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头政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寡頭政治古希腊语ὀλιγαρχία英语oligarchy)是一種政制形式,其中大部分甚至全部有效地掌握在一小撮特權階級手上(無論是財富家族軍事力量、殘暴或政治)。

字源[编辑]

寡頭政治一詞,源自希臘,“oligo”就是“少數”,“arkhos”就是“統治”。

在《歷史》一書中,希羅多德記錄了在大流士建國之初,要決定波斯帝國的體制,對獨裁、寡頭與民主三種政體進行比較,最終決定選擇獨裁(古希腊语αὐτοκρατία)政體的故事。麥加比蘇(Megabyzus)認為,國家應由最優秀的少數人進行統治,支持寡頭體制[1]。但大流士則認為,寡頭體制中,容易因為爭權奪利而走向獨裁[2]

在亞里斯多德《政治學》中,提出六種政體。其中,寡頭制是貴族制的一種變體,統治權由某個階級中的少數人共有,但是貴族制是以公利為出發點,寡頭制則是以統治階級自身利益為出發。

特徵[编辑]

寡頭政治常常由強而有力的家族所控制,這些家庭的孩子被培養和接受顧問指導成為寡頭政治力量的承繼人。一些政治理論家爭辯說,無論是什麼形式的政治制度,所有政府不可避免地是寡頭政治。最大特色是最終也是要當皇帝,但這制度有接班人問題。最著名的是馬木留克王朝德里蘇丹國斯巴達城邦。

貴族政府相反,這樣的力量不可以公開地行使,類似一種「影子貴族」,寡頭政治的影子執政群喜歡保留"不管誰登上王位之後的遙控力",通過經濟手段對名目執政者施加控制。雖然亞里士多德率先使用由富者治理的一個同義詞-「財閥政治」,但是寡頭政治不總是財閥政治,因為寡頭政治的執政群還是有可能只是一個特權及利益階層,本身並不一定有太巨大財產。

任一個政府的形式在它的演變過程中的某幾個時刻,會有變換成寡頭政治的可能,例如社會因為打仗需求導致部族頭目的聯盟變形,也許就成為寡頭政治,這個變革的最有可能的機制是未經檢查的經濟實力的逐漸累積,因為當政者有求於國內大勢力對戰爭的支持只好用分享權力交換。寡頭政治也許會轉變成更加古典的政府的獨裁形式,有時由於一個家族透過手段從其他家族身上獲取優勢導致權力又逐漸集中於一方。許多歐洲君主制就這樣在中世紀晚期開始建立起來。

歷史及现状[编辑]

20世纪以前[编辑]

寡頭政治經常可能成為變革的工具。它堅持要國君或獨裁者分享力量,因此打開了由其它社會元素來分享力量的大門。曾有這樣的一個例子發生,在1215年,當時英格蘭的貴族聯合起來,迫使英格蘭國王約翰簽署了大憲章。這樣便心照不宣地減少了的約翰國王的政治力量和承認了最初的寡頭政治的存在。當英格蘭社會繼續發展,大憲章便分别在1216年、1217年和1225年被不斷地修改,來保證更多人獲得更大的權利,就這樣踏上了英國君主立憲制的道路。在古代寡頭政治家族方面有一個例子,就是美第奇家族,一個來自佛羅倫薩的非常強大的家族。

20世纪至今[编辑]

現代寡頭政治家族方面在全世界主要國家都出現這個現象,包括英國美國印度巴基斯坦等一直存在政治家族壟斷政壇的局面。

美國,較成功的例子有甘迺迪家族布殊家族等。其他不少的政治人物,很多的國會議員、州長、市長皆有出現父親和兒子先後擔任的現象。

在亞洲,日本國會參眾兩院的議員中「子承父業」或「沾親帶故」的比例在發達國家中最高,鳩山家族就是日本世襲政治中的典型一例。除此之外,仍然活躍在日本政壇的還有小泉家族、安倍家族、麻生家族和福田家族,並稱日本政壇「五大家族」。

