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尉迟恭
尉迟恭
//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e/Yuchi_Jingde.jpg
政治人物
7世紀
原名 尉迟恭
別名 胡敬德、尉迟融
性別
出生 585年
隋朝朔州善阳
逝世 658年
唐朝夏州
國籍 唐朝
學歷
私塾
經歷
打鐵匠
士兵
朝散大夫
偏将
唐朝右一府统军
襄州都督
同州刺史
鄜、夏二州都督
代表作
玄武門之變

尉迟恭(585年-658年12月26日,尉迟拼音yǜ chí),初名将,名,一名,字敬德朔州善阳(今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人,唐朝大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贈司徒并州都督忠武,賜陪葬昭陵

生平[编辑]

年少時以打鐵為業,隋煬帝大业末,尉迟敬德从军于高阳,以武勇称,累授朝散大夫。隋大业十三年刘武周起,收罗尉迟敬德为偏将,与宋金刚南侵,陷晋、浍二州。尉迟敬德破永安王孝基,俘虏獨孤懷恩唐俭等。

武德三年(620年),世民征刘武周,刘武周令尉迟敬德与宋金刚在介休抵御。太宗遣任城王道宗、宇文士前往劝降。尉迟敬德与寻相举城投降。世民大悦,赐以曲宴,引为右一府统军。

唐高祖第四子齐王李元吉善马槊,听闻尉迟恭擅长避槊,轻视之,想亲自试探尉迟恭的本事,约定去掉槊刃,用竿互相刺。尉迟恭却说即使有刃的槊也不能伤到自己,只去掉自己的槊刃,李元吉却始终不能用有刃的槊刺中尉迟恭。李世民又命尉迟恭夺取李元吉手中的槊,李元吉骑着马拿槊要刺尉迟恭,但不一会儿就被尉迟恭三次夺槊。李元吉素来骁勇,惊叹于尉迟恭的本事,也引以为耻。

高祖武德九年六月初四庚申日(公元626年7月2日),玄武門之變中,尉迟恭事前事後出力甚多,尤以為救李世民本人而射殺李元吉與入宮上船為唐高祖守衛並請立世民為太子等為最,後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

敬德所得财,必散之士卒。颇以功自负,与朝廷宰相不和,後出为襄州都督,迁同州刺史。史載:尝侍宴庆善宫,有班其上者,敬德曰:“尔何功,坐我上?”任城王道宗解喻之,敬德勃然大怒,一拳揮出,差點把道宗眼睛打瞎。太宗很不高興,罢,召让曰:“朕观史,尝怪高祖(劉邦)时功臣少全者。今视卿所为,乃知韩、彭(韓信彭越)夷戮,非高祖过。国之大事,惟赏与罚,横恩不可数得,勉自修饬,悔可及乎!”敬德顿首谢。后改封鄂国,历鄜、夏二州都督。敬德晚年谢宾客不与通,“穿築池台,崇飾羅綺,嘗奏清商樂以自奉養”[1]。又饵云母粉,飛煉金石,为方士术延年,凡十六年。顯慶三年(658年)卒,唐高宗廢朝三日,詔京官五品以上及朝集使赴第臨吊,冊贈司徒、并州都督,諡曰忠武,陪葬昭陵。

尉迟敬德妻鄂国夫人苏娬,大业九年(613)五月二十八日卒于马邑郡平城乡京畿里家中,时年25岁。生子尉迟宝琳,孙尉迟循毓,潞王府仓曹参军。

傳說[编辑]

传说敬德面如黑炭,擅使鐵鞭,騎烏騅馬,據西遊記一書,尉迟恭与秦琼因保護唐太宗李世民免於龍王鬼魂之犯,成为两位道教传统门神,尉迟恭年少時曾為鐵匠,後世鐵匠常奉之為職業守護神。

家世[编辑]

