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通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巴斯通戰役
阿登攻勢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一部分
Bastogne resupply1944 sm.jpg
1944年12月26日,C-47運輸機正於巴斯通上空空投補給品給第101空降師士兵。
日期: 1944年12月20日至27日
地点: 比利時巴斯通
結果: 美國獲勝
參戰方
美國 美國 納粹德國 納粹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美國 安東尼·麥克奧利夫 (第101空降師)
美國 威廉·羅拔士 (第10裝甲師B戰鬥大隊)
美國 克雷顿·艾布拉姆斯 (第4裝甲師第37坦克旅)
納粹德國 哈索·馮·曼陀菲爾 (第5裝甲軍團)
納粹德國 海因里希·迪波爾德·格奥爾格·馮·吕特维茨男爵 (第47裝甲軍)
參戰單位
[1]
第101空降師
第10裝甲師B戰鬥大隊
第9裝甲師R戰鬥大隊
第705坦克殲擊營
第35及第158戰鬥工兵營
第58及第420裝甲野戰砲兵營
美國第8軍第755及第969野戰砲兵營
SNAFU戰鬥隊
初期部分:[2]
第26國民擲彈兵師
第5傘兵師
教導裝甲師
第2裝甲師
最终: 7個師全部或部分[3]
兵力
第101空降師: 11,000人[4] 士兵及800名軍官
其餘單位: 11,000人以上[1]
總共: 22,800人以上
54,000人以上[5]
伤亡与损失
共傷亡3,000人以上 (其中2,000人隸屬第101空降師[6] 不詳

巴斯通的圍攻是在1944年12月美軍德軍之間於比利時小鎮巴斯通的一場較量,是突出部戰役之一部分。德軍的進攻的目標是海港安特衛普。為了在盟軍可以重整旗鼓、發揮其巨大的空中優勢之前到達該處,德軍機械化部隊必須通過比利時東部以攻佔必經的道路。由於所有在阿登山脈的7條主要道路均通過巴斯通這座小城,控制這個十字路口對德軍的進攻來說是至關重要。圍困從12月20日開始一直持續至27日、被圍困的美軍被喬治·巴頓的第3軍團單位解圍。

背景[编辑]

諾曼底戰役取得成功和隨後向東通過法國推進後,盟軍的戰線從北面的奈梅亨延伸至南面的中立國瑞士。 在前進中寶貴的港口城市安特衛普被佔領及之後冬天來臨,盟軍甚至控制了靠近德國境內的城市亞琛阿道夫·希特勒很快制定了一個計劃以攻擊在比利時的盟軍戰線,計劃出動55個師通過阿登地區對盟軍發動突然襲擊,目的是渡過默茲河以奪回安特衛普。儘管他的高級指揮官包括格爾德·馮·倫德施泰特瓦爾特·莫德爾表示疑慮,該計劃並沒有被修改,最終進攻日期被定於1944年12月16日。與此同時,盟軍指揮官認為阿登地區不適合於德軍發動大規模進攻,原因主要是地形問題。此外,情報報告表明,駐紮在該地區唯一的德軍師十分疲憊,在進攻前的幾個星期,沒有任何盟軍指揮官看到有理由相信攻擊是迫在眉睫。巴斯通是在該地區重要的公路樞紐城市,主要由美軍第28步兵師防守,該師從7月22日至11月19日已連續奮戰,所以被調派至這個相對安靜的區域進行休整。盟軍認為在第28步兵師面前只有1個步兵師與之對峙,他們相信任何沿著這個地區的攻擊規模將是有限的。在比利時的巴斯通鎮,有7條道路進入和7條道路進出該小鎮。這些道路對德軍的裝甲部隊行動十分重要,使盟軍勢必全力保衛這些道路。


