廣州等地行醫。不管就學或在廣州行醫,孫與尢列陳少白楊鶴齡陸皓東等暢談、批評國事,常談革命,當地人將此四人名為「四大寇[註 6]

革命經歷[编辑]

籌組興中會[编辑]

孫中山最初未言革命,嘗於1894年6月《上李鴻章萬言書》中,主張「人能盡其才,地能盡其利,物能盡其用,貨能暢其流」,惟李鴻章拒絕面會,請願書後來刊載於上海萬國公報[參 20]

失望之餘,孫中山11月24日赴夏威夷檀香山歐胡島募款組織興中會[參 21],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眾政府」為誓言,圖以排滿思想為其革命事業鋪路。

1895年孫到香港,於2月18日召集舊友陸皓東鄭士良、陳少白、楊鶴齡等,討論籌備“香港興中會總會”。時楊衢雲、謝纘泰等先以「開通民智、改造中國」為宗旨創立「輔仁文社」,孫中山以志業相近,與其接洽同操大業,然兩派人馬在領導權上相持不下,香港總會2月21日成立,卻直到10月10日始以楊衢雲任會長,孫中山獲起義指揮權,底定香港興中會總會與輔仁文社合併案[參 22]。租定總會所位於中環士丹頓街13號,外懸「乾亨行」商號招牌作掩護。

從1895年建立香港興中會,至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十六年間,孫發動十次武裝起義中,有六次是香港興中會和同盟會香港分會,以香港為基地秘密發動。香港既是指揮和策劃中心,又是經費籌集與轉匯中心、軍火購製與轉運中心,海內外革命同志聯絡與招募中心,也是每次起義失敗後革命黨人避難場所。[參 23]

興中會總會在香港成立,與會者皆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倘有貳心,神明鑒察。」利用傳統宗教信仰為誓,興中會選出楊衢雲為會辦(時稱「伯理璽天德」,音譯自英文President」),孫為秘書。同年3月16日,首次幹部會議決定先攻取廣州為根據地,並採用陸皓東設計之青天白日旗為起義軍旗,即分工展開各種活動,孫主持前方發難,楊主持後方支援。孫進入廣州,創農學會為機關,並廣徵同志,定重陽節(10月26日)為起義之日。可是因為事先洩密,這次起義失敗作收,陸皓東為首多數成員被捕處刑,清政府則通緝孫。港府在清政府壓迫下頒發放逐令,不准孫進入香港,為期五年。

第一次起義[编辑]

1895年農曆九月初九,孫率領鄭士良、陸皓東等興中會會友,準備乙未广州起义,但是事機洩漏,襲取廣州失敗,是為第一次起義。清政府展開搜捕,陸皓東被捕犧牲。孫於11月避往日本,並於此時起剪掉辮子,改穿西服

倫敦蒙難[编辑]

1896年秋天,孫轉往英國倫敦,被清廷非法軟禁於大使館內,預備祕密押送回國處決。孫得機會說服公使館內一名英國僕人協助,將求救字條轉交康德黎。經康德黎奔走媒體後,英國外交部認為公法上清廷無權在英國領土上拘捕孫,使得此事成為國際事件。孫得釋放脫險,出書描述其遭遇,因而名聲大噪,事後被稱為「倫敦蒙難記」。

孫中山逃亡於英國倫敦期間的住處,今為紀念有一孫中山的浮雕像

籌款[编辑]

1896年初與其妻兒抵達夏威夷,再轉往美國希望在旅美華僑中發展興中會及籌款,獲得踴躍捐輸,佛銀龍銀蝠銀各若干。

1897年,孫中山經加拿大,轉往日本。先結識宮崎寅藏平山周,二人後來成為孫中山的長期支持者;透過宮崎寅藏及平山周,孫中山再結識日本軍政、幫會中人,包括犬養毅大隈重信、山田良政等人;並一度接觸梁啟超等。孫於日本娶十五歲的妾:淺田春(1882年-1902年)是孫流亡日本時的妾,日本靜岡縣清水町人,懂中文及英文。當時孫中山居住在橫濱華僑溫炳臣先生的家中,十五歲的淺田春被找來擔任孫的女傭。是年孫三十一歲。淺田春1902年夏過世時,孫頗為傷心。

革命时期的孫中山,攝于1900年8月

革命與女人[编辑]

1900年,中國發生庚子拳亂,引來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孫藉此機會聯繫兩廣總督李鴻章,希望能籌劃南方諸行省獨立,成立類似美利堅合眾國政府,李鴻章也答應與其會見。但在日本友人協助下,卻發覺不過是清廷陷阱。而後,李鴻章赴北京協調庚子條約,會面無疾而終。9月,孫中山與日本友人及原香港興中會核心人物先赴香港,但被禁入境後轉往台灣台灣日治時期日本臺灣總督府官員答允支持[來源請求],故孫中山命鄭士良等人在廣東惠州三洲田(今深圳市鹽田區三洲田村)一帶發動起義(史稱惠州起義)。[1]由于孙中山临时改变军事路线向东北方向进军,未能按计划与新安、虎门的义军会合,该地义军被迫解散。四战四捷后义军枪支弹药无法获得补给,郑士良急电孙,孙在台湾致电宫崎寅藏速送枪弹,由于采购枪械事物的中村弥六从中渔利,所购全是废枪。起义失败告终[參 24]。孫亦返回日本。

1903年夏,37歲的孫中山在其元配不知情的情况下於日本娶15歲的妻子大月薰,是1902年夏,大月薰因打碎花瓶而使雙方認識。後生一女富美子。孫在日本青山開辦革命軍事學校起,改革命誓詞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9月,孫離日再赴檀香山,希望再次在華僑中發展革命。1904年初,孫中山在檀香山加入洪門致公堂,成為致公堂「紅棍」。

1904年中赴美國,一度因以假的夏威夷出生證明申請到美國護照而被美國移民局扣留在舊金山[參 25]。後得舊金山洪門致公堂保釋及代聘律師方才免被遣送回中國。孫之後到美國東岸尋求華僑支持革命,並於紐約首度發表對外宣言,希望博得外國人士對革命的支持與好感,但並未取得甚大成果。年底收到中國旅歐學生資助,轉往歐洲活動,在倫敦巴黎布魯塞爾等地中國留學生中活動宣傳革命,並從留學生中籌得款項。

組建同盟會[编辑]

1905年中再赴遠東。7月19日抵日本橫濱,當即由宮崎寅藏和楊度等人介紹認識了黃興,並開始籌劃聯合各革命組織[參 26]。1905年8月13日,日本中國留學界,在麴町區富士見樓,開群眾大會歡迎孫中山。8月20日,在日本人內田良平牽線下,結合孫中山的興中會、黃興宋教仁等人的華興會上海蔡元培章炳麟吳敬恆等人的愛國學社張繼青年會等組織,在日本東京成立中國同盟會[參 27]。孫中山被推為同盟會總理,確定「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革命政綱,以華興會機關刊物《二十世紀之支那》改組成為《民報》,在發刊詞首次提出「三民主義」學說,與梁啟超康有為等改良派激烈論戰。正式宣示所進行者為國民革命與編定「同盟會革命方略」,並將創立者為“中華民國”;並舉所誓之四綱,制定「軍法之治,約法之治、憲法之治」三道程序[參 28]

繼續革命[编辑]

1905年10月,自日本經西貢馬賽巴黎[參 29]

孫中山先抵越南河内,继续策划革命起义,1907年5月,孫命余丑發動潮州黃岡起義,歷六日而敗,是為第三次起義。

1907年6月,孫命鄧子瑜起義於惠州七女湖,歷十餘日而敗,是為第四次起義。

1907年,日本政府受清廷壓力驱逐孙中山,送其6,000元馈金,日本商人铃木久五郎送其10,000元。孫收款後,留2,000元作《民报》经费[參 30],於3月離開日本。由於此事未經同盟會內部商議,於是引起會內分裂。

