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尼古拉·布哈林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尼古拉·布哈林
Никола́й Буха́рин
Nikolai Bukharin 1929.jpg
出生 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Буха́рин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
1888年10月09日(1888-10-09)
俄罗斯帝国莫斯科
逝世 1938年03月15日(49歲)
苏联俄罗斯莫斯科
死因 处决
政党 共产党布尔什维克
国籍 俄罗斯
教育程度 莫斯科大学
职业 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知名於

真理报》、《消息报》编辑
共产主义ABC》、过渡时期的政治与经济、世界经济和帝国主义

1936年苏联宪法主要起草人
头衔 “革命的金童”(被列宁称为)
父母 伊万·加夫里洛维奇与柳博芙·伊万诺夫娜·布哈林
配偶 安娜·拉林娜
子女 斯维特拉娜、尤里·拉林


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布哈林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Бухарин,1888年10月9日-1938年3月14日或3月15),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苏联政治理论家、革命家、思想家、经济学家。大清洗中被判死刑。布哈林长期以来被看作"人民公敌、匪帮、法西斯走狗、外国间谍、谋刺列宁的杀人犯"。戈爾巴喬夫上臺執政後,布哈林冤案于1988年2月4日得到平反昭雪。直到蘇聯最高法院都為托洛茨基、布哈林平反了,中共才公開承認斯大林殺錯了他們。[1]

生平[编辑]

崛起[编辑]

布哈林在1906年参加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二月革命后被选为党中央委员。十月革命后,布哈林任《真理报》主编。1918年,布哈林坚决反对列宁与德国签订割让大量土地的《布列斯特和约》,坚持要把苏俄与德国之间的战争进行到底。1919年3月,他成為共産國際執行委員會委員。

列宁死后,和托洛茨基斯大林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李可夫并列为苏联共产党主要的六名领导人。

1927年,布哈林在联共(布)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走下政治舞台[编辑]

1928年,布哈林因对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持不同看法而受到批判。布哈林坚持苏联应以发展农业为主,建设成一个农业国,发挥苏联的国际经济比较优势,大量出口农产品。他反对斯大林的国家高速工业化与农业集体化的主张。

1928年至1929年,他與李可夫等結成聯盟,提倡富農“和平長入社會主義”,反對全面實行農業集體化。一九二九年一月至四月,在联共(布)中央召开的两次重要会议上,斯大林严厉地批判了布哈林等人。斯大林说:“我们实际上没有一条共同的路线。有一条路线是党的路线,是革命的、列宁的路线。但同时还有另一条路线,即布哈林集团的路线,这条路线用发表反党宣言的方法,用辞职的方法,用诬蔑党的方法,用暗中破坏党的方法,用和昨天的托洛茨基分子为组织反党联盟进行幕后谈判的方法来反对党的路线。这第二条路线是机会主义的路线。这是用任何外交辞令,用任何关于只有一条路线的狡猾声明等等都掩盖不了的事实。”

1929年4月布哈林失去了在共産國際的職位。1929年11月被解除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和《真理报》主编职务。1931年,布哈林任最高国民经济委员会委员,1934年任《消息报》主编。[2]

1934年12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列宁格勒市委第一书记和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基洛夫被暗杀,斯大林借此机会,开始了大清洗运动,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先后被捕,并在第一次莫斯科审判中被判处死刑。布哈林预感到自己即将被捕,他写了一封致未来党的代表大会的信《致未来一代党的领导人》,[3]要求妻子安娜·拉林娜背诵下来,然后把信烧掉。在信中,布哈林为自己所受到的冤屈辩白,呼吁未来一代党的领导人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任何中央委员,任何党员……都可以被碾成诽粉,都可以被变成叛徒、恐怖分子、暗害分子、间谍。如果斯大林怀疑自己的话——那末证据也立即会有的。

......我向全体党员申诉!在这些日子里,在或许是我生命的最后时刻,我确信,历史的过滤器迟早必然会清除掉我头上的污秽。我从来不是叛徒;我会毫不迟疑地献出我的生命来换回列宁的生命,我热爱基洛夫,我没干过什么反对斯大林的事。 我要求年轻而正直的新一代党的领导人在党的全会上宣读我的信,替我平反昭雪,恢复党籍。同志们,要知道,在你们举着向共产主义胜利前进的旗帜上,也有我的一滴血。[4]