尉迟敬德先祖历史上没有准确记载,但由其打铁祖业和对鲜卑人的漠然可以推断其不是鲜卑人,因为鲜卑人一直使用“鲜卑从军,汉人务农”的府兵制,是一个全民皆兵的游牧民族,其余副业皆由汉人从事,而西魏朝宇文泰恢复鲜卑古制,并且恢复鲜卑旧姓,命令汉族部将资历高者袭三十六姓,次者袭九十九姓,所将士卒也改从主将的胡姓,他们形式上成为一批胡化了的汉人,而在隋文帝杨坚担任北周大丞相时恢复了部分被吸收入府兵的汉人的汉姓,并在称帝后允许所有汉人恢复汉姓,但仍有部分胡化汉人仍然沿用鲜卑姓,尉迟恭的先祖很可能便是其中的一个。

尉迟氏系北魏鲜卑尉迟部出身,魏孝文帝迁洛,有八氏十姓,三十六族九十二姓。八氏十姓,出于魏帝宗属,或诸国从魏者,元、长孙、宇文、于、陆、源、窦首之;三十六族九十二姓,世为部落大人。并号河南洛阳人。尉迟氏即属于代北虏姓之列,郡望河南洛阳。《元和姓纂》载:后魏平东将军尉迟说六代孙孟都生罗、伽,罗,隋代州镇西将军,生运,运生绍宗,左屯田将军、油江伯,孙琅,邛州刺史;伽,隋乌程镇将军,生敬德,唐右侯大将军、同州刺史、鄂忠武公,生宝琳,司卫卿、右卫将军,生修寂、修俨。

尉迟敬德墓志载:

  • 曾祖:尉迟本真,后魏中郎将、冠军将军、渔阳郡开国公,赠六州诸军事、幽州刺史,谥号曰懋。
  • 祖:尉迟孟都,齐左兵郎中、金紫光禄大夫、周济州刺史。
  • 父:尉迟伽,隋仪同,皇朝赠汾州刺史、幽州都督、幽、檀、妫、易、平、燕等六州诸军事、幽州刺史、常宁安公。中年早逝。
  • 发妻:苏娬(589年—613年6月21日),京兆始平人。
  • 后妻:姓氏不详,在尉迟恭之后去世。

官职、爵位[编辑]

尉迟敬德曾任

  • 开皇五年(585年)出生
  • 隋炀帝末年,朝散大夫正议大夫
  • 刘武周帐下偏将、
  • 降唐,为秦王府右一府统军、
  • 秦王府左二副护军、
  • 武德九年(626年),任皇太子李世民的太子左卫率、
  • 贞观元年(627年),右武侯大将军、赐爵吴国公,实封一千三百户、泾州道行军总管、
  • 贞观四年(630年),襄州都督、襄鄀邓淅唐五州诸军事、襄州刺史、
  • 贞观八年(634年),灵州都督、盐环静等四州诸军事、灵州刺史,寻加光禄大夫、行同州刺史、
  • 贞观十一年(637年),封建功臣,册拜使持节宣州诸军事、宣州刺史,徙封鄂国公,食宣州实封一千三百户、
  • 光禄大夫、行鄜州都督、鄜坊丹延四州诸军事、鄜州刺史
  • 贞观十六年(642年),又以本官检校夏州都督、夏绥银三州诸军事、夏州刺史
  • 贞观十七年(643年),以开府仪同三司致仕,图形于凌烟阁、
  • 贞观十八年(644年),唐太宗征讨高句丽,为左一马军大总管、
  • 显庆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658年12月26日),在隆政里私第去世,享年七十四,追赠司徒、并州都督,谥号忠武。

尉迟恭碑和墓志铭[编辑]

尉迟恭碑为陕西醴泉县昭陵陪葬碑之一。许敬宗撰文,书者不详。碑额篆书题:“大唐故司徒并州都督鄂国忠武公之碑”。碑文共41行,每行78字。此碑明朝年间出土时,上半部已泐甚,下截存1000余字,今北京图书馆藏有拓本。碑文《文苑英华》、《全唐文》有载。

