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澤治三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小澤治三郎
Ozawa11.jpg

小澤治三郎海軍中將
出生 宮崎縣兒湯郡
去世 東京市
效命 日本 日本
军种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海軍
服役年份 1909年–1945年
軍銜 海軍中將
統率 第三艦隊
第一機動艦隊
聯合艦隊總司令
參與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戰

小澤治三郎日文:おざわ じさぶろう,英文:Jisaburo Ozawa,1886年10月2日-1966年9月9日)海軍中將,日本第一機動艦隊司令,並統帥艦隊參與菲律賓海之役,他也是最後一任聯合艦隊總司令。

早年生活[编辑]

小澤治三郎於1886年10月2日出生於九州宮崎縣兒湯郡高鍋町,父親為原高鍋藩士小澤寅太郎。在就讀宮崎中學(現宮崎大宮高校)時因暴力事件,而受到退學處份[1]。正當失意之時,小澤之兄,陸軍軍人小澤宇一郎從日俄戰爭的中國東北戰場上寄一封勸戒「過則勿憚改」[2]的信給小澤。受此感召,小澤於是前往東京,轉入成城學校。小澤終身都仔細保管這封信,並成為其座右銘。

小澤之後進入海軍兵學校,1909年海軍兵學校第37期畢業,在同期179人中排名第45位。小澤海軍少尉候補生小澤登上加護級巡洋艦宗谷號進行訓練航行,當時宗谷號的艦長即日本在投降時的首相鈴木貫太郎大佐,候補生的指導軍官為山本五十六大尉與古賀峰一中尉。

小澤大尉於1921年從海軍大學第19期結訓,升少佐,並接任驅逐艦竹號艦長。1930年升大佐,先後出任海軍大學與陸軍大學教官,重巡洋艦摩耶艦長,战列舰榛名號艦長等。1936年升少將,先後擔任聯合艦隊參謀長,第八戰隊司令,海軍水雷學校校長,與第一航空戰隊司令。1940年升中將,任第三戰隊司令,1941年10月任南遣艦隊司令,並以此職參與太平洋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编辑]

南遣艦隊/第一南遣艦隊[编辑]

珍珠港事件以前,小泽已经指挥训练日本海军航空兵多年。在选择第一航空舰队司令时,日本海军内部都认为小泽较南云更为合适。但因为资历略差,小泽是1909年12月毕业的,南云是1909年1月毕业的,而且小泽的毕业成绩是45(吊床号45)南云是7号。在论资排辈和毕业成绩跟一辈子的日本海军里面,被迫交出了第一航空舰队的指挥权而改任南方舰队司令。 1941年12月2日,南遣艦隊護衛山下奉文陸軍大將所指揮的第25軍從中國海南島的三亞港出發。第25 軍於12月8日登陸馬來半島,南遣艦隊則提供海空支援。同日,英國皇家海軍遠東艦隊司令,湯瑪士·菲利普爵士率領Z部隊(Force Z),含戰鬥艦威爾斯親王號(HMS Prince of Wales,53),戰鬥巡洋艦卻敵號(HMS Repulse),與4艘驅逐艦從新加坡出發,在沒有空中掩護的情況下前往馬來半島,意圖阻止日軍。當Z部對於10日抵達前線時沒有發現日軍艦隊,但本身卻被日軍潛艦發現,於是隸屬於南遣艦隊,駐西貢的第二二航空戰隊發動86架轟炸機把戰鬥艦與戰鬥巡洋艦擊沉。

當時小澤本人在南遣艦隊旗艦,重巡洋艦鳥海號上,原意是希望率領艦隊進行一場水面會戰,但因為英軍艦隊掉頭,意欲返回新加坡,加上日軍艦隊所在水域的天候狀況不良,種種因素使得日軍水面戰艦沒有與Z部隊交火。

1942年1月,南遣艦隊改編為第一南遣艦隊,仍由小澤任司令。除繼續掩護馬來半島上的日軍外,還協助日本陸軍入侵爪哇島與蘇門答臘島。1942年4月,為配合第一航空艦隊在印度洋的作戰,第一南遣艦隊,含輕航艦龍驤號,與5艘重巡洋艦(小澤旗艦鳥海號也在其中),進入孟加拉灣,以摧毀商船為作戰目的。三天之內就擊沉23艘商船,共計13萬7千噸,另有8艘船重創,一時之間東印度洋沿岸的商業航行全面停擺。

第三艦隊/第一機動艦隊司令[编辑]

