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防治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家庭暴力防治法》,簡稱家暴法,是為防治家庭暴力行為及保護被害人權益而制定的法令。[1]由於家庭暴力是全世界亟待解決的社會問題,近年來國際間亦高度重視婦女權利,所以紛紛制定類似的相關法令;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一項研究顯示,全世界大約有四十多個國家立有專法。

中華民國(台灣)[编辑]

推行過程[编辑]

1993年10月27日,台灣發生鄧如雯殺夫案。由於鄧如雯長期承受來自於丈夫的暴力虐待,而相關法令規定不足,使之求助無門,以致犯下此案。事件過後,引發社會討論,婦女權利團體亦開始催生家暴法的訂立。

1995年9月,法官高鳳仙參照美國、澳洲紐西蘭等國家庭暴力法規與文獻,完成《家庭暴力防治法》草案。而後由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救援基金會等婦女團體推動。[2]1997年10月3日,由中國國民黨立法委員潘維剛等37位立委[3]立法院第3屆第4會期第7次會議中首次提案[4];1998年5月28日,立法院第3屆第5會期第11次會議完成三讀[5]

1999年6月,全面實行民事保護令制度,是亞洲第一個實行家暴法的國家。[6]

內容概況[编辑]

目前中華民國的家庭暴力防治法共計7章、66條,各章節標題為:

  • 第一章 通則
   家庭暴力防治法屬於社政法規、福利法規之性質,為使更多人獲得保護令之保護以及其他扶助、護衛
   、輔導與治療,故其所規定之家庭成員範圍較民法親屬編所規定之家長、家屬範圍為廣,只須加害人
   與被害人間具有該法第三條所定之家庭成員關係,一旦發生侵害,即屬家庭暴力,並不以同財共居為必
   要。
   家庭暴力防治法所稱「家庭暴力」,謂家庭成員間實施身 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所稱「騷擾」,
   謂任何打擾、警告、嘲弄或辱罵他人之言語、動作或製造使人心生畏怖情境之行為,而「跟蹤」即指任
   何以人員、車輛、工具、設備或其他方法持續性監視、跟追之行為,該法第2 條第1 款、第3 款、第4 
   款定有明文。而所謂身體上不法侵害,舉凡肢體虐待、遺棄、強迫、妨害自由、濫用親權行為、利用
   或對兒童少年犯罪(殺人、重傷害、傷害、妨害自由性侵害、違反性自主權)等行為皆是。又侵害虐待
   動作包含打、捶、踢 、推、拉、扯、咬、扭、捏、撞牆、揪髮、扼喉、使用武器或工具等皆是,於對方
   不願服從之時加以抓、推、拉,亦可造成對方肢體上之傷害。另所謂「精神上不法之侵害」,則係指藉
   由破壞東西或虐待寵物,甚而以自殺、脅迫被害人作不想作之事,及干擾被害人之生活作息、社會關係,
   或以語言傷害被害人之自尊及否定其感受、想法等是。
   惟最高法院認倘家庭成員間,因可歸責於被害人之事由,致加害人出於過當之反應而為一時性之身體上
   或精神上不法侵害行為,自難認係家庭暴力防治法所欲規範之家庭暴力行為。(參最高法院93年度台抗字
   第951號裁定意旨)


  • 第二章 民事保護令
    • 第一節 聲請及審理
    • 第二節 執行
  • 第三章 刑事程序
  • 第四章 父母子女
  • 第五章 預防及處遇
  • 第六章 罰則
  • 第七章 附則

重大修訂[编辑]

  • 2007年3月5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家暴法修正案,此次修正案中擴大保護令的聲請對象,將沒有結婚的男女同居關係或同性戀關係,皆納入家暴法適用範圍。同時,聲請保護令者免徵1000元的裁判費。[7]

批評與檢討[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 外籍、大陸配偶之社會問題:有人認為,目前針對外籍、大陸配偶的法令存有許多盲點,造成這些配偶因為爭取子女監護權不易,或是出入境的問題,而必須被迫忍受家庭暴力。[8]
  • 實際執行問題: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檢討家庭暴力防治成果時指出,部份比較民風淳樸的縣市,對家暴充滿迷思,造成執行成效有很大空間待改進;相關執行人員對家暴抱有成見、性別迷思,則使被害人受到二次傷害;此外,僅不到一成的加害人被要求接受積極的輔導學習,顯見家庭暴力防治法民事保護令制度,尚有很大的努力空間。[9]
  • 資源投入不足:有人認為,社政體系在人力、經費的編制上不足,無法發揮效能。建議應該透過策略聯盟與企業結合取得更多資源。[10]

美國[编辑]

推行過程[编辑]

美國在19世紀以前,憲法中並未對親密關係的問題明文規範。在1824年的Bradley v. State案中,首度形成判例承認夫對妻具有懲治權,當時對家庭暴力的規範是承襲英國普通法中的「拇指條款」(the rule of thumb),認為丈夫可以用「不超過拇指粗」的棍棒來懲戒妻子。[11]這種不合理現象,直到1871年阿拉巴馬州的Falugham v. State一案中,法院認為妻與夫應享有同等的受保護權利後,才逐一打破。1883年馬里蘭州明訂毆妻是一種違法行為,所以馬里蘭州可以說是美國第一個廢除夫對妻身體懲戒權的州。[12]

