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羅河河口海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尼羅河海戰
法國大革命戰爭
The Battle of the Nile.jpg

「在尼羅河之役被摧毀的洛里昂號」
George Arnald繪,1827年
日期: 1798年8月1日-8月3日
地点: 埃及阿布基爾灣
結果: 英軍決定性勝利
參戰方
 大不列顛王國 法国 法蘭西第一共和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霍雷肖·納爾遜 弗朗索瓦-保罗·布律依·德加里耶英语François-Paul Brueys d'Aigalliers(阵亡)
兵力
14艘戰列艦
* 13 x 74-砲管,
* 1 x 50-砲管,
1艘單桅帆船
13艘戰列艦:
* 1 x 120-砲管,
* 3 x 80-砲管,
* 9 x 74砲管,
4艘巡防艦
一些更小型的砲管
伤亡与损失
218人陣亡
677人受傷
3艘戰列艦受損
9艘被俘虜
損失2艘巡防艦
1,700人死亡
600人受傷
3,000人被俘

尼羅河海戰英语Battle of the Nile法语bataille du Nil;又名為阿布基爾灣海戰,法语Bataille d'Aboukir、埃及的阿拉伯文:معركة أبي قير البحرية)是一場在1798年8月1日至3日在英國皇家海軍法國共和國海軍之間爆發的一場重要海戰;戰場位於埃及附近的地中海海岸。三個月前,在拿破崙.波拿巴將軍的命令下,大批遠征軍由法國護航艦隊秘密由土倫運往亞歷山大港;此舉引起了英國的注意,而海軍少將霍雷肖·納爾遜奉命率領英國艦隊對法國艦隊的追蹤。地中海地區一連串的戰役因此爆發,而尼羅河海戰正是其中的高潮。在這場海戰中,英國艦隊徹底撃敗法國艦隊,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為了迫使英國退出法國大革命戰爭,拿破崙試圖以入侵埃及作為攻打英屬印度的第一步。當他的艦隊正在橫越地中海時,由納爾遜率領的英國艦隊對他們一直緊追不捨。之前英國為嘗試了解法國遠征軍的目的地,就從西班牙塔霍河那裡,派遣納爾遜帶領英國艦隊追蹤法軍,並希望納爾遜能擊敗他們。英國艦隊花了超過兩個月的時間追蹤法國艦隊,其間有好幾次納爾遜和法國艦隊的距離短得只花數小時就可趕上。拿破崙發現到納爾遜的狙擊行動,就決定將法軍目的地定為最高機密。結果法軍在沒有受英國海軍的阻撃下,成功攻佔馬耳他,並在埃及順利登陸。

隨著法國陸軍的登陸,法國艦隊決定在距離亞歷山大城東北方32公里(20哩)阿布基爾灣下錨。指揮官弗朗索瓦-保羅•布律依•德加里耶英语François-Paul Brueys d'Aigalliers相信他已經組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防守陣勢。當英國艦隊在8月1日抵達埃及並發現了布律依的部署時,納爾遜立即下達攻擊的命令,艦隊隨即向法艦兵分兩路推進:一個分隊繞過法艦縱隊的前方,駛入下錨的法艦和海岸之間的間隙;另一個分隊則駛近法艦向海的那一面。法艦縱隊前方數艘戰艦隨即陷入英艦的交叉炮火之中;在這三小時的激烈交火中,它們支持不住而被迫投降。而法艦縱隊的中心戰艦則成功地擊退了英艦首輪的攻擊;但隨著英軍援兵趕至,這些戰艦面對新一輪的襲擊,其中法國旗艦東方號英语French ship Orient (1791)更在22:00爆炸沉沒,導致船上的布律依陣亡。前部和中部的崩潰、加上主帥的戰死,使得法艦縱隊的尾部決定突圍,逃出阿布基爾灣。但在所有17艘參與戰役的法國軍艦中,最終只有兩艘戰列艦和兩艘巡防艦得以脫身。

此戰扭轉了英法兩國在地中海的戰略形勢,亦使英國皇家海軍得以保持其戰略優勢直到戰爭結束。此役也鼓勵了其他歐洲國家對抗法國,成為導致第二次反法同盟出現的一個因素。拿破崙的陸軍被困在埃及;而皇家海軍在敘利亞海岸的戰略優勢對英軍於阿卡之役英语Siege of Acre的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迫使拿破崙撤回法國。而在此戰役中受傷的納爾遜則在歐洲大陸被視為英雄,亦因此役被封為男爵——雖然暗地裡他對此並不感到滿意。他麾下的戰艦艦長亦被高度讚揚,成為日後傳奇的「納爾遜兄弟」英语Nelsonic Band of Brothers的核心成員。這場傳奇的戰役在公眾的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費莉絲亞.希爾曼英语Felicia Hemans在1826年所寫的詩《卡薩比安卡》英语Casabianca (poem)應該是紀念這場戰役最著名的作品。

