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安德烈耶芙娜·艾哈迈托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安娜·阿赫玛托娃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安娜·安德烈耶芙娜·艾哈邁托娃

安娜·安德烈耶芙娜·艾哈迈托娃А́нна Ахма́това,1889年6月23日-1966年3月5日),俄罗斯白银时代”的代表性诗人。阿赫玛托娃为笔名,原名是“安娜·安德烈耶芙娜·戈连科”(А́нна Андре́евна Гóренко)。在百姓心中,她被誉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普希金曾被誉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在苏联政府的嘴里,她却被污蔑为“荡妇兼修女”。

1889年6月11日,艾哈迈托娃出生在敖德萨近郊,1912年在俄罗斯出版第一本诗集《黄昏》,引起了诗坛的关注。1914年3月,出版第二本诗集《念珠》。1917年9月,出版第三本诗集《白色的群鸟》。三本诗集的出版使艾哈迈托娃跻身于俄罗斯一流诗人行列。

14岁时,艾哈迈托娃结识了比她大3岁的诗人尼古拉·古米廖夫。1910年,艾哈迈托娃与古米廖夫结婚。

十月革命后艾哈迈托娃频繁遭到苏联当局迫害。1921年8月,古米廖夫被苏联政权以“反革命阴谋罪”处决。

20世纪20年代中期开始,艾哈迈托娃被苏联当局认定为“在意识形态上既缺乏思想性又具有很大危害性的”作家,被剥夺发表作品的权利。

30年代,她唯一的儿子列夫·尼古拉耶维奇·古米廖夫(俄語:Лев Никола́евич Гумилёв)也在大清洗中两次被捕,第一次在1935年,第二次在1938年,原因仅是因为他不承认自己父亲有所谓的“历史问题”。

1935年至1941年期间,儿子被捕、无尽的迫害与磨难下,诗人写出了重要的代表作《安魂曲》(又名《輓歌》)。

1946年8月14日,苏共中央作出了一项关于《星》与《列宁格勒》杂志的著名决议,严厉批判左琴科与艾哈迈托娃:“艾哈迈托娃是与我国人民背道而驰的、内容空洞、缺乏思想性的典型代表。她的诗歌充满悲观情绪和颓废心理,表现出过时的沙龙诗歌的风格,停留在资产阶级-贵族阶级唯美主义颓废主义以及‘为艺术而艺术’这一理论的立场上,不愿与本国人民步调一致,对我国的青年教育事业造成危害,因而不能为苏联文学界所容忍。”日丹诺夫还在报告中发表了“著名”评价——称艾哈迈托娃“不知是修女还是荡妇,更确切地说,是集淫荡与祷告于一身的荡妇兼修女”。艾哈迈托娃再次被禁发作品,为了生活,她只好开始翻译诗歌。

1966年3月5日,艾哈迈托娃因心肌梗塞逝世,享年77岁。而直到1987年,她的《安魂曲》才得以全文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