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花園行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市場花園行動
盟軍由巴黎到萊茵的推進的一部分
Waves of paratroops land in Holland.jpg
1944年9月市場花園行動開始時在荷蘭的傘兵部隊。
日期: 1944年9月17日-9月25日
地点: 荷蘭德國
結果: 盟軍战略失败
參戰方
 英國
 美国
波兰 波兰
荷兰 荷兰抵抗军及皇家荷兰机械化步兵旅
 德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英国 伯納德·蒙哥馬利
美国 馬克斯維爾·D·泰勒
美国 路易斯·H·布里爾頓
英国 米利·鄧普賽
英国 布賴恩·霍羅克斯
美国 詹姆斯·M·加文
納粹德國 瓦爾特·莫德爾
納粹德國 威廉·畢特利希
納粹德國 克特·司徒登
兵力
41,628名空降兵
1个装甲师
2个步兵师
1个装甲旅
不详
伤亡与损失
Flag of Poland.svg 波蘭
波蘭第1旅
378人傷亡[1]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大英帝國
英國第1空降師
1,300人陣亡[2]
~4,500人被俘[3]
英國第2軍團
3,716-5,354人傷亡[4]
英國皇家空軍第38及46大隊
294人傷亡[5]
US flag 48 stars.svg 美國
美國陸軍航空軍第9航空隊
3,974人傷亡[5]
美軍第82空降師
1,432人傷亡[5]
美軍第101空降師
2,110人傷亡

總共:17,704-19,342人

Flag of German Reich (1935–1945).svg 德軍
2,000人陣亡[1]
6,000人受傷[1]

市場花園行動(1944年9月17日至9月25日)是指盟軍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所發動的一次作戰。

此作戰的戰術主旨是藉由史上規模最大的空降部隊奇襲,配合地面裝甲部隊快速移動的協同作戰,奪取荷蘭境內主要河川上仍由德軍控制的一系列橋樑;而戰略目標則是在奪得這些橋樑的控制權後,讓盟軍得以跨越萊茵河這個德國邊境上最後的天然屏障,趁德軍尚未站穩之際,在短時間內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

此行動開始之初尚稱成功,盟軍在9月20日時攻下位於奈梅亨(奈美根)的瓦爾橋,但是最終因為位於安恆的最後一座橋樑,步兵援軍無法抵達完全佔領而宣告失敗,儘管英軍第一空降師已經堅守在當地超過最初預期的時間。一直到1945年3月,萊茵河仍然是盟軍與德國本土間一直無法跨越的屏障。

目录

行動背景[编辑]

德軍在1944年6月的諾曼第登陸之役遭受盟軍的重大打擊後,殘存部隊於8月底時沿著法國本土撤退到低地國荷蘭與法國東部。在其北翼的盟軍為伯納德·勞·蒙哥馬利元帥所轄之英國第21集團軍,以安特衛普為起點,一路推進到比利時的北部邊境。

第21集團軍所屬的加拿大第1軍團沿著海岸線向北掃蕩殘餘德軍,但連日征戰使得他們需要整補而無法參與重要任務。而在德軍防線的南端則有奧馬爾·布萊德雷中將所轄之美國第12集團軍和由寇特尼·霍奇斯率領的美國第1軍團,共同以德國邊境的亞琛為目標前進。更往南則是雅各布·L·德弗斯所轄的美國第6集團軍法國南部登陸後,也準備向德國本土進攻。

盟軍後勤補給的問題[编辑]

紅球快遞計畫是盟軍用來解決後勤補給問題的方法

到了1944年8月底時,後勤補給的問題造成盟軍的攻勢遲滯。盟軍的補給來源全部倚靠諾曼第登陸時攻下的海灘所建立的臨時碼頭,以及位於科唐坦半島北岸瑟堡(Cherbourg)的深水港。而擁有大量貨運能力的安特衛普港雖然已經大致被英軍攻下,但是在斯海爾德河出海口附近的陸地仍然被德軍掌控,其他在英吉利海峽沿岸的重要港口如敦克爾克在1944年8月之前也一直為德軍所有。

雖然盟軍僅靠著這些利用海灘所建立的臨時碼頭進行運補工作,但是這個方式的效率超出預期,讓補給品源源不絕地進入歐洲大陸。可惜,終究因為運輸工具的不足而使得盟軍的後勤補給出現了瓶頸。以瑟堡為例,在1944年9月初的時候,約有超過70,000公噸的補給品堆放在港口,但是卻沒有足夠的工具將其運往前線。當地的鐵路運輸早因為盟軍之前的空襲而損毀,諾曼第地區聯外的鐵路一直到8月30號才勉強恢復通車。這個問題在1,400輛英軍的3噸軍用卡車出現引擎活塞故障而無法使用後更形惡化,這些卡車原本一天可以載運大約800公噸的貨物至前線,足以完全補給兩個師的需求。為了應付前線部隊需要補給的燃眉之急,三個剛剛抵達歐洲大陸的美軍步兵師(26師、95師、104師)甚至得把自己部隊所屬的卡車拆解,把完好的零件先讓給負責前線補給的卡車使用。美國第12集團軍的重砲兵部隊在離開塞納河西岸時也將自己所屬的卡車先讓給前線部隊使用。紅球快遞計畫(Red Ball Express)雖然儘可能的使後勤補給的問題降到最低,但這種非正規的運輸方式仍然無法從根本解決盟軍的問題。

盟軍將領的明爭暗鬥[编辑]

此時盟軍遭遇的困境主要在於究竟要先解決補給問題(清除安特衛普附近的德軍),或是獲取戰術層面的勝利(徹底摧毀德軍的殘餘勢力)。多數的盟軍將領比較希望乘勝追擊,和疲憊不堪的德軍正面開戰。布萊德雷將軍(以及他的部屬巴頓將軍)此時和伯納德·勞·蒙哥馬利元帥之間正為了爭奪有限的補給資源,以便在單一決定性的戰役中搶先跨過萊茵河進入德國本土,但是這和盟軍歐洲戰場統帥艾森豪將軍在諾曼地登陸前就計畫好的多面進軍策略背道而馳。

布萊德雷和巴頓希望可以向東先攻下梅茲,再進入薩爾州的工業地區。這個計畫需要突破齊格飛防線,但是可以避開有重兵駐守的萊茵河沿岸。布萊德雷也建議盟軍應該更大量使用空運的方式將物資送往前線,讓前線的推進行動不受後勤補給的拖累。

而蒙哥馬利元帥最初的計畫稱為彗星行動(Operation Comet),他打算使用空降部隊於9月7日時突襲安恆地區的橋樑。不過這個計劃受到天氣的影響而延遲,再加上德軍的動向不明,以及安恆的距離太遠,很有可能使得空降部隊陷入孤立無援的窘境,最後蒙哥馬利放棄了這個計畫。但是蒙哥馬利隨即提出了更大膽的計畫,希望藉著大規模的兵力跳過齊格飛防線,從安恆到艾瑟爾湖(IJsselmeer)沿岸對德國第15軍團形成合圍之勢。如果這個計畫成功,也連帶可以切斷德軍V-2火箭基地的補給,當時德軍正以V-2火箭大規模轟炸倫敦以及安特衛普。然而這個計畫將會使英國第2軍團必須向北跨越一片水鄉澤國的阻礙,也會讓他們遠離美國第1軍團。此外,這樣的行軍路線也會讓裝甲部隊無論往返都必須通過荷蘭低窪地區的狹窄道路,不但造成補給的困難,也限制了裝甲部隊的火力支援。