大唐故司徒并州都督鄂国忠武公之碑 口口口口口口口高阳郡开国公许敬宗撰
盖闻岳灵昭贶,协其神者申甫;纬象腾斌,含其精者伊传。用调芳玉铉,增耀金符,譬八柱之承天,犹四溟之载地。是以邠郊创业,冥契非郦(一作熊)之兆;沛野开基,郁会攀鳞之杰。莫不凝徽篆策,铭勋戈鼎,光裂河西而济美,期砺岳以畴庸。若乃经启睿图,弥纶圣业,扈兵师於丹水,夷饵石之祆渠。振文策於乌江,扫拔山之巨祲。抑扬七佐,镕铸五臣,致我后於勋华,轶前修於樊灌。名高绝代,其在忠武公乎?
公讳恭,字敬德,河南洛人也。原夫玉派灵长,控昌源於弱水,琼基峻远,峙层构於轩台。叶粹气以擒贼,威横朔野;奄崆峒而擅武,迹跨中原。亦犹江马南浮,图基巨丽;溟鲲北运,激势扶摇。是故轩冕传华,半神州而交蔚;忠良秀美,煜帝里而驰芬。与夫由余去危,斥翦鹑而作霸;日磾受顾,光珥貂而累华。考诸声实,固不同年而语也。曾祖本真,後魏中郎将、冠军将军、渔阳郡开国公,赠中外六州诸军事,谥曰懋。道粹黄中,寄侔丹化,袭徽章於珪瑞,飞茂绩於锺镛。大父益都,北齐左兵郎中,迁金紫光禄大夫,入周,济州诸军事、济州刺史。雕锼杞梓,黼藻人伦。用匪齐钩,亟深微管之寄;价符赵壁,愈擅入秦之美。考伽,随授仪同三司、卫王记室,皇朝追封常宁安公,赠汾州刺史、幽州都督。材纬三端,扬镳武库,位阶一命,顿辔文房。下调悲於季叶,饰壤昭於昌运。故知壮气犹生,贯千秋其尚想;名臣不作,瞻九原而增悼。再缛部符之赠,式冠封坟之典,公邓林抽颖,昆峤疏源。非假七龄,早郁凌霜之干;爰滋九润,先孕联云之宝。瞻言广术,企列戟於髫初;属想倾羲,俯回戈於度内。雄姿岐嶷,覆篑栽规,深勇潜贞,涌泉韫量。饰躬由礼,检性依仁,匪卫拔於齐桃,亟翘诚於孟荀。言泉河泻,应千里而无违;侠气飙腾,轻百金而有裕。加以钤符玄秘,剑术精微。偃月疏管,右泽左陵之势;浮云定阵,鹅张鹤列之奇。莫不夙契灵台,暗穷神奥。由是誉光日下,声盖秦中。而翠虬骧雾,必先阶於尺木;紫燕追风,初发踪於步武。爰膺执戟之选,以效叶觚之节。蒙授元帅都督,拜朝散大夫,转正议大夫,加银青光禄大夫,大业十二年也。未展雄飞,载羁下列,何意乎九苞呈瑞,俪彩司晨,一角效祥,俦踪警夜。俄而运锺旒冕,旋弛永衣;大浸襄陵,长虹贯日。公乃行吟梁父,希管晏以思齐,屈迹淮阴,俟萧张而佐命。皇家补倾,极振颓纲,提剑风驱,援旗电扫。刘武周不稽天气。实暗人谋,怒穷辙以抗威,临焦原而自逸。公见縻昏伪,迫以驱驰。取譬辛毗,甫依袁而免戾;同夫马援,聊寄隗以偷全。尚鞠丑徒,据其危堞。太宗俯离凤邸,亲御龙韬,军次介休,将屠伪邑。早钦英略,深嘉义勇,飞箭以述皇威,投金以申同德。公鉴穷无象,识照先机,虚西楚之如狼,陋张角之吠犬,遽归真主,期乎大定。擢授秦府统军。於时帝道维新,王途多故。瑞鸡之野,式静云雷,献蜃之川,来均霜露。蕞尔凶狡,久肆回邪,载动神兵,龚行天罚。救楚妙算,虽独运於冲襟;授律宏规,固思凭於猛将。乃以公为行军总管,导彼前茅,追奔若顺海;乘兹破竹,溃敌如决河。积甲齐山,中岳由其咸定;封尸筑观,王城於是乂安。