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金·卡巴斯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尤金·卡巴斯基
Eugene Kaspersky - Kaspersky Lab.jpg
出生 1965年10月04日1965-10-04(49歲)
 蘇聯新罗西斯克
国籍  俄羅斯
职业 卡巴斯基实验室CEO

尤金·卡巴斯基俄语Евгений Валентинович Касперский,拉丁轉寫:Yevgeniy Valentinovich Kasperskiy);出生于蘇聯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诺沃西尔斯克市[1] 是世界信息安全领域的主要专家之一,掌管全球 IT 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实验室[2],该公司由他和他的同事在 1997 年基于 20 世纪 80 年代所开发的反病毒技术而共同成立。 卡巴斯基实验室现已在全球近 200 多个国家运营,在超过 30 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办事处。[3]

教育背景[编辑]

卡巴斯基在他少年时期就对数学兴趣浓厚,在学校读书期间,他参加了由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组织的有关高等数学和物理课外辅导班的特别课程。后来,他在赢得数学竞赛后,被选入一所专门的技术学校——莫斯科国立大学的柯尔莫哥洛夫特殊教育科学中心,进修物理和高等数学。 1987 年卡巴斯基毕业于莫斯科克格勃高等学校数学系(该学校于 1992 年更名为 FSB 学院密码学、通信和计算机科学研究所),在此他学习了数学、密码学和计算机技术知识并主修数学工程专业。 [4]

职业生涯[编辑]

毕业后,卡巴斯基任职于一家跨学科的国防研究所,正是在这里,他在 1989 年检测到 Cascade 病毒后开始从事计算机病毒研究 [5]。经过对病毒进行分析,卡巴斯基开发出一套杀毒工具,创造了多项第一。Cascade 是第一款录入卡巴斯基实验室反病毒数据库的恶意程序,该数据库现已包含超过 1 亿种恶意软件样本。卡巴斯基于 1992 年加盟 KAMI 信息技术中心,并带领一批助手研发出了反病毒软件(AVP)[6],即几年后的首款卡巴斯基反病毒软件的原型。尤金负责 AVP 研发,并成为世界上第一款将软件从反病毒数据库中分离的反病毒软件,这已成为当今的行业标准。他同时在 AVP 软件中提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反病毒图形用户界面的概念

年 11 月,该团队推出业内首款成熟的产品——AVP 1.0。1994 年,该产品在汉堡大学测试实验室进行的一项对比试验中拔得头筹,与当时最畅销的反病毒程序[尤金·卡巴斯基 [7] 相比,显示出更高的检测和中和速度,出人意料地获胜让 AVP 赢得了广泛的国际认可。

于此同时,团队开始向国外 IT 公司授权其独特的专业技术,这个惯例一直延续至今(卡巴斯基实验室已向 80 多家公司授权技术)。[8]

1997 年,卡巴斯基和他的同事决定注册一家独立的公司,从而成为卡巴斯基实验室创始人。 起初尤金不愿意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但经过他当时的妻子,也是共同合伙人之一的娜塔莉卡巴斯基的劝说,他最终同意了。2000 年 11 月,AVP 更名为“卡巴斯基反毒软件”。从公司成立到 2007 年,尤金·卡巴斯基主要负责公司反毒软件研究。2007 年,他被任命为卡巴斯基实验室执行总裁。如今,卡巴斯基主要关注公司的战略管理,因此经常会在世界各地看到他的身影,在重要会议和展会上发表公众演讲,参与国际会议和合伙人会议,并接受媒体采访。卡巴斯基不仅是世界最大的私有控股网络安全公司的执行总裁,他深厚的技术背景和经验让他在全世界不同类型的活动场合中成为相当受欢迎的演讲者[9]

他的办公室靠近公司研究专家,即全球研究和分析团队成员(GReAT) 的办公室,距离卡巴斯基实验室总部的神经中枢– 病毒实验室仅几米远,并且与公司高级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在同一楼层。他仍然将自己看做是技术专家,与技术专家们一同办公,并且非常熟悉他们的业务。卡巴斯基参与了多项专利的著作,其中包括基于权限和属性的安全系统,用于控制软件构件的交换。该专利涵盖了卡巴斯基实验室安全操作系统的核心技术,目前仍在开发之中。

个人生活[编辑]

尤金和他的第三任妻子生活在一起,他有三个小孩,其中一个儿子伊凡在 2011 年遭绑架并在三天后释放。[10]

2011 年卡巴斯基的个人财产预估值为 8 亿美金,避开那些虚夸的东西 – “我拥有一家公司,在莫斯科有一幢别墅和一辆 BMW。我不需要其他了。”,他酷爱一级方程式比赛,经常会参与其中,他也喜爱法拉利比赛。对于速度极限的追求,直接在 2010 年促成卡巴斯基实验室携手意大利 AF Corse 法拉利车队,随后第二年开始至今一直赞助Scuderia Ferrari 法拉利一级方程式车队。2013 年 4 月,卡巴斯基实验室与法拉利签署五年协议,为意大利汽车公司提供完备的终端 IT 安全服务。