1942年11月,小澤接替南雲忠一出任第三艦隊司令,接掌了日本的航艦部隊。1944年3月,第二艦隊併入,重組成為第一機動艦隊,由第三艦隊司令部兼管。但由於美軍潛艦的攻擊,使得小澤訓練其麾下飛行員的計劃受到很多阻礙。1944年6月13日,第一機動艦隊從吉馬拉斯(Guimaras)泊地出發,前往馬里亞納群島。第一機動艦隊包含9艘航艦與戰機約450架,美軍第五艦隊的航艦與飛機都是日軍的兩倍,訓練也優異得多。美軍已在5月底便已探知日方作戰計畫,於是美軍航空與潛艇部隊早已嚴密監視各重要航線。美軍雖然於6月17日與18日都發現日軍位置,但美軍TF 58的飛機在19日卻無法發現日軍。第一機動艦隊則靠著大量的偵察機,在海戰早期對美軍位置十分清楚,於是小澤發動六波共計324架飛機前去攻擊美軍。靠著人員素質以及雷達之技術優勢下,美軍戰機與防空火力成功擊退所有日軍攻擊,日機損失191架而特遣艦隊本身幾無損傷,戰機損失29架。在日軍發動攻擊時美軍潛艇部隊成功的擊沉了大鳳號以及翔鶴號,由於小澤的旗艦大鳳號因潛艦的攻擊而沉沒,小澤與其幕僚於20日移乘瑞鶴號,並預備聯合關島上的第一航空艦隊(指揮官角田覺治中將)對美軍再次進攻。但美軍先發現了日軍,並發動216架飛機進行攻擊。美軍的攻擊擊沉了輕航艦飛鷹號,重創了艦隊航艦瑞鶴號,與輕航艦隼鷹號與千代田號,並擊落50架日機。美機在戰鬥中只損失20架,但歸艦時因已入夜,在混亂中反而損失了80架飛機。殘存日軍於20日晚間脫離戰場,撤回日本本土。

總計兩天的戰鬥中,日軍三艘航艦被擊沉(包含被潛艇擊沉的大鳳號與翔鶴號),損失378架戰機,戰鬥結束時,第一機動艦隊只剩下35架飛機。這樣,日軍航艦部隊所剩下的飛機比1943年底時還少 [3]

雷伊泰灣海戰[编辑]

小澤回到日本後便全力訓練飛行員,但是當美軍第三艦隊於1944年10月12日起連續三天對台灣機場的攻擊,讓小澤訓練出來的飛行員又損失半數,最後只剩約110架飛機分配給四艘航艦。結果也因小澤艦隊的減弱,使得第三艦隊在之後的捷一號作戰中成為誘離美軍TF 38的誘餌。

10月18日,捷一號作戰實施,19日,小澤率第三艦隊(含艦隊航艦瑞鶴號,與輕航艦千代田號,千歳號,與瑞鳳號,戰機110架)從瀨戶內海出發,避開了美軍監視的潛艇,往南航行。24日,小澤發現了美軍部隊,於是發動76架飛機前往攻擊,目的是為了讓美軍知悉自己的存在。受攻擊的部隊是由佛德烈·薛曼(Frederick C. Sherman)少將指揮的TF 38.3,除幾枚近接彈外,美軍船隻並沒有嚴重損傷。日軍的飛機損失不大,且大多轉降至呂宋島的機場,但問題是當時TF 38.3也正被來自呂宋島的日機攻擊,之前輕航艦普林斯頓號(USS Princeton,CVL-23)還被擊中而癱瘓。拖了很久之後才由飛行員的報告,發現有一波日軍飛機是帶有尾勾並來自海上,讓美軍第三艦隊司令海爾賽上將總算獲得日軍航艦部隊的情報。於是海爾賽在24日夜間帶領TF 38(欠TF 38.1)往北追逐日軍第三艦隊,而小澤在25日知悉自己被美軍發現後,除將飛機轉至陸上機場外,還立刻反轉往北,希望海爾賽離聖伯納迪諾海峽越遠越好。小澤艦隊是日本在雷伊泰灣海戰的四隻艦隊中,唯一順利達成任務者,但他的4艘航艦,與1艘重巡洋艦和2艘驅逐艦被擊沉,日本的航艦部隊事實上已經全部被消滅了 [4]

聯合艦隊總司令[编辑]

雷伊泰灣之役後,第三艦隊與第一機動艦隊解散,小澤轉任軍令部次長,兼海軍大學校長。1945年5月29日,以海軍中將官階就任聯合艦隊總司令,並成為最後一任總司令[5]。小澤並在日本投降時嚴厲禁止部屬自殺,他說:「你們不可以死!大西瀧治郎切腹,宇垣纏飛進沖繩的海裡,大家都這麼亂搞,那麼誰來負這些責任?