指揮第5裝甲軍團的哈索·馮·曼托菲爾上將委派海因里希·迪波爾德·格奥爾格·馮·吕特维茨男爵的第47裝甲軍以完成攻佔巴斯通的任務,在那慕爾附近渡過默茲河。吕特维茨計劃在7 mi(11 km)戰線上以3個師展開攻擊:第26國民擲彈兵師第2裝甲師首先實施攻擊,而“教導裝甲師”在它們後面。面對這股敵軍是[|第110步兵團(美國)|第110步兵團]]的2個營(第3個營作為預備隊留在後方),他們負責沿烏爾河長9 mi(14 km)的戰線。盟軍在主要村莊聚集成小規模的戰鬥群,僅在白天在沿河進行警戒。該部隊的力量甚至在維持戰線亦太單薄,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跨越烏爾河的4條道路。由於德軍進攻前的大雨,只有1條道路有足夠條件被用來被德軍通過 - 這是最北端的道路,這在達斯堡通過烏爾河以前往克萊韋及巴斯通。第2裝甲師被命令沿著這條道路渡河,而第26國民擲彈兵師在格明德附近架橋渡河。 馮·吕特维茨明白巴斯通道路網的重要性 - 他知道如果該市被佔領,他的部隊就可以大膽向西前進。因此,他下令“教導裝甲師”向巴斯通前進而其它部隊當時已經越過了克萊韋河

序幕[编辑]

進攻[编辑]

在12月15日晚上,第26國民擲彈兵師在烏爾河西岸建立了前哨陣地,一部分士兵在夜間巡邏。凌晨3時,工兵開始運送人員和裝備過河,他們在出發點開始集合,這裡相當接近美國守軍。 凌晨5時30分,德軍火砲開始轟擊美軍陣地,切斷電話線,而同時步兵開始推進。德軍進攻迅速,他們的進攻因兵力佔優而成功。 在維勒,1個美軍排,在一些迫擊砲和反坦克炮支援下,持續對德軍多個營的進攻實施反撲,直到夜幕降臨。德軍工兵在天黑前完成架橋工作以渡過烏爾河,裝甲部隊在龐大的數量優勢下開始向前推進。但最終,德軍因美軍守衛而明顯被阻延 - 他們在第1天夜幕降臨時穿越烏爾河的計劃被推遲2天。

12月19日,第28步兵師指揮所從東南面的大村莊伍茲轉移到巴斯通。在伍茲,該師不再後撤,第110團第3營在裝甲兵和砲兵支援下於那天中午到達該鎮周圍。 第44工兵營駐守在該鎮北面,但他們很快就支持不住,撤退到鎮內,並炸毀了在他們身後的一座橋樑。這個小部隊總人數不超過500人。直到晚上,當他們的陣地變得完全站不住腳後,他們撤退到西面。隨著第110步兵團作為一個有效的作戰單位而被徹底擊潰後,他們被併入其他盟軍單位以防守巴斯通。

調動預備隊[编辑]

儘管在攻擊前幾個星期已出現幾個顯著的信號,阿登反擊戰仍然取得了幾乎完全的突然性。在攻勢開始的第2天,很明顯的第28步兵接近崩潰。美國第8軍司令特洛伊·米德爾頓少將已派出第10裝甲師B戰鬥大隊協助在巴斯通的防衛。B戰鬥大隊包括第3坦克營、第20裝甲步兵營、第21坦克營C連、第54裝甲步兵營B連、第609坦克殲擊營C連、第420裝甲野戰砲兵營及3個連的支援部隊。第3軍團司令喬治·巴頓將軍本來正計劃攻擊美茵茨但卻因第12集團軍司令奧馬爾·布拉德利將軍命令他把進攻之單位交出而不高興。同時,德懷特·艾森豪威爾將軍下令調動同盟國遠征軍最高司令部的預備隊,這由在蘭斯第82空降師第101空降師組成 。這些老牌空降部隊曾在諾曼第空降和在參與在荷蘭的戰鬥後休息和重新裝備了2個月 。2個師均在12月17日晚上被通知及沒有被提供運輸車輛,他們開始安排卡車向前推進。第82空降師長期作為預備隊,從而更好地重新配備及第一時間出動。 第101師在12月18日下午離開大穆爾默隆,包括砲兵、師部列車、第501傘兵團第506步兵團第502步兵團第327滑翔機步兵團 。大部分車隊在晚間冒著小雨和雨雪前進,並且使用大燈儘管增加了被空襲的威脅,以加速前進,其中一支混合縱隊在比利時布永迷路及只好返回蘭斯。

