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弗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en Carson(左)和 安东尼·弗契(右)获总统自由勋章,2008年6月19日。

安东尼·弗契Anthony S. Fauci,1940年12月24日),美國医学研究者。他坚持不懈地努力追求精湛的研究,这对全世界抵抗H1N1甲型流感艾滋病和其他传染病的斗争作出重大贡献。

安东尼·弗契可说是美国科学界的代表人物。在美国电视上播出解释有关艾滋病、生物恐怖主义或世界性流感的节目的时候,人们最有可能看到的就是他。

早年[编辑]

自1984年以来,弗契一直担任国立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院的院长。这个研究院有1300名职员,年度预算为四十三亿美元。弗契说:“我们的使命是把我们所做的科学研究用于美国的公共卫生健康,但是,我们还远远超出这一点。因此,我们现在对全球的卫生健康问题非常投入,因为我们的世界已经变得越来越成为一个全球化的社区了。”

弗契看上去是一个很有使命感的人。他通常一天工作15个小时,连续不断地参加会议,撰写、审核科学报告,跟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者进行讨论交流。弗契说,他的动力来自他的成长经历。他出生在纽约的一个意大利裔美国人居民区,他的家就在他父亲开的药房的楼上。他说:“我从小就一直很好奇,总是喜欢拼七巧板,喜欢回答问题。”

弗契擅长做科学研究。但他也喜欢体育运动,上高中的时候,还是学校篮球队的队员。他认为,他所接受的耶稣会基督教教育培养了他对公共服务的向往和珍重。他说:“上学的时候,大家几乎都心照不宣的认为,假如你想成为最杰出的人,在生活中为他人服务就是重要的事情。”

研究艾滋病[编辑]

1960年代晚期,在越南战争打得最激烈的时候,弗契从医学院毕业。他没有去应召参军,而是要求加入公共健康卫生局。在1968年,他开始为国立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院工作。弗契一直留在国立卫生研究院,并成为研究疾病如何感染人的免疫系统的专家。后来,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医学事件,让他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说:“当时是1981年,我在临床研究和基础科学调查领域有了一定的声誉。然后,出现了一些同性恋男性的奇怪病例。最先是洛杉矶出现报告,然后,是纽约旧金山。那种不同寻常的病症会在体质虚弱的人身上导致各种疾病。”

弗契当时预测说,那种当时还没有名称的疾病会呈现爆炸性的扩散,大大超出同性恋男子的群体。那种病症就是后来人们所知的艾滋病。在艾滋病流行出现的早期,弗契就把他的实验室工作重新定位于研究这种疾病。他说:“从1981年,到1983年,84年,我们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种什么疾病。当时我们进行的更多的是观察性研究,探究这种疾病对人体免疫系统究竟有什么影响。”

艾滋病虽然不是弗契唯一的主攻课题,但一直是他在国立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院的研究重点。他说:“在病毒被发现之后,我们就可以在我们能够做的研究方面取得大踏步进展。接着出现了首批治疗药物,我们慢慢地看到了希望。但是,只是到了1990年代中期,随着多种药物共用的疗法问世,我们才算是扭转了临床治疗的局面,使艾滋病这种疾病变成一种可以比较从容地应对的疾病。”但是,这是对那些能够买得起药物的人来说的。在发展中国家,药物紧缺,价格昂贵,人们并不是总能买得起药物。弗契说,这种现实需要公众给予更大的关注:“在美国之外,还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有成百万的人染上可以预防的疾病。”对弗契来说,这就是战斗的号角。

在访问过乌干达之后,他把对艾滋病的斗争带进了白宫。结果,布什总统宣布了为期5年、投资150亿美元的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国会在2003年批准了这个计划。

获奖[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Voice of America Logo.svg 本文全部或部分内容来自美国联邦政府所属的美国之音网站。根据版权条款,其官方发布的内容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