最後,這個名為市場花園行動(Operation Market Garden)獲得採用還受到了幾個原因的干預。首先是在諾曼第登陸之後,盟軍的空降部隊就被調回英國整補,並且重編成盟軍第1空降集團軍,下轄三個美軍空降師、兩個英軍空降師,以及一個波蘭軍的第1空降旅。盟軍的歐洲戰場統帥艾森豪將軍受到來自美國國內的壓力,催促他儘快讓這批精銳部隊回到前線。從諾曼第登陸之後,盟軍曾經草擬了18個和空降部隊相關的作戰計畫,但是最後都因為地面部隊推進過快,超過了原本預定空降的區域而取消。

作戰計畫[编辑]

整個市場花園行動可以分為兩部分:

戰場地形[编辑]

在英國第30軍的駐地與其突擊的目的地萊茵河北岸之間,必須通過八個障礙,包括數條主要河川以及三條運河。整個市場花園行動的目標就是同時攻下橫跨這些水域的橋樑。有些跨越較小河川的橋樑如果無法攻下時,英國第30軍的工兵部隊可以搭設臨時橋樑通行。但是主要的河流,例如奈梅亨附近的瓦爾河,或是安恆附近的萊茵河,就無法用這種方式通過了。

預定用來做為行軍路線的69號公路(後來被稱為「地獄公路」)有兩個車道,通常比荷蘭的低窪地區要高一些,而公路兩旁的地面太過鬆軟,不利於軍用車輛通行。

在美軍第82空降師預定著陸的區域有一座標高約100公尺的小丘陵,盟軍認為攻下這座丘陵是確保69號公路的關鍵。

市場行動[编辑]

市場花園行動中盟軍作戰計劃圖

參與「市場行動」的部隊為盟軍第1空降軍團五個師當中的三個,分別是泰勒少將領導的美軍第101空降师,預定降落在英國第30軍的北方,負責佔領索昂地區埃克霍茵西北方的橋樑以及費赫爾橋,而第101空降師和第30軍之間的距離也是三個空降師當中最近的。距離次遠的是由占士·M·加文准將率領的美軍第82空降師,他們在英國第30軍的東北方著陸,攻擊赫拉佛以及奈梅亨大橋。烏奎特少將的英軍第1空降師以及波蘭獨立傘兵旅則降落在離第30軍最遠的北邊,同時也是第30軍行進的終點站─安恆。英軍第1空降師必須占領位於安恆的公路橋樑以及歐斯特貝克的鐵路橋樑。

盟軍第1空降軍團成立於當年的8月16日,成立的理由是英軍希望所有參與歐洲戰場的空降部隊能在統一的指揮下作戰,而艾森豪將軍在6月20日時同意了這個構想。當時英軍強烈暗示這個聯合空降軍團的統轄權應由英方主導,甚至特別指名由布朗寧中將擔任部隊的指揮官。但是這個聯合空降軍團內的兩大骨幹:傘兵部隊以及空中運輸單位均以美軍為主,所以艾森豪將軍最後還是選擇了來自美國陸軍航空軍的布列里頓少將出任軍團司令。布列里頓雖然缺乏空降作戰的經驗,但是他過去曾在數個不同區域的陸軍航空軍部隊擔任過指揮官,近期則是大多在美軍第9航空隊,因此艾森豪認為他擁有指揮聯合空降軍團內第9空運司令部(IX Troop Carrier Command)的能力。

花園行動[编辑]

「花園行動」主要是英國第30軍及英國裝甲兵精英組成的英軍禁衛裝甲師任先鋒,英軍第43步兵師第50步兵師擔任預備隊;上述英國軍隊原先是被要求在攻擊發起日第一天與美軍101空降師在佔領區南方會合,第二天再會合美軍第82空降師,第三或最後一天第四天再會合英軍第一空降師;英國第30軍也會視乎情況,率領幾個步兵師去援助上述盟軍空降部隊佔領區協助他們防範德軍反攻,甚至在更糟時計劃行動是必需拯救出被包圍的盟軍空降部隊。

在沒有支援下被德軍武裝親衛隊坦克重重包圍(其實是已經沒有油的戰車,掩護後方砲兵部隊實施射擊),德軍首次將砲兵分開運用就獲得重大戰果,盟軍傘兵四天作戰是度日如年極為艱苦;另外,盟軍傘兵缺乏足夠之「反坦克武器」以對抗敵人裝甲兵;更糟的是盟軍司令部高層領導誤以為傘兵空降當時就已經把當地德軍掃蕩殆盡,但事實並非如此;大部份德國第15軍團逃跑之後又繼續反攻至加拿大部隊正面,而且第15軍團還出現盟軍認為不會有的德軍大批裝甲部隊支援作戰,另外英國第30軍的錯誤估計以為沿著「69號高速公路」向上進攻只會遭遇德軍小規模抵抗及少少數十輛德軍裝甲運兵車,但結果竟是數百部德軍坦克等著盟軍的到來,與此同時,反攻的德軍已經開始日夜乘裝甲運兵車、大卡車急行軍60英哩(等於100公里),試圖彌補在他們南方的英國第2軍團及在他們北方安恆被盟軍打開的防線缺口,意圖包圍消滅此內之盟軍已降落的所有傘兵。

德軍兵力部署[编辑]

德軍在歷經諾曼地登陸以後7至8月一連串潰敗行為讓盟軍誤判德軍在當地已經無法有效組織部隊進行反擊,但實際狀況與盟軍所預估的不同;被英國第21集團軍認為已經被掃蕩或切斷的Scheldt領導的德國第15軍團從德國補充了86,000兵力及600門88戰防炮,並埋伏在盟軍挺進德國、俗稱「加萊走廊」(Pas de Calais)的必經路上。

已經不被希特勒信任的德軍元帥格特·馮·倫德施泰特於九月初已經又重新被啟用為德國西歐戰場總司令,指揮原先的德國B集團軍司令瓦爾特·莫德爾元帥;並且根據德軍派出間諜搜集情報判定盟軍60個步兵師攻至,據此數據基礎,格特·馮·倫德施泰特制定作戰計劃,將給盟軍痛擊。[6]

在阿納姆駐守的德軍士兵

德軍上將克特·司徒登,是德軍傘兵首倡者,被人敬稱為「德國第一位傘兵」讚譽,現存僅剩3000個傘兵閒投散置在德國境內,此時都接到徵召令彷彿是德國已經開始動用的第一支後備部隊。[7]當他們抵達到阿爾伯特運河,是條 接近荷蘭國界的比利時運河,這裡正是盟軍想速佔柏林需經過的最快捷徑,可是當3,000位德國傘兵空降在此佈防時,他們都慌了:莫德爾元帥說:「新德國防線」,可是他們看到空無一人、空無一物。連個最基本的壕溝與防禦工事通通沒有,3,000位德國傘兵像發瘋似的沿著運河南岸日夜趕構建防禦工事,他們還不得不揹負破壞大橋古蹟的指控炸掉數條通往首都柏林的橋好阻滯盟軍攻勢,構工作戰辛苦還包括:堤防天然向北傾斜,在戰後克特·司徒登寫回憶錄感念當時傘兵弟兄的愛國表現及毅力效率及準確驚人。

德軍中將京特·齊爾率領殘軍德軍第85步兵師,建立幾個收容所般陣地在橫越荷蘭境內數座橋,他此時任務還必需把幾個戰到失散的不同單位軍隊,再集合一起聽令,接受司徒登組織新防線分配作戰;此時德軍第719步兵師也加入防線。