特别审判[编辑]

1937年1月受托洛茨基案牽連,布哈林以“人民公敵”的罪名被捕入獄並被开除出苏联共产党。1938年2月,苏联成立了特别军事法庭,对布哈林、李可夫为首的“右派和托洛茨基联盟阴谋集团”进行公开审讯。苏联总检察长维辛斯基指控布哈林委派社会革命党卡普兰刺杀列宁,暗杀基洛夫、明仁斯基高尔基,是帝国主义的间谍。布哈林承认了这些罪行。在没有证据、只有被告口供的情况下,法官瓦西里·乌尔里希以“叛国罪”判处布哈林等被告死刑。在此间布哈林反复写信给斯大林求饶,甚至写了首很长的抒情诗给斯大林。[來源請求]莫斯科审判过程中,西方媒体始终怀疑被告遭刑讯逼供或药物控制,布哈林为此专门在法庭上声明,那些所谓刑讯和药物麻痹的说法纯粹是异想天开的反动言论。今天的解密档案显示,如果布哈林不招供,他20多岁的妻子和刚刚出生的儿子会立即没命。

1937年11月12日,布哈林在狱中开始写作《岁月》一书,这是他的绝笔,直至临刑前中断,历时4个月,共约30万字。1938年3月14日(一说15日),布哈林同李可夫等人一并被秘密枪决。

布哈林死后,妻子被送到西伯利亚劳教营,儿子被送入孤儿院。直到1956年妻子出狱,布哈林的儿子也第一次从母子相聚中得知自己的父亲真实身份。

平反昭雪[编辑]

戈爾巴喬夫上臺執政後,布哈林冤案于1988年2月4日得到平反昭雪。1987年9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建立了一个委员会重审历史案件。苏联最高法院在一九八八年二月四日正式宣布为一九三八年三月的所谓“右派和托派反苏联盟案”平反,撤消当年苏联最高法院军事审判庭对此案的被告:布哈林、李可夫、克列斯廷斯基拉可夫斯基罗森戈尔茨等二十人的判决,认为”这些人的行为没有犯罪成分,此案不能成立”。[5]同年六月二十一日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决定,恢复布哈林的党籍。1988年10月20日,苏联科学院全体会议决定恢复苏共前领导人布哈林的科学院院士称号,并撤销了1937年5月21日苏联科学院全体会议通过的关于将布哈林开除科学院的决定。在庆祝十月革命70周年的讲话中,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特别赞许布哈林在粉碎托洛茨基的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在布哈林含恨九泉50年之后的今天,戈尔巴乔夫像布哈林期待的那样,为他解开了斯大林系下的"可怕的罪行之结"。

布哈林的主要思想[编辑]

布哈林曾经“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的想法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之后我们立即消灭市场,从而立即消灭资本主义经济和立即实行计划经济”。布哈林对苏联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理论探索源于他对军事共产主义的深刻反思:向新经济政策的过渡是幻想的破灭,是军事共产主义这种制度破灭了,是军事共产主义的思想破灭了也就是党内曾经有过的幻想破灭了。[6]转入新经济政策之后,布哈林强调俄国属于亚细亚落后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布哈林提出了他的“乌龟速度”理论:“我们不会由于国内的阶级差距和我们的技术落后而灭亡,甚至在低下的技术基础上我们也能够建设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这种发展将非常缓慢,我们将以乌龟速度爬行,但我们终究在建设社会主义,并且我们定将建成它。”[7]布哈林进一步发挥和发展了列宁晚年新经济政策的思想,更加突出了市场机制的作用,把市场关系的存在看成是新经济政策的决定性因素、确定新经济政策实质的最重要的标准。