第101空降師原本去北面的維伯蒙,但之後被重新轉往巴斯通,距離海拔1,463 ft(446 m)高原外107 mi(172 km),而第82空降師,是因為它能夠較早離開,前往維伯蒙,阻擊進攻重心的“派普戰鬥群”。 在北面60 mi(97 km) 作為預備隊之第705坦克殲擊營在12月18日奉命前往巴斯通為缺乏裝甲部隊的第101空降師提供反坦克炮擊支援和延遲到第二天晚上到達。第501傘兵團的第1批單位在12月19日午夜之後進入巴斯通以西4 mi(6.4 km)的集合地區,早上9時整個師全部到達。

麥克奧利夫將軍在早上6時派出第501傘兵團通過巴斯通向東南方前進。到早上9時,已前進至往美樂地與隆維利之公路兩側。在這裡“教導裝甲師”進行了一整天戰鬥以消滅阻擊德軍前進的裝甲步兵戰鬥小組。第506傘兵團此後不久跟進,其第1營被派往諾維爾以增援第10裝甲師同戰鬥大隊丹卓少校的團隊,而其他2個營奉命作為預備隊被部署在巴斯通的北部。第502傘兵圑開赴北面和西北面,以建立一條從營地至科涅的防線,同時新到達的第327滑翔機步兵團負責守衛巴斯通西南面後方地區,直至可以推測到德國人的進攻意圖為止。

在諾維爾的最初戰鬥[编辑]

12月19-20日,第506傘兵團第1大隊奉命支持丹卓團隊(威廉.丹卓少校),第10裝甲師1支營級坦克步兵營戰鬥隊奉命守衛在佛依東北偏北及距離巴斯通4.36 mi(7.02 km)的諾維爾[7]在擁有4輛[7] M18驅逐戰車的第驅逐戰車營支援下,傘兵們攻擊第2傘兵師單位,第2傘兵師的目標是佔據通過蒙特維爾(在巴斯通西北)的第2條道路以攻佔主要高速公路及另一個目標,油庫-缺乏汽油令整個德軍的反攻陷於衰退及面臨失敗。由於擔憂對巴斯通左翼的威脅,他們組織了1支聯合戰鬥隊伍進攻諾維爾。丹卓團隊快通過高速公路以到達封鎖地區是其中少數個別有案可查的案件[7] 其中,傳說中的最高速度M18驅逐戰車(55 mph(89 km/h))因為其規格而實際上是被設想領頭攻擊敵人部隊的。[7]

第1營的攻擊和第705坦克殲擊營的M18驅逐坦克一起摧毀了至少30輛德軍坦克,但在糟糕的攻擊中,出現500至1000人傷亡。軍事頻道專家歷史學家計算M18驅逐坦克殺死敵軍24人,其中包括幾輛虎II坦克,並認為,在某種程度上,他們能在高速下“邊走邊打”,然後重新出現在戰場上,因此,似乎是另一輛車輛引起一部分混亂和減緩了德軍的進攻,隨後停步不前,讓美軍通霄控制該鎮。第3營奉命從巴斯通北部的預備陣地出發以緩解在南面支援福伊的陣地上受壓的第1營。

驅逐坦克造成的巨大損失[7]引致德軍指揮官相信村里的守軍力量更加強大[7] 及在面對村裡的進一步攻擊面前退卻,因而為尋求戰術上的優勢而犯了戰略上錯誤 - 這顯著阻延德軍提前在南面建立圍困巴斯通的台階[7] 這種延遲也給了第101空降師有足夠的時間來組織巴斯通的防禦。2天後,第2裝甲師終於繼續其原來的使命向默茲河前進。由於參加進攻巴斯通的進攻,它未能打跑空降部隊,及縱隊列最終在瑟萊耗盡燃料,在那裡它被美軍第2裝甲師和英軍第29裝甲旅擊潰。[7]


當時第1營在20日被趕出諾維爾,在福伊鎮至巴斯通市中心的半路上被由第3營發動的一個單獨的攻擊所佔據,迫使第1營必須且戰且走的撤離福伊。這時候,第1營負責確保美軍防線的安全,它的已經約600名士兵中己失去了13名軍官和199名士兵,及被指派擔任預備隊。丹卓團隊在通過第3營的防線時失去了其四分之一的部隊和只剩下4輛中型坦克。