1907年7月6日,光復會徐錫麟在安徽安慶起義,是為安慶起義,失敗殉難。7月,孫親赴廣西,指揮黃明堂發動鎮南關起義,再告失敗,是為第五次起義。9月,孫命王和順起義於欽州王光山,發動防城起義,是為第六次起義。12月,孙被越南法国殖民当局驱逐出境。南下南洋之後,在胡漢民汪兆銘等支持下,在新加坡晚晴园另成立同盟會總部,后搬迁到槟城

1908年3月27日,黃興安南率革命軍進攻欽州,發動欽州、廉州起義,是為第七次起義。4月,黃明堂發動雲南河口起義,是為第八次起義。

1909年5月,孫中山自新加坡赴馬賽轉巴黎,在巴黎住了一個多月。[參 31]至1911年期間,孫大部分時間在旅途之上,曾環繞地球多次,在各國華僑、留學生中籌劃革命經費及外國政府支持,然而所得極為有限。另一方面,同盟會及其週邊組織快速擴張規模,並於1910年1月成立同盟會美洲地區總會,期望能吸收更多海外華僑參與革命。

1910年2月,倪映典發動新軍廣州起義,是為第九次起義。

第十次起義 - 黃花崗起義[编辑]

1911年4月27日(農曆三月二十九日),趙聲、黃興等人領導的廣州黃花崗起義,後收殮到72具烈士遺骸,合葬於黃花崗,是為第十次起義。

第十一次起義 - 武昌起義[编辑]

1911年,共進會與湖北新軍革命團體文學社具體執行、共同策劃发起武昌起義。10月10日(農曆八月十九日)武昌起義,成功掌控武漢,成立湖北軍政府,各省革命黨咸起響應,引發了各省宣布獨立,終推翻清朝,導致清帝退位。據統計,自1894年到1911年之間發動革命起義事件,計有29次之多[參 32]。據唐德剛口述歷史研究指出,辛亥革命當時孫中山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典華」的朋友的餐廳打工度日,對革命事並不知情,所以孫中山說:“武昌之功,乃成于意外”[參 33];但封從德根據當時郵件資料發現,辛亥革命之際孫中山正在美國猶他州小鎮Ogden持續其演說募款之旅[參 34]

辛亥革命武昌起义广场上的孙中山铜像,图中远後方的红色建筑是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现在为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又称“红楼”。

民國成立[编辑]

受到清政府全力追緝影響,自1907年起孫中山便長期居留歐美各國。武昌起義時,孫中山人在美國丹佛而不在中國。初聞革命成功時,孫中山還有些訝異,但隨即在海外華人與美國的同情者間籌集資金。11月2日孫中山从纽约出发,前往伦敦、巴黎遊說西方政府與銀行團終止貸款給清政府與支持中國革命。11月24日从法国马赛启程,乘“狄凡哈”号邮轮,经停槟城、新加坡、香港,于12月25日偕胡漢民抵上海,答稱:「我沒有一文錢。帶回來的只是革命的精神!」。在南北和谈进行之际,12月29日,同盟会连夜赴南京召集代表开会,提出成立政府,结果孫中山以十六票當選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參 35],於1912年1月1日(辛亥年十一月十三日)在南京宣誓就任,是年1月底,組成臨時參議院國會)。但当时的《纽约时报》报道对这次选举的代表的合法性提出疑问。[5]

圖爲1911年12月31日紐約時報。該報認爲孫文的國會代表都爲得到普遍認可,對其選舉的合法性提出質疑

就職言辭如下:

傾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此國民之公意,文實遵之,以忠於國,為眾服務。至專制政府既倒,國內無變亂,民國卓立於世界,為列邦公認。斯時文當解臨時大總統之職。謹以此誓於國民。 中華民國元年元旦 孫文

[參 36]

孫中山上海故居

當時满清政权并未终结,袁世凯发起逼宫行动,最终临朝称制隆裕太后于1912年2月12日颁降懿旨,让袁世凯全权组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这是中华民国真正成立的前奏。期间,袁世凯曾遭中国同盟会炸弹暗杀,但行动失败,1月18日,孙中山以提出《五条要约》的方式向袁世凯摊牌,企图坐实南京临时政府。经过反复修改又于1月22日以公诸报端的方式将南北双方幕后谈判全部曝光,令袁世凯极其尴尬和不满,也让议和全权代表伍廷芳尽失颜面。1912年2月13日,袁世凯通电共和,根据南方独立各省及部分革命党人自始至终的意愿,孙中山提出辞职咨文,准备将总统一职还位[6]给袁世凯。4月1日,孙中山親自去參議院宣布正式解除臨時大總統一職。

1912年8月24日,孙应袁之邀到北京会见,向袁表示,退出政界,建设中国铁道。8月,經宋教仁從中斡旋,同盟會與統一共和黨國民共進會國民公黨合併,改組為國民黨。8月25日,孫在北京舉行的國民黨成立大會中被選為理事長,孫以“決不願居政界,惟願作自由國民”,即委宋教仁為代理理事長。孙自己出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理,设总部于上海[參 37],希望透過開放外資,盡快完成建設中國鐵路,自认为有相當詳細之規劃[參 38]。1912年10月,孫委托王寵惠與英商簽定廣州至重慶蘭州的鐵路線,袁橫加阻撓,不予批准。[參 39]

討袁護法[编辑]

孙中山同蔣中正(中)、何应钦(左)、王柏龄(右)合影。

1913年中華民國正式大總統選舉前後,孙企圖脫離中央政府獨立。3月宋教仁被暗杀[1],凶手至今尚难定论。[7]袁世凱聽到這個消息表示「愕然」,並下令「迅緝凶犯,窮究主名,務得確情,按法嚴辦」。[8]有观点认为,[8]主使行刺的不是別人,正是袁世凯自己,而直接布置暗殺的則是國務總理趙秉鈞。[8][1][9]也有观点認為真正的凶手是陈其美[10],还有观点认为孙文的嫌疑最重[11],以宋教仁被暗杀和善后大借款为借口[12],提倡五权宪法的孙却反对法律程序解决,力主南方各省起兵反袁,是為二次革命,开民国武力解决政治争端先河[參 40]。由於實力不足,二次革命旋即失敗。8月2日,孫由上海乘德國船舶潛逃至福州,之後轉往台灣基隆,隨即再乘日本船舶信濃丸赴日本尋求援助。10月15日,袁以北京總檢查名義通緝孙及二次革命首要[參 41]。在日本內閣默許下,孫經門司神戶,最後從橫濱進入東京[註 7][1]

1914年,孫在日本召集東渡黨員。孫改組國民黨為中華革命黨[9]並兩次發表討袁宣言[參 40]。中華革命黨要求黨員向孫個人絕對效忠,要按手模宣誓;並且將黨員按入黨時間分成等級,享有不同待遇。部分同時流亡日本的國民黨員對此反對,原同盟會中重要人物如黃興李烈鈞柏文蔚譚人鳳陈炯明等俱未有加入。7月,孙中山派蒋介石(化名为田雄介)与丁景梁等人秘赴东北策动讨袁军事,并对蒋表示,“日本人如果不将东北和台湾交还我们,并保护朝鲜的独立,我们国民革命运动是不能停止的,你要将这个意思告诉日本将领”。后在东北时,蒋将孙的话表达予“一位日本联队长”:“听了我的话大为不满,面红耳赤而去。第二天就请我离开东北。”[參 43]

1915年10月25日,孫與宋慶齡在日本結婚。12月12日,袁在北京稱帝。1916年5月1日,孫回到中國,住於上海公共租界。5月9日,孫发表《討袁宣言》,號召推翻袁世凯。1916年3月22日,袁撤銷帝制。1916年6月6日,袁世凱過世。