此時巧的事發生:德軍裝甲坦克數個部隊大軍在9月4日開往安恆地區,倫德施泰特元帥與他的幾位將軍們都贊同盟軍統帥艾森豪會寵信准許他的愛將巴頓裝甲部隊提前攻擊德軍,在倫德施泰特擔任德軍西戰場總司令最後幾道命令之一,就是已經命令部下莫德爾元帥調動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此軍統領是威廉·畢屈克中將:武裝親衛隊第9霍亨斯陶芬裝甲師第10弗倫茨堡裝甲師轉退到「安全地區」休息與整理補充彈藥;莫德爾元帥所選擇所謂「安全地區」,正是接近他司令部旁的安恆市郊──正是盟軍預定空降場附近(武裝親衛隊第9霍亨斯陶芬裝甲師在安恆市以北,第10弗倫茨堡裝甲師在略遠離市區東方9英里(15公里)。

兩個武裝親衛隊坦克師此時戰力虛弱,加起來兵力竟不足7,000人,勉強接近1個師兵力,他們接收自諾曼地登陸敗退下來的坦克,在即將面臨的戰鬥,武裝親衛隊第9坦克師甚至沒有坦克,且此師在Dieren地區的炮兵群竟沒有火炮;至於駐守在聚特芬雷登市的武裝親衛隊第19及20裝甲擲彈兵團也沒有坦克;即便如此,上述武裝親衛隊部隊在偶爾聚集在阿纳姆市郊,竟意謂他們還有3000名德軍傘兵助戰下,他們將以少數堪用的坦克、履帶裝甲車與衝鋒槍一起對英軍傘兵作戰。

遭遇的問題[编辑]

需知道裝甲部隊是否可用攸關戰局:因為在看氣候變化影響坦克部隊群配置何方與重新整補再作決定,德軍這項順天意的決定防守配置,終於導致9月17日這唯一的跳傘日成為英軍後來研究戰史上的一大災難日:英軍與其他盟軍的聯絡不熟、英軍第1空降師在這場戰役裡因孤軍作戰將必須與司令部失聯最久,空降英軍及物資後沒有部隊接應,反倒是英軍第1空降師需依照行程表時間從南到北優先支援英國第30軍順利攻向前線,但是空降在阿纳姆市遭遇出乎意料之外德軍反擊外,還需限時內能脫離阿纳姆德軍纏鬥,前往北方支援作戰,非常不利於第1空降師。

蓋文將軍是美軍第82空降師師長,早已質疑這項謀略可行性,在日記裡他寫道: 「這計劃太草率了,如果我真能貫穿德軍防線到北方,那真是我的幸運。」他也非常不滿英軍白朗寧軍長,蓋文又寫道: 「...無疑問地白朗寧軍長缺乏作戰經驗卻又不肯承認,硬是充好漢... 他們的師部參謀思想太膚淺...為何英軍作戰常常犯錯?... 轉變至今問題越來越嚴重,他們的部隊指揮官缺乏對戰役從頭到尾的清楚瞭解,從未決心整頓問題留著、怕苦畏難。」[8]

經過[编辑]

更多資料:安恆戰役

作戰第一天: 1944年9月17日(星期日)[编辑]

初期的勝利[编辑]

奈梅亨附近空降之盟軍

市場花園行動開始時盟軍取得了成功,在首輪空降行動中,差不多所有盟軍都在預定空降區域安全着陸,在第82空降師中,百分之八十九能在預定區域1,000米範圍內着陸,及百分之八十四之滑翔機亦在預定區域1,000米範圍內着陸,這與之前數次晚間空降行動中傘兵分散空降在19公哩(12英哩)範圍大為不同,敵軍飛機及高射炮火之攻擊比較微弱;德軍之高射砲火被形容為猛烈但不準確。

在南面的第101空降師遇到少量抵抗及攻佔5座橋樑中的4座,在阿河上的橋樑遇到德軍88毫米高射炮和機關槍的猛烈攻擊,最後攻佔該橋樑,當第101空降師少量單位向阿河南面推進時,他們遭到德軍第59步兵師(德國第15軍團轄下的單位,因為英國第30軍未能封鎖,它們因此橫過南貝弗蘭德地峽)的抵抗。

第82空降師於市場花園行動中在荷蘭格雷夫附近空降

第82空降師在北面空降,少量傘兵攻佔及格雷夫附近的一座橋樑,亦成功佔領另一座橫跨黙茲-瓦爾運河的非常重要之橋樑,從這裡可到達侯門,第82空降師之主力則攻佔格羅斯比克高速公路及在此處設立封鎖線,以阻止德軍裝甲部隊從附近之芮斯華森林(在德國的一個森林,接近邊境)及阻止德軍炮火觀察員俯瞰高速公路,這是該師的首要目標,而第508傘兵旅的目標是600米長的奈梅亨高速公路橋,但由於通訊出現問題而被推遲至當日晚上才開始進攻,如果早些進攻,他們只是需面對12名德軍,當第508傘兵旅開始進攻時,武裝親衛隊第9裝甲巡邏營已經到達,第508傘兵旅因而暫時後退。

這是決定性的,與其它在南面這些橫跨細小河流及運河不同,奈梅亨及安恆的大橋橫跨萊茵河的二條支流,因為在這兩處架設浮橋非常困難,如果在奈梅亨及安恆的大橋未能攻佔及堅守,英國第30軍將會被阻擊及市場花園行動將會失敗。

英軍著陸[编辑]

在阿納姆作戰的英軍第1空降旅

英軍第1空降師於13:30著陸後無啥大礙,但是當初草率謀劃衍生的問題馬上出現,第一波空降的傘兵,,一半兵力(第1空降旅)須急行軍到橋邊,另一半兵力(第二旅)須留守投落區必須撐一晚到第二天早上,等待第二波空降部隊在此降落,這意味著第1空降師只有一半部隊進攻主目標安恆大橋,第1空降旅偵察隊需坐著吉普車直趨大橋後,等候第一旅其他單位徒步行軍前來增援。糟的是第1旅走不到幾步路,德軍出現了,並開始猛烈反擊第1旅,第1旅便無法到橋邊,受困於半途。

大局噩運的影響此時發生了:因為早上延誤這5個鐘頭沒到橋邊,導致英軍被圍:在安恆市的武裝親衛隊第9裝甲師之「裝甲巡邏營」已經通過安恆市橋向奈梅迄與瓦爾河橋前進,沒有任何英軍傘兵依照原計劃守橋,阻擋武裝親衛隊前進。

第1空降旅的三個營,其中兩個營發現他們自己,竟被小股「德軍訓練單位營」迅速組織成的防線遏阻,進不到安恆市橋;僅第2營營長約翰福洛斯特中校領軍突破德軍防衛,向南大幅前進發現沿路無德軍阻撓,到傍晚他們終於抵達「安恆市橋」並在橋北佈置防線陣地。第1旅其他營,第3營則只走到到橋的一半路就已經入夜,就地紮營過夜,可是這一營後衛部隊此時遭到德軍突襲;第1營此時也被德軍切斷成兩部份奮戰中,入夜後還在夜戰,終於經過幾次你爭我奪的反覆戰鬥有向前略為移動,但是第1空降旅經過兩次試圖奪佔安恆市橋南邊德軍陣地通通都失敗,盟軍只有控制橋的北面。

通信故障[编辑]

約翰福洛斯特准將,穿著蘇格蘭步兵師的軍裝

尽管行动之前就预计将会有一部分通信会出现问题,毕竟空投区域和大桥之间的距离足足有8英里(13公里)左右,而部队携带的无线电通信机是22型的,其可靠通信范围大约只有5英里(8公里)左右。但是,在此次战役中英军所携带的22型无线电通信机出人意料的完全失去了效用,仅有一小部分通信机可以在几百码的距离内接收到信号,剩下的则完全一点信号都收不到。在此战役后,对此次通信故障的起因多方都进行了调查并得出了许多结论来解释为何这次战役中的英军第一空降师的灾难性通信故障。后来在实地采用22型通信机再度进行测试的时候发现原因可能是该地区蕴藏的大量铁矿石导致了此次通信故障的产生。 [9] 不过也有人提出可能是因为计划的多次更改,使空降部队多次在进入准备行动状态后又取消行动(在一周间内多达12次以上)导致了通信机上的电池多次完全充电后又没有完全用完电池就放置而导致电池故障。