饮至镐京,策勋居最,所赐金帛盖以千箱。其後六统偏师,五为总管,北歼猾夏,南廓滔天。戮鲸鲵於洙泗,溺骖鏕於漳滏。所向风靡,赏钺班。时外难初康,内衅方兆。春坊阶乱,构祸深於戾园;季屏穷凶,为蠹尤於傲象。公早参帷幕,思固宗祧,骤起圣怀,累明大义。九年六月,二凶伏辜,虽天道祸淫,盖赖君之算也。擢拜左卫大将军兼太子左卫率。贞观元年,授右武大将军,屯兵数万,咸令统领。职历二官,兼司七校。龙飞静拆,总禁旅於瑶山;马珥临戎,肃严兵於锜禁。於是威驰银榜,宠峻金吾,拜上柱国,封吴国公,食邑三千户,实封一千三百户。若迁黼曰疏峰,奄衡巫而廓镇;雷导风驱,泻江汉以咸池。馀砾涵辉,明珠韬媚。是称奥壤,独擅雄州。伫寄惟良,以敷景化,连帅之重,帝曰尔谐。贞观四年,授襄鄀邓淅唐五州都督、襄州刺史,班朝警俗,载屏丹帷,虚犴迁浇,宁因赭服。布中和而驿化,浃旁润以驰威。惠泽潜通,吐浪由其绝渚,仁风普畅,啸谷所以浮江。驰佩牍於东皋,岁储京庾,契成麟於西序,家知礼让。道被湘沅,俗均邹鲁。里称冠盖,既洽甿谣。地接股肱,伫求人瘼。八年授光禄大夫,行同州刺史。封建功臣,改封鄂国公,册拜宣州刺史。昔炎周裂壤,荣阳茂十邑之庸;有晋畴荣,壮武峻重封之典。校其优劣,讵可扶轮?累迁灵夏鄜三州都督,懋兹宏德,亟牧大藩。控十角於星街,信覃元塞;总百城於天堑,义偃朱方。端委之风,褫危冠而变俗;毡裘之长,弃鸣镝以归仁。及乎紫封流渥,朱轮徙传,莫不情深借寇,恋切留黄。可谓柔远以德,人称遗爱者矣。既而俯鉴忘筌,景文成之茂躅;深惟满器,躐大传之高踪。漏促铜仪,循良夜之不怠;体安玉杖,谅坦路之难追。奏款青规,辞荣绛阙,特回天眷,肆其诚请。於是册拜开府仪同三司,礼秩加等。已而从容廊庙,怡畅邱园,架巘图莲,疏池泻箭。後堂歌吹,通逸响於南邻;别业林泉,接芳阴於西第。加以陶风元穆,勋胄兼资,里邃高阳,门承通德,故能联姻瑶腑,结庆璿枝,荣亚元吉,宠班右威。清楼耸构,遥通婺女之津;黄阁凝扉,近接天孙之馆。长筵绮合,韦珠与谢玉交辉,广庑云浮,籥共摐金递奏,庭乌效祉,变曜槐端,隙骏驰年,俄潜柳次。嗟乎!巨川既济,奄迁舟於夜壑;高台遽倾,倏摧梁於梦奠。粤以显庆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遘疾薨於长安之私第,春秋七十有四。皇上情切宗臣,痛深国老,举哀别次,罢朝者累辰。昔平仲云亡,趋轮轸恸,宣尼告逝,投诔申哀,未足方此撤县,喻斯辍祭。追赠司徒,词曰:“饰终之典,实属於勋贤;追远之思,允归於器望。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鄂国公敬德,志局标举,基宇沉奥。忠义之节,历夷险而不渝;仁勇之风,虽造次而必践。迺诫申於霸府,茂绩展於行阵。西汉元功,韩彭非重,东京名将,吴邓为轻。著恭肃於轩陛,驰声猷於藩岳。方隆朝寄之荣,便追止足之分。阐雄图而兼济,植高操而孤往。道映千古,誉光百辟。与善俄骞,歼良奄洎。永言遗烈,震恸於心。