1917年7月張勛復辟,孫號召護法,時任廣東省省長朱慶瀾邀孙赴,並派程璧光之獨立海軍載孫中山、唐紹儀、汪兆銘、伍廷芳等人和部分国会议员南下廣州。抵達廣州時,段祺瑞“保護共和”已经成功驱逐张勋,但是拒絕恢復被張勳廢止的1913年選出之國會。孫中山在廣州組織軍政府,並就任海陸軍大元帥,謀求北伐,蔣介石撰上對北洋軍作戰計劃及滇粵兩軍對於閩浙單獨作戰之計劃。[13]此計劃受到孫中山讚許。孫號召國會議員南下,召開國會非常會議,展開護法運動(亦稱”三次革命“),誓師北伐[參 40]。但廣州護法政府逐漸由旧桂、滇系軍人控制,孫實力有限,甚至「政令不出士敏土廠(大元帥府)」。孫曾嘗試發動兵變而未果。1918年桂、滇各系控制國會改組護法政府,以七總裁取代大元帥,孫中山被架空,被迫去職。

1919年10月,孫改組中華革命黨,擴大吸收黨員,成立中國國民黨[14][參 44]1920年8月,陳炯明成功擊退盤踞廣州一帶的桂、滇系,請孫中山重回廣州。11月28日孙从上海回到广州。

1921年4月2日,廣州非常國會取消軍政府,改總裁制為總統制。4月7日選孫中山為大總統(習稱非常大總統),孫宣誓就職,開始第二次護法運動。1922年5月,直奉战争直系获胜,恢复约法和国会。在粤国会议员纷纷北上。陳炯明主张停战,实行聯省自治,而孙主张继续北伐,最終產生激烈衝突。是年夏,孫自桂回粵,免陳炯明職。[14]6月,爆發炮擊總統府事件,孫離粵退居上海。

聯俄容共[编辑]

孙中山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上演讲,台下身着白色西装的欧洲人为苏联代表。

第二次護法運動失敗後,因沒有西方及日本支持,孫中山開始考慮與蘇聯支持的中國共產黨合作之可能[參 45]。1923年1月,孫中山與蘇聯政府全權代表越飛在上海會面,正式討論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孫、越會面後,發表《孫文越飛聯合宣言[註 8],引入外援改造中國國民黨、建立黨軍的政策[參 45]。孫越宣言俄方表示會從外蒙古撤軍,承認中國對外蒙古主權,承諾不在中國進行共產革命,認為共產主義制度不適合中國國情[參 45]。與共產國際合作後,蘇俄方面給予孫大量軍火銀錢援助,並派出軍事顧問幫助孫中山建軍北伐。

1924年,黃埔軍校成立。在蘇聯影響下,孫同意中國共產黨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1月20日至1月30日,孫力排中國國民黨內反共勢力干擾,堅持“聯俄容共”,并在廣州召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參 45]。同年,蘇聯支持外蒙古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未從外蒙古撤軍。

掃蕩軍閥[编辑]

1923年1月16日,拥护孙中山的滇軍杨希闵部、桂军刘震寰部、和倒戈粤军合组西路讨贼军击败陳炯明部,陳炯明退守东江[參 46]。2月21日,孫回廣州設立大元帥府,任大元帅,不再称大总统。12月29日,孫接受列寧共產國際協助重建大元帥府,共產國際派鮑羅廷到廣州作孫顧問,以蘇聯共產黨模式重組中國國民黨[參 45]

1924年1月,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孫宣佈聯俄容共。3月,在蘇聯援助下組建黃埔軍校,校長為蔣中正。9月3日,江浙战争爆发。9月4日,孙在广州组建北伐討賊軍,以譚延愷总司令,联合卢永祥张作霖段祺瑞,“共抗直系”,准备北伐。10月10日,广州发生商团事变。10月15日,孙回师广州击溃商团武装。10月23日,馮玉祥發動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大总统曹錕,邀請孫北上共襄國事。此時,孫健康急劇惡化。

逝世[编辑]

孫中山晚年照(1924年)

孫中山1925年1月1日抵北京後即病發,住進協和醫院治療,1月20日以後,病勢嚴重,不能飲食,經西醫診斷為肝癌末期,全肝已堅硬如木,癌細胞四處蔓延,無法割治。2月18日出院,自協和醫院移居鐵獅子胡同行轅,改以中醫治療,先後經由著名中醫陸仲安唐堯欽周樹芬三人共同診視,情況有所好轉。2月26日,停止服用中藥,繼續用西醫治療。此期間湯爾和汪精衛對中西醫治療爆發爭論,湯爾和在《晨報》上發表〈關於孫中山病狀的疑問〉,對中醫治療加以指責。3月11日,孫在汪精衛執筆的《政治遺囑》和《家事遺囑》上簽字。3月12日上午,孫中山病逝,享年59歲。孫的確實死因,外界普遍認為是肝癌,近年根據协和医院存檔的病理檢查報告,認為孫原发胆囊癌,癌細胞转移到肝臟並救治無效[參 47]。孫中山弥留之际提到国事的遺言是“和平……奮鬥……救中國!”[參 48]。4月2日,孫中山安厝於北京西山碧雲寺內石塔中。北伐成功後,孫中山靈柩於1929年6月1日永久遷葬於南京紫金山中山陵

孫先生逝世後,多人致贈哀悼孫先生輓聯

「英雄作事無他,只坚忍一心,能成世界能成我;自古成功有幾?正瘡痍满目,半哭蒼生半哭公」- 楊度

「舉世崇拜,舉世仇恨,看清崇拜或仇恨是些什麼人,愈見先生偉大;畢生革命,畢生治学,倘把革命與治学分成兩件事,便非吾黨精神。」- 邵力子

「唯英雄能活人殺人,功首罪魁,自有千秋青史在;與故交曾一戰再戰,私情公義,全憑一寸赤心知。」- 陳炯明

「三百萬台湾剛醒同胞,微先生何人領導;四十年祖国未竟事業,舍我辈其誰分擔」- 北京大學台灣同學會

「與民国性命相依,討賊成功身速死;失吾黨創造先覺,枕戈待旦淚頻揮。」- 熊克武

遺囑[编辑]

總理遺囑的國事部分

1925年3月11日,孫中山在彌留之際,由汪精衛代筆[參 49] 簽署了兩份遺囑,内容如下:

(一)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1]

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徹。最近主张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 孫文 三月十一日補簽 中華民國十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筆記者 汪精衛 證明者 宋子文 孫科 孔祥熙 邵元沖 戴季陶 吳敬恒 戴恩賽 何香凝 鄒魯[註 9]

(二)

余因尽瘁国事,不治家产。其所遗之书籍、衣物、住宅等,一切均付吾妻宋慶龄,以为纪念。余之儿女,已长成,能自立、望各自爱,以继余志。此嘱!

  • 其他遺囑:
    致苏俄遗书

共產國際代表鮑羅廷起草了《致苏俄遗书》,孫中山于1925年3月11日簽字 [參 50][參 51]。此份遺囑當時亦僅有少數國人所知 [參 52],並且在蘇聯刊發時,出現了幾種不同版本。其中文版如下: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大联合中央执行委员会亲爱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时转向于你们,转向于我党及我国的将来。你们是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之首领,此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是不朽的列宁遗产与被压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遗产。帝国主义下的难民,将藉此以保卫其自由,从以古代奴役战争偏私为基础之国际制度中谋解放。我遗下的是国民党,我希望国民党在完成其由帝国主义制度解放中国及其他被侵略国之历史的工作中,与你们合力共作。命运使我必须放下我未竟之业,移交于彼谨守国民党主义与教训而组织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嘱咐国民党进行民族革命运动之工作,中国可免帝国主义加诸中国的半殖民地状况之羁缚。为达到此项目的起见,我已命国民党长此继续与你们提携。我深信你们政府亦必继续前此予我国之援助。亲爱的同志!当此与你们诀别之际,我愿表示我热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将破晓,斯时苏联以良友及盟国而欢迎强盛独立之中国,两国在争为世界被压迫民族自由之大战中,携手并进以取得胜利。谨以兄弟之谊祝你们平安!