在空降后的英军第一空降师各单位之间的通信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德军趁机加强了他们的防御并获得了增援。这可能是因为英军第一空降师在此次行动中分配到的无线电通信频率与一个英国的广播电台的频率很接近而引起了干扰。而且,同行的美军部队携带的VHF甚高频通信设备也被预设置成了使用一个无效的频段从而也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尽管他们试图重新调整该设备试图恢复联系,但是不幸的是该设备在战斗开始不久后就被德军迫击炮所击毁,这就完全切断了第一空降师与负责地面支援的皇家空军的战斗轰炸机部队之间的联系。而战斗轰炸机部队的飞行员们也收到了命令,不允许自行贸然对该地区的地面目标进行攻击,因为在空降区内根本几乎无法对敌我进行识别。

第30軍進攻[编辑]

霍羅克斯中將等到他確定傘兵部隊已經著陸才領軍作戰,這支傘兵原本是被通知無需作戰,英國第30軍直到下午2時35分才開始進攻,沒多久路上都是步兵配備反坦克炮深入敵境,第30軍已經延遲幾個小時作戰,英軍禁衛裝甲師的部份坦克遺失,17時已經夜幕低垂,他們行軍里程9哩(15公里)來到埃因霍溫南邊時已經落後原進度,一般戰法是入夜後坦克原地紮營少有移動,可是曾經在諾曼地登陸作戰、總計行動幾個晚上作戰的英國第21集團軍此時竟不同以往的拒絕夜戰;愛爾蘭禁衛軍司令官肖恩·康納利陸軍上校被上級禁衛裝甲師參謀長催促說:「把握時間……因為這座橋仍未佔領」;事實上,該橋已經失守令英軍加速後撤,所以第30軍在替換完「後勤部司令」後繼續發動攻勢。

徳軍反攻[编辑]

德軍方面此時,很快已經弄清楚發生了什麼大事:莫德爾元帥剛開始還不清楚英軍傘兵在哪裡跳傘著陸,在哪條路上半途,最後終於發現英軍傘兵想抓他,他發狂似地連換幾個司令部到確認已經安全才開始放心指揮作戰。與此同時,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司令畢屈克中將逐漸清醒認知掌控局勢,並迅速派出第9裝甲師巡邏團到奈美根橋增援防務;到夜半,莫德爾已經搜集到英軍守橋陣地位置照片,並頒獎贈勳給守安恆大橋成功的有功德軍。安恒市盟軍傘兵已經被德軍盯住,原本盟軍想藉由傘兵突襲造成的大推進前線優勢,因為德軍警覺盟軍傘兵優勢已經消失。

作戰第二天: 1944年9月18日(星期一)[编辑]

盟軍氣象預測正確預料英格蘭在9月18日早上被霧籠罩,導致第二批傘兵延後3小時才出發,但是在荷蘭戰場南方厚低雲層開始漫延並遮蔽一整天,困擾盟軍空降補兵與補充軍事物資(接下來8天有7天壞天氣,導致22日與24日都取消空投作業。

英軍第1空降師空降戰區[编辑]

英軍傘兵降落在安恆市

英軍第1、第3空降營黎明時向安恆橋方向爭先恐後挺進,但是屢屢與小股德軍在前進路上遭遇戰,直到上午,兩個空降營拖著沉重軍援物資還一邊與埋伏前方的德軍戰鬥,德軍戰術就是把拉長盟軍隊伍切成碎斷,拖延作戰時間再挑掉隊盟軍予以消滅。

這一天黎明,武裝親衛隊第9裝甲師在前一天派出前往南方奈梅亨助戰的巡邏營,意識到應該優先包圍安恆市英軍,又折返安恆;德軍雖發現安恆大橋北有英軍,仍試圖強行攻過北端,卻被英軍擊退,德軍損失慘重,且武裝親衛隊上尉營長彼得·格雷布內爾陣亡。

到18日這一天結束,英軍空降第1旅的第一及第三營都已經攻抵安恆,但這兩個延誤會合的營仍然散佈在安恆市一英哩範圍內,僅剩原編制的六分之一約200名士兵,大部份軍官與士官已傷亡或被俘;第二批空降,因為濃霧延誤且在投落區遭強大火力攻擊;但仍保持完整戰力。(英軍第4空降旅包括10營、11營、156營,旅長是約翰·溫斯羅普·海克特爵士准將)與 英軍第2南斯塔福團的C、D兩個連的兵力。) (所有修改依據英文原稿之文意)

美軍第82空降師駐防區[编辑]

已經作出最佳防禦反擊戰的德軍,乘勝追擊欲奪回美軍第82空降師在奈梅亨市東邊格羅斯必克高地佈防的制高點陣地,美軍第505傘兵團奮勇迎戰,在Horst, Grafwegen,及Riethorst三個鄉鎮擊退來犯德軍;這一天黎明,德軍發動反攻突擊美軍在看管的空跳場,因為預定在午後13時第二批盟軍會降落在這,防守的美軍第508傘兵團於下午1時10分與德軍戰鬥,2時止趕跑德軍,攻佔德軍16尊高射炮與俘虜德軍149兵力,因氣候不佳延遲派兵的美軍,陰錯陽差遲到至15:30才空降,沒被德軍攻擊;這次空投有319營與320營456營,三個野戰炮兵營,以及一個醫療兵營;20分鐘後,135架美軍B-24轟炸機群空投物資至此,冒險低飛高度僅300英尺(100米)80% 物資美軍有接收到。

美軍第101空降師駐防區[编辑]

美軍空降區接近恩荷芬

第101格羅斯必克空降師,面對索恩橋失守,奪取離索恩橋數哩外類似的貝斯特鎮橋的行動也失敗,美軍101師分軍持續向南移動並幾乎到達恩荷芬市北端,中午時第101空降師與向北進攻的英國第30軍前鋒會合;下午4時,兩大部隊主力軍藉由無線電通訊「PRC-77」機相約向南至索恩橋,並請求第30軍把架橋工兵一併帶來前線河邊 ,第30軍繞過恩荷芬市並在桑鎮南方紮營,等待英軍皇家工兵群來架設渡河「星神橋」

兩天光陰將盡,英國第30軍落後原作戰進度,安恆橋與奈梅亨橋仍在德軍掌控。

作戰第三天: 1944年9月19日(星期二)[编辑]

安恆[编辑]

黎明,英軍第1空降旅率領第1空降營朝安恆大橋南端發動三天來第三次攻勢,空降第3營殘餘兵力為援軍,與英軍第2南斯塔福團的C、D二個連兵力作為主攻的英軍第1空降旅作為左翼掩護作戰,空降第11營為上述部隊後衛,戰況越來越明朗化,英軍第1空降營因為德軍火力旺盛導致英軍攻勢越來越遲緩及不續,德軍在英軍攻擊至橋中空曠地時,令重武器火炮自三方射擊英軍,英軍第1空降營幾乎接近全營官兵被德軍滅殺,空降第三營立即補上,但是接應第三營的英軍第2南斯塔福團的C、D兩個連兵力卻被德軍炮火切斷;C、D兩個連兵力戰到中午,僅存150人,空降第11營參與戰鬥兵員不多仍保存多數兵力,於午後試圖奪佔高地後以炮火力轟壓制南岸德軍,卻在登高過程時曝露行蹤,也遭到德軍攻擊導致傷亡;在第三次奪橋仍失敗後,上述四個英軍傘兵營(2,000兵)僅剩500餘殘兵,收縮集中兵力退至離橋北三英哩外歐斯特貝克村。