宜崇礼命,式旌幽壤,可赐司徒使持节都督并蔚岚代等四州诸军事并州刺史,馀官封并如故。所司备礼册命,给班剑卌人,及羽葆鼓吹,赠绢壹千伍佰段,米粟壹阡伍佰石,陪葬昭陵。葬事所须,并宜官给。并赐东园秘器,仪仗鼓吹,送至墓所,仍送还宅。并为立碑。仍令鸿胪卿、琅琊郡开国公萧嗣业监护,光禄少卿殷令名为副使,务从优厚,称朕意焉。”又下谥诏曰:“名以实称,事光於前典;谥为表礼,缛厚於尊言。故博闻强立,少傅擅文成之美;行刚服远,冠军膺景桓之赐。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鄂国公赠司徒并州都督敬德,襟宇弘劭,机神秘远,气茂英果,情驰义烈。阐雄图而赞业,标峻节以凝功。道叶宗臣,望隆时宰,爰升九命之宠,宜享三尊之位。福谦从说,悼往增酸。奉上危身,诚许国之贞操;安人和众,亦经邦之懿范。式详兹典,锡以大名。可谥忠武。”仍遣使持节备礼告柩,以显庆四年岁次己未四月丁未朔十四日庚申,陪葬於昭陵,礼也。惟公资和清粹,禀锐雷霆。勇冠六军,不失独夫之色;志澄四海,斯於万里之外。登范车而绎虑,抚陈室以栖情。苍璧内融,负青冥其非远;白珪外审,体黄裳而愈固。艺或微而咸综,技虽末而旁该。象珥初弯,先穿卧石,鱼文且系,遂引飞泉。擅扛鼎而推雄,掩蒙轮而效捷。观其养亲孝,事君忠,居身节,与士信。识通其变,远鉴穷於未形;智括其神,临事期乎不测。非外物之攸奖,咸宜体以自然。运属艰虞,披荆而扶帝业;功宣草昧,借箸以沃神襟。载扈升陑,爰参誓牧,掩孙吴而高视,躏韩白以长驱。是以舍代偃齐,似青丘之吞梦泽;推坚衄锐,犹黄间之穿鲁缟。祥符捧日,亮尧景而增辉;道契从风,变虞薰而演化。故能丹书誓策。青社疏荣,位兆衔珠,资五申而统律;寄深锡壤,按十部以宣风。年暨抽簪,礼优执餚。悬舆胜躅,昭茂宠於安车;纳驷高门,峻朝章於行马。斯所谓道烈可纪,令终有俶者欤!有子右领军将军宝琳,凤羽摛姿,龙媒骋逸。丞相之子,道懋传经;王公之孙,望高例屣。掩八屯而效职,副九列以腾芳。履孝扬名,克隆华阀,显亲穆誉,爰树丰碑。纪德卢山,载表茂陵之域;题贞毕陌,式分京兆之阡。庶令过客披文,立名可则,故怀斯惠,望拜知归。其铭曰:
商周龙跃,尹望鹰扬。风云宜感,鳞翮曾骧。於赫皇祚,禔祯会昌。锡兹元弼,勋烈推光。
茂德初诞,英徽早畅。狼宿摛精,龟文叶贶。弃繻关下,受符圯上。秘策金韬,腾猷玉帐。
贞心孤劭,壮气横飞。长戈三捷,雄戟双挥。蛟分承影,雁落忘归。韬奇伫睿,屈迹乘机。
衅起射天,妖凝斗日。明一光启,半干秀出。道契披图,功宣授律。冀北先骋,图南载逸。
受派扬威,专征耀武。马陵削树,鸢方铸柱。云卷鸣祠,风驱啸雨。静祲破竹,销氛玉弩。
戎衣式定,河带同盟。望高四履,宠峻千兵。裂壤剖邑,分麾建营。网罗方邵,蹑迹良平。
出建隼旄,入参凤辇。名班贽玉,贲光仪铉。朱户吟笳,青门挂冕。金装甫散,璇霜遽践。
昔恭丹扆,载奉薰琴。今陪玄襚,空悲谷林。纷纷礼缛,杳杳光沈。阍桐永閟,宰树方深。瞻言史策,远振徽音。