布哈林认为,在苏俄这样一个落后的农民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国家里,把广大的农民群众吸引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来,是一个带根本性的问题。而要吸引农民,首要的任务是把新经济政策推广到农村去,鼓励农民富裕起来。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布哈林提出了那个给他带来极大麻烦的“发财吧”的著名口号。与那种从农民的富裕中看到的只是农村资本主义发展的观点不同,布哈林看到的却是另一种更为重要的东西:“农业积累就意味着对我国工业品的需求日益增长。这种需求能引起我国工业的巨大发展,而这种发展反过来又能使我国工业对农业起到良好的促进作用。”布哈林进一步阐述并发展了列宁的合作社思想,认为合作社道路是引导农民走向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他强调,列宁“遗嘱中的重要之点是,可以不再对农民使用暴力而达到社会主义”他认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不能把农村视为殖民地,用牺牲农业的办法发展工业,而应当把它看成是工业赖以发展的市场。“无产阶级工业只有依靠农民市场,才能起经济上的领导作用。如果没有农民经济中的积累,社会主义工业中的积累是无法长期进行的。

在工农业关系上,布哈林既反对托洛茨基派经济学家提出的每年最大限度地把资金从农业抽调到工业中去的主张,同时也反对那种要求取消用于工业的一切扣款以保护农业的主张。前一种做法是采取剥夺、剥削的手段,强迫农民“纳贡”,是杀鸡取卵的办法,而后一种办法则忽略了农业对工业的依赖性。“工业要发展,需要农业取得成就;反之,农业要取得成就,也需要工业得到发展。这种互相依赖的关系是最根本的东西,它本身应当决定领导党的正确政策;领导党的责任首先就在于,使局部的和暂时的、眼前的、短期的、次要的和从属的利益服从长远的、最共同的、最根本和基本的利益。”[8]

布哈林与斯大林的分歧[编辑]

布哈林反对斯大林制定的工业化战略方针,反对高速度地发展重工业。1927年底,布哈林与斯大林之间就粮食收购危机问题爆发了一场激烈争论。争论逐渐演化为一场中止还是继续新经济政策的严重的路线分歧。布哈林及其支持者批评斯大林的理论和做法是在“转向托洛茨基主义立场”,而斯大林则指责布哈林及其支持者“右倾”。伴随着斯大林的胜利,新经济政策被中止了,布哈林方案被斥为“印花布工业化”和“复辟资本主义的路线”而被抛弃。

阶级斗争熄灭论[编辑]

布哈林认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不必经过阶级斗争,资本家、富农和承租企业家就将“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体系,阶级敌人将会不经过抵抗而让出自己的一切阵地,因此应当使阶级斗争熄灭下去。斯大林坚决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我们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向认为,在城乡资本家和工人阶级之间存在着利益的不可调和的对立性。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正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而现在,按照布哈林的资本家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理论,这一切都要颠倒过来,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阶级利益的不可调和的对立性正在消失,剥削者正在长入社会主义。”斯大林在同布哈林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作斗争时,引证了列宁一九一九年说过的一段话:“消灭阶级要经过长期的、艰难的、顽强的阶级斗争。在推翻资产阶级政权以后,在破坏资产阶级国家以后,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以后,阶级斗争并不是消失(如旧社会主义的和旧社会民主党的庸人所想像的那样),而只是改变它的形式,在许多方面变得更加残酷。”斯大林指出,以布哈林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在联共(布)党内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在资本主义已经被推翻,但是资本主义根柢还没有挖除的苏维埃发展条件下,共产主义中的右倾就是一部分共产党员离开我们党的总路线而走向资产阶级思想方面去的趋向或倾向”。“右倾机会主义的力量在于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在于一般资本主义分子特别是富农对党施行的压力。”[9]

富农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编辑]

布哈林的“富农和平长入社会主义”主张以和平手段消灭富农为主要特点。布哈林反对剥削,主张利用和平的经济手段,运用经济手段的目的是通过价格、税收、信贷政策和合作社组织对富农进行限制和排挤,达到以单一社会主义经济成分替代富农经济的目的。斯大林主张消灭富农的“极左”政策,其《两条路线》一书收入了斯大林批判布哈林关于“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文章。斯大林把他与布哈林的分歧概括为两条路线的斗争,指出“我们实际上没有一条共同的路线”。斯大林1929年4月在联共(布)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联席全会上的演说论述了当时联共(布)党内存在的两条路线党的革命路线和布哈林集团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斗争,指出了布哈林集团在政治上和理论上的一系列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批判了他们关于阶级斗争熄灭、关于城乡资本主义分子和平长入社会主义的观点。布哈林的社会主义建设思想和相关主张最终被作为“复辟资本主义的计划”而彻底否定。