坐鎮指揮部的英軍第2空降營則仍有600餘官兵,都躲在北岸接近橋邊、但對岸炮火不易射中的堅固樓房裡,德軍不得不承認:單憑德國步兵今天血腥攻擊英軍,把英軍逼退出橋上,可是以為這樣就能嚇跑仍躲在北岸堅固防禦工事與民宅裡的其他英國傘兵,是不可能的;所以德軍接著朝對岸工事與房宅內這600名英軍,以迫擊砲、大炮及坦克群猛轟對岸,德軍有次序的轟垮每一座民宅,當英軍傘兵不得已衝出外面戰鬥時,就被德軍步兵狙擊;可是「第2空降營」就是硬不退。

歐斯特貝克[编辑]

歐斯特貝克的英軍傘兵

在歐斯特貝克村北,英軍第4空降旅在奉師部命令試圖自這村突破德軍防線,但是在通訊困難與因為缺乏重武器攻擊德軍導致第4空降旅也戰敗,英軍第1空降師此時彼此散佈遠又寬廣、並已經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德軍猛攻,早已經失去整師作戰能力;既無能援助福洛斯特准將的第1旅,全師殘兵試圖集結兵力於歐斯特貝克村,形成一口袋形作戰陣地,並在萊茵河北岸構建橋頭堡。

波蘭軍第1空降旅是盟軍此時逗留在英國,因為機場這時起濃霧;波蘭運輸機載有:反坦克炮多座、載貨卡車多部,不幸的是在他們降落時英軍第4空降旅守不住這個空跳場,才撤走不久,追到佔領這裡的武裝親衛隊就向天攻擊了這批波蘭傘兵,導致1000多名波蘭軍隊當場作戰陣亡。

奈梅亨[编辑]

早上08:20,美軍第82師504傘兵團與第30軍在墓碑鎮會見,如此可以使第504傘兵團能負擔更多作戰,並讓第3空降營擔任增援師部後備兵力;19日下午,與第30軍已經來到「奈梅亨市」,理說依據原計劃,他們現在應該在安恆市與英軍會師;先抵奈梅亨市橋邊兩個連分別屬於:英軍禁衛裝甲師與第505傘兵團第2空降營,他們攻到橋邊距離橋400米與德軍開始激戰直到半夜,更早上時是美軍第504傘兵團第3營則再度攻擊橋南端德軍,後來又跑到距離橋南端一哩外以數艘橡皮艇渡河至北岸德軍側防翼,直等到傍晚船艇不到才放棄攻通北端;第30軍一度曾經攻佔此橋卻又失敗。

此時再次來空中補給,英軍金河禁衛軍團的第1空降營、第5空降營增援美軍第82空降師向北進攻,但是35架「C-47運輸機」60批軍用包裹,卻大部份失敗空投到山上導致美軍沒收到。

維伊肯[编辑]

早上09:50, 美軍第504傘兵團挺至北方維伊肯,攻擊Edith橋南端,德軍防守堅固經一番惡戰後被美軍攻佔,再攻第二座維伊肯橋南端,也是遭到德軍激烈反擊,但也被美軍佔領。

埃因霍溫-菲豪[编辑]

在美軍第82空降師南方,這天早上美軍第101空降師才被德軍方的反擊纏鬥,快到下午2時英軍坦克群即時出現攻擊兇惡德軍後方,德軍這才投降;接著炮火力不大的德軍「豹式」輕坦克來到「桑鎮」並攻擊美軍工兵架設的「倍力橋」,才著陸不久的美軍傘兵立刻以反坦克炮擊敗德軍坦克,並攻佔桑鎮橋,最後美軍第101空降師正朝向攻佔Best鎮半途。

作戰第四天: 1944年9月20日(星期三)[编辑]

安恆大橋[编辑]

第1空降旅2營營長約翰福洛斯特中校繼續守安恆大橋,並於中午時拉上電話線與「師部」聯絡上,才知道:師部已經無法拯救他們第1旅,而英國第30軍還在奈梅亨橋南受阻奮戰中;至下午,安恆大橋附近英軍傷亡激增越來越虛弱,陣地不停縮小,缺乏彈藥補充特別是反坦克武器炮彈,越來越密集的德軍坦克炮彈不停炸毀英軍陣地,而整个阵地都在德軍射程範圍內,英軍食物、藥物、水都缺乏,許多建築被德軍击毁,房屋倒塌已經活埋不少躲在里面的英軍官兵,所以英軍不得不重視这一房屋倒塌的危險。英军要求停戰2小時以撤出傷員(包括營長)約翰福洛斯特接受德軍醫療照護,也因此成為俘虜;腓特烈·歌賦則接替營長空缺繼續領導作戰。

在阿納姆的英軍戰俘

德軍一整天持續消滅包圍圈內殘餘英軍,並贏得接近橋北端控制權,甚至德軍大方到允准英軍救護兵運送英軍第1空降旅傷員通過安恆大橋南德軍陣地,到更南方奈梅亨英軍醫療站救治[10] ;英軍活著的殘兵繼續對德軍激戰,打到槍沒彈藥還上刺刀與德軍肉搏,到星期四早上幾乎所有英軍第1空降旅傘兵已被德軍俘虜,營部電台發出最後一則訊息是:- 「已無彈藥,天佑英皇」 - 接著就都是溫馨德語音樂莉莉瑪蓮了。

行动之前的预想情况是整个英军第一空降师,约10,000兵力,将只需要守住安恆大橋桥两天左右即可。但是实际上最终只有740人左右的兵力投入了守桥的战斗,而且他们在面对比预定计划中强悍得多的敌军的攻击下坚守了超过了预期两倍的时间(四天左右)。在守护这座桥梁的战斗中,大约有81名英军士兵阵亡,而德军的损失则难以精确的统计,不过肯定也是十分惨重的,已知大约有11个德军部队参与了对大桥的攻击,战后统计,他们的伤亡高达50%左右。为了纪念这次守桥英军的英勇战斗,战后该桥被重新命名为「約翰福洛斯特」大桥。詹姆斯.M.加文将军,第82空降师的指挥官,将此次守桥的战斗称为“二战中最令人瞩目的一次伞兵营级战斗”。

欧斯特贝克[编辑]

德軍向欧斯特贝克推進

在战场更西面,第1空降师的残部逐渐聚拢在欧斯特贝克做最后的坚守,先期抵达该处的部队没有遭到守军的猛烈攻击。在村子的东面,第1,第1和第11空降兵营再加上第2南斯塔福德郡团被组织起来进行防御,在他们的浴血奋战下,成功的阻止了德军试图将他们赶离莱茵河边并消灭他们脆弱的桥头堡的行动。

而在欧斯特贝克西面的森林里头,第4空降营奉命试图打通一条通道与师部建立联系,但是一路上遭遇到多次德军的袭击,袭击他们的德军装备了火炮,迫击炮和坦克,一些坦克还装备有火焰喷射器,袭击给第4空降营造成了大量的伤亡。而第10营在中午过后抵达了欧斯特贝克,但是他们只有60个人。

在战场的更前面,第156空降营被德军狠狠的压制住了,他们被大量的德军攻击,被迫在发起反击之前转入防守。幸运的是,德军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试图全面撤离该地。整个营在只剩下150人左右的时候,发起了一次刺刀冲锋来占领了一些森林内的洞穴,但是随机又被德军的反击压制在此地长达8个小时。在这一天结束之前,整个营只剩下75个人,他们最终发起了又一次刺刀冲锋并突破了德军的防守线从而进入了欧斯特贝克包围圈。

奈梅亨[编辑]