尉迟恭和夫人苏斌的墓志铭于1971年在西安昭陵内出土,现藏昭陵博物馆。其墓志中所载名为“融”,神道碑上的名字已经磨灭不见,而《文苑英华》则称尉迟恭,《文苑英华》讹误甚多,不足为凭。尉迟恭之名始见于北宋,唐及五代著作中尚未有见称“尉迟恭”者。《太平广记》卷一四六“尉迟敬德”条称其为“尉迟公”,可能讹传为“尉迟恭”。其祖父之名,《文苑英华》所录尉迟敬德碑文作“大父益都”,墓志为“祖孟都”,“益”字显然系“孟”字之误。墓志载敬德“终于隆政里之私第”,据徐松《唐两京城坊考》卷四,长安朱雀门街西第三街有“隆政坊”,玄宗时改“布政坊”。

大唐故开府仪同三司鄂国公尉迟君墓志铭并序
若夫良臣诞秀,应星躔之象;烈士殉功,讬风云之会,故能弼成帝道,肇开王业。是以淮阴豹变,终翼汉图;渭渚鹰扬,遂迁殷鼎。然后畴庸疏爵,誓彼河山;懿德嘉猷,润兹金石。扬名不朽,其在斯乎。公讳融,字敬德,河南洛阳人也。重山昭庆,玉理导其昌源;流星隆祉,石纽开其远胄。自幽都北徙,弱水西浮,派别枝分,承家启祚。曾祖本真,后魏西中郎将、冠军将军、渔阳懋公,赠六州诸军事、幽州刺史祖孟都,齐左兵郎中、金紫光禄大夫,周济州刺史。并风神秀朗,器宇环杰。宗七萃于兵钤,控六条于刺举。父伽,隋仪同,皇朝赠汾州刺史、幽州都督、幽檀妫易平燕等六州诸军事、幽州刺史、常宁安公。襟清悬镜,量澈澂陂。道悠运倏,中年早谢。圣朝永怀遣范,縟礼追荣。恩洽九原,宠光千载。公禀刚柔之德,秀岐嶷之姿。下列将于文昌,凝闭气于神岳。忠孝之道,发自龆初。温恭之操,彰乎戼始。年甫十二,雄略载驰。尝游野泽之间,乃潜筹兵众,阴为部勒,结构茅草,擬仪行阵。其因风而动者,便令斩伐。昔邓艾之游山泽,规置军容;孙武之试宫闱,准绳兵法。比事前烈,芳猷孤映。隋炀帝申威海外,薄伐辽阳,征驾南轅,乘舆西反,公时领钱骑迎于幽州。有山贼翟松柏、刘宝强等拥兵数万,据山断道,公乃率麾下百骑以击之。矢石纔交,贼徒歼殄,获马三千匹,俘虏五万人,以功授朝散大夫。又击王须拔、历山飞等,以功授正议大夫。时刘武周鸱张塞表,狼顾边垂,公委质行间,任轻都尉。属皇运聿兴,霸图伊始,举赤旗于晋野,杖黄钺于参墟。爰委茂亲,董兹戎律。太宗躬整兵甲,以击武周,获其偏裨,凶徒进溃。公乃率其余众,投诚拜款。辞袁之节,抗迹于前荀;去隗之诚,比肩于往窦。即授秦府统军。于时王充窃据伊、瀍,偷安神器;建德拥兵赵魏,潜规问鼎。讬辅车之势,运连鸡之谋。太宗受脤东征,公参谋盛府,虽神谋妙略,允叶圣衷。斩将搴旗,寔资雄杰。此二役也,策勋居最,累降恩锡,用旌军赏。武德九年,拜左卫大将军,寻除右武候大将军。六校严肃,八屯巡警。声驰削树,寄重衔珠,虽冯异之望重东京,卫青之名飞西汉,无以尚也。加太子左卫率。秩高千石,兵总万人。夙奉龙楼,劬劳鹤禁。