戰鬥[编辑]

1944年12月19日至23日

第101空降師組成環形防線在西北使用第502傘兵團阻擋第26國民擲彈兵師,第506傘兵團防守從諾維爾來的道路,第501傘兵團防守東面,和第327滑翔機步兵團分佈在從東南的諾維爾通過南斫環形防線至西面的軍營,並得到工兵和砲兵部隊堵塞防線中的空隙。該師至巴斯通西面防守之區域在第一個晚上曾遭到襲擊,幾乎造成了整個醫療隊的損失,以及眾多的服務隊伍被用作步兵來加強薄弱的防線。第10裝甲師,因在拖延德軍推進的行動中損失了其丹卓團隊(威廉·丹卓少校)、卓利團隊(亨利·卓利中校),和奧哈拉團隊(詹姆斯·奧哈拉中校)而受到削弱,只有由40輛輕型和中型坦克組成的機動“砲火旅”(包括全面崩潰的第9裝甲師倖存者和8個在巴斯通找到未分配的後備坦克)。

3個砲兵營被徵用,並成立了1個臨時砲兵群。每過砲兵營有12門155毫米榴彈砲,在有限的彈藥供應限制下為該師在四面八方提供了重大火力支援。羅伯茨上校,指揮B戰鬥大隊,也集中了從第8軍潰逃的超過600名散兵游勇,組成散兵游勇團隊作為進一步的阻擊力量。

由於美軍在北部和東部強大的防禦,第47裝甲軍司令馮·呂特維茨決定包圍巴斯通,並在12月20日晚或21日開始從南部和西南部進攻。德國裝甲偵察部隊已初見成效,在1支臨時湊合的步隊阻擊前滲透入美軍砲兵陣地。所有7條通往巴斯通的公路在12月21日中午被德軍切斷,黃昏時雙方確認空降和裝甲步兵部隊被包圍。

美軍士兵處於約1對5的劣勢和缺乏冬季服裝、彈藥、食品、醫療用品和高層領導(大部分高級軍官,包括第101空降師的指揮官,馬克斯維爾·泰勒少將 - 均在別處)。由於最惡劣的冬季天氣,被包圍的美軍無法通過空中進行補給,也由於多雲天氣而缺乏戰術空中支援。

然而,第47裝甲軍的2個裝甲師 - 使用機動性孤立巴斯通後,在12月22日繼續他們向默茲河前進的使命,而不是集中部隊進攻巴斯通。他們只留下1個團在背後協助第26國民擲彈兵師攻佔十字路口。第47裝甲軍在南部和西部的防衛圈的不同地點試探進攻,而巴斯通只有是1個單一的空降團和步兵支援單位。這使防線上的美軍佔有通訊上的優勢;守軍能夠轉移砲火,並把他們有限的“臨時”裝甲部隊,以應付每一個連續的攻擊。

平安夜第26國民擲彈兵師得到第15裝甲擲彈兵師1個裝甲擲彈兵團的增援,以實施在第2天其主要突擊。因為缺乏足夠的兵力和第26國民擲彈兵師已接近枯竭,第47裝甲軍集中在防線西面數個地點而不是在所有方向展開進攻。進攻由第327步兵團第3營的18輛坦克(官方說法為第401滑翔機步兵團第1營)帶領,以及前進至在赫姆洛的營指揮所。

然而,第327團堅守了原來的陣地,並擊退之後的步兵進攻,俘虜92名德軍。德軍裝甲部隊滲透至2個中隊之間,試圖從後方到達香榭麗舍,但被帕特里·克卡西迪樓中校指揮的第502傘兵團第1營及第705坦克殲擊營的4輛殲擊坦克擊潰。

盟軍控制巴斯通成為德軍裝甲部隊前進的1個主要障礙,頑強防守被圍攻城鎮的消息提振了在西線其他盟軍的士氣。

突破包圍[编辑]