按照布哈林的政治主张,自然不会在1929年前后大搞农业集体化,不会建立集体农庄,不会对苏联农业造成重大破坏,不会发生俄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乌克兰大饥荒[10]布哈林的战略思想是基于市场调节对杜会主义计划经济的重要性而提出的。他主张工业化时期应坚持计划和市场调节相结合的宏观润节机制,主张采取经济手段进行管理。戈尔巴乔夫倡导的“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等于是他要把新经济政策路线在20年代末被斯大林的方针所扯断的地方重新接上,改变传统的生产资料归国家所有并由国家统一经营的观点,加强企业的责、权、利,扩大企业自主权,正是从这种意义上讲,布哈林的思想又在苏联复活了。[11]

影响[编辑]

六十年代,铁托把中央计划经济抛弃,另寻市场社会主义的道路。南斯拉夫改革被攻击为布哈林修正主义的翻版。马林科夫注重发展消费工业,被称为"李可夫布哈林的右倾路线"。毛泽东认为布哈林是资产阶级分子,[12]并指出“斯大林是个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他在实际上解决了很大一批钻进党内的反革命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例如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拉狄克,布哈林,李可夫之流。”[13]

1976年是中国批判布哈林最凶的时候。当时批判刘少奇,"四人帮"中有人说刘少奇就是阶级斗争熄灭论的鼓吹者,[14]刘少奇比布哈林还布哈林。[15][16]

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會以後,也重新出版過布哈林的一些著作,又出版了《布哈林傳》。1979年,王斯德在《世界史研究动态》第四期发表的《略论斯大林在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问题上的错误及其教训》,在中国最早涉及到布哈林问题。1980年10月,叶书宗、傅俊荣在《世界史研究动态》第十期发表《布哈林不是“三仙巷”事件的策划者》,是中国最早为布哈林翻案的文章。[17]80年代,中國出现布哈林研究熱潮,一批重要研究成果推出。這集中地體現在范玉傳的《布哈林傳》、聞一和葉書宗合著的《布哈林傳》、張偉垣和許林森合著的《被玷污的歲月—布哈林與布哈林問題》。[18]

1988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发表《布哈林研究在中国》。[19]中共党报不仅報導了蘇共對布哈林平反的消息,[20]而且刊登了一些幾乎对布哈林全面肯定的文章。[21]

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曾在其1992年南巡讲话中,将马克思所作的《共产党宣言》和布哈林的《共产主义ABC》一同视为自己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入门老师,并提到“学马列要精,要管用的。长篇的东西是少数搞专业的人读的,群众怎么读?要求都读大本子,那是形式主义的,办不到。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和《共产主义ABC》。”邓小平讲“发展才是硬道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都是布哈林的遗产。

布哈林的肖像画作品[编辑]

布哈林同時以出色的肖像画聞名,这些是他描摹他周围的同僚和上级的画像。

主要著作[编辑]

  • 《世界经济和帝国主义》
  • 《过渡时期的经济》
  • 《歷史唯物主義理論》(1921年)
  • 《共产主义ABC》
  • 《社會主義和文化》
  • 《岁月》,有译林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

参考资料[编辑]

