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加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Rmn-social-header-1-.svg
本条目包含 古罗马以及罗马共和国的衰落

罗马共和国, 马克·安东尼, 克利奥帕特拉七世, 暗杀凱撒, 克拉苏, 庞培, 布鲁图, 小卡托,

庞培剧场, 西塞罗, 前三头同盟, Comitium
带有小卡托像的银迪纳厄斯(47-46 BC).

马尔库斯·波尔基乌斯·卡托·乌地森西斯拉丁语Marcus Porcius Cato Uticensis (前95年-前46年),又名 小卡托 Cato Minor),以区别他的曾祖父—老卡托。小卡托是罗马共和国末期的政治家和演说家, 是一个斯多葛学派的追随者。他因为其传奇般的坚忍和固执而闻名(特别是他与盖乌斯·尤利乌斯·恺撒长期的不和), 他不受贿、诚实、厌恶当时普遍的政治腐败。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卡托出生于公元前95年的罗马, 是马尔库斯·波尔基乌斯·卡托与他的妻子莉维娅·德鲁莎的儿子。年幼时就父母双亡,由他的舅舅马尔库斯·李维·德鲁苏斯(Marcus Livius Drusus 保民官)抚养。他的舅舅也同时抚养了昆图斯·塞维利乌斯·西彼欧(Quintus Servilius Caepio)Q. S. Caepio the Younger的儿子,塞薇利娅·西彼欧尼(Servilia Caepionis)和小塞薇利娅·西彼欧尼(Servilia Caepionis Minor),这是从他第一次婚姻而来的孩子(虽然昆图斯·塞维利乌斯·西比欧通常被认为是卡托的亲兄弟)。除此之外,还有波尔洽 (小卡托的姐妹) (卡托的亲姐妹)和马尔库斯·李维·德鲁苏斯·克劳地亚努斯(Marcus Livius Drusus Claudianus,是李维的养子)。德鲁苏斯在卡托4岁时被谋杀。

卡托在很小的时候就显示出他的固执性格。他的老师撒尔佩东说,虽然他很难被说服,而且有时很难去重新训练,总体来说卡托是个孝顺好问的小孩。普鲁塔克说过一个故事:马西人(Marsi)的首领昆图斯·波佩迪烏斯·西罗Quintus Poppaedius Silo)牵扯到罗马议事广场里一件有争议的事情里。因此他来拜访朋友马尔库斯·李维,同时也与房子里的孩子们见了面。在游戏的气氛里,昆图斯让孩子们支持他,除了卡托以外,所有的孩子都点头微笑。卡托却用怀疑的眼光盯着客人。西罗请他给一个回答,但是没有得到回应。这时西罗捉住卡托的脚,将他倒吊在窗外,卡托依然一言不发。

普鲁塔克同时也详述了其它几个故事。在一个社交活动的晚上,一群孩子们在庄园的偏房里玩虚拟审判游戏,大家可以分别扮演法官、原告、被告。其中一个孩子,想来也是一个好脾气、讨人喜欢的孩子,扮演了原告。当他扮演的角色被其它孩子拉出房间并向卡托发出绝望的尖叫时,卡托十分生气。他什么也不说,把这个孩子从“卫兵”手上拉开,并让他离开其它的孩子。

普鲁塔克也提到,甚至在卡托很年轻的时候,他就在同代人里得到了巨大的尊敬。所有的罗马贵族少年都要参加仪式性的军事游戏“特洛伊”,以之为“成年”仪式。其中有骑在马上用木制武器模拟战场。其时,苏拉的一名扈从的孩子被成人组织者拣选为一个“组”的领袖,这个组却因此人的品性问题拒绝服从他。而当他们最终被问及追随哪一个的时候,男孩们一致推选了卡托。