思想與措施[编辑]

孙中山手迹,“天下為公”是他重要的政治理念之一。

孫文的思想大部分是他將中國道統和西洋歐美各家學說綜合整理而來,但是也有少部分見解是「兄弟(我)所獨創」(孫文語)。

孫文:“中國有一個道統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參 53]

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參 54]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權能區分」;廣興福利,大有為式的「萬能政府」。

人民之權又稱為政權,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種。

政府之能又稱為治權,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分立,是為「五權憲法」。

人民行使政權的基本訓練與條件:民權初步,即議事規則

中央與地方的「均權制度」,以縣為單位的「地方自治」。

在經濟思想方面,提倡社會互助理論,曾說「人類進化之原則與物種進化之原則不同,物種以競爭為原則,人類則以互助為原則。」似是受到達爾文進化論與俄國克魯泡特金的無政府主義思想的影響。

政治現代化建設方面,主張漸進主義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說。軍政時期優先消滅軍閥土匪,應實行軍管。訓政時期優先基礎建設與民權初步訓練,應實行一黨執政。憲政實行之條件是全國半數以上縣市具有選舉罷免地方首長之條件,公民具有發動創制複決之條件,則選舉召開國民大會制訂憲法,還政於民,實行多黨競爭的現代政治制度。

甲午战争以前,孙之政治主张类似洋务派,提出"人尽其才,地尽其力,物尽其用,货畅其流"之革新。失败后,认识到扶清抗洋行不通。只有改革制度,才能成功救中国,于是走上革命道路。

王道為基礎的區域合作和政治架構:大亞洲主義,以及向國際投資開放的實業計畫

人生哲學:「不做大官,要做大事。」

在哲學上,提出「知難行易」說,批判了「知之非艱,行之惟艱」的保守思想。[1]

天下為公

孫中山讚揚霍元甲「欲使國強,非人人習武不可」之信念和將霍家拳公諸於世的高風亮節,親筆寫下了「尚武精神」四個大字,惠贈精武體育會[參 55]

宗教信仰[编辑]

孫中山出生在一個信奉中國傳統宗教的家庭,主要信仰是佛教道教,幼名「帝象」,「帝」字乃親人為其請求「北帝」神護佑之意。後來孫中山就讀西方教會學校,14歲時在夏威夷讀書曾接觸基督教西方傳教士,逐漸接受基督教,並且因為信仰緣故不惜放棄在檀香山學習。在香港拔萃書室开始信奉基督,並於1883年12月與陸皓東一同在美國公理會香港綱紀慎會堂受洗正式成为基督徒[參 56]。此時極為排斥中國民間信仰及其神祇如「北帝」、「關帝君神」。

以下為其早年對宗教之言論:

孫中山曾抨擊西方「用宗教來耗奪中國人的精神」[參 57],有人從其言論中提出孫中山信基督教或不信基督教的各種說法。孫中山在早期的革命生涯中,許多同志為基督徒[參 58]。孫中山晚年指出宗教「迷信」的弊端,民國12年的公開演講中說「就宗教和科學比較起來,科學自然較優」。因為「科學的知識,不服從迷信,對於一件事,須用觀察和實驗的方法,過細去研究,研究屢次不錯,始認定為知識。」[參 59]在政治上,主張政教分離宗教自由

孫中山論宗教和民族的關係:

「大凡人類奉拜相同的神,或信仰相同的祖宗,也可結合成一個民族。宗教在造成民族的力量中也很雄大,像阿拉伯和猶太兩國,已經亡了許久,但是阿拉伯人和猶太人,至今還是存在。他們國家雖亡,而民族之所以能夠存在的道理,就是因為各有各的宗教。大家都知道現在的猶太人,散在各國的極多,世界上極有名的學問家,像馬克斯愛因斯坦,都是猶太人。在像現在英美各國的資本勢力,也是被猶太人操縱。猶太民族的天資是很聰明的,加以宗教之信仰,故雖流離遷徙於各國,猶能維持其民族于長久。阿拉伯人所以能夠存在的道理,也是因為他們有穆罕默德的宗教。其他信仰佛教極深的民族,像印度,國家雖然亡到英國,種族還是永遠不能消滅。」

孫中山注意信仰的力量,以三民主義信仰團結革命同志。他曾說:「宗教之所以能夠感化人的道理,便是在他們有一種主義,令人信仰。普通人如果信仰了主義,便深入刻骨,便能夠為主義去死。因為這個原因,傳教的人往往為本教奮鬥,犧牲生命亦所不辭。」「我們國民黨要革命的道理,是要改革中國政治,實行三民主義五權憲法。我們的這種主義,比宗教的主義還要切實。因為宗教的主義,是講將來的事和在世界以外的事;我們的政治主義,是講現在的事和人類有切膚之痛的事。宗教是為將來靈魂謀幸福的,政治是為眼前肉體謀幸福的。說到將來的靈魂,自然是近於空虛;講到眼前的肉體,自然有憑有據。那麼宗教徒宣傳空虛的道理,尚可收到無量的效果;我們政黨宣傳有可憑據的道理,還怕不能成功嗎?!」民族主義是三民主義的內容之一,孫中山曾論及民族主義思想以及民族和信仰的關係:「大凡人類奉拜相同的神,或信仰相同的祖宗,也可結合成一個民族。」「中國人黃色的原因,是由於根源黃色血統而成。祖先是什麼血統,便永遠遺傳成一族的人民,所以血統的力是很大的。」

孫中山論“三民主義信仰”:

「人類對於一件事,研究當中的道理,最先發生思想;思想貫通以後,便起信仰;有了信仰,就生出力量。所以主義是先由思想再到信仰,次由信仰生出力量,然後完全成立。何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呢?因三民主義系促進中國之國際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經濟地位平等,使中國永久適存於世界,所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

其最后一任妻子宋庆龄回忆道:「孫中山明確地告訴我,他從來不信甚麽上帝,他也不相信傳教士(他們不是「偽善者」就是「受了誤導」)」[參 60]宋庆龄认为,孙中山“从来没有感觉到耶稣教义和他自己的主义之间有任何矛盾。对他来说,社会革命就是把基督教义付诸实施。”[參 61]

政治谋杀[编辑]

民国初年,孙文多次有间接授意或直接指使其党徒暗杀其政敌的重大嫌疑。

家庭[编辑]

孫中山第一任妻子為盧慕貞(1867年7月30日-1952年9月7日),第二任妻子為宋慶齡(1893年1月27日-1981年5月29日),日本妻子為大月薰(1888年-1970年)。孫中山流亡日本时之側室淺田春(1882年-1902年),第二任側室陳粹芬(1873年-1960年)[註 10]

孫中山長子為孫科(1891年10月20日—1973年9月20日),長女為孫娫(1894年3月31日—1913年3月25日)[參 62],次女為孫婉(1896年11月12日—1979年6月3日)[參 62],日本籍長女為宮川富美子(與日籍妻大月薰所生)(1906年5月12日-1990年5月6日)[參 63]

