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巫蠱為一種操縱毒蟲,並以咒詛害人的巫術,也叫蠱術。屬於黑巫術的一種,盛行於部落型態的傳統社會之中。
在學術上,巫蠱也稱作蠱毒巫術(poisonous magic)。

施用巫蠱又叫下蠱放蠱蠱惑。後來蠱惑引申為迷惑人心,粵語中再引申成狡猾的意思,整蠱在粵語中也有戲弄的意思。

概述[编辑]

巫師用一種特殊毒蟲左右人的一切,服務於某種特定的目的,巫師以毒蟲迫使人順從其意志,任憑操控。除了毒蟲之外,亦可操縱蛇、蛙、鳥、狗、貓等動物。與道士的召鬼法類似,只是使用的對象不同。放蠱的目的在於加害自己的仇敵,或用於報復他人,使役動物的靈魂為其服務,盜取他人財富作為已用,但蠱也有用於醫學及其它領域。干宝在《搜神记》描绘到,“荥阳郡(今河南省)有一家姓廖,累世为蛊,以此致富。后取新妇,不以此语之。遇家人咸出,唯此妇守舍,忽见屋中有大缸。妇试发之。见有大蛇,妇乃作汤,灌杀之。及家人归,妇具白其事,举家惊惋。未几。其家疾疫,死亡略尽。”

「蠱」字源流考[编辑]

蠱,音古。從字形上來看屬於象形文字,最早出現於殷墟出土的甲骨文

  • 「有疾齒,唯蠱虐。」(《小屯‧殷墟文字乙編》7310片)
  • 「(有)疾,不(唯)蠱。」(《戰後京津新獲甲骨集》1675片)
  • 「犬蠱祝」(商承祚/著 《福氏所藏甲骨文字考釋》 金陵大學 1953年 第4頁)
  • 「貞,不唯蠱?」(《鐵雲藏龜》12.3)
  • 「病,其唯蠱?」(胡厚宣/著《殷人疾病考》引盧靜齋藏片。)
  • 「貞:王舌病,唯有古?」(楊樹達注:古、蠱音同,古亦當讀為蠱也。參見《積微居甲骨說》,中國科學院出版社 1954年,第59頁。)
  • 「貞:王病,不為豈。」(豈字為蠱的假借字,楊樹達/著 《卜辭求義》群聯書店,第4頁。)
  • 许慎说文》曰:“蛊,腹中虫也。”

巫蠱的製作[编辑]

造蠱[编辑]

“蠱”是一種人工畜養的毒蟲。將不同種類的多隻毒蟲(俗稱百毒)放在瓦罐或罎中,使其互相咬殺,並吞食屍體,最後存活下來的毒蟲就叫“蠱”。

最早在隋朝已有記載此法。《隋书·地理志下》:“新安、永嘉、建安、遂安、鄱阳、九江、临川、庐陵、南康、宜春,其俗又颇同豫章,而庐陵人厖淳,率多寿考。然此数郡,往往畜蛊,而 宜春 偏甚。其法以五月五日聚百种虫,大者至蛇,小者至蝨,合置器中,令自相啖,餘一种存者留之。蛇则曰蛇蛊,蝨则曰蝨蛊,行以杀人。使人食之入腹,蛊食其人五脏。人死则其产业移入蛊主之家。三年不杀他人,则畜蛊者自钟其弊。累世子孙,相传不绝,亦有随女子嫁焉。干宝谓之为鬼,其实非也。自侯景乱后,蛊家多绝,既无主人,故飞游道路之中则殒焉。”唐代亦沿襲此法,《通书·六书略上》说“造蛊之法,以百虫置皿中,俾相啖食,其存者为蛊。”《岭南卫生方》在“制蛊之法,将百虫置器密封之。使其自相啖食,经年后,独存者为蛊。”

放蠱[编辑]

根據文獻記載:“江南數郡有畜蠱者,主人行之以殺人。行飲食中,人不覺也。其家绝灭者,则飞游妄走,中之则毙。”[1]放蠱的人通常會將蠱蟲或蠱藥研磨成粉末狀,放入飲食或飲水之中,或用指甲彈在衣物上。有的必須開壇作法,施厭魅之術使人中蠱。有的則是將有蠱的衣服、物品放置在路中央,任由人去撿拾,拾獲者即是把蠱帶回家中,那家人就成了有蠱的人家。