凌道胤而高视,驾处默以长驱。其年,突厥大掠于泾州,诏公为泾州道行军大总管,纵兵奋击,所获万计。赉金鞍骏马十匹;又以公昔陪戎幕,早预军谋,赐绢一万匹、金银各千两,拜上柱国、吴国公,食实封益州一千三百户。故勒丹书而誓信,焘黄土以疏封。邑启东吴,踵太伯之遐轨;境连南越,嗣黄歇之清尘。除襄州都督、襄鄀邓淅唐五州诸军事、襄州刺史。建旄奥壤,分竹名藩。道著褰帷,威慑浮江之兽;仁深露冕,恩流出境之蝗。既而紫塞紆余,城邻十角;黄图弥望,地分三辅。连帅之重,允属勋贤,除灵州都督、盐环静等四州诸军事、灵州刺史,寻加光禄大夫、行同州刺史贞观十一年,封建功臣,册拜使持节宣州诸军事、宣州刺史,徙封鄂国公,食宣州实封一千三百户,仍命子孙承袭。又拜光禄大夫、行鄜州都督、鄜坊丹延四州诸军事、鄜州刺史。十六年,又以本官检校夏州都督、夏绥银三州诸军事、夏州刺史。公居满诫盈,成功不宰,深鉴止足,固辞荣位。于是敷衽陈辞,叫帝阍而披款;如丝成旨,发皇鉴而重违。十七年,抗表致仕,乃拜开府仪同三司,禄俸防阁,并同职事,六日一参。又降诏图画书公等于凌烟之阁。越思范蠡之功,方申镕铸;汉述霍光之美,乃绚丹青。俦今望古,彼多惭德。属辰韩负险,独阻声教。凭丸都而举斧,恃沮水而含沙。太宗爰命六军,亲紆万乘。观兵玄菟,问罪白狼。乃授公左一马军大总管。披坚执锐,隐敌先登。雁翼晨开,翦风云而摧八阵;鱼鳞晓布,蹈汤火而入重围。载奉神麾,躬参驻跸。援稃纔振,杂种分崩。献凯畴勋,荣高列将,而岁在悬车,恩隆咒鲠。散金娱老,疏太傅之遗荣;留剑待终,陆大夫之晏喜。方当聿膺多福,远锡遐龄,而阅水不追,尺波东逝;驰晖永谢,存景西沉。显庆三年十一月廿六日终于隆政里之私第,春秋七十有四。皇情轸悼,为之流涕,于云龙门举哀,辍朝三日。乃敕京官五品以上,及朝集使等就宅吊慰,赠司徒。乃下诏曰:“饰终之典,寔属于勋贤;追远之思,允归于器望。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鄂国公敬德,志局标举,基宇沉奥。忠义之事,历夷险而不渝;仁勇之风,虽造次而必践。迺诫申于霸府,茂绩展于行阵。西汉元功,彭韩非重;东京名将,吴邓为轻。著恭肃于轩陛,驰声猷于藩岳。方隆朝寄之荣,便追止足之分。阐雄图而兼济,植高操而孤往。道映千古,誉光百辟。与善俄褰,歼良奄洎。永言遗烈,震恸于心。宜崇礼命,式旌幽壤。可赠司徒、使持节都督并汾箕岚等四州诸军事、并州刺史,余官封如故。所司备礼册命,给班剑卌人、羽葆鼓吹。赠绢一千五百段,米粟一千五百石,陪葬昭陵。葬事所需,并宜官给,并赐东园秘器。仪仗鼓吹送至墓所,仍送还宅,并为立碑。仍令鸿胪卿、琅琊郡开国公萧嗣业监护,光禄少卿殷令名为副,务从优厚,称朕意焉。”惟公器宇严峻,墙岸夷邈。