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岑羲(?-713年7月29日[1]),字伯華,唐代南阳郡棘阳县(今河南省新野县)人,唐朝武周官员,在唐殇帝唐睿宗唐玄宗年间任宰相。他以办事公正闻名,但在713年因涉嫌与太平公主同党,在先天政變后被诛。

出身[编辑]

岑羲的祖父岑文本唐太宗年间任宰相,父亲岑曼倩雍州长史,爵封襲公。[2]

691年以前,岑羲中进士,任太常博士,负责祭祀。691年,中止唐朝建立武周的女皇武则天在位时,岑羲的伯父、宰相岑長倩[3]被控谋反被杀。岑羲受到牵连被贬为郴州司法参军,又任金坛县令。其时,其弟岑仲翔长洲令,岑仲休溧水令,兄弟三人都很有政绩。宰相宗楚客对本道巡察御史说:“不要忘了江东三岑。”随后便推荐岑羲为汜水令,汜水邻近洛阳,故这是一项重要的升职。[4]

704年,岑羲任广武(汜水改名为广武)令。当时,武则天要宰相推荐合适的官员去各部担任低阶官职。宰相韋嗣立推荐岑羲,却说:“唉,可惜他被伯父岑长倩连累了。”武则天说:“只要其人有才干,就不受家人连累!”任岑羲为天官員外郎。由于开了这个例,武则天年间其他先前被杀官员的家属也被允许获得擢升。

唐中宗復位年间[编辑]

705年,张柬之崔玄暐桓彦范敬晖袁恕己五人,领导神龍革命,推翻武则天,复立先前曾登基为唐中宗的太子李显,张崔等五人俱封為王,史稱「五王」。但随后,武则天之侄梁王武三思私通掌权的中宗韦皇后,并获得中宗宠信。当五王上表要求,对武三思等武家人予以贬爵时,没人敢为五王作表,只有时任中書舍人的岑羲愿意,并且写了一篇雄辩的文章。同年,武三思成功将五王贬出中央,任岑羲为表面荣耀实则无权的秘書少監。最后,岑羲任吏部侍郎,和崔湜鄭愔李元恭一同负责选官。当时,崔、郑、李都以腐败闻名,只有岑羲正直。根据岑羲自己整理的史籍,当皇弟相王李旦和皇妹太平公主涉及707年太子李重俊重俊之變(武三思及其子武崇訓在政变中被杀)时,岑羲和萧至忠为李旦说话,劝说中宗不调查李旦。

唐殇帝年间、唐睿宗復位年间[编辑]

710年,唐中宗猝死,传统史学家认为是被韦后及其女安乐公主李裹儿毒害,以使韦后可以像武则天一样称帝并以李裹儿为皇太女。中宗死讯传出前,韦后为了重组政府以巩固自身权位,授岑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为实质宰相[5]中宗庶子温王李重茂被立为帝,是为唐殇帝,但韦后以太后身份摄政,掌握实权。她派出一批官员去安抚地方,岑羲奉命安抚河南道

不到一个月,太平公主和李旦之子临淄李隆基起事杀死韦后和安乐公主,是為唐隆之變。在他们支持下,先前也曾登基为唐睿宗的李旦复位,殇帝被废黜。岑羲改任右散騎常侍刑部尚書,又贬为陕州刺史,不久又迁戶部尚書。712年,他被授予更高的头衔同中書門下三品,再次拜相,负责监修国史,删定格令。在修订中宗年间的史实时,他记载了他和萧至忠如何在李重俊政变后为睿宗辩护。睿宗阅后,赏赐他丝绸和好马以示感谢,又任他为侍中领导门下省,封南阳郡公

当时,岑羲之兄岑獻國子監司業,弟岑仲翔、岑仲休任刺史,岑家数十人官居要职。岑羲曾感叹:“物极必反,我得有所戒惧啊。”但并未因此辞职。

唐玄宗年间[编辑]

712年,唐睿宗禪讓帝位,给当时为太子的李隆基,即唐玄宗。但在太平公主建议下,睿宗以太上皇身份掌握实权并继续受到太平公主的影响。岑羲被认为是太平公主一党。同年,玄宗的部属宰相刘幽求和将军張暐在玄宗支持下计划杀掉岑羲和另两名依附太平公主的宰相窦怀贞和崔湜。但当張暐将计划告知侍御史鄧光賓后,消息泄露,刘、张、邓都被流放。

713年,据称太平公主和窦怀贞、岑羲、萧至忠、崔湜、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长史新兴王李晉唐高祖堂弟李德良之孙)、中书舍人李猷、右散骑常侍賈膺福、鸿胪寺卿唐晙、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右羽林将军事李慈、左金吾将军李欽、胡僧惠範合谋推翻玄宗,甚至已经计划让宫女元氏在给玄宗服用的春药天麻粉中投毒。

魏知古将此事报告给玄宗时,玄宗已经接受了王琚张说崔日用先发制人的建议。玄宗召集弟弟岐王李範、薛王李業郭元振、龙武将军王毛仲、殿中少监姜皎、太仆少卿李令問、尚乘奉御王守一(也是玄宗的内兄)、内给事高力士、果毅李守德率先采取行动,即先天政變

7月29日,[1]王毛仲调禁兵三百余人进入羽林军营斩杀常元楷和李慈。賈膺福、李猷、萧至忠、岑羲被捕后也被处决。

岑羲被杀后,家产被没收。

[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2. ^ 旧唐书》卷七十二中
  3. ^ 岑長倩实为岑文本兄岑文叔之子即岑羲的堂伯父,岑文叔早死,岑長倩被岑文本收养,故被认为是岑羲的亲伯父。
  4. ^ 宗楚客在697年 - 698年和704年任宰相。综合上下文,此事应发生在704年。
  5. ^ 《旧唐书》《新唐书》中岑羲的传都称他被授予更高的头衔同中书门下三品,任右散骑常侍,但两唐书在唐中宗本纪中都称岑羲仍任中书舍人,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资治通鉴》采用了后一种说法。两种版本分别见于《旧唐书》卷七十、《新唐书》卷一百零二和《旧唐书》卷七、《新唐书》卷五、《资治通鉴》卷二百零九。
  • 《资治通鉴》卷二百零七至二百一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