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红色高棉大屠殺照片展
攻下南京的日軍把中國百姓活活坑殺

屠杀,指故意对人類或其他一些动物进行的一种大量杀戮行为,通常与战争犯罪或暴行相关,屠殺可以是單獨行動或有組織行動,而更严重的屠杀事件则称为大屠杀。发生在近代的屠杀事件包括:伤膝河大屠杀沙溪大屠杀流血星期日美莱村屠杀六四事件犹太人大屠杀嘉定三屠南京大屠杀紅色高棉管治、二二八事件卢旺达大屠杀等。美国科学促进会给屠杀下的一个定义是:“屠杀是指在同一地点杀害五人或以上,并且受害人没有防卫能力。”[1]除非用做比喻,否则屠杀一词一般不用于针对战斗人员的行为,但对战俘进行的有预谋的大量杀戮却被认为是一种屠杀。

歷史記載[编辑]

中國[编辑]

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中,秦国将领白起坑杀了四十万赵国降卒。秦末劉邦項羽都有屠城的記錄,《史記·項羽本紀》記載項羽六次大屠殺:第一次襄城屠城,第二次城陽大屠殺,第三次新安大屠殺,第四次咸陽大屠殺,第五次破大屠殺,坑殺田榮降卒。第六次在外黃時,有一個十二歲少年勸說項羽不要屠城,項羽同意。劉邦也屠殺穎陽武關城中百姓。

北魏后燕参合陂之战中,魏军坑杀了数万俘虏。在北魏末年的河阴之变中,权臣尔朱荣杀北魏君臣三千多人。在梁朝末年的侯景之乱中,侯景在攻占建康及三吴地区的过程中大肆烧杀抢掠,造成建康地区“千里烟绝,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焉”[2]

唐太宗李世民,曾於武德二年五月二十日,自晋州还攻河东郡夏县(今山西夏县[3],这是李世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大屠杀。五代後周世宗曾下令屠杀,陆游《南唐书》记载:“周兵死伤亦甚众,世宗怒,尽屠城中居民,焚其室庐。”

屠城幾乎是蒙古人大军的惯例[4],只留下工匠与俊美男女儿童供其利用与玩乐[5]。1215年,成吉思汗攻陷金国中都(北京),对城中居民展開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屠杀,超过三十万人殒命,元好问的胞兄元好古也因此遇难。1219年,成吉思汗攻打花剌子模帝国時,為報復讹答剌守将海儿汗亦纳勒术下令部下杀死被亦纳勒术误指为间谍的蒙古成吉思汗派遣去的穆斯林商人四百五十人,所攻占的城池尽数屠城,即使面对已经投降的康里,也照样屠杀[6]。1221年,蒙古第一次西征,对撒马尔罕进行了疯狂屠杀,超过100万人殒命。成吉思汗攻打巴米揚,其爱孙中箭身亡,城破,下令将城中居民全部杀光。拔都率军第二次西征,于1238年攻入基辅、1240年攻入莫斯科,每杀一人割一耳,共割二十七萬隻耳。1227年,铁木真死于六盘山。出于报复,蒙古将西夏境内的居民悉数屠戮。1231年,拖雷引兵攻掠四川汉中地区,大肆屠杀居民。1256年,旭烈兀奉蒙哥命讨伐木剌夷,共攻克大小堡垒数百个,皆屠杀。1258年,旭烈兀攻陷巴格达,大屠巴格达居民超過9萬人。

明末清初时亦发生了严重的屠杀事件清朝軍隊、明朝軍隊(包括南明政權)、農民武裝(如张献忠)等多方勢力均参与了屠杀,再加上自然灾害和疾病(尤其是鼠疫)的流行,均造成了人口的下降。清军在江南的屠城就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等,而揚州在被清軍屠城之前亦曾經長時間和多次被明軍將領高傑劉澤清屠殺洗劫。顺治七年(1650年)尚可喜耿继茂“再破广州,屠戮甚惨,居民几无噍类。浮屠真修曾受紫衣之赐,号紫衣僧者,募役购薪聚胔于东门外焚之,累骸烬成阜,行人于二三里外望如积雪。因筑大坎痤焉,表曰共冢。”番禺县人王鸣雷祭文描述当日情状:“甲申更姓,七年讨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极。血溅天街,蝼蚁聚食。饥鸟啄肠,飞上城北。北风牛溲,堆积髑髅。或如宝塔,或如山邱。便房已朽,项门未枯。欲夺其妻,先杀其夫;男多于女,野火模糊。羸老就戮,少者为奴;老多于少,野火辘轳。五行共尽,无智无愚,无贵无贱,同为一区。”[7]

