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 (小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鐘樓怪人》
Victor Hugo-Hunchback.jpg
1831年第一版中的插图
作者 維克多·雨果
原名 Notre-Dame de Paris
出版地 法國
語言 法文
類型 浪漫主義
出版者 Gosselin
出版日期 1831年1月14日

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港譯鐘樓駝俠,台譯鐘樓怪人)是法國文學家維克多·雨果所著,於1831年1月14日初版的小說。故事的場景設定在1482年的巴黎聖母院,內容環繞一名吉卜賽少女(愛絲梅拉達)和由副主教(克洛德‧孚羅洛)養大的聖母院駝背敲鐘人(加西莫多)。此故事曾多次被改編成電影、電視劇及音乐剧。

故事大綱[编辑]

故事一開始暗示婦人跟男人私奔,產下一名極為美麗的私生女嬰,但不久極為美麗的女嬰被偷抱走並被掉包成一個極為醜陋的駝背嬰兒,母親無法接受自己的女兒被偷走的事實,將駝背的嬰兒丟棄在巴黎聖母院門外。

1482年的巴黎愚人節,聖母院的駝子加西莫多被選為愚人教皇,因為他是全巴黎長相最醜陋的人。他被群眾推舉上王座並在全城遊行。葛林果是一名貧窮潦倒的詩人,他在愚人節推出神蹟劇,但觀眾都只看遊行不看他的戲劇。身無分文的葛林果為了得到食物,尾隨著一名吉卜賽街頭舞女愛絲梅拉達,並為她的美麗所傾倒,但走到一個轉角的時候,愛絲梅拉達卻突然被加西莫多和聖母院副主教孚羅洛襲擊。葛林果想救他卻被加西莫多打倒,而孚羅洛則逃走了。王家弓箭隊隊長菲比斯及時來到並捉拿了加西莫多。當晚稍後,一幫乞丐和盜賊準備將葛林果吊死,但愛絲梅拉達出現並提出與他締結四年「婚姻」,葛林果因此得救。

« Une larme pour une goutte d'eau »

翌日,加西莫多被推上法庭,之後被判在格列夫廣場接受兩小時的酷刑。他在絞台上磨轉,又被群眾嘲笑,身心皆受侮辱。他乞求一點水喝,但沒有人理會他,直至愛絲梅拉達上前並給他一些水。在附近隱居的修女巴格特看到這一幕,尖叫著說愛絲梅拉達是一名吉卜賽小偷,並把十五年前女兒被綁架的事歸咎於她。

兩個月後,愛絲梅拉達在街上走著,被百合花·貢得羅西耶和她的朋友從陽台上發現。百合花是一名貴族小姐,同時也是菲比斯的未婚妻。她嫉妒愛絲梅拉達的美貌且假裝看不見她,但她的朋友卻把愛絲梅拉達叫了進來。當愛絲梅拉達步進房間,貴族小姐們立即相形見絀。她們雖然長得也很美,但卻比不上愛絲梅拉達。貴族小姐們意識到愛絲梅拉達艷壓群芳,便轉向嘲笑她的衣著。菲比斯嘗試讓愛絲梅拉達好受些,但百合花拿走她的袋子並打了開來,跌出了幾塊寫了字母的木板,愛絲梅拉達的小羊佳麗把那些字母拼成「菲比斯」(Phoebus)。百合花意識到她有了一個情敵,並認為愛絲梅拉達是個女巫。愛絲梅拉達離開後,菲比斯也跟著她。

主要角色[编辑]