英國第30軍的坦克駛過奈梅亨大橋

在當天中午前到達奈梅亨的目標失敗後,第82空降師要求登陸艇在緊急渡河,下午3時,第504傘兵團第3營乘坐26艘突擊艇渡河,但美軍從未接受訓練如何使用英軍突擊艇,由於缺少短而闊的槳以划船過河而變成狙擊手的杷子,在猛烈的攻擊中只有一半船渡河成功;生還者渡過200米闊的河面和攻佔橋樑的北面,經過4天抵抗,第82空降師第505傘兵團第2營及坦克攻擊下,德軍從橋樑南北兩面撤退及盟軍攻佔了奈梅亨大橋,由於傷亡媲美奧馬哈海灘,故此次進攻被稱為小奧馬哈

在東面,德軍對高速公路的進攻進展甚多,佔領了唯一可供坦克使用的橋樑,第505傘兵團第4營在晚上8時發動反攻,將德軍趕回,但是第508團在德軍步兵及坦克進攻下失去了他們的陣地,到現在證明了德軍的計劃是切斷高速公路,切斷盟軍空降部隊和英國第30軍進攻部隊的連繫。

在南面,第101空降師與數個德軍單位的戰鬥持續,數輛坦克企圖切斷道路,但由於缺乏彈藥而被逐回。

當英國第2軍團司令鄧普西陸軍中將會見第82空降師師長加文少將時,他被會報戰況時說:「我今天會見了全世界最偉大師團的師長。」

作戰第五天: 1944年9月21日(星期四)[编辑]

歐斯特貝克[编辑]

英軍傘兵在歐斯特貝克的荷蘭文學校中搜尋德軍狙擊手

大約3,584名英軍第1空降師的倖存者在歐斯特貝克附近的大廈及木屋防守以守衛在萊茵河北岸的陣地直到英國第30軍的部隊到達,他們防守的地點在一整天裏遭到敵軍從各方向的進攻,在東南面朗斯代部隊 (第1、第3及第11傘兵營及第2南史太丹佛郡營的殘餘) 在師砲兵的輕型火炮的幫助下擊退了德軍的主要進攻,在北面第7皇家蘇格蘭邊防團在下午遭到攻擊,但他們使用刺刀發動反攻收復失地及向南再推進攻佔一條狹長的戰線,最猛烈的進攻指向邊防旅團之第1營的B連,它控制在防衛圈西南部高地上的一片重要地區,這片地區可俯瞰橫渡迪爾河的霍夫多普渡口,該渡口是師團最直接接收從南面來的增援的渡口,該連在受到敵軍裝甲部隊及步兵攻擊下,使用在法國作戰時俘獲的火焰噴射坦克,最終該高地失守,他們的反攻失敗及該連被命令撤離,第1空降師落入十分險惡的境地,只控制大約700米 (700碼)的河岸區,該師仍拒絕投降。

由皇家空軍的斯特林式轟炸機進行的補給嘗試在整個行動期間均被德國空軍的戰鬥機干擾,Fw 190戰鬥機在低空迎擊斯特林式轟炸機及在第一輪的10架擊落7架,最終共擊落了15架,防空炮火擊落了8架,Fw 190戰鬥機在美軍第56戰鬥機大隊未到前能滲透入盟軍機群,但第56戰鬥機大隊很快回敬,在離開前擊落了22架Fw 190戰鬥機中的15架[11]

波兰伞兵投入战斗[编辑]

在因为天气问题而推迟了两天之后,波兰第1独立伞兵旅终于在9月21日由美空军第61和第314空中运兵部队的114架C-47飞机带到战场,投入了本次的战役。该旅约有三分之二的部队降落在第1空降师对面的莱茵河南岸,靠近一个名为迪爾的村庄处的一个新空降区。因为皇家空军糟糕的配合和德国空军飞机的不断攻击下,导致他们的补给品被空投在离他们足足9英里(15公里)远的地方。

最初是打算利用渡船渡过河去增援第1空降师,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河对岸已经被德军所控制,而且渡船也不见了。渡船后来在下游的一个路桥后被发现,但是已经严重损毁,无法使用。因为无法达成增援英军的目标,波兰伞兵们在当日夜间撤回了迪爾村。而英军第1空降师在昼间与在步兵伴随下前进的第三十军直属第64炮兵旅取得了无线电联系,并获得了他们的火力支援。幸运的是,这次的无线电通信一直保持畅通,直到本次战役结束,第64炮兵旅为第1空降师提供了十分宝贵的火力支援。

奈梅亨[编辑]

戰役後的奈梅亨

雖然攻佔了奈梅亨橋及在前一晚掃蕩了該市,英軍禁衛裝甲師之後仍然未能展開進攻直至18個小時後的午夜,霍羅克斯中將表示要暫停推進以解決部隊之間因奈梅亨戰役的誤會,這個決定在很多年後還經常被爭議,該師的半數兵力已被調往支援美軍第82空降師以應付德軍意圖切斷進攻先頭部隊的行動,剩下的因缺乏燃料和在奈梅亨戰役的艱苦戰鬥而精疲力盡,市場花園行動依賴於一條高速公路作為進攻路線和補給之用,這導致因其它單位未能被部署在其它可供路線上以維持進攻動力而造成延誤,在師長加文將軍的日記中評論道:「成脊狀的進攻線路已經在這時成形,雖然面對所有困難,我們將要在這道路上跟隨行進,以救援在阿納姆的人們。」[12]歷史學家墨斯·希庭斯寫道:「這反映出英國軍隊的行動差劣……」。

這次延誤容許德軍可利用佔據橋北面之便利以支援他們在阿納姆南部的防線,禁衛裝甲師的進攻因沼澤地的阻礙而在道路上受阻,及後因遇到德軍的防線而停止,禁衛裝甲師沒有能力進行迂迴包圍,第43步兵師被命令接手該領頭任務、與敵軍接戰及與波蘭軍隊在迪爾會師,但是,第43師還在30 公里(20英里)外及它們的位置和奈梅亨之間出現交通阻塞,這情況直至翌日星期五,這時候整個師團最終渡過瓦爾河和展開進攻。

雖然英國第30軍仍然向前推進和美軍第101空降師擴展其戰果,但德軍很明顯的已佔上風,繼續沿第30軍推進的道路展開反攻。

下午大約3時正,406架C-47滑翔機運輸機和33架C-47運輸機對第82空降師實施空投補給,大約百分之六十的補給成功送達(351架滑翔機成功抵達),部分補給用於援助荷蘭平民,大部分第82及第101空降師單位已得到英國裝甲部隊的支援,他們的防守任務是保衛高速公路,亦沿道路發動小規模攻擊。

維伊肯橋[编辑]

在第504傘兵團在維伊肯取得勝利後,德軍嘗試從維伊肯橋北面發動攻擊,第504傘兵團要求第101空降師提供協助,在直接進攻時,他們未能接近德軍防線,看來是另一次失敗的攻橋戰鬥,但第101空降師的先頭部隊攻佔了維伊肯,最終德軍沒有足夠力量防守及被迫放棄維伊肯橋。

作战第六天: 1944年9月22日,星期五(“黑色星期五”)[编辑]

安恆大桥[编辑]

德军在遭到昨天失败而且损失惨重的进攻后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们使用火炮和迫击炮对伞兵们的据点一个个的进行了猛烈的火力打击之后再派出部队与据点里残余的伞兵们短兵相接。在战斗的尾声,因为德军在进攻阿纳姆桥的战术相当有效,所以接近有110门火炮被转移到歐斯特貝克的周围用于攻击此地。他们禁止直接对伞兵们发动冲锋,而是不断的重复的使用火力猛烈的轰击瓦解伞兵们的防御之后再派出小部队去一个个地区,一座座房子的争夺。而英军布置巧妙的数门反坦克炮也使德军不愿意直接发起冲锋,因此导致了英军第1伞兵师的幸存者的数量只有区区的1/4。