咸丰八年(1858年)四月,湘军李续宾部攻破江西九江,屠杀城中近二万军民,事後李表示“设有胁从之民,必早投诚,设计逸出”[8]。咸丰十一年(1861年)八月,湘军曾国荃部攻破安徽安庆,屠杀数万军民。赵烈文表示:“杀贼凡一万余人,男子髻龀以上皆死……妇女万余俱为掠出”,“军兴以来,荡涤未有如此之酷者矣”[9]。同治三年(1864年)五月,曾国荃部攻陷天京,又施展杀戒,“沿街死尸十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满二、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10],“一破城,见人即杀,见屋即烧,子女玉帛扫数入于湘军,而金陵遂永穷矣。至今,父老言之,犹深愤恨”。[11]

抗日戰爭期間,1937年12月,日軍攻下南京後,便對中國軍民進行三個月的大屠殺,估計有30萬中國人被日軍殺害,是謂南京大屠殺

应用扩展[编辑]

此外,“大屠杀”一词也被广泛用在有重大政治含义的,针对个人、公民、政府或小范围的军事杀戮行为上,如波士顿大屠杀(实际死亡五名平民)。个人或小范围的谋杀行为有时也可能被描述为大屠杀,如某些学校枪击案件。另外,大屠杀一词经常被用做政治和宣传目的,宣传经常给某些事件有选择的贴标签以使一件事变得敏感和帶渲染性,如“肯特州立大學槍擊事件”等。

参考文献[编辑]

  1. ^ [1]
  2. ^ 《南史·侯景传》
  3. ^ 《新唐书·高祖本纪》:“三年……五月壬午,秦王世民屠夏县”。《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八》记载: “武德三年五月……秦王世民引军自晋州还攻夏县,壬午,屠之”。司马光对于“屠夏县”考证道:《高祖实录》帝曰:“平薛举之初不杀奴贼,致生叛乱。若不尽诛,必为后患,诏胜兵者悉斩之。”疑作《实录》者归太宗之过于高祖,今不取。
  4. ^ 波斯人所著《世界侵略者传》记载:蒙古军在每次攻城前,成吉思汗“先使人喻其主来降,其喻降语颇简略,而殿以是语云:‘设汝不降,将来之结果仅有上帝知之。’”但据《多桑蒙古史》记载,不少主动投降的城邦,依然要遭受被蒙古军屠城的厄运:“蒙古兵多用诈术,不惜为种种然诺,诱敌开城,城民之过于轻信开城乞降者,蒙古兵则尽屠之。虽先发重誓,许城民不死,亦然。凡大城皆不免于破坏,居民虽自动乞降,出城迎求蒙古兵之悲悯者,仍不免于被屠杀。盖蒙古兵不欲后路有居民,而使其有后顾之忧也。”
  5. ^ 陈志平:《中华通史》
  6. ^ 在进行屠杀之前,铁木真向他们宣布说:“你们必须知道,你们都犯了滔天大罪,所以必须加以惩罚。你们一定会问,我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犯罪。我告诉你们,我就是上天的灾祸,如果你们没有犯罪,上天为什么派我来屠杀你们?”(《中国人史纲·第二十六章》)
  7. ^ 九龙真逸《胜朝粤东遗民录》卷一《王鸣雷传》。
  8. ^ 《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档案史料》
  9. ^ 赵烈文:《能静居士日记》
  10. ^ 赵烈文:《能静居士日记》
  11. ^ 谭嗣同:《谭嗣同全集》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