到了1960年代末期,婦女解放運動獲得許多受虐婦女的迴響,也促使社會開始重視家庭暴力問題。[6]1975年,Del Martin成立「全國婦女組織」(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 NOW),開始對家庭暴力進行逐年系統性的研究,美國律師界也開始進行家庭暴力法之制訂工作,並督促立法機構從事民法與刑法進行修正。如今,美國各州均制訂法律加以規範家庭暴力問題,但大多未制訂單獨的家庭暴力防治法,相關法令散見於民法典刑法典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及其他法規中。[13]

內容概況[编辑]

與受虐婦女相關協助有關的法案,包括有[13]

  • 家庭暴力預防及服務法(Family Violence Prevention and Service Act)
  • 犯罪受害者法(Victims of Crime Act)
  • 社會服務基金第20條(Title XX Social Services Block Grant)
  • 家庭緊急救援法(Emergency Assistance for Families)

日本[编辑]

推行過程[编辑]

  • 1994年設置「男女共同參與計劃推進本部」,以內閣總理大臣為本部長,內閣官房長官、女性問題擔當大臣為副部長,全體閣員為成員,推動男女共同參與計劃。
  • 1996年12月,制定「男女共同參與計劃基本方案」,明示政策基本方向包括「廣泛的檢討新的法制度及方案」。
  • 1998年8月,參議院設置「參議院關於共生社會的調查會」,對「對於女性之暴力」進行專題討論及調查研究,認為對女性之暴力有必要立法因應。
  • 2000年4月,於上述調查會下設立超黨派的「有關女性之暴力的研究小組」,進行多次公聽會、討論會。
  • 2001年4月2日,調查會提出「配偶暴力防治暨受害人保護法」草案,4日即通過參議院決議、6日通過眾議院決議,在4天之內即通過制定。
  • 2001年4月13日公布,10月13日正式施行,稱為「配偶暴力防治暨受害人保護法」。[6][14]

內容概況[编辑]

配偶暴力防治暨受害人保護法目前分為6章30條,另有附則。[15]

各章標題為[16]

  • 第一章 總則(総則)
  • 第二章 配偶暴力諮詢支援中心等(基本方針及び都道府県基本計画等)
  • 第三章 受害人之保護(配偶者暴力相談支援センター等)
  • 第四章 保護令(保護命令)
  • 第五章 雜則(雑則)
  • 第六章 罰則(罰則)

重大修訂[编辑]

  • 2004年6月2日修法,將保護對象擴大,在婚姻已取消之情況(如離婚),而仍有受前配偶持續危害之虞者,亦列入保護。[14]

西班牙[编辑]

西班牙的家暴相關法令以「反性別暴力整體保護措施基本法」規範最完備與詳盡。該法條於2004年由當時的執政黨勞工社會黨推動,同年12月經國會審議通過,共分6編72條[6]

香港[编辑]

香港家庭暴力條例制定於1986年,屬於民事法例。至於涉及刑事犯罪的家庭暴力個案,則分別以《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第213章)、《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等不同法令加以處理。

家庭暴力條例施行至今歷經兩次修訂,適用範圍已擴大至無婚姻關係的同性同居者。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華民國《家庭暴力防治法》第一條
  2. ^ 陳明志,〈家庭暴力防治法立法精神〉
  3. ^ 37名立委名單為:潘維剛(提案人)、靳曾珍麗施台生范巽綠李必賢高惠宇黃秀孟章仁香陳瓊讚蔡璧煌張旭成陳清寶傅崐成陳漢強蔡正揚柯建銘黃昭順錢達鍾利德羅福助王金平洪性榮林明義李鳴皋張光錦張晉城游淮銀趙永清羅傳進李文郎陳一新陳朝容林建榮劉光華蔡中涵朱高正郭廷才(以上連署人)。參見〈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院總第1761號 委員提案第1889號
  4. ^ 《中華民國立法院公報》086卷038期,頁3-120
  5. ^ 《中華民國立法院公報》087卷031期 頁1-484
  6. ^ 6.0 6.1 6.2 6.3 立法院國會圖書館 外國法案介紹-家庭暴力防治法
  7. ^ 自由時報:家暴防治法 同居、同志納保護
  8. ^ 賴芳玉述、修淑芬文,〈關懷家暴系列專欄之之三─台灣外籍、大陸配偶之社會問題與解決之道〉
  9. ^ 內政部家庭暴力及性侵害防治委員會,〈關懷家暴系列專欄之五─台灣家庭暴力防治成果〉
  10. ^ 關懷家暴系列專欄之十─社會投入家庭暴力體系的資源仍待加強
  11. ^ 高鳳仙,《家庭暴力防治法規專論》,二版,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2007年:頁10 ISBN 978-957-11-4917-2
  12. ^ 高鳳仙,〈美國家庭暴力法概觀〉,東吳法律學報,1995年3月
  13. ^ 13.0 13.1 潘淑滿,〈婚姻暴力的發展路徑與模式:臺灣與美國的比較〉
  14. ^ 14.0 14.1 廖家陽,〈我國家庭暴力防治法之研究─以民事保護令制度為中心〉,國立高雄大學法律學系碩士論文,2008年
  15. ^ (日文)配偶者からの暴力の防止及び被害者の保護に関する法律
  16. ^ 中文譯名依立法院國會圖書館 外國法案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