英国伞兵营位于萊茵河的南岸。

而在迪爾村的波兰伞兵们,尽管无法渡过莱茵河增援英军,但是他们也迫使德军重新部署兵力。德军因为担心波兰伞兵们会试图重新夺回安恆大桥甚至会切断通往南方的公路来阻挡并伏击武裝親衛隊第10裝甲师,然后阻挡德军精锐装甲师的增援。因此,德军从歐斯特貝克的包围圈中抽调了约2400人,将他们调往河南岸的迪爾村对那里的波兰伞兵发起进攻,但是这支部队并未取得多少实质上的进展。

波兰伞兵与第30軍汇合[编辑]

雾的消散使得试图凭借雾的掩护下增援此处的第43师被直接暴露在德军的火力下。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夜间抵达了Driel村。在当天夜里,因为缺乏渡河用的工具,波兰伞兵试图再度渡河的尝试失败了。英军和波兰伞兵部队里的工兵们分别在莱茵河的两岸努力了一整天来试图在架起一座舟桥来打通这两支部队之间的联系,但是多次的尝试都因为舟桥被河水冲断而失败,这迫使波兰士兵只能在河水强力的冲击下缓慢的渡河。这一次渡河的尝试也被德军发现而暴露在德军的猛烈火力之下,最后在黎明被迫取消行动之前只有52名波兰第8伞兵连的士兵活着渡过了河。

尽管盟军牢牢控制了“地狱公路”的周围,德军仍然不懈的对其发起攻击。在昨日夜晚,两支装甲混编部队分别从69号公路两侧的Veghel和Grave村发起了攻击,其中一支部队成功的控制并切断了公路的交通,阻止了盟军继续向阿纳姆前进。

作戰第七天: 1944年9月23日(星期六)[编辑]

德军发觉了波兰军的企图,因此他们就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试图把英军赶离河岸边。而英军试图坚守河岸阵地,攻防的双方都受到了沉重的损失。德军同时也对河南岸的波兰军发起了进攻,试图消灭他们,但是第30军下属的一批坦克及时的赶到了并挫败了德军的企图。加拿大部队所配备的冲锋舟和工兵们也在本日抵达了,因此在当天夜晚他们再次发起了渡河的尝试并将波兰军第3伞兵营的150个士兵渡过了莱茵河。

在更南部的战场上,德军放弃了对69号公路的进一步攻击,但是他们仍然控制着这条公路。第30军将下属精锐裝甲师的一部派往南面12英里(19公里)处发起攻击以试图重新拿回公路的控制权。剩下的部队则被迫继续等着配属的步兵跟上来,尽管那些步兵们距离阿纳姆已经只有区区数英里而已。

作戰第八天: 1944年9月24日(星期日)[编辑]

另一支德軍成功地攻擊了通往南方菲豪的公路,及在晚上建立了防禦據點,這令盟軍弄不清危險的情況,但市場花園行動凡基本目標,例如盟軍渡過萊茵河,在這天基本上被放棄了,及盟軍決定在奈梅亨建立了新的防線,不過,盟軍在星期日晚上仍嘗試以多塞特郡團第4營增援英軍第1空降師,其中兩個連被運送過河,但是登陸的地點被錯誤地告知及多塞特郡團在數個德軍預備好之陣地中間上岸,由於在登陸時已經被分散及立即被夾擊,渡河的315名士兵中只有75人到達歐斯特貝克;其餘的全部被俘,由於這次失敗,盟軍決定將第1空師撤出萊茵河北岸的橋頭堡。

作戰第九天: 1944年9月25日(星期一)[编辑]

最後,英軍第1空降師接到渡過萊茵河撤退的命令,但這直至晚上才實施,同時該師亦為生存而掙扎,當離開他們的陣地時,他們使用了前一天保守的策略,而德軍派出了兩個武裝親衛隊戰鬥群及在東部狹長的戰線上發動攻擊,最終突破了薄弱的防線,該師因而非常危險,但當深入英軍戰線後,德軍的進攻面對非常強力的抵抗及被第64砲兵旅的炮擊所阻止。

每一個戰術行動都令英軍感覺到其危險的處境沒有改變,第1空降師在晚上10時開始撤退,英國及加拿大軍工兵在北岸的波蘭第3傘兵營的掩護下運送部隊渡過萊茵河,至翌日早上共撤出了2,398名倖存者,當德軍在之前一天晚上開火阻止撤退時,有300人在北岸向德軍投降,在萊茵河北岸戰鬥的第1空降師及其它單位共大約10,600人中,共有1,485人陣亡及6,414人被俘,其中三分之一受傷。

在南面新到達的英軍第50步兵師攻擊德軍控制的公路及在翌日攻佔它,盟軍在奈梅亨的突出部在9月至10月均在傘兵的控制下,及在1944年11月交給加拿大第1軍團駐守至1945年2月,當時盟軍實施真實行動,在萊茵蘭向東進攻以代替向北攻擊安恆。

傷亡人數[编辑]

在阿納姆一名姓名不詳的盟軍傘兵墓地,攝於1945年解放阿納姆

第30軍遭受的傷亡不到1,500人,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第1空降師所遭受8,000人的傷亡。好幾個側翼的英軍單位在第30軍到達前已經與傘兵部隊取得聯繫,並直到行動結束前仍繼續戰鬥以支援他們。付出代價較高的第101空降師反映了事實,除了與當地的德國守軍爭奪外,他們也有在第30軍前進時阻擊德軍撤退。

傷亡 合計 總計
荷蘭平民 少於500人[13] 少於500人
德國 7,500–10,000人[14] 7,500–10,000人
英國波蘭 11,588–13,226人[15][16] 15,130–17,200
美國 3,542–[17]3,974人[18]

結果[编辑]

市場花園行動是個失敗的高風險作戰。盟軍於1944年聖誕節前結束戰爭的計畫並未成功。[19]



盟軍戰略及策略爭論[编辑]

市場花園行動基於一些原因而成為一場頗為爭議的戰役,盟軍的戰略及策略帶來很多爭論,該行動是盟軍在歐洲戰場的最高級指揮官爭論的結果,很多戰前分析討論過的其它選擇均沒有被選擇,例如首先攻佔斯海爾德河口。

樂觀計劃[编辑]

對該計劃眾多爭論的地方是所有橋樑均必需成功地攻佔,地形上亦不適合英國第30軍完成其使命[20],布列里頓命令所有沿第30軍前進路線的橋樑均應該"快速意料之外的佔領"[21],因此令人突然回想到該計劃很少強調空降部隊直接空降在橋上以立即佔領這些重要橋樑,在菲豪及Grave,就是這樣做,大橋在短暫戰鬥後就被攻佔了。

有關把第82空降師空降在奈梅亭大橋數千米外的格羅斯比克高地的決定亦被質疑,因為這造成對攻佔大橋的一個重大延誤,布朗寧及加文均考慮堅守高地以作為守衛高速通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加文傾向於將空降地點盡量靠近目標及願意在最初空降中付出較大傷亡,因為他相信較遠的空降區會令成功機會降低,但是第82空降師負責守衛突出部的中心,他和布朗寧決定堅守高地是第一優先,連同第1空降師在阿納姆的延誤,令阿納姆大橋未能給盟軍使用,德軍因而爭取得重要的數小時獲得增援以堅守大橋。