喬治·巴頓第3軍團的單位,在查爾斯·P·博格斯中尉(號稱眼鏡蛇王)指揮下,成功地自西南的阿奧尼斯衝向巴斯通。進攻矛頭於聖誕節翌日下午4時50分到達第326工兵營的防線。第101空降師與美軍供應基地的地面聯繫在12月27日已經恢復,受傷的人員被疏散到後方。泰勒將軍與第4裝甲師一同到達巴斯通和恢復指揮。

隨著包圍圈被突破,第101空降師原本預定被撤回休息,但接到命令恢復進攻。第506營襲擊北部和在1945年1月9日奪回勒科涅,東連在1月10日收復博伊斯及1月13日收復佛依。第327營在1月3日攻向巴斯通東北面的巴斯,和遇到頑強的抵抗。第506營在1月15日再拿下諾維爾和在翌日收復拉坎普斯。第502營在第327營和2個團的增援下,在1月17日攻佔巴斯,把德軍的戰線推回至該師到達巴斯東當天的位置上。第2天,該師才被撤回。

戰役中的最有名的引用句來自第101空降師的臨時指揮官,安東尼·麥考利夫陸軍少將。當收到來自德國將軍吕特维茨有關巴斯通的書面投降要求時,他的回答是一個字:“NUTS”(第327滑翔機步兵團的指揮官向德國停戰方解釋為“去死吧!”)。[8] 戰鬥結束後,報紙提到該師為“打不死的巴斯通雜種”(Battered Bastards of Bastogne)。該師的許多成員否認他們需要巴頓的幫助才突破包圍圈。

結局[编辑]

第101空降師從1944年12月19日至1945年1月6日為止共有341人陣亡、1,691人受傷及516人失踪。第10裝甲師B戰鬥大隊共有大約500人傷亡。[9]

奧古斯塔·芝蘭是一位在圍困期間救助傷者的護士,她在2011年12月獲駐比利時大使霍華德·古特曼頒授平民人道主義服務獎[10]

圖片集[编辑]

附錄[编辑]

  1. ^ 1.0 1.1 Bando, Mark. 101st Airborne: The Screaming Eagles at Normandy. Zenith Imprint. 2011: 188. ISBN 978-1-61060-256-3. 
  2. ^ John C. Fredriksen. Fighting Elites: A History of U.S. Special Forces. ABC-CLIO. 2011: 91. ISBN 978-1-59884-810-6. 
  3. ^ Samuel W. Mitcham. Panzers in Winter: Hitler's Army And the Battle of the Bulg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6: 133. ISBN 978-0-275-97115-1. 
  4. ^ Hatfield, Ken. Heartland Heroes: Remembering World War II. University of Missouri Press. 2003: 181. ISBN 978-0-8262-6335-3. 
  5. ^ Ballhausen, Hanno. Chronik des Zweiten Weltkriegs. wissenmedia Verlag. 2004: 447. ISBN 978-3-577-14367-7. 
  6. ^ Avery, Derek; Lloyd, Mark.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 fighting forces. Chevprime. 1989: 103. ISBN 978-1-85361-107-0.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軍事頻道, 於世界標準時間2008年8月13日晚上10時51分,美國東岸時間下午6時至7時之"坦克大維修" ,這是一部講述如何翻新M18驅逐戰車及訪問第二次世界大戰退伍軍人和採訪第二次世界大戰評論專家及歷史學家的混合紀錄片。
  8. ^ S.L. A. Marshall, Bastogne: The First Eight Days, Chapter 14, detailing and sourcing the incident.
  9. ^ Marshall, S.L.A. Notes. Bastogne: The First Eight Days. U.S. Army in Action Series Facsimile reprint of 1946. United States Army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1988. 
  10. ^ Belgian nurse who saved GIs in WWII honored

參考[编辑]

  • Ambrose, Stephen E. Band of Brothers.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Paperbacks, 1992.
  • Turow, Scott. Ordinary Heroes.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October 27, 2005)
  • Winters, Richard D., Cole C. (Cole Christian) Kingseed, and Inc ebrary. Beyond Band of Brothers: The War Memoirs of Major Dick Winters. New York: Berkley Caliber, 2006. Web. 26th October 2012.

附加參考[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坐标50°00′00″N 5°43′17″E / 50.0°N 5.7214°E / 50.0; 5.7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