  1. ^ 《人民日报》1988-03-27《布哈林案件的前前后后》
  2. ^ 尼古拉•伊萬諾維奇•布哈林
  3. ^ 布哈林的遗嘱
  4. ^ 《同志们,你们要知道……》原载苏联《莫斯科新闻》周报1987年第49期,1987年12月6日。曹特金
  5. ^ 从布哈林案的平反到彻底批判斯大林官僚专制
  6. ^ 《布哈林文选》,上册,107~109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7. ^ 郑异凡:《布哈林论稿》,229页,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7。
  8. ^ 如何评价布哈林的社会主义建设方案?高放等:《“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疑难解析》,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9. ^ 批判布哈林主义的“阶级斗争熄灭论”,《斯大林反对托洛茨基主义和布哈林主义的斗争》,《红旗》一九六四年增刊二
  10. ^ 赫鲁晓夫对斯大林评价的再思考《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0年第5期
  11. ^ 20年代布哈林和斯大林的分歧与戈尔巴乔夫时代国家经济职能的变革
  12. ^ 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阅读笔记(社会主义部分、第三版)第一部分:“十月革命后,苏维埃的代表中有孟什维克右派社会革命党,有托洛茨基派、布哈林派、季诺维也夫派等等。他们名义上是工人、农民的代表,实质上是资产阶级代表。那时(指十月革命后)无产阶级接受了克伦斯基的国家机关中的大量人员,这些人都是资产阶级分子。”
  13. ^ 毛泽东谈布哈林
  14. ^ 《“阶级斗争熄灭论”者自己从来不熄灭》,《解放日报》1976年4月26日:“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伙同刘少奇,与国际上帝修反的反华大合唱遥相呼应,叫嚣“工业要退够,农业要退够”,实行“三自一包”、“单干”,大搞复辟资本主义的活动,向无产阶级、向社会主义发动了全面进攻。一九六二年,毛主席重提阶级斗争问题,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伟大号召,给刘少奇一伙的阶级斗争熄灭论以迎头痛击。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刘少奇又重念起阶级斗争熄灭论的和平经,胡说什么农村的矛盾是“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是“党内外矛盾的交叉”,妄图抹杀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在这个谬论的掩护下,他拚命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向广大革命干部和贫下中农进行反攻倒算。”
  15. ^ 中央文革小组在中宣部的谈话“(下边关锋同志举例谈刘少奇在历史上以来如何对抗主席的)刘少奇在抗日战争以后,就鼓吹走议会道路,把武器交给国民党,到国民政府中去作官,他要改造我们的党,把我们的党变成资本主义的党,变成议会主义的党。后来毛主席批判了他,根本没理他。后来,全国胜利以后,毛主席提出走社会主义道路。刘少奇就提出搞资本主义道路,他在城市提出要资本家拚命剥削,剥削的越多越好,资本家剥削有功。在农村中就提出"三马一犁一车"中农经济。实际上到东北调查一下,"三马一犁一车"起码有二百亩地,实际上是富农经济,他鼓吹党员可以带头剥削。实际上,他比布哈林更布哈林。布哈林在十月革命以后,有个出名的口号:"让富农发财吧!"刘少奇则比布哈林更布哈林,后来,刘少奇那一套都不行,合作化也搞了,我国已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了,刘少奇就搞资本主义复辟。他把我们的党搞成全民的党,想把我们国家搞成全民的国家。说什么:"没有拖拉机就不能合作化",实际上是贩卖第二国际(不知谁的)生产力论。正如戚本禹同志所说的:"你是什么老革命?是老反革命,是老假革命,是老机会主义分子,"的确是这样。”
  16. ^ 跟布哈林学舌的中国赫鲁晓夫“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把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推上历史的审判台。广大革命群众揭发出来的大量事实表明,这个中国的赫鲁晓夫早就是彻头彻尾的机会主义者。他在竭力鼓吹发展富农经济、反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方面,比起当年苏联的布哈林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些活生生的事实说明,在充当资产阶级、富农的忠顺奴才和走狗方面,在力图保持和发展农村的资本主义阵地方面,在反对社会主义、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方面,中国的赫鲁晓夫比布哈林走得还要远,中国的赫鲁晓夫比布哈林还要布哈林。”
  17. ^ 上海社会科学志,上海地方志办公室
  18. ^ 社會主義理論一份寶貴遺產的總結——評《布哈林論稿》
  19. ^ 1988年10月14日《人民日报》夏风《布哈林研究在中国》:“历史是公正的。在中国,从 70 年代末以來,又展开了对布哈林学术思想的研究,布哈林重新以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形象出现在理论界。”
  20. ^ 新华社莫斯科2月5日电苏联5日宣布,有关当局已为1938年以所谓托洛斯基反社会主义右倾集团罪名而遭受迫害的布哈林等20人恢复了名誉。恢复布哈林名誉将有助于对共产国际与各国共运关系史的研究。
  21. ^ 《人民日报》1988-04-28《科学地评介布哈林——读《布哈林传》》“苏维埃国家的开国元勋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曾被列宁誉为“学识渊博的经济学家”、“党的最可贵的和最大的理论家”的布哈林就属于前一类历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