罗马的独裁者苏拉很喜欢与卡托及其兄弟西彼欧谈话。甚至在卡托公开违抗其意见和政令时,也要召见这名少年(苏拉的女儿科涅利亚·苏拉(Cornelia Sulla)嫁给了卡托的舅舅李维)。根据普鲁塔克的记述,在内战激烈之时,名望高重的罗马贵族被从苏拉的别墅中带出去处死,而其时14岁的卡托问老师为何无人杀死独裁者。撒尔佩东的回答如下:“孩子,他们怕他胜于恨他。”卡托回答:“给我一把剑,让我将国家从奴役之下解放出来。”此后,撒尔佩东意识到这孩子的共和信仰之坚定,便小心地使他在城中始终有人看顾。

政治生涯[编辑]

在收到属于他那份的遗产后,卡托搬出了他舅舅的家开始学习斯多葛学派哲学和政治。他生活的非常正派(像他著名的祖父老卡托)。他经常让自己接受艰苦的训练,学习穿着最少的衣服忍受寒冷和大雨。他只食用身體所需的食物,飲用市場上最便宜的。他所得到的遺產完全能夠讓他生活的非常舒適,他這麼做完全是因為哲學的原因。他長時間生活於公眾關注之外。很少在公眾場合出現,但是當他出現在論壇上時,他的演講和修辭學技能得到了最高的稱讚。

卡托最先與一個羅馬貴族婦女Aemilia Lepida訂婚。但是她最終嫁給了與她先前已經訂婚的Quintus Caecilius Metellus Scipio,卡托被激怒了,想要去告她,但他的朋友們勸服了他。同時卡托也滿足於創作了一首反對西庇阿的韻律詩。後來,卡托與一個名叫Atilia的女子結了婚,他們有一個兒子Marcus Porcius Cato和一個女兒Porcia,他的女兒成為了Marcus Junius Brutus的第二任妻子,加圖後來因為妻子的不正當行為而與她離了婚。

公元前72年,卡托自願參加了鎮壓斯巴達克斯起義的戰鬥,可推測是為了支持他的兄弟西彼俄(Caepio)

卡托与贵人派[编辑]

卡托反對三頭政治[编辑]

塞浦路斯[编辑]

内战时期[编辑]

恺撒、庞培和克拉苏的三头联盟triumvirate)在公元前54年破裂,其时卡托当选为执政官。卡托和元老院的贵族派判断对手已陷入混乱,便在来年试图造成庞培和恺撒的决裂。这个时期政治动荡,像帕布里乌斯·克劳狄乌斯这样的煽动者试图以贿赂和暴力来争取民众,甚至放弃贵族身份,转而成为平民。卡托作为贵族派的主要发言人,极力对抗这些人。

前52年,卡托竞选次年的最高执政官失败。此时贿选和造假猖獗,他却严格地进行诚实竞选,于是毫无疑问地败给了苟且良知的对手。卡托冷静异常地接受了失败,但拒绝再次参加竞选。

前49年,卡托要求元老院正式解除恺撒任期已满的地方长官职权,并命令恺撒作为公民、不受地方总督法律豁免权保护地返回罗马。此前,庞培驳回了所有命令恺撒返回罗马的提请,但也逐渐注意到恺撒广泛使用贿赂,支持政治暴力。在庞培的默许下,卡托使终结恺撒地方总督职权的决议顺利通过。恺撒多次尝试进行谈判,甚至退让至放弃一切、只保留他的一个行省和军团。庞培对他的退让表示满意,但卡托和最高执政官兰图努斯拒绝让步。于是恺撒将在回到罗马受审判,或自愿流放、退出政坛之间二选其一。但他仅率领一个军团直逼意大利,这就是在无形中对元老院宣战。 [1]

恺撒带领第十三军团thirteenth legion)越过了卢比肯河,从元老院夺取了权力。这与苏拉的作为如出一辙。恺撒被正式宣布为国家公敌。他追击庞培领导的元老院一派,庞培则弃城而走,到希腊去募集军队,其随从诸人中就有卡托。庞培的军队一开始在都拉基乌姆重创恺撒(卡托正控制着港口),却在法撒卢战役中被最终击败。但卡托和梅特卢斯·斯基比奥Metellus Scipio)没有服输,逃到了阿非利加行省,在乌提卡Utica)继续抵抗。因为他在该城停留并掌控其港口,他有时被称为“乌提卡的卡托”(Cato Uticensis)。恺撒立克里奥佩特拉七世为埃及女王之后,继续追击卡托和斯基比奥。公元前46年2月,占了数量优势的恺撒军团在塔普苏斯地峡战役Battle of Thapsus)中击败了斯基比奥的军队。恺撒一反其宽赦战略,没有接受斯基比奥部队的投降,将他们全部屠杀。