孫中山長孫孫治平(1913年11月15日-2005年4月6日),次孫孫治強(1915年1月27日-2001年7月4日),長孫女:孫穗英(1922年1月16日生),次孫女:孫穗華(1925年3月18日生),三孫女:孫穗芳(1935年3月19日生),四孫女:孫穗芬(1938年8月6日-2011年1月29日)外孫王弘之(孫婉與王伯秋之子)、戴永豐(孫婉與戴恩賽之子)、宮川東一(宮川富美子之子)、王纕蕙(孫婉與王伯秋之女)、戴成功(孫婉與戴恩賽之女)。曾孫孫國雄(孫治平與謝秀琳之子)、孫國元(孫治強與林倫可之子)、孫國升(孫治強與林倫可之子)、孫嘉琳(孫治強與劉肇雲之女)、孫國瑜(孫治強與劉肇雲之女)。玄孫孫偉仁(孫國雄之子)。

紀念[编辑]

臺灣[编辑]

逸仙公園(國父史蹟紀念館)

1940年(民國29年),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通令全國,讚揚孫氏「倡導國民革命,手創中華民國,更新政體,永奠邦基,謀世界之大同,求國際之平等」,尊稱其為「中華民國國父」或「中國國父」。

臺灣光復之後,臺灣各地也常見為了紀念孫中山“中山路”、“中山公園”、“中山堂”等名稱的街道或紀念建築。

至今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依然尊孫中山為國父,並於主要公家機關及各級學校懸掛其遺像,不少的地方及公園有其銅像。

孫中山當初便因甲午戰爭清廷戰敗,割讓台灣,而加深其推翻清廷的革命決心。孫中山一生訪台四次(備註:孫中山1924年最後一次登台,只隨船泊港於基隆,並未上岸),尋求日本臺灣總督府幫助其所需的人力與金錢、軍火,也曾被軟禁於梅屋敷[註 11],今日成為國父史蹟紀念館,連附近的道路一併改稱「中山北路」。

中華民國台北市國立國父紀念館,採用孫中山三次來臺的說法:

第一次到臺灣:1900年孫中山計劃在惠州起義,本來想從香港內渡但不成功,於是折回日本,轉渡臺灣,擬由臺灣設法潛渡內地,當時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十分贊同中國的革命,再加上義和團事變導致八國聯軍,中國北方已經陷於無政府的狀態。於是兒玉總督命令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與孫中山接洽,允諾起事之後,可以相助。孫中山於是一面擴充原有計畫,就地加聘軍官,一面令鄭士良即日發動,並更改原定計畫,不直逼省城,而先占領沿海一帶,多集黨眾,等待孫中山的到來,等到有武器的支援後,然後再行攻取省城。不料惠州起義後不久,日本內閣改組,新任首相伊藤博文的對華政策,與前任山縣有朋內閣大為不同,禁止臺灣總督與中國革命黨接洽 ,又禁止武器出口及日本軍官投入革命軍,於是孫中山的計畫乃遭到失敗。 孫中山在1900年9月25日,化名吳仲,從日本神戶搭3,450噸的客輪臺南丸來臺。同行的有清藤幸七郎、宮崎寅藏、內田良平、平岡浩太郎、平山周、尾崎行昌等人。9月28日抵基隆進駐臺北,與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會晤。10月8日在臺北新起町設立革命總司令部指揮所,在此策劃惠州起義。新起町在割歸日本以前稱新起街,是艋舺後起的主要街道,現為長沙街。 惠州之役失敗,孫中山聞訊,於11月10日仍舊化名「吳仲」,乘橫濱丸自基隆啟航返回日本,後藤新平同行。孫中山在臺前後停留44天,也獲得菲律賓中古武器一批,曾與楊心如、吳文秀等會面。該次會面,也為兒玉總督於同年出兵佔領廈門的遠因之一。

第二次到臺灣:民國2年(1913年)討袁失敗後,8月5日孫中山化名汪國權,與胡漢民等隨員二人,搭信濃丸秘密來臺,由臺灣總督派員接待,住進御成町梅屋敷。梅屋敷是臺灣歷史悠久旅社,建於1896年,1900年由新竹州山中移來古梅木200株栽作梅林,先為一小屋,後增建「吾妻別館」兼作料理業。孫中山身著黑色洋服,由日人護衛村田 省藏隨行,進入梅屋敷,由主人大和宗吉、藤井 悟一郎及佣人村上百惠接待孫先生用餐。餐後孫先生,揮毫「同仁」、「博愛」橫幅相贈,署名「孫文」。民國35年(1946年)10月10日,因臺灣省黨部主任委員李翼中之請,保留梅屋敷成立「國父史蹟紀念館」。民國43年(1954年)11月於紀念館中設立紀念亭,先總統蔣中正先生親題碑文「匡復中華的起點,重建民國的基地」,以為中國國民黨建黨六十年紀念。紀念館現由臺北市公園路燈管理處管理。孫中山在臺期間,曾與翁俊明晤商但無活動。8月中旬孫中山仍搭信濃丸到神戶。2005年,台灣統派知名學者李敖曾以孫中山下榻梅屋敷的史實,質疑孫逸仙1913年的台灣之旅,有所謂嫖妓行為。該考證曾引起部分台灣榮民的嚴重抗議。一般學者則認為,該史實所稱的高砂族藝妓,應只是單純歌唱舞蹈表演的台灣原住民

第三次到臺灣:民國7年(1918年)6月,孫中山辭去護法軍政府大元帥後,由廣州搭船,經過汕頭,然後搭乘天草丸由臺灣轉赴日本。7日下午4時抵基隆,胡漢民、戴季陶隨行,目的是想和臺灣同胞見面發表意見,宣傳主義,以喚起民族意識,但遭臺灣總督府阻擾,臺灣官憲只派員到船中招待,下午5時即改乘信濃丸前往神戶。

中國大陸[编辑]

在中国大陆与台湾,许多道路、公园都冠以“中山”二字以示纪念。此图是深圳中山公园内的孙中山石雕像

由於孫中山晚年對中国共产党採取聯合政策,以及在他過世之後、其遺孀宋慶齡更是通過實際行動表達对共產黨的支持立場,故孙中山亦為自1949年之後、在中國的主流舆论中仍享有崇高名望的中國國民黨革命人士之一,但未見中國共產黨以國父稱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原先常見街道名稱“中正路”大多被改,而“中山路”和“中山公園”等常見名稱卻多保留至今。現今中國共產黨官方對孫中山評價为「中國近代民主革命的偉大先行者」。

1989年1月26日,中国于东南极大陆拉斯曼丘陵建立中国南极中山站,该站是中国的第二个南极科学考察站。站中设有“孙中山先生纪念堂”。

2005年起北京天安門廣場逢重大節日——勞動節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孙中山的巨幅画像被树立在人民英雄纪念碑正前方。

孫中山被中國國民黨尊為「永遠的總理」;中國共產黨則稱他為「杰出的爱国主义者和民族英雄、中国民主革命的伟大先行者」[參 64]

在孫中山140周年誕辰日,中共中央總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胡錦濤發表講話指出,在孫中山組織領導和革命精神感召下,於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統治,結束在中國的君主專制制度,孫中山為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建立歷史性功勞,復興中華民族,並盛讚他為「中華民族的民族英雄」[參 65]

其他[编辑]

越南高台教西宁圣殿中的“三圣”画像,从左至右分别为孙逸仙、雨果、阮秉谦

孫中山與維克多·雨果阮秉謙三人,被越南新兴宗教高台教尊为“三圣”。[參 66]

評價[编辑]

著作[编辑]

书籍:《三民主義》(1924年十六講版)、《革命方略》、《五權憲法》、《中國革命史》(1923年)、《中國存亡問題》(1917年)、《建國大綱》、《建國方略》、《民權初步》(1917年)、《孫文學說》(1919年)、《實業計畫》(1920年)。