  • 比埃尔·葛林果(Pierre Gringoire):貧窮的遊唱詩人。誤入吉卜賽人的秘密巢穴奇蹟宮殿。吉卜賽人為免他泄漏口風,葛林果要麼被吊死,要麼跟一個吉卜賽人結婚。愛絲梅拉達出於同情而嫁給他,兩人成了有名無實的夫妻。後來他與吉卜賽人一起去救愛絲梅拉達,卻又臨陣逃跑,使愛絲梅拉達最終落入孚羅洛的毒手。
  • 愛絲梅拉達(Esmeralda):一個吉卜賽舞者。她起初是娛樂大眾的表演者,之後卻被視為女巫和兇手。加西莫多和福羅諾都愛上她,但她卻愛上王家弓箭隊隊長菲比斯,非常抗拒克洛德‧孚羅洛的接近。
  • 佳麗(Djali):愛絲梅拉達的寵物羊。牠表演的把戲使人們相信愛絲梅拉達是女巫。牠能夠把字母拼成「菲比斯」(Phoebus),又會敲打拍子,告訴人們月份和時間。
  • 克洛德‧孚羅洛 (Claude Frollo):聖母院副主教,見到愛絲梅拉達跳舞而起凡心,屡次向她示爱却被她厌恶,遂出于嫉妒而处处陷害艾丝美拉达,最后在圣母院上观看愛絲梅拉達被处死时被加西莫多推下石栏,坠地而亡。
  • 克羅賓 (Clopin Trouillefou):「奇蹟宮殿」的乞丐王。为救出被困在圣母院中的愛絲梅拉達而戰死。
  • 加西莫多 (Quasimodo):克洛德‧孚羅洛收養的棄嬰。獨眼、駝背,有語言障礙,從小在聖母院長大,負責敲鐘。也愛上了愛絲梅拉達,她被處死時欲相救,卻晚了一步,在愛絲梅拉達被处死时把克洛德‧孚羅洛殺死,在地窖與一生最愛的兩個人(屍體)擁抱在一起直到死亡。
  • 菲比斯 (Phoebus Châteaupers):一名騎士,原本和女友百合花 (Fleur-de-lys) 已有婚約,然而見到愛絲梅拉達後立刻愛上了她。

主题[编辑]

小说的名字《巴黎圣母院》指出了圣母院自身是小说最重要的元素之一,故事的主要背景以及主题都集中于此。除了愛絲梅拉達和菲比斯的几次会面以外,几乎所有的事件都发生在圣母院的周围。在雨果写这部小说之际,圣母院年久失修。故事描写了哥特时代的建筑、人文和宗教。宿命论、革命和社会冲突被详尽分析。[1]

加西莫多、愛絲梅拉達与上流社会在小说中形成了显明的阶级对比。读者也可以看到许多现代观点是如何从书中衍生出来的,如性别观。例如,菲比斯反对将愛絲梅拉達看做是性对象。愛絲梅拉達也常被看做是真纯的典范——这就是加西莫多眼中的她。愛絲梅拉達似乎也将自己与菲比斯做了对象化,虽然后者的男性观时常被读者争议。

雨果在引言和小说第一卷中介绍了几个主题。主题旨在探讨文化演化,以及人类是如何无缝隙地通过文学、建筑、艺术等方式将一个时代的理念带到另一个时代中去。雨果不但探讨了从中世纪到现代法国的文化演化,而且也探讨古希腊和罗马世界的变革。他在第一卷书中继续延伸了这一话题。

小说的另一个重要主题是人不可貌相。虽然福羅諾是个神父,常被以为是充满慈爱、正直的人。但事实上,他残忍歹毒,控制欲强,内心邪恶。与之相对的是加西莫多,由于外表丑陋,常常被人们误认为是恶魔,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善良、慷慨。愛絲梅拉達也被人误解;因为她是吉卜赛人,所以巴黎人认为她是邪恶的;但是,和加西莫多一样,她的内心也充满了爱心、友善。菲比斯的外表英俊,但他其实为人虚伪、自私、缺德、不值得信任。

在故事开始前,雨果就提出了文化演化的主题。他写到自己在石头上发现了"ANARKIA"的字样,但是字样被年岁洗刷而模糊不清。他继续写道:“这几个大写的希腊文字母,由岁月的侵蚀而发黑,深深地嵌入石壁中,其形貌和笔势,不知如何借鉴了哥特字体的特征,仿佛特为招示这是中世纪人之手写下的,其中所包藏的难逃定数的命意,尤令作者心惊。”在第四章中,这个字符被揭示为“命运”的意思。

很明显,在引言汇中雨果发现了古代文化与现代文化之间的相似之处。雨果称来自古希腊的纪元与传奇与中世纪的思想有很多共同点,好像古代作品是由中世纪书吏写的一样。雨果暗示两个时代的思想之所以相似,是因为思想通过文学和文字作品传承了下来。在古希腊,纪元与传奇常常刻在石板上。由于这些文献代代相传,因此它们对中世纪的影响很大,在那个时代,欧洲古代的作品被珍藏、被看重。同样,印刷文献也存在于两个时代。然而,中世纪的文献不是刻在石板上,而是印在纸,或羊皮纸上。