背景[编辑]

拿破崙.波拿巴意大利北部擊敗了奧地利帝國,使1797年法國在第一次反法同盟戰役中所得到的勝利得以被鞏固,亦導致英國成為惟一一個和法蘭西第一共和國作戰之主要歐洲勢力。[1] 督政府曾考慮不同的戰略來對付英國,包括入侵愛爾蘭和英國、或是藉著擴張法國海軍來在海上挑戰英國海軍[2]經過多番的努力,英國對歐洲北部海域的控制使得法國上述野心勃勃的計劃在短期內完全無法實施[3],而且皇家海軍對大西洋的控制權仍是堅不可摧。但是,隨著英國在1796年和西班牙發生戰爭,英國艦隊被抽調離開地中海[4],使法國海軍在地中海具備戰略優勢。這使得拿破崙構思對埃及的入侵行動,作為直接對抗英國的替代方案;他相信英國會忙於處理一觸即發的愛爾蘭叛亂英语Irish Rebellion of 1798而無暇干涉地中海的事務。[5]

拿破崙相信只要在埃及(名義上是中立的鄂圖曼帝國的一部分)設立一個永久的基地,法國將能獲得一個日後用以進攻英屬印度的中途站;只要聯合印度斯赫里朗格阿帕特塔納地區反英的蒂普蘇丹進行對英屬印度的攻擊,英國就可能被迫退出和法國的戰爭[6]。印度是大英帝國的重要部分;英國須依賴在印度的經濟貿易活動以獲得足夠的軍費,才能打嬴和法國的戰爭[7]。如果法國成功在埃及建立根據地,英國和印度的通訊鏈將被切斷,對英國的經濟將構成重大威脅。法國督政府贊成拿破崙的計劃;不過背後的主要原因是政治方面的,要使野心勃勃的拿破崙和熱烈支持他的老將們離開法國越遠越好[8]。在1798年春天,拿破崙從意大利、法國控制的地中海地區召集超過35,000名士兵,並在土倫建立了一支強而有力的海軍艦隊。為了在埃及建立一個法國殖民地,他也組織了由一班科學家和工程師組成的科學及藝術委員會英语Commission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9]。拿破崙將遠征軍的目的地定為最高機密——大部分陸軍軍官根本不知道目標何在;直至完成遠征的第一階段後,拿破崙才向公眾公開遠征目的地。[10]

地中海戰爭[编辑]

《海軍少將霍雷肖.納爾遜》, 林米爾.法蘭西斯.亞博特英语Lemuel Francis Abbott, 1800, 國家航海博物館. 他的三角帽上的冠毛英语aigrette是由鄂圖曼蘇丹,因為他在尼羅河之戰的勝利而頒贈給他的

1798年5月19日,拿破崙的艦隊自土倫啟航,很快就駛過利古里亞海;在熱那亞聚集更多艦艇後,隨即向南沿著撒丁島岸邊航行,在6月7日就已駛過西西里島 [11]。6月9日,艦隊駛至由醫院騎士團控制的馬爾他;當時騎士團的大團長英语List of Grand Masters of the Knights Hospitaller斐迪南.馮.霍姆佩斯.祖.波爾咸英语Ferdinand von Hompesch zu Bolheim [12]。拿破崙要求他的艦隊得到進入已被要塞化的瓦萊塔海港的許可,但被拒絕;他隨即以大規模入侵馬爾他群島的行動作為回應,並在24小時的戰鬥後徹底擊敗了醫院騎士團[13]。後者在6月12日正式投降;騎士團把馬爾他群島及其資源的主權移交給拿破崙(其中包括羅馬天主教會在馬爾他的眾多財產[14]),以換取豐厚的經濟賠償。在一週之內,拿破崙已經完成對艦隊的補給;為了維持法國對馬爾他的控制,他留下克勞德.昂列.弗勃華英语Claude-Henri Belgrand de Vaubois將軍率領4,000人在瓦萊塔。6月19日,艦隊離開馬爾他,沿著克里特島的方向,駛向亞歷山大港 [15]

當拿破崙駛向馬爾他時,英國皇家海軍在超過一年後重新進入地中海。有關法國預備攻打地中海海岸的報告對英國海軍部史賓塞爵士英语George Spencer, 2nd Earl Spencer是一個警告。他隨即向停駐在西班牙塔霍河的地中海艦隊指揮官,海軍中將聖文生伯爵,派遣一支分艦隊調查法軍的動向[16]。這分艦隊由三艘戰列艦和三艘巡防艦組成,由海軍少將霍雷肖.納爾遜指揮。

湯瑪斯.魯尼英语Thomas Luny(Thomas Luny)所繪的尼羅河戰役

參考資料[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