卡托在乌提卡没有参加战役。他不愿在恺撒统治的世界中苟存,甚至拒绝让恺撒享有宽恕他的权力,由是自杀。根据普鲁塔克的记述,卡托想用自己的剑自杀,但因为手上有伤,没能成功。普鲁塔克写道: “卡托没有即刻因伤死去。他挣扎着掉到床下,撞倒了旁边的一张小桌。仆人听到了声响,便发出呼喊。他的儿子和所有的朋友即刻跑进房间,看见他倒在自己的血泊中翻滚,一大段肠子全在体外,但他还活着,望向他们。他们全都恐惧地站着。医生上前去,要将未被刺伤的肠子置回体内并缝合伤口。但卡托醒过来,明白了医生的意图,推开他,拉出自己的肠子,撕开伤口,即刻气绝。”

普鲁塔克写到恺撒在听到卡托之死时评说:“卡托,我怨恨你的死亡,你则怨恨我保全你的生命。”

卡托身後[编辑]

罗马时期[编辑]

卡托作为一名斯多亚主义者和罗马共和国的积极护卫者为人所铭记。但也应注意,罗马对斯多亚主义的诠释与希腊哲学家的观念有所分歧。例如,希腊哲学家反对参与公共事务;罗马人则将其教条纳入了罗马的框架之中。卡托的高尚道德和清廉德性为他赢得了追随者——其中以Markus Favonius最为出名——,也赢得了政敌的赞美,譬如撒路斯提乌斯(他传下了恺撒与卡托姊妹的韵事)。撒路斯提乌斯还写了一篇卡托与恺撒的比较(卡托的长期政敌恺撒因其仁慈、同情心和慷慨为人所称誉;而卡托则因自制、坚毅和道德气节著称)。但在两人之中,撒路斯提乌斯更赞赏哪一位,还是应当加以思量的。卡托死后,赞同和反对他的文章纷纷涌现;其中西塞罗写就了一篇颂词,名为《卡托》,而恺撒则以《反卡托》加以回应——恺撒从未原谅过卡托历年施以的阻力。恺撒的这本小册子今已不存,但其中部分内容可以由普鲁塔克的《小卡托传》进行推断,传记中重复了许多恺撒在《反卡托》中举出的故事。普鲁塔克也特别提及卡托的密友穆纳提乌斯·卢夫斯(Munatius Rufus)和后来尼禄时期的元老Thrasea Paetus的相关记述,以之为其《小卡托传》部分内容的资料来源。在当时的时代语境中,尤其应注意的是,恺撒虽然对所有人宣告赦免,却从未原谅卡托。此事为反恺撒阵营的其他成员一直记念,其中就包括卡托的侄子、在卡托死后成为他女婿的布鲁图斯

帝国体制之下的共和主义者热切地追念卡托。在奥古斯都庇护下写作的诗人维吉尔,在《埃涅阿斯纪》中将卡托塑造为一个英雄。其时赞颂恺撒并非高枕无忧之举,奥古斯都便对卡托加以宽容和称赏。有人会争议认为,在死后的卡托身上堆砌赞誉标识了对罗马帝国新形态的反对,但又不直接挑战奥古斯都;事实上,是直至数代之后,以卡托为行为榜样的人才得以免去遭受迫害的担忧。但是,以卡托为理想的共和主义抱负的复苏在尼禄的统治之下,以塞涅卡卢坎等人的死亡告终。但卡托则作为正义的理想延续至将来的许多世代。