論文:〈中國之鐵路計畫與民生主義〉(1912年)、〈三民主義〉(1919年文言論文版)、〈八年十月十日〉、〈中國問題真解決〉、〈支那保全割和論〉、〈中國第二步〉、〈農功〉、〈我的回憶〉、〈自傳〉、〈中華民國建設之基礎〉、〈中國之現狀與未來〉、〈駁保皇報〉、〈民報發刊詞〉、〈論據革命召瓜分者乃不識時務者〉、〈平時開口便錯〉、〈對外宣言搞〉、〈錢幣革命〉、〈平白的話〉、〈中國實業當如何發展〉、〈地方自治開始實行法〉、〈內政方針〉、〈發揚民治說帖〉(1923年)。

其他:《倫敦蒙難記》(1912年2月)、《赤十字會急救第一法》(譯著)

最早出版的孫中山集錄有胡漢民所編的《總理全集》[參 67]黃季陸所編的《總理全集》、1958年國防研究院編的《國父全書》、與中國國民黨黨史會1950年編的《總理全集》12冊(後正名「國父全集」並由于右任題字),後中國國民黨黨史會將孫中山著作、宣言、演說、電文...等加以整理並由蔣中正題「國父全集」四字,最早於1965年國父百年誕辰出版《國父全集》三冊,後於1973年再次以前一版為基礎補充近二分之一出版《國父全集》6冊,1985年出版《國父全集》補遺,1988年由秦孝儀為首組織「國父全集編輯委員會」將中國國民黨黨史館現存資料、中國大陸的《孫中山全集》與公私立機關經考證為孫中山思想的資料,以1973年出版《國父全集》和1985年出版《國父全集》補遺為基礎全數整理編列為《國父全集》十二冊,並於1989年11月24日由近代中國出版社出版。[參 68]而在中國大陸則有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廣州中山大學歷史系孫文研究所、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室合編,由中華書局於1981年到1986年分別發行的《孫中山全集》,全十一冊[參 69]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

臺灣:電影《辛亥雙十》、《國父傳》(林伟生)。

中國大陸:電影《黃埔軍校》、《秋瑾》(石维坚)、《孙中山》(刘文治)、《非常大總統》(孙道临)、《夜明》(赵文瑄)、《辛亥革命》(赵文瑄)、《第一大總統[註 12]邱心志);電視劇《走向共和》(马少骅)、《辛亥革命》(马少骅)、《孫中山》(赵文瑄);紀錄片《孫中山》。

香港:電視劇《清宮殘夢》(孫必勝:孫文長兄孫眉曾孫);電影《宋家皇朝》(赵文瑄)、《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张铁林)、《廣東五虎之鐵拳無敵孫中山[註 13] 、《十月圍城》(张涵予);歌劇《中山逸仙》,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香港歌劇院為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委約製作的原創大型三幕歌劇,由黃若作曲、莊梅岩編劇、陳薪伊導演,將於2011年9月30日至10月3日期間於北京作世界首演,中樂團版本則於同年10月13日至10月16日於香港作首演。[參 70]

軼聞[编辑]

馮自由《革命逸史》記載孫文喜歡下象棋,但棋藝不精:“中山畢生不嗜,讀書之餘,間與人下象棋,然習之不精,好取攻勢而懈於防守,故易為敵所乘,余與胡漢民何香凝等皆嘗勝之。外國紙牌尤非其所好,然頗精於三十年前盛行之廣東天九牌,乙巳(1905年)以前居橫濱時,每與陳四姑(名香菱)、張能之夫婦玩之。”

孫中山畢業於香港西醫書院,並且在學成績滿分,第一名畢業,由教務長康德黎博士(Dr. James Cantlie)頒發畢業證書。當時有十三位學生入學,但到畢業時僅有兩位學生成績合格能夠畢業,孫氏及江英華。香港西醫書院在當時尚是草創,仍未能獲得香港當局的承認,無法取得香港的行醫執照[註 14]。香港西醫書院成立初期,畢業生只能以華人醫生資格在港行醫(當時法例無規管華人醫生);並無法例上醫生資格。在當時的遠東地區仍屬比較有開拓性的醫學院,孫文畢業時,北洋大臣李鴻章曾有意將其延攬到其欲創辦的北洋西醫書院。[參 71]

唐德剛表示:武昌起義成功後,當時接到電報的孫中山正在科羅拉多州典華城(今譯丹佛)友人盧瑞連開的餐館中當「企檯」端盤子[參 72]

許多反清革命家都持外國護照,尤其是有了倫敦遇難的經驗,孫中山在1904年3月14日(倡導革命時期)以出生在夏威夷為理由申請美國公民,但在1904年4月7日從夏威夷前往舊金山時,遭到美國移民局官員懷疑并扣留,孫中山聘請律師[註 15],找了親友作證並打贏官司[參 73],保留了美國國籍。美國此時正實施排華法案。中國人除政府官員,少部份留學生外,一律禁止入境。孫中山是以宣誓方式取得夏威夷出生紙後,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參 74],申請得到美國護照入境,以免被遣送回大清帝国,並讓孫中山之後可到美國東岸尋求各国人民支持革命。

1915年10月26日,宋慶齡離家私奔,在東京由日本律師和田瑞作證,同孫中山結婚。宋慶齡之父宋嘉澍聞之大怒,不能諒解,宋嘉澍夫婦追到日本,據日本人士回憶:宋嘉澍在大門口叫喊:「我要見搶走我女兒的總理!」孫中山出來後,宋突然往地上一跪,磕了幾個頭說:「我不懂事的女兒就拜託你了,請千萬多關照!」之後轉頭就走。

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與一些革命同志逃亡日本。當時有對前途失了信心的人,想拿孫中山的八字去給命相師算一算,看將來是否有革命成功之日;換句話說,如果孫中山八字不好,那麼革命便不會成功,他們可能就準備要各奔前程,另謀出路了。但當他們去詢問時,孫中山罵他們不該這麼迷信,並且說:「若我八字不好,難道我們就不革命了嗎?」接著,他告訴那些意志不堅的人說,他的「八字」是「打倒軍閥,繼續革命」。

1923年2月20日,58歲的孫在香港大學發表演講。有問到孫於何時及如何而得革命思想及新思想,他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正相反。」[參 75]

对孙中山的仿冒[编辑]

2005年,時年62歲的滿頭白髮、略禿頂的陜西人朱永成冒充當時已138歲的已故孫中山,涉嫌詐騙55萬元人民幣,被北京市法院判刑11年,罰金人民幣5萬元。這名冒牌孫中山的(助手)山西老太太王育英也被判刑8年,罰金人民幣3萬元[參 76]