巫蠱的種類[编辑]

蠱毒[编辑]

毒蟲[编辑]

動物[编辑]

植物蠱[编辑]

  • 黃谷蠱
  • 樹蠱
  • 挑生蠱

物品蠱[编辑]

  • 石頭蠱,将石头和蛊药混合在一起,就成了石头蛊。这种蛊术使人三五年而死。
  • 疳蠱,又名“放疳”、“放蜂”。两广的人,擅长此种。在端午节,将蜈蚣、小蚂蚁蚯蚓、头发磨成粉末,放置着“五瘟神”像前供奉,日久天长,就成了疳蛊。这种蛊术使人肚疼、腹泻、上下冲动。[3]
  • 篾片蠱,将蛊药喷洒在篾片上,就成了篾片蛊;这种蛊术使人四五年而死。[3]
  • 腫蠱
  • 癲蠱,壮族擅长此种。一般将蛇埋在土中,等到腐烂之后取出毒菌就成了癫蛊;这种蛊术使人笑骂无常,发癫而死。[3]

预防[编辑]

房屋整洁,没有半点蛛丝尘网,即是藏蛊之家。[3]
在别人家中做客吃东西,先用筷子在碗碟上敲打,警示主人是否放蛊。[3]
携带大蒜出行,进食之前先吃大蒜,放蛊的食物自然会被吐出。[3]
把晒干的大荸荠研制成粉,早上和空心白滚汤一起吞服,可保中蛊之后依旧平安。[3]
出行万不可饮酒。饮酒中蛊最难治。[3]

辨认[编辑]

中蛊的辨认方法: 吃生黄豆黑豆,闻不到口中腥臭,说明已经中蛊。[3]
干草一寸,吐出之后,汁液也随着被吐出,说明中蛊。[3]
鸭蛋上插一根银针,口中含着鸭蛋一个小时,取出后如果蛋白变黑色,说明中蛊。[3]
用煮熟的鸡蛋,趁热在人的身上滚,滚后剥开鸡蛋,若蛋白变黑或凹凸不平,即为中蛊。

治療[编辑]

孙思邈曾提出治療中毒之法。《千金方》记载,“凡人中蛊,有人行蛊毒病人者。若服药知蛊虫姓名,当呼唤将去,若欲知蛊主之姓名者,以败鼓皮烧作末以饮,服方寸七。须臾,自呼蛊主姓名,可语令去则愈。又有以蛇涎合作蛊药著饮食中,使人得瘕病者,此种积年乃死,疗之各自有药。江南山间人有此,不可不信之。”

懲處[编辑]

  • 唐律疏议》卷十八《贼盗律》规定:“诸造畜蛊毒及教令者,绞。”疏议道:“蛊有多种,罕能究悉,事关左道,不可备知。”

歷史上的事件[编辑]

  • 參見漢武帝巫蠱之禍條目。
  • 《文選》劉歆移書讓太常博士:「遭巫蠱倉卒之難,未及施行。」
  • 《文選》潘岳‧西征賦:「弔戾園於湖邑,諒遭世之巫蠱。」
  • 《隋書·鄭議傳》:「其婢奏鄭議厭蠱左道,與母別居,為司所劾,由是除名。」
  • 《隋書·獨孤皇后傳》:“獨孤皇后異母弟獨孤迤,以貓鬼巫蠱咒詛於後,坐當死。”
  • 崇禎十七年,廣州柀閔嬌發生一宗胡蔓草蠱疑案。

参考文献[编辑]

  1. ^ 顧野王《輿地志》
  2. ^ 《狄仁杰》蜣螂蛊确有其事 童子尿不解蛊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苗女诅咒:破解湘西神秘蛊术. 凤凰网. [2008年11月12日] (简体中文). 
  4. ^ 张鷟《朝野金载》说:“江岭之间有飞蛊,其来也有声,不见形,如鸟鸣啾啾卿卿然。中人即为痢,便血,医药多不差,旬日间必不救。”
  5. ^ 明代《渾然子》有鼠蠱,鳩蠱的名稱。

參見[编辑]

參考書目[编辑]

  • 鄧啟耀/著 巫蠱考察─中國巫蠱的文化心態 台灣 1998年6月 ISBN:957-98626-1-3

漢忠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中華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聯合出版

  • 高国藩/著 中國巫術史 上海三聯書店 1999年11月 ISBN:7-5426-1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