在此,雨果描述了建筑物的重要性,以及它是如何反映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与思想的。华丽而显赫的建筑物在巴黎成为了废墟,表明社会对财富、艺术、美学的热情不再。这种热情在文艺复兴时再度兴起,古代的文艺与风尚再度流行。雨果将这种传承的热情归结于上古社会。雨果称虽然古代法国的原始建筑破败失修,但它的建筑美学为中世纪哥特式风格提供了灵感。雨果称:“哥特一词,从它的一般应用上来讲是完全不合适的,却又被尊为至高。由此,我们接受了它,习惯了它,和其它世界一样,塑造了中世界后半部分的建筑物,而尖顶拱却来自于前半部分,半圆形则是其父。”

小说第一卷的主题是文化演化。雨果想要向世人展示人们是如何通过文学或技术袭承先前思想的。雨果继续在时代之间强化了这一主题。他辩称文学是思想在不同文化和时代之间传承的一种方式。在第一卷第一章中,雨果辩称建筑物是另一种传承方式。背景与建筑物在小说中得到了重点突出,雨果常常对中世纪巴黎的建筑物和纪念碑作了细致入微的描述。他在风格上追溯到了哥特式特色,后者来源于更加古老的年代。在第一卷的全篇中,雨果奖重点放在了文学、建筑物、艺术对思想的传承作用上。雨果对中世纪法国的哥特建筑抱有浓厚的情怀,因此他的语气是怀旧的,并且这种情绪贯穿了整部小说。

在小说的第二卷中,雨果将重点放在了忠诚上。在第三章中,加西莫多对神父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忠诚;他在神父面前“屈膝下跪,磕头合掌”。在第四章中,警卫队在巴黎街道上巡回,表示出对国王的效忠。吉卜赛的小羊也是一种忠诚的象征。即使加西莫多被警卫队逮捕,它依然尾随在后。三个混混将乞丐甘果瓦尊为自己的“国王”,并对他表示出难以置信的服从。愛絲梅拉達表现出对人类的献身精神,为了搭救甘果瓦,她答应嫁给他,虽然这并非出于爱情。甘果瓦富有哲理诗意,一句“可能”、或一个神秘的字符就能给他足够的好奇心或勇气。诗人比埃尔·甘果瓦将自己全部的智力与成就归功与克諾德·福羅諾,对后者表示忠诚,不惜言辞赞美:“托他的福,我今天是个真正的文人了。”忠诚是雨果小说第二卷中的核心主题,并在之后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在第三卷中第一章中,小说的主题变成了岁月沧桑。第三卷着重描写巴黎圣母院,它的外观因岁月流逝而被磨损。叙述人描写圣母院曾经壮美辉煌,如今却破败不堪。彩色的玻璃窗被“冷白窗格”代替,很明显,叙述人的感情是酸楚的。对圣母院的翻修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它的价值内涵。楼梯被熙熙攘攘的城市掩埋,雕塑被挪走。时间的流逝对教堂产生了重大的改变,而这常常是负面的。时代的划痕无法修复。叙述者称:“时尚比革命的伤害更大。”对圣母院的翻修是时代的不幸,这成为小说第三卷中的主题。

小说第四卷的主题是爱。爱可以有许多表现形式。例如,母子之间的爱,人与他兴趣之间的爱,人与物之间的爱。克諾德·福羅諾是圣母院的會吏長。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喜欢科学和医学。他喜欢钻研学术,这是他的爱好。随着故事的发展,当他赶到自己人生不济时,干脆钻进了科学研究当中去。当他的父母去世时,福羅諾收养了自己尚处婴儿的弟弟,杰汗。他发现“对小弟弟的爱满足了存在的所有。”福羅諾将照料杰汗当做是生活的中心,并无条件地满足他的要求。他另收养了一个孩子,就是加西莫多,因为“如果他是将死之人,他的小弟弟杰汗可能也会悲惨地抛弃在领养的床板上——这些打动了他的心,巨大的同情心感动了他,他随机带走了孩子。”虽然孩子相貌丑陋,没人喜欢,但是福羅諾依然照料了他。加西莫多的丑陋非但没有打消,但是却增强了福羅諾对他的爱。当弃儿长大后,他从福羅諾那里获得了撞钟人的职位。“他非常喜欢大钟,抚摸它们、跟它们对话、理解它们。”加西莫多喜欢大钟,他最喜欢的是最大的玛利亚大钟。加西莫多也很爱他的养父福羅諾。不管怎样,他“接受了他,收养了他,抚育了他,照顾了他... 最后让他做了撞钟人。”甚至当福羅諾对加西莫多不好时,他依然对他十分恭敬。在第四卷中,父子之间的爱从这里体现了出来。福羅諾对他的两个领养的“宝宝”疼爱有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所爱;福羅諾爱学习研究,加西莫多爱圣母院的钟。