註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辭海編輯委員會編,《辭海》(1989年版),上海辭書出版社,1989年9月,第2936頁,ISBN 7532600831
  2. ^ 遭李鸿章冷落 孙中山失望下发起革命. 多维新闻网. 2014-06-10. 
  3. ^ 怎样看待孙中山与日本侵略者合作?. 腾讯网. 2013-01-28. 
  4. ^ 刘晓波: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博讯网. 2006年4月18日. 
  5. ^ DR. SUN'S ELECTION IS NOT TAKEN SERIOUSLY. 纽约时报. 1911-12-31 (英文). 
  6. ^ 真相:中华民国总统是孙中山让给袁世凯的吗?. 凤凰网. 2009年06月24日. 
  7. ^ 侯宜杰. 暗杀宋教仁的主谋尚难定论. 《史林》2013年第1期. 
  8. ^ 8.0 8.1 8.2 《中國近代史》編寫小組,《中國近代史》,北京,中華書局,1977年7月,第499頁
  9. ^ 9.0 9.1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6頁
  10. ^ 张耀杰. 《谁谋杀了宋教仁》. 团结出版社. 2012: 327. ISBN 9787512606722. 
  11. ^ 楚望台:宋教仁先生是被谁刺杀的?
  12. ^ 中央政府與國民黨之問題,《大公报》,1913年6月1日
  13. ^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7頁
  14. ^ 14.0 14.1 陳布雷等編著,《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8頁
  1. ^ 关于孙中山出生地另一说法:自己于1870年出生在夏威夷伊娃,三四岁时被父母带回中国。此说来源为孙中山于1904年之《自述证言》,原件现藏于美国国家档案局,目前仅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有复制件。根据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副馆长朱晓秋介绍,20世纪初,孙在当地侨领协助下,取得夏威夷出生证明,获得美国籍。1904年,孙中山从檀香山赴美国,为阻止孙中山入境,清政府向美国举报孙中山护照有问题,孙中山上岸后,被美国官员审问,他写下《自述证言》。[參 1]
  2. ^ 孫文生日採用公定日期與公認說法[參 3],為其逝世後,廣東中國國民黨中央黨部向時居澳門的孫氏元配盧慕貞求證生辰,盧氏據訂婚時交換之八字查出,孫中山生於同治五年(1866年)農曆十月初六寅時公曆11月12日)。然而孫文在1897年11月應英國劍橋大學漢學教授翟爾斯(Herbert Allen Giles)之請所著自述,則自稱生於1866年農曆十月十六日,與訂婚八字相差10天。學者黃季陸推測十月十六的「十」字可能是「初」字筆誤[參 4]
  3. ^ 已知有:孫石、孫翠溪、孫強武、孫公武、孫武公、孫興公、孫興漢、孫明德、孫帝朱、孫東山、龍生、山月、陳文、洪漢、張宣、吳仲、公孫武、陳載之、陳日新、汪國權、朱家復、文香山、蕭大江、杜嘉偌(或作杜嘉諾)、李行癡(或作李竹癡)、李誤得、林行仙(或作林行僊)、 高達生、宗理忠、中山方、中山二(或作中山次、中山二郎)、高野方(或作高野芳)、高野長雄、高野艾斯、高山(Mr. Takayama)、笛化生江醫師(Dr.Namae Fueke)、雅喇巴醫師(Dr. Alaba)、雅羅哈(Mr. Alaha)、道肯士(Mr. Dokans)、四大冠、石頭仔、漢留客、彼方士、無恙生、品蘭堂、花憂公子、杞憂公子、中原逐鹿士、廣東香山來、南洋小學生、南洋一學生等化名與筆名,尚有名號則不勝枚舉[參 6][參 7]
  4. ^ 孫文不信奉北帝廟之神佛,折斷村內「北帝」廟中神像之手,被村人攻訐圍剿,於是孫家安排其迅速離村,來到香港
  5. ^ 北帝廟即翠亨村之祖廟極北殿。[參 13]
  6. ^ 「予與陳、尤、楊三人常住香港,聽夕往還,所談者莫不為革命之言論,所懷者莫不為革命之思想,所研究者莫不為革命之問題。四人相依甚密,非談革命則無以為歡,數年如一日。故港澳間之戚友交遊,皆呼予等為『四大寇』。」[參 19]
  7. ^ 孫中山致日本有司小池張造私函原件內曾提出以二十一條相匹敵之條件,以換取聯日、討袁。該函件由日本學者松末英紀教授從日本戰前檔案中影印,並在1986年於孫中山誕辰一百二十週年學術討論會中發表。[參 42]
  8. ^ 越飛重申蘇聯願意拋棄沙俄時代的中俄條約,另外與中國交涉新約。越飛重申蘇聯無意使外蒙與中國分立。
  9. ^ 此遺囑為汪精衛捉刀。當日孫托咐何香凝要「善视孙夫人(宋庆龄)」,“弗以其夫人无产而轻视”,何香凝回答:「先生,我亲近先生二十多年,同受甘苦,万一先生不测,我们当盡力保护夫人及先生遗族。我虽然知识能力都很薄弱,但是总算能够亲受总理三民主义的教诲,我有一分力量,必定盡力宣传。」孙中山過去一再推遲為遺囑簽字,此時在宋庆龄附助下,在兩个遗嘱文件上签名。 [參 48]
  10. ^ 陳女士為孫中山革命時的伴侶。孫與陳未有過正式婚禮,但孫之兄長孫眉和孫之原配盧氏皆視陳為孫之妾,並將陳載於族譜之內;陳身故後亦下葬於孫家之家族墓園之內。
  11. ^ 梅屋敷旅社位於台北車站附近。
  12. ^ 原名《国父孙中山》,2011年9月4日改为现名
  13. ^ 此為以孫中山在推動二次革命期間為背景的虛構劇本電影,另有同名 漫畫,但此漫畫是以惡搞為基礎的虛構劇情
  14. ^ 見香港1892年教育年報(電子版載於http://sunzi1.lib.hku.hk/hkgro/view/s1893/1383.pdf),第13頁,20條,譯文大意:經過五年訓練,西醫學院的首兩名學生於1892年7月畢業。雖然他們的資格仍未為政府承認,但一班獨立的考官認可他們可以在藥物、外科及接生方面執業。
  15. ^ 亦有說法是得到舊金山洪門致公堂保釋並代聘律師。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参考来源:孙中山曾与林肯同登外国邮票 中国地图为背景
  2. ^ 孫必勝族譜註明‧陳粹芬是孫中山側室,《星洲日報》,2010年11月21日
  3. ^ [1]行政院勞工委員會 (正体中文)
  4. ^ 黃季陸:〈關於國父生辰的考證〉,載《研究中山先生的史料與史學》,台北,中華民國史料研究中心出版
  5. ^ 毛泽东:孙中山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
  6. ^ 6.0 6.1 孫中山的名號稱謂獵趣. 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2010-07-29] (中文). 
  7. ^ 7.0 7.1 辛亥年孫中山在倫敦化名攷. 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資料室. [2010-07-29] (中文(香港)‎). 
  8. ^ 8.0 8.1 國父的由來. 孫中山學術研究資訊網 (中文(台灣)‎). 
  9. ^ 轉引自吳倫霓霞等編:《孫中山在港澳與海外活動史蹟》,第7頁,廣州:中山大學孫中山研究所、香港: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
  10. ^ 白吉爾(Marie-Claire Bergère):《孫逸仙》,台北時報出版,2010年6月初版,第35頁
  11. ^ 11.0 11.1 11.2 國父的求學,孫中山學術研究網
  12. ^ 吳相湘:《孫逸仙先生傳》上冊,台北:遠東圖書公司,第16-31頁
  13. ^ 吳相湘,《孫逸仙先生傳》上冊,台北,遠東圖書公司,第15頁
  14. ^ 14.0 14.1 白吉爾(Marie-Claire Bergère):《孫逸仙》,台北:時報出版,2010年6月初版,第36頁
  15. ^ 孫中山,華人基督教史人物辭典
  16. ^ 中華民國臺北國父紀念館图片介绍
  17. ^ 中山史蹟徑,孫中山在香港(香港大學圖書館)
  18. ^ 孫文:《孫文學說》第八章,〈有志竟成
  19. ^ 19.0 19.1 《孫文學說》第八章,〈有志竟成
  20. ^ 白吉爾(Marie-Claire Bergère):《孫逸仙》,台北:時報出版,2010年6月初版,第49頁
  21. ^ 羅家倫:〈興中會成立日期之史的考訂》,載《中山先生行誼》下冊,臺北:臺灣書局,1995年10月初版
  22. ^ 白吉爾(Marie-Claire Bergère):《孫逸仙》,台北:時報出版,2010年6月初版,第62-63頁
  23. ^ 劉蜀永:《香港的歷史》,北京新華出版社,第57-70頁
  24. ^ 《喋血南国:辛亥革命在广东》,沈晓敏倪俊明著,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25. ^ 孫中山與美國特展美國在台協會舉辦
  26. ^ 唐德剛著,〈同盟會這個革命大拼盤〉,香港:《明報月刊》,1991年12月,第125頁
  27. ^ 唐德剛著,〈同盟會這個革命大拼盤〉,香港:《明報月刊》,1991年12月,第126頁
  28. ^ 興中會、中國同盟會、黃花崗起義、烈士陵園(1895-1911). 博讯文坛. [2010-01-27] (中文). 
  29. ^ 唐德剛著,〈武昌起義的經緯〉,香港:《明報月刊》,1992年3月,第94頁
  30. ^ 朱育和等著,《辛亥革命史》,人民出版社出版
  31. ^ 唐德剛著,〈武昌起義的經緯〉,香港:《明報月刊》,1992年3月,第95頁
  32. ^ 李筱峰:〈孤峰對話〉,2006年4月12日
  33. ^ 历史资料:成都血案、武昌起义、鄂州约法、民国公报-1911(简体中文)
  34. ^ 历史资料:武昌起义时,孙文并非在丹佛打工(简体中文)
  35. ^ 唐德剛著,〈武昌起義的經緯〉,《明報月刊》,香港,1992年3月,第96頁
  36. ^ 孫文《大總統誓詞》,1912年1月1日。
  37. ^ 李寒,中国军史:1925年 孙中山逝世 中国广播网(简体中文)
  38. ^ 《國父全集》第二冊,臺北:近代中國,1989年,頁257-258、頁800、頁816、頁825-826;徐高阮,《中山先生的全面利用外資政策》,臺灣商務,1963年5月;王爾敏,《孫中山與中華民國》,國家圖書館出版品,2011年4月,頁137-151
  39. ^ 郭廷以,《近代中國史綱》(香港中文大學,1986年第三版)下冊,頁416-419
  40. ^ 40.0 40.1 40.2 二次革命與討袁護法. 孫中山學術研究資訊網 (中文(台灣)‎). 
  41. ^ 国父生平事迹简表·民國2年. 孫中山學術研究資訊網 (中文(台灣)‎). 
  42. ^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C. Martin Wilbur著作SUN Yat-Sen: Frustrated Patriot(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76)內亦有引英日文史料證明。
  43. ^ 李云汉,〈蒋中正先生与台湾〉,《近代中国》109期(1995年10月出版),第163页
  44. ^ 改組政黨與北伐. 孫中山學術研究資訊網 (中文(台灣)‎). 
  45. ^ 45.0 45.1 45.2 45.3 45.4 三鑒齋. 孫中山“聯俄容共” (中文). 
  46. ^ 人物誌-陳炯明. 孫中山學術研究資訊網. [2010-11-18] (中文(台灣)‎). 
  47. ^ 揭秘孫中山最後的日子:死於膽囊癌
  48. ^ 48.0 48.1 “革命尚未成功”——孙中山遗嘱全解密. 中华网. 2005年4月4日 [2007年10月13日] (中文(中国大陆)‎). 
  49. ^ 執筆人汪精衛為何篡改孫中山先生遺囑?(圖)_讀書頻道_新浪網
  50. ^ Yoshihiro Ishikawa. Sun Yat-sen in Death: Final Testaments and the Weekly Commemorative Ceremony. The TohO GakuhO Journal of Oriental Studies (Kyoto) (INSTITUTE FOR RESEARCH IN HUMANITIES KYOTO UNIVERSITY). 2006, (79): 1–62. ISSN 0304-2448. 
  51. ^ 古屋奎二编著,《蒋总统秘录-中日关系80年之证言》第6册,台北:中央日报社,1976年版,第32页
  52. ^ 中国共產党於1925年3月15日向中国国民党发出之吊唁公文中只言及《国事遗嘱》,关于《苏联遗书》及其存在没有言及(《中国共产党致唁中国国民党(3月15日)》《向导》第 107期,1925年3月),这表明当初《苏联遗书》只为国民党内部极少数人所知。
  53. ^ 藍培綱. 植樹節憶孫中山先生. 大紀元. [2010-11-18] (中文(台灣)‎). 
  54. ^ 孫中山. 三民主義. 維基文庫 (中文(台灣)‎). 
  55. ^ 俠客行-霍元甲. 中華人網. [2010-08-28] (中文). 
  56. ^ 孫中山在香港加入基督教時的受洗名單,孫日新即孫中山、陸中桂即陸皓東
  57. ^ 《中國國民黨為九七國恥宣言》,民國13年9月7日。
  58. ^ 辛亥百年——偉大的基督徒革命家孫中山
  59. ^ 《孫中山全集》第8卷,第316頁。
  60. ^ 1966年4月13日宋慶齡致愛潑斯坦的信。《宋慶齡書信集》下,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652頁
  61. ^ 《斯诺文集》第一卷,第109页,新华出版社
  62. ^ 62.0 62.1 中山政協. 孫中山兩女名考. 中山網. [2009年7月] (簡體中文). 
  63. ^ 獨家專訪:孫中山外孫宮川東一 追溯孫中山的日本婚戀與血脈 .毛峰
  64. ^ 余英杰,胡锦涛《在孙中山先生诞辰14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新华社北京2006年11月12日电(简体中文)
  65. ^ 余英杰, 孫中山先生誕辰140周年紀念大會在京舉行 ,2006年11月12日更新 (中文)
  66. ^ Caodaism : A Vietnamese-centred religion. [8 May 2009]. 
  67. ^ 可參考 《總理全集》--中山檔案信息網
  68. ^ 可參考 《國父全集》--中山檔案信息網
  69. ^ 可參考 《孫中山全集》--中山檔案信息網
  70. ^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及香港歌劇院委約創作《中山逸仙》,香港歌劇院新聞稿,2011-08-05
  71. ^ 吳湘相,《孫逸仙先生傳(上/下)》
  72. ^ 唐德剛,《晚清七十年(5)袁世凱、孫文與辛亥革命》ISBN:9573235153,(正体中文)
  73. ^ 吳湘相,《孫逸仙先生傳(上/下)》
  74. ^ 美在台协会首次出示文件证明 孙中山是美国人. 《光华时报》. 2011-06-06. 
  75. ^ 辛亥革命百年慶典 香港應積極參與,中國評論新聞網
  76. ^ 冒充138歲孫中山 騙子被判刑11年