尤金·卡巴斯基个性鲜明而活泼,极具舞台表现魅力。[11]“我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之一,因为我正从事着我曾经爱好的事情,并且它早已成为了我工作。” <注 – 离线仅有(“名人,尤金·卡巴斯基访谈录。CIO: 首席信息官,2013 年 5 月 8日版。> )> 由于卡巴斯基的工作性质的原因,他经常进行商务旅行并定期撰写博客,描述他曾到访的地方,(除了安全事务之外)。他同时也经常游览异国风情,他特别喜欢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堪察加半岛的火山岩,曾多次到访那里。

奖项[编辑]

2012 年尤金·卡巴斯基荣获普利茅斯大学荣誉博士学位。 同年他被评为 CRN 2012 年度创新者前 25 位。

其他显著奖项包括

  • 《外交政策杂志》 2012 年评选的全球百强思想家
  • V3- 2012 年度技术英雄
  • CRN 2012 年度 IT 渠道百强执行官
  • SYS-CON 媒体 2011 年度世界最具能力的安全执行官
  • 驻俄罗斯美国商会 2011 年度企业领袖奖
  • 中东执行总裁 2011 年度企业突出贡献奖
  • 欧洲 SC 杂志 2010 年度执行总裁奖
  • 《Virus Bulletin病毒公报》 2010 年终身成就奖
  • 世界品牌大会 2010 年度战略品牌领导奖
  • 俄罗斯联邦机构媒体和大众传媒 2010 年度 Runet 奖 (俄罗斯语言互联网贡献奖)

其他[编辑]

尤金·卡巴斯基多年来一直公开表达对有关“关键基础设施”潜在的“灾难性网络袭击的关注。他建议将《不扩散条约》运用到网络武器中,援引升级的网络战作为呼吁国际社会的 “行动号召力”。卡巴斯基经常环球旅行,进行演讲,讲述网络战的危害性以及全球范围行动的必要性,来抵抗与日俱增的安全威胁。[12] 他同时认为网络安全教育问题在应对网络挑战中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对不熟悉技能的一般计算机用户和 IT 专门安全人员进行教育。另外,他也鼓励制定普遍的网络安全标准和政策以及加强政府和行业间的协同合作:

“私营领域,尤其是 IT 以及安全相关的行业,同时也包括某些关键产业,IT 安全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其会议的首要议题 – 拥有丰富的网络战争前线作战经验,通过获取其访问权限,国家机构将从中获益。”[13]

卡巴斯基支持在关键事务中应用网络身份证的意见,诸如选举、网上银行、官方机构的互动等。他说:“我认为万维网应分成三个区域,关键流程的红色区,在该区域的操作过程中应强制性使用网络身份证;其次是黄色区,此处只需要最小的授权验证,例如,在线销售烟酒的商铺或成人用品店要求验证年龄;最后是绿色区:博客、社交网络、新闻站点、聊天…一切涉及言论自由的东西,不需要授权验证。” [14]

一位名叫诺亚沙赫曼的记者在 2012 年《连线》杂志上发表文章声称,尤金与克里姆林宫有关系。卡巴斯基否认这些指控,卡巴斯基是国际打击网络威胁多边伙伴关系(IMPACT) 国际顾问委员会的成员。2013 年 3 月,在尤金卡巴斯基、诺布尔(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和中谷升(国际刑警全球总部(IGCI)执行局长)的一次会议中,卡巴斯基实验室正式同意与 IGCI 展开密切合作,共同努力进一步增强网络安全。

书籍[编辑]

Kaspersky office.jpg

著作书籍:

  • 年出版的《微软磁盘操作系统病毒》(俄罗斯语)
  • 《2006 年游记》(俄罗斯语)
  • 年出版的《在南极过新年》
  • 2012 年出版的《地球上的 100 个必看景点》(俄罗斯语)

传记:

卡巴斯基管理原则 – 2011 年《生意人报》出版社出版,弗拉迪斯拉夫 (Vladislav Dorofeev) 和塔蒂阿娜·克拉斯诺达尔(Tatiana Kostileva)合著(俄罗斯语)另请参阅

另请参阅[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 尤金·卡巴斯基 [1]
  2. ^ Expert Issues a Cyberwar Warning [2]
  3. ^ Forget McAfee, his rival Kaspersky is much more interesting [3]
  4. ^ A Declaration of Cyber-War[4]
  5. ^ Interview: Eugene Kaspersky [5]
  6. ^ Kaspersky Lab AntiViral Toolkit Pro - the Best Anti-Virus Protection for the Year 2000! [6]
  7. ^ About Eugene Kaspersky [7]
  8. ^ Aboaut Kaspersky Lab [8]
  9. ^ Eugene Kaspersky [9]
  10. ^ Son of Kaspersky Labs Founder Kidnapped, Lovingly [10]
  11. ^ The Russian defence against global cybercrime [11]
  12. ^ A Declaration of Cyber-War [12]
  13. ^ Kaspersky Warns UK Government Of ‘Catastrophic’ Cyber Attack [13]
  14. ^ Kaspersky Warns UK Government Of ‘Catastrophic’ Cyber Attack [1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