故事第五卷第一章和第二章的主题是在此出现的新技术将会推翻过去的知识,将它从新一代人的面前抹去。在雨果写这部作品的时期,法国正在经历大革命之后的重建工作。国民分裂成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支持共和国,另一部分则持反对意见。许多变革在此发生,人们则未来的走向表示不安。雨果在小说中称:“书籍将会摧毁大建筑物”,“印刷术将摧毁教堂。”这些话的意思是新兴的印刷品的影响力将会超过教堂。在雨果的作品中,他写到"第一点,它带有神父的思维。神父们因这种新生事物而感到惊恐,这就是印刷术。在古腾堡印刷技术的照耀下,它是受惊的、晕头转向的人们的庇护所。”教会担心如果印刷新闻将全法国的人们都吸引过去,就没人再听神父的讲道,而都去看报纸了。法国人重新思考几十年前学到的东西,开始转变思维和态度。印刷新闻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是一项进步事物,可以成百上千地印刷的机器是不可思议的。印刷出版物将要颠覆教会,影响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雨果称“印刷术将会摧毁建筑物"。建筑物也是人们交流的一个媒介。雨果写道:“...这种无疑是最基本和最简单的思想当中还蕴藏着另一种更新颖的想法,源自头一种思想,比较不易觉察,却更易引起异议;这也纯粹是一种哲学观点,不再仅是教士的观点,而且也是学者和艺术家的观点。这是预感到,人的思维随着思维方式的改变,也改变其表达方式;每一代人的主要思想不要再用同样的材料和同样的方式来进行书写;...”由于神父的地位崇高,在法国国内富有权势,他们也控制着许多建筑物。神父们可以通过建筑物进行交流,因为许多大型建筑物都是带有宗教色彩的。印刷术将会掌控社会,人们将不会在去尊敬之前宏伟的艺术,只会把它当做一个曾经居住过的地方。雨果称“建筑物是人类的伟大书籍。”在印刷术诞生之前,建筑物是思想传承的媒介之一。这是因为在当时书籍无法大量生产,大型建筑则十分显眼。雨果有称“建筑物是人类的手写作品。”思想很容易通过与建筑物的融合来进行传播。印刷术的诞生改变了这一切,因为书籍可以大量生产了。思想可以更容易地通过文字作品来传播,而不是通过与建筑物的融合来传承。雨果说的印刷术将摧毁建筑物的意思就是这点,建筑物将仅仅是一种艺术,不会承载思想的传承了。

贯穿小说的另一个主题是爱可能会有副作用。这个主题在第十一卷时得到了显明,爱的毁灭性得到了显露。爱丝梅拉达对菲比斯的深情导致她对他的呼喊,从而暴露了自己,被国王的卫队捉住,备受折磨。当福罗诺沉迷于对爱丝梅拉达的追求时,他的道德蜕变,变得疯狂,最终因他对爱丝梅拉达的不幸进行嘲讽时,被加西莫多扔下了钟楼。“话音一落,他拔腿就跑,也攥着她跑—— 因为他始终没有松开她的手臂—— 径直向绞刑架跑去。他指着绞刑架,冷冷地对她说:‘在我和它之间抉择吧。’她挣脱出他的手中,一下子扑倒在绞刑架下,拥抱着那根阴森可怖的支柱。接着,把秀丽的脸蛋转过半边来,瞅了教士一眼,宛如跪在十字架脚下的圣母。教士依然一动也不动,手指头一直指着绞刑架,始终保持着这一姿势,俨如一尊雕像。吉卜赛少女终于对他说道:‘它叫我厌恶的程度,还远不如你呢。’”(第十一卷,第一章)这段对话显明福罗诺对爱丝梅拉达的痴迷,以及爱丝梅拉达对菲比斯的痴迷,以至于她宁死不选择别人。另一种致命的爱是加西莫多对爱丝梅拉达的感情。在看到福罗诺和爱丝梅拉达的尸体时,加西莫多叹息道:“啊,这是我所有爱过的人啊!”这显明它生命中所有爱过的人都已经离去。这种致命的爱最终要了他的命,他选择在坟墓中与爱丝梅拉达联合,绝食而死,而不是继续自己的生命。