在尼禄统治之下写作的诗人卢坎在史诗《法撒里亚》后面几卷中,同样把卡托塑造为英雄。从他的作品中衍出了如下警句:“胜利的事业取悦神祇,失败的事业则取悦卡托。” (Victrix causa deis placuit sed victa Catoni. Lucan 1.128)其他的帝国时期作家,诸如贺拉斯、提比略时期的维勒尤斯·帕特库鲁斯(Velleius Paterculus)和瓦勒里乌斯·马克西穆斯(Valerius Maximus)也同1世纪的卢坎、塞涅卡,以及后期的阿庇安、迪奥(Dio Casius)也都在各自的作品中强调了小卡托的历史地位。

中世纪[编辑]

但丁的《神曲》中,卡托被描绘为炼狱山的守卫者。

他是但丁笔下在炼狱中遇见的仅有两位得救的异教徒之一。另一位是斯塔提乌斯(颂歌二十——二二)。

启蒙时期[编辑]

卡托在启蒙时期的共和革命中也同样为人看重。约瑟夫·阿迪逊的戏剧《卡托:一部悲剧》(Cato, a Tragedy 1713年4月14日首演)将卡托称颂为为共和事业献身的殉道者。此剧大获成功,也饱受批判:仅在伦敦就上演了20多场,18世纪末之前已出版了26个版本。乔治·华盛顿常常引用阿迪逊的《卡托》,并不顾国会的戏剧禁令,在福吉谷过冬时上演该剧。卡托之死(La mort de Caton d'Utique)在革命时期的法国也是盛行的主题,菲利普-洛伦·罗兰(Philippe-Laurent Roland)在1782年就此塑像,布歇·加布里埃尔(Bouchet Louis André Gabriel)、布瓦隆·皮埃尔(Bouillon Pierre)和奎林·纳西塞(Guérin Pierre Narcisse)在1797年创造画作。让-巴布蒂斯塔·罗曼(Jean-Baptiste Roman)和弗朗西斯·鲁德(François Rude)在1832年合作的卡托塑像至今存于卢浮宫。

年表[编辑]

卡托的婚姻与后代[编辑]

小說/詩歌等文學作品中的卡托[编辑]

註釋[编辑]

  1. ^ Plutarch, Pompey[1], 59.4

参考资料[编辑]

  • Badian, E. 'M. Porcius Cato and the Annexation and Early Administration of Cyprus' JRS 55 (1965): 110-121.
  • Bellemore, J., 'Cato the Younger in the East in 66 BC', Historia 44.3 (1995): 376-9
  • Earl, D.C. "The Political Thought of Sallust". Cambridge, 1961.
  • Fantham, E., 'Three Wise Men and the End of the Roman Republic', "Caesar Against Liberty?", Arca (43), 2003: 96-117.
  • Fehrle, R. "Cato Uticensis" Darmstadt, 1983.
  • Goar, R. "The Legend of Cato Uticensis from the First Century BC to the Fifth Century AD". Bruxelles, 1987.
  • Gordon, H. L. "The Eternal Triangle, First Century B.C.".The Classical Journal, Vol. 28, No. 8. (May, 1933), pp. 574-578
  • Hughes-Hallett, Lucy. Heroes: A History of Hero Worship. Alfred A. Knopf, New York, New York, 2004. ISBN 1-4000-4399-9.
  • Marin, P. 'Cato the Younger: Myth and Reality', Ph.D (unpublished), UCD, 2005
  • Marin, P. 'Blood in the Forum: The Struggle for the Roman Republic'. London: Hambledon Continuum, (March) 2009 ISBN 1847251676 ISBN 978-1847251671
  • Marin, P. 'Caesar's Nemesis: The Life and Influence of Marcus Porcius Cato (the Younger) forthcoming 2010-11
  • Peter Nadig, Der jüngere Cato und ambitus, in: Peter Nadig, Ardet Ambitus. Untersuchungen zum Phänomen der Wahlbestechungen in der römischen Republik, Peter Lang, Frankfurt am Main 1997 (Prismata VI), S. 85-94, ISBN 3-631-31295-4
  • Syme, R., 'A Roman Post-Mortem', "Roman Papers I". Oxford, 1979
  • Taylor, Lily Ross. "Party Politics in the Age of Caesa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Berkeley, California, 1971, ISBN 0-520-01257-7.
  • Plutarch. Cato the Younger.

Template:Plut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