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经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市場經濟,又稱自由市場經濟,是一種经济体系,在這種體系下產品和服務的生產及銷售完全由自由市場自由價格機制所引導,而不是像计划经济一般由國家所引導[1][2]。市場經濟也被用作資本主義的同義詞,但是绝大多数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实行了市场经济。

在市場經濟裡並沒有一個中央協調的體制來指引其運作,但是在理論上,市場將會透過產品和服務的供给和需求產生複雜的相互作用,進而達成自我組織的效果。市場經濟的支持者通常主張,人們所追求的私利其實是一個社會最好的利益。亞當·斯密說:

藉由追求他個人的利益,往往也使他更為有效地促進了這個社會的利益,而超出他原先的意料之外。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多少好事是由那些佯裝增進公共利益而干預貿易的人所達成的。
——《國富論

對於市場經濟的經濟原則也有許多不同的批評。這些批評者的的分布相當廣泛,從徹底反對市場經濟(共產主義)、到计划经济的支持者—例如社會主義的支持者,或者是那些希望政府實行大量管制的人,又或者是那些認為人性的貪婪是註定不道德的人。對於市場經濟在實踐上的主要批評之一,便是主張市場的外部性(亦即那些無法經由市場價格反映出的問題)將會造成大浩劫,如環境的污染便是一例。另一項批評則主張市場經濟將會產生垄断,市場最終將會毀滅自身的機制。

一些市場經濟的支持者認為政府不該減少市場的自由,因為他們不同意市場本身存在外部性,認為那其實是政府所製造的,他們也不認為市場上存在著需要政府介入才能解決的問題。其他一些人則認為政府應該在適當的程度下介入市場,以避免市場失靈導致的產生。在社会市场经济的模型裡,國家將會針對那些市場無法滿足其參與者需求的部分進行干預,约翰·罗尔斯便是這種概念的知名支持者。

經濟學家所定義的自由市場模型,則是一個完全沒有政府干預或其他強迫力量的體制。這種理論上的自由市場經濟在實際上可能有許多無法合法進行的部分,不過地下經濟便可以被視為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實踐。

自由市場經濟[编辑]

人們在購物中心選擇符合心中價值的商品
區域自由貿易區

目前世界上並沒有市場完全自由的國家存在。不過,這一詞並非經常用於如此絕對的形容上,比如很少人會支持一個生化武器能夠自由交易的「自由市場」。更確切地說,自由市場是一個政府干預僅限於保護財產權利及和平環境的體制,好讓市場機制能順利運行(又稱為自由放任)。許多被稱為資本主義制度的國家並不一定會符合自由市場的層次,即使是最能代表資本主義的美國,也對市場施加一定的限制。依據经济自由度指数,世界上也有一些比美國市場管制更少的地区,例如香港。完全的自由市場也與無政府狀態結合,因為一些人認為自由市場便意味著政府的不存在。只有少數自由市場的學者會支持廢除政府,亞當·斯密米爾頓·佛利民都認為政府應該扮演一定的角色—不過必須限制其權力。即使是無政府資本主義者也相信法治(無論是自然的或透過契約的)應該由自願組成的私營機構所維護。大多數自由市場學者認為政府應該儘可能的被限制:運作一個司法體制以解決爭議、維持貨幣的穩定(對抗通貨膨脹)、保護市場競爭和消費、並維持一支常備軍以保護國家。一些學者認為政府支援的道路、學校郵局圖書館警察局、和消防局是必要的機構,但一些學者則認為市場能夠自行解決這些外部性問題。

一個經濟體制若要被定義為真正的自由市場,就必須擁有一定的特色,例如勞工產品服務、和資本都必須免於政府施加的限制和貿易壁壘,以使它們能夠自由的進出國界

決策[编辑]

市場經濟通常與資本主義相連結。

通常市場經濟的決策是根基於消費者對於市場的產品價格的買賣所提供的情報。在20世紀裡曾有一段時間,連自稱為資本主義的國家都開始從事對於經濟的控制,政府或是生產者試著控制和指揮市場的資源。在今天,所有的國家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政府對於市場的控制力量,使政府能夠移除市場的自由並對於價格施加限制—例如关税、以及對於公司的補貼。米爾頓·佛利民和其他許多個體經濟學家認為這些形式的政府干預將會鼓勵產品的發送,有時候是相當浪費的,這些產品標定的價格可能沒有產品成本來的高,由於這些限制造成的結果,產品將不會以太多的方式生產。

然而,自由經濟與資本主義不一樣。人只有在自由經濟制度,才能自由發揮自己才能,為自己、為社會創造財富,經濟才能現代化。經濟現代化,便可連帶促進、「加速政治、社會各方面的現代化」[3]

市場外部性[编辑]

市場失靈外部性的例子中,負面的外部性包括了垄断、公共利益的缺乏、以及社會的不均等如極端貧窮的出現。市場失靈是因為市場無法透過價格機制取得正確和足夠的資訊所造成的。舉例而言,目前市場上並沒有任何管道能夠了解污染對於社會所造成的危害和其代價。一些人認為這些失靈代表政府必須進行有限的干預。

米爾頓·佛利民認為許多的市場失靈能夠藉由情報的公開而解決,而不是透過政府控制的途徑。情報的公開並不代表政府會真的去管制商業的運作,而是代表情報的公開能使市場依據消費者所提供的價格決定採取怎樣的動作。