建筑[编辑]

建筑物在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中是一主要议题,不单单就圣母院自身而言,而且就全巴黎、以至全欧洲来说,其文艺作用会因印刷术的到来而消逝。克諾德‧福羅諾的不祥预言‘Ceci tuera cela’(当他看到印刷书本和圣母院时,称“这会弄死它的”)正中主题,雨果在第五卷第二章写道‘quiconque naissait poète se faisait architecte’(“诗人都是建筑师”),辩称当文字世界被无情审查、难以生产时,建筑物是显眼的,是自由的。

Il existe à cette époque, pour la pensée écrite en pierre, un privilège tout-à-fait comparable à notre liberté actuelle de la presse. C'est la liberté de l'architecture.
当时,在用石头书写的思想方面存在着一种特权,完全可以同我们现在的出版自由相提并论,那就是建筑艺术的自由。

——第五卷,第二章

印刷术的出现使得人们可以很容易地将自己的思想写在纸上,雨果认为这一时代是建筑物作为伟大艺术品的最后时代。在他的很多著作中,雨果对两种社会之间的变革十分感兴趣。[2]

小说第三卷的主要主题是圣母院在不同时代的修缮工作,但这些工作却适得其反:“又是谁把这些“色彩强烈”的玻璃窗换上了冷冰冰的白玻璃呢”、“又是谁偷梁换柱,把精工堆满圣骨盒和圣物盒的那哥特式古老祭坛去掉,换上了刻着天使头像和云彩的那口笨重的大理石棺材,仿佛是圣恩谷教堂或残老军人院的一个零散的样品?”这些是一些例子。这些章节也讨论了在法国大革命后,修缮为什么没有增加任何特色。似乎,这些新建筑物因为修缮而变得更加丑陋、更加破败了。

文艺重要性与反响[编辑]

雨果在书中提出了小说是一部叙事剧。他的小说是一部史诗,记叙了所有人的历史,将圣母院作为目击人、历史无声的主角。时间与生命作为发展的、有机全景的思想以历史中的一些人作为核心。小说也是第一部以乞丐为主角的作品。

《巴黎圣母院》是第一部包罗万象的小说,从法国国王到地沟里的老鼠,后被许多作家采用,如奥诺雷·德·巴尔扎克古斯塔夫·福樓拜查尔斯·狄更斯等人。小说的成功刺激的初生的历史保护运动,并促进了哥特式建筑的再次复兴。最终,它导致維歐勒·勒·杜克在十九世纪对圣母院的重大修缮工作。圣母院今天的外观就是这次修缮的结果。

寓意与引述[编辑]

历史[编辑]

在《巴黎圣母院》中,维克多·雨果常常提及巴黎的圣母院。他提及了印刷术的诞生,而在小说一开始将书籍编撰人称为“德国瘟疫。”

2010年,英国档案保管员安德里安·格鲁(Adrian Glew)发现真实驼背敲鐘人的原型是政府的工头,负责巴黎的雕塑工作室。十九世纪20年代后革命期,他在圣母院负责修缮工作。[3]

其它[编辑]

名字Quasimodo(加西莫多)成为了“外貌丑陋、内心伟大”的同义词。[4]

参考文献[编辑]

  1. ^ Sparknotes.com. Sparknotes.com. [31 May 2011]. 
  2. ^ Online-literature.com. Online-literature.com. 26 January 2007 [31 May 2011]. 
  3. ^ "Real-life Quasimodo uncovered in Tate archives", Roya Nikkhah, The Daily Telegraph, 15 August 2010
  4. ^ Webber, Elizabeth; Mike Feinsilber. 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 of Allusions. Merriam-Webster. 1999. 592. ISBN 0-87779-628-9.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