珠角奇徵,山庭异表。夙挺公侯之望,早驰将帅之能。逸气凌云,触雷霆而靡挠;贞心贯日,契金石而不渝。运偶经纶,时逢草昧,坐挥三略,策蕴龙豹之韬;遥制六奇,力骋貔貅之势。左飘右落,歼窫窳而冰销;箕张翼舒,扫攙抢而雾廓。及道符鱼水,契叶盐梅。依日月之赊光,排阊阖而遐举,爵兼千乘,位重六军。飞纓曳绶,腰金鸣玉。登朝体国,义贯王臣;忠图谠议,屡陈天扆。守讷缄言,韬其涌泉之思,而慎刚持操,晦其扛鼎之材。事君尽礼,致钦明于尧舜;奉国忘身,保忠贞于邓李。贻训隆侈,履操沖撝。林泉与廊庙同归,紱冕与薜萝齐指。方陪翠盖,奉介丘之仪;遽掩玄扃,深蒿里之痛。显庆四年,岁在协洽,月次中吕,十四日庚申,陪葬昭陵。诏谥忠武公,礼也。龟谋叶兆,凫旌启辙。落日沉兮楚挽哀,郊风急兮边箫咽。山门晦兮夕雾黯,松径昏兮愁云结。嗟宝剑之孤悬,叹瑶琴之永绝。有子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卫尉少卿宝琳,思履霜而切虑,仰风树而衔哀。感寒林之落笋,痛夏枕之凝埃。恐陵迁而海变,图茂范于窀台。乃铭曰:
烈山镇地,弱水浮天。蕴灵遂古,衍庆遐年。太衡舄奕,轩冕蝉联。谁其继美,芳流在旃。
猗欤矫翰,郁标奇节。夙挺天姿,早飞人杰。气薄霄汉,操凌冰雪。比玉齐温,方珠共洁。
时逢鹊起,道属龙飞。瞻云吐秀,捧日扬晖。翼宣宏略,光赞沉机。乾坤载造,宇县攸归。
刑马著功,纽龟分职。誉高领袖,道参槐棘。肃肃钩陈,英英鼎食。国之御侮,邦之司直。
嘉庸克遂,居宠若惊。悬车告老,挂冕辞荣。烟霞逸志,山水幽情。俄归樗墓,遽掩膝城。
毕陌陪茔,盐山即兆。云低陇路,日沉松杪。宰翔仙鹤,埏悲瑞鸟。大树空存,夜台难晓。


注釋[编辑]

  1. ^ 《舊唐書·尉遲敬德》
  2. ^ 《全唐文》卷422《安州刺史杜公神道铭》:夫人河南郡君,尉迟鄂国公之孙,邛州刺史环之女也。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长孙无忌 | 李孝恭 | 杜如晦 | 魏徵 | 房玄龄 | 高士廉 | 尉迟恭 | 李靖
萧瑀 | 段志玄 | 刘弘基 | 屈突通 | 殷开山 | 柴绍 | 长孙顺德 | 张亮
侯君集 | 张公谨 | 程知节 | 虞世南 | 刘政会 | 唐俭 | 李世勣 | 秦琼
隋唐十八好漢
李元霸 | 宇文成都 | 裴元慶 | 雄闊海 | 伍雲召 | 伍天錫 | 羅成 | 楊林 | 魏文通
新文禮 | 尚師徒 | 秦叔寶 | 尉遲恭 | 單雄信 | 王伯當 | 盧明星 | 盧明月 | 程咬金
另錄:梁師泰 | 左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