同樣,「家族政治」也是南亞和阿拉伯國家的一大政治特色,除了巴基斯坦的布托家族外,印度的尼赫魯·甘地家族、斯里蘭卡的班達拉奈克家族和敘利亞的阿薩德家族都是在各自國內聲名顯赫的政治家族。[3]

在20世紀的南非或者20世紀末的突尼西亞,寡頭政治的基本特徵特別容易被察覺的,因為南非的寡頭政治形式就是根據種族,在布爾戰爭後,在操英語和南非荷蘭語的白人之間達成了一項心照不宣的協議。他們人口只佔兩成,但獨佔所有教育和貿易的機會。雖然這個過程自18世紀中葉已開始運作,但在1948年後它才成為正式的政府政策,並且成了世界聞名的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直到1994年南非恢復民主政治,由大多數黑人主導的民選政府終止了這項政策,但黑人執政後,一改以往的政策,凡事皆以黑人優先,白人淪為少數間接導致南非經濟惡化等問題。突尼西亞長期處於獨裁統治,兩任獨裁總統均在位超過二十年,直至2011年茉莉花革命

美國比爾·柯林頓政府主管東亞與太平洋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謝淑麗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即是寡头政治[4],中國目前不少官員都是太子黨出身。事实上,台湾、日本、韩国乃至美国很大一部分的政客即太子党出身,也属于寡头政治。纽约大学教授夏明也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寡头政治[5],提出中国的统治阶层建立起了一个共同分赃、维稳的体系以阻止自由化和民主化过程,把中国的市场和劳动力拱手给了全球的资本主义以换取西方大国的容忍。

在一些拉丁美洲的國家,寡頭政治的概念被擴大到包括政府和軍方官員,並暗示了裙帶關係的重要,只有裙帶關係的人,才能進入權力圈,或是委以軍權,這樣執政群才比較安心。

观点[编辑]

一些作者譬如義大利經濟學家维弗雷多·帕雷托(Vilfredo Pareto)、義大利法學家、政治理論家莫斯卡德國社會學家羅伯特·米歇爾斯都相信任何一個政治制度最終將轉變成寡頭政治(寡頭政治的金科玉律)。根據這種想法,現代民主應該被看為當選制寡頭政治。在這制度中,在政治對手之間的實際區別是相對地小,因為政客的事業前途嚴重地取決於不必選舉的經濟來源和媒介精英,例如掌握媒體的財團、掌握政治獻金金主、掌握人脈的權力掮客等,不管誰當選都得與他們做出妥協和分享力量,於是他們成為一群看不見的地下政府並持續到永遠。

良性觀點[编辑]

史學家史賓塞·維爾特(Spencer R. Weart)在他的書裡「從未在戰爭中」說,寡頭政治很少在彼此間發生戰爭所以並不一定是壞事。

參見[编辑]

外部鏈接[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希羅多德《歷史》:「我們認為應該要選出一群最優秀的人,賦與這些權利。而我們這些人本該被列入其中,其理由就在於最佳的政策必須由最佳的人選執行。」
  2. ^ 希羅多德《歷史》:「若是在寡頭體制中,為了大眾利益而努力建立功績的少數幾位人物之間,很容易就會出現個人激烈的敵對關係。每個人都將自己當作主導者,為了讓自己的意見可以得到贊同,結果在進行激烈爭辯的過程中產生內鬨,內鬨就會引起流血,經過流血就會成為獨裁政體。若由這樣的結果觀之,可以判斷最好的還是獨裁體制。」
  3. ^ 盤點︰世界上著名的政治家族大公報
  4. ^ China's communist chief plans 4-day trip to U.S.. 华盛顿邮报. 2011-01-15. 
  5. ^ 夏明:未来六四的解决会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个原因. RFI. 2014-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