书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


官衔
中華民國國家元首
民國建立 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
第一任
1912年1月1日-1912年4月1日
繼任:
袁世凱
前任:
清朝宣統皇帝
中國國家元首
政府职务
中華民國廣州軍政府元首
第一次護法運動開始 陸海軍大元帥
(首次)
1917年9月10日-1919年5月21日
繼任:
岑春煊
(主席總裁)
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
第二次護法運動開始
成立非常時期政府
非常(時期)大總統
1921年5月5日-1923年2月21日
陳炯明叛變
政府中斷
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元首
陳炯明被逐出廣州
重設政府
陸海軍大元帥
(三次)
1923年3月2日-1925年3月12日
繼任:
胡漢民
(代理)
政党职务
中國國民黨
前任:
楊衢雲
興中會會長
第二任
1900年1月-1905年8月20日
興中會、華興會及光復會
合併為中國同盟會
中國同盟會成立 中國同盟會總理
1905年8月20日-1912年8月25日
中國同盟會、統一共和黨
國民公黨、國民共進會
和共和實進會等
合併為國民黨
國民黨成立 國民黨理事長
1912年8月25日-1914年7月8日
國民黨改組為中華革命黨
中華革命黨成立 中華革命黨總理
1914年7月8日-1919年10月10日
中華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成立 中國國民黨總理
1919年10月10日-1925年3月12日
黨章永久總理
1919年10月10日-
繼任:
張人傑
(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