佛利民也主張污染能夠經由「執照」來解決污染的外部性。藉由允許公眾販賣解決污染的執照,解決污染成為了一種行業,市場便能針對污染的損害提出一個價格。他相信這種政府「管制」能提供資訊更為流動的環境,而不是對市場隱瞞這些資訊。如果人們真的在意空氣污染,那這項情報將能流入市場,公司便能對此作出反應保護環境以賺取利潤。

佛利民相信政府能夠扮演修正市場外部性的角色—只要政府是幫助情報的傳送而不是去掩蓋它。

政府干預[编辑]

市場經濟也有可能存在政府的干預。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最主要的差異並不在於政府影響程度的大小,而是在於政府的影響力是否會用於強迫性阻礙私人的決定上。打個比方,在市場經濟裡,如果政府需要更多鋼鐵,那政府會收取稅賦並以市場價格買入鋼鐵。而在計劃經濟裡,政府只需要強制性下令生產鋼鐵、並且依據法令設立價格便能取得鋼鐵。結合了中央計畫經濟和市場機制的經濟體制則被稱為混合经济。德國的社会市场经济便是混合經濟的例子之一。

政府在市場經濟上究竟應扮演何種角色依然是爭論的話題。大多數市場經濟的支持者認為政府有著保護和執行基本法規的正當性。更多的爭論聚焦於政府在指引經濟和處理市場不平等上應該扮演多大的角色。舉例而言,贸易保护主义关税中央银行利率、和社會福利計畫一直都是爭論的焦點。

米爾頓·佛利民與其他許多個體經濟學家認為,過多的政府干預和管制將會造成市場情報的傳送被阻撓甚至停止,而使市場無法正常運作,他認為這樣將會造成許多嚴重的政府外部性問題如通貨膨脹、衰退、和蕭條。米爾頓·佛利民認為大萧条其實是由政府製造的外部性所引發的。

市場自由[编辑]

弗里德里克·哈耶克和米爾頓·佛利民認為經濟的自由在公民和政治自由的創立和維持上是不可或缺的。他們相信這種經濟自由只有可能在以市場為主的經濟裡才有可能達成,尤其是在自由市場經濟裡。他們相信足夠的經濟自由可以透過市場的價格和財產權利機制來實現。他們認為一個社會若擁有更多的經濟自由,也代表擁有更多的公民和政治自由。

佛利民說:

經濟自由是政治自由所不可或缺的。藉由授與人們與他人合作的權利,和免受強迫或中央引導的力量,個人的政治權利行使將不會遭受減弱。[4]

加拿大傾向自由市場“保守派”的弗雷澤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美國傾向自由市場“保守派”的美国传统基金会、以及华尔街日报也指出,在經濟自由、政治自由和個人自由之間的確有著如哈耶克所言的連結存在。他們同意哈耶克的說法,限制經濟自由的國家最後必然會開始限制公民和政治的自由。[5][6]

市場經濟的批評[编辑]

如果某種資源是有限的,而浪費行為產生,那麼資源就會被消耗殆盡。在一個自由市場經濟裡並沒有機制能夠確保有限的資源被最正確地使用。這並非市場經濟遭受的唯一批評。

不過,自由市場經濟可能可以自行建立起一套更具機能的市場,以保證對於生命的需求—如清境的空氣、水、肥沃的土地、和更穩定的氣候能夠永續存在。這種機能可以藉由更精密的市場工具所產生。同時,對於自由市場經濟一直存在的一個邏輯謬誤是:目前的市場經濟便代表人類生產潛力的規模。但實際上自由市場經濟的進步是持續進行的。

注釋和參考文獻[编辑]

  1. ^ "market economy", The New Dictionary of Cultural Literacy, Third Edition. 2002.
  2. ^ "market economy", Merriam-Webster Unabridged Dictionary
  3. ^ 牟宗三講演,〈中國文化大動脈中的終極關心問題〉,《中國文化的省察》,第116頁,ISBN 957-08-1200-1
  4. ^ Friedman, Milton and Rose Friedman, Free to Choose: A Personal Statement, Harcort Brace Janovich, 1980, p. 2-3
  5. ^ [1]
  6. ^ [2]

深入閱讀[编辑]

  • 經濟自由度指數,傳統基金會和華爾街日報發布
  • De Soto, Hernando. The Mystery of Capital: Why Capitalism Triumphs in the West and Fails Everywhere else, Basic Books, 2000.
  • 世界經濟自由報告,弗雷澤研究所
  • 米爾頓·佛利民. Capitalism and Freedom,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2.
  • 米爾頓·佛利民 and Rose Friedman. Free to Choose: A Personal Statement, Harcort Brace Janovich, 1980.
  • 弗里德里克·哈耶克, The Road to Serfdom(《通往奴役之路》),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44.
  • 弗里德里克·哈耶克 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0.
  • Lindsey, Brink. Against the Dead Hand: The Uncertain Struggle for Global Capitalism, Wiley, 2001.
  • Przeworski, Adam. Democracy and the Market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 Reed, Robert, Max Schanzenbach, "Prices and Information: A Simple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Economics"
  • Schumpeter, Joseph. Capitalism,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Harper Perennial, 1962.
  • 亞當·斯密. 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1776.
  • Yergin, Daniel, and Joseph Stanislaw. The Commanding Heights: the Battle for the World Economy, Simon and Schuster, 1998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