服役概要[编辑]

  • 1909年11月19日 - 海軍兵學校卒業(37期),海軍少尉候補生。
  • 1910年12月15日 - 任海軍少尉。
  • 1912年12月1日 - 任海軍中尉。
  • 1915年12月13日 - 任海軍大尉,戰鬥艦河内號分隊長。
  • 1916年12月1日 - 海大乙種學生。
  • 1917年12月1日 - 海軍水雷學校教官。
  • 1919年12月1日 - 海大甲種學生。
  • 1921年12月1日 - 任海軍少佐,驅逐艦竹號艦長。
  • 1925年1月20日 - 第3號驅逐艦艦長。
  • 1926年12月1日 - 任海軍中佐。
  • 1927年12月1日 - 海軍水雷學校教官,海軍砲術學校教官,裝甲巡洋艦春日號教官。
  • 1930年12月1日 - 任海軍大佐。
  • 1931年12月1日 - 海軍大學教官,陸軍大學兵學教官。
  • 1934年11月15日 - 重巡洋艦摩耶號艦長。
  • 1935年10月28日 - 戰鬥艦榛名號艦長。
  • 1936年12月1日 - 任海軍少將,海軍大學教官。
  • 1937年
    • 2月18日 - 第一艦隊參謀長,聯合艦隊参謀長(兼任)。
    • 11月15日 - 第八戰隊司令官。
  • 1938年11月15日 - 海軍水雷學校校長。
  • 1939年11月15日 - 第一航空戰隊司令官。
  • 1940年
    • 11月1日 - 第三戰隊司令。
    • 11月15日 - 任海軍中將。
  • 1941年
    • 9月6日 - 海軍大學校長。
    • 10月18日 - 南遣艦隊司令。
  • 1942年
    • 1月3日 - 第一南遣艦隊司令。
    • 11月11日 - 第三艦隊司令(~1944年11月15日)。
  • 1944年)
    • 3月1日 - 第一機動艦隊司令(兼任)。
    • 11月18日 - 軍令部次長,海軍大學校長。
  • 1945年
    • 5月29日 - 海軍総隊司令,連合艦隊司令,海上護衛司令。
    • 10月10日 - 予備役編入。

退休[编辑]

第二次大戰結束後,小澤就在東京市的世田谷區自宅隱居,不願回顧戰時的記錄並拒絕了半藤一利對他的參訪取材,因為他認為在他的指揮下,有太多的部下戰死,對此感到相當後悔與愧疚。1966年因多發性硬化症過世,享年80,葬禮時昭和天皇賜與7000日元之喪葬費,葬於神奈川縣鎌倉市的鎌倉墓園。

評論[编辑]

日本海軍的航艦部隊教案可說是由小澤建立的,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海軍諸將中,他是少數集理論家與帶兵軍官於一身的將領。但由於資歷問題,小澤並無法在南雲之前出任航艦部隊指揮官。等到接手被南雲消耗殆盡的部隊後,又被美軍壓倒性的兵力所擊垮。但即便如此,在質與量都不如人的情況下,小澤還是能勉力而行,在他所參與的海戰中,其所犯的錯誤遠比美軍來的少,但因為部下水準無法對抗美軍因此其戰術才無法進行有效作為,因此美方對小澤的戰術能力與統率能力有著很高的評價。

逸聞[编辑]

  • 小澤被他的部屬稱為「鬼瓦」,那是因為他因艦上的意外造成顏面神經受傷,導致他幾乎沒有表情。
  • 傳言他有酗酒的情況。
  • 在中學唸書時,小澤就是柔道的高手,進入軍校後,又成為空手道高手,甚至有年輕時的小澤曾把後來成為柔道十段高手的三船久藏從橋上扔出去的小故事。
  • 據說對低階水兵的態度相當高壓,與山本五十六一同被批評為無法體恤士兵處境的海軍將領。
  • 戰後雖然拒絕發表自傳與接受採訪的邀請,但對防衛廳進行的戰史編撰作業相當熱心,曾提供不少珍貴的第一手證言,並留下在防衛廳的轉介下,與在閱讀戰史後視他為日本的英雄的美國兒童,青少年,進行通信的逸聞。
  • 擔任第八艦隊司令時代,在辦公室中擺設訂閱的『改造』、『中央公論』等自由派、左派雜誌,表現出即使在思想相對開放的海軍中都罕見的開明軍人色彩;另外,即使戰後過著清貧的生活,仍然訂閱在當時的大學生間風靡一時的昭日雜誌。
  • 與在雷伊泰灣海戰中演出爭議性反轉,而被譏為「退之栗田」的栗田健男為至交。

註解[编辑]

  1. ^ 因為把鬧事的流氓摔出去,揍了一頓
  2. ^ 日文過ちを改むるに憚ること勿れ
  3. ^ Elmer B. Potter. Nimitz.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77. ISBN 978-0870214929. (英文)
  4. ^ Thomas J. Cutler. The Battle of Leyte Gulf.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1. ISBN 978-1557502438. (英文)
  5. ^ 原本就任總司令時應同時晉升大將,但小澤拒絕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