在安恆,皇家空軍因在特倫的高射炮而拒絕在接近目標大橋的北部實施空投,另一個在大橋南面、適當的空投地點亦被否決因為這裡是一片沼澤地帶,不適宜運載部隊重型裝備的滑翔機降落,缺乏經驗的烏奎特聽從了皇家空軍的論點,因此三個主要空降區域與大橋相距8-10 公里 (5-6英里), 而第四個的相距13 公里 (8英里)[22]

第30軍的行動亦被質疑,其進攻特點被廣泛認知為缺乏主動性,例如第30軍直至攻勢第一天下午才發起進攻及因包圍圈的德軍頑抗而延誤,因而需要工兵維修被破壞的大橋,當在計劃中應該在9月19日下午到達安恆時,他們才到達奈梅亨,其最主要的延誤是因需要支援第82空降師對奈梅亨及其大橋的進攻而引致的,渡河後,據宣稱皇家禁衛軍等候了十八個小時才恢復進攻;在魯賓·亨利·塔克二世陸軍上校(第504傘兵團司令)的用詞中寫道:「皇家禁衛軍……停下來喝杯茶。」然而,這當然不是真的(此指誤解英國士兵在任何情況下均會喝茶的習慣),塔克的言論總結了他所見的美軍及第30軍的表現,馬修·李奇微認為英國軍隊因冷漠無情及缺乏企圖心而表現未如理想[12]

天氣[编辑]

在良好的天氣下一個根據不足的時間表令美軍第101空降師在開戰首兩天、第82空降師在第一天及其滑翔機團在首四天和英軍第1空降師的四個旅直到第五天均缺乏炮火支援,完成空降的時間越長,每個師集中防守空降區域的時間也更長,因而削弱了他們的進攻能力。

該行動的優先性[编辑]

在行動開始前數星期,英軍攻佔安特衛普及其所有港口設施,該行動可令盟軍的補給線大為縮短及包圍在斯海爾德河口南部擁有80,000人由古斯塔夫·阿道夫·馮·查根上將的德國第15軍團,但是查根的士兵及大部份重型裝備包括火炮,以船運撤入南貝弗蘭半島,9月時,盟軍只需從安特衛普向前推進24 公里 (15英里)便能封鎖南貝弗蘭半島,但是由於所有物資支援均以市場花園行動為優先,加拿大第1軍團在安特衛普停止前進,及在10月份於斯海爾德河戰役付出數以千計傷亡的代價,在市場花園行動後的一段時間內,安特衛普未能發揮作用直至11月28日,到10月1日,超過240艘盟軍運輸船仍在等候,因為在歐洲大陸缺乏可供使用的港口設施而未能卸下貨物。

非佔領的戰術行動[编辑]

安恆大橋並不是唯一跨越萊茵河的大橋。事實上,如果有市場花園規劃者認識到在德里爾有渡輪可以使用,弗羅斯特的傘兵很可能已攻佔德里爾,而不需要進攻安恆大橋,在該戰役作出預先已找到深刻的分別,因為在該處距離西面的空降及著陸區更近- 整個第1旅可能已集中守衛歐斯特貝克的高地,而不是只有一個營在較遠的道路橋樑。在這種情況下,安恆是“一條橋亦太多”。相反的意見是,攻擊到安恆是為了佔領鐵路橋、浮橋和道路橋樑,結果是鐵路橋在弗羅斯特的第2傘兵營面前被炸毀,浮橋亦有一些部分已被拆除,只留下一座完整的公路橋樑。顯然,Heveadorp的渡輪是橋樑所不可取代的。[23]

至少,在第30軍向北推進,他們可能到達南端及攻佔它(如果近衛裝甲師的5輛謝爾曼坦克未在雷森為德軍陣地所阻),打破封鎖,再進入北方的其他地點。或有較小的可能與弗羅斯特的部隊會合。這被認為“缺乏勇氣”的行動當時造成了一些困難,但在當時這一事件被加文以外的其他參與者提出了質疑。軍士彼得·羅賓遜(禁衛裝甲師擲彈兵)說:“在奈梅亨的橋是沒有被佔據 ...我們到達盡頭及馬上有一個路障。因此,我部隊的軍士掩護我通過,然後我到了另一邊及掩護其餘部隊通過。我們仍在作戰....我們得到了沿著這條道路到鐵路橋;....在所有的時間內我們正在作戰....我突然意識到,他們是美國人。他們從溝渠跳了出來;他們吻了坦克;他們吻了槍,因為他們失去了很多同僚....我的命令是會合美軍上校...對我說的第一件事是'我要投降'。[24]

第30軍司令主張另一條行動路線的。在西面約25 公里(16英里)的雷寧有另一條類似安恆大橋的橋樑,他預計會是不設防的,因為所有的部隊都指向歐斯特貝克。這是正確的但部隊從未獲准攻佔這座橋樑;如果獲准,它幾乎可以肯定在毫無抵抗下進入德軍防線的後方。這時候,蒙哥馬利似乎更關心的是德國進攻市場花園行動冗長的'尾巴'。

施塔尼斯拉夫·索薩波夫斯基將軍(左邊)與布朗寧將軍

儘管英雄主義作祟,做了錯誤的選擇且忽略了機會。滑翔機飛行團司令已要求一小隊部隊與滑翔機在降落安恆大橋南面以快速攻佔它,但他的要求被拒絕。這是令人吃驚的,在諾曼第,英軍第6空降師已利用這種致命的主要戰術攻佔一些小橋樑,如飛馬座大橋。在英國,英軍第52(低地)步兵師司令的部隊預定飛入被攻佔的機場,他要求他的上司,讓一個旅乘坐滑翔機降落,以協助厄克特少將被困的部隊。[25] 布朗寧拒絕了該提議,“情況比你所想的好”,並重申他打算按計劃使第52師飛往代倫機場。[26]這或許是幸運的,諸如滑翔機降落在敵軍發現前降落在不設防的著陸區可能會導致災難。但是,還有一個機場在貝克附近,及第52低地師可以在這裡降落。而第1輕型反坦克連在9月26日於該處降落。[27]波蘭第1傘兵旅旅長施塔尼斯拉夫·索薩波夫斯基少將準備嘗試在迷霧中冒險空降以隱藏部署,但再次被拒絕。

市場花園行動是一個冒險的計劃,需要願意在戰術,小單位的水平賭博。不幸的是,在這一水平不可能要求詳細規劃和領導才能。第1空降師,最沒有經驗的工作是作為一個整師作戰但被授予攻佔最困難的遙遠目標。第30軍也批評了“不能”按時間表作戰,但延誤是因為一座橋被毀及在奈梅亨受阻(如果作出時間補償,以補償在貝雷建橋而造成的延誤)是由於加文未能在第一天攻佔橋樑。它的主要單位,近衛裝甲師,是由指揮官(艾倫·代爾)率領及蒙哥馬利曾試圖在D日之前將他免職。這一行動被阻止是由於代爾的知名度。加文表示遺憾將他的師最重要的任務(赫魯斯貝克和奈梅亨)交給第508傘兵團而這不是他最好的團,塔克的第504傘兵團

情報失誤[编辑]

雖然與美軍空降師合作良好,在安恆的荷蘭地下抵抗組織卻被英軍所忽視,這有一個很好的理由:英國在荷蘭的情報網在此前遭到彻底的摧毁 — 所謂的英國遊戲,它只曾在1944年4月被發現,或許假設荷蘭地下抵抗組織亦被相似的被滲透,英國情報機構盡量減少和當地的連繫,美軍單位由於沒有這方面不好的經驗,因而主動利用荷蘭人的協助,結果証明,只是對迪爾渡口的簡單認識或地下秘密電話網絡亦能改變整個行動的結果,特別是盟軍的無線電設備發生故障,未能作出回覆,後一點非常重要:這令英國第30軍及空降最高司令部可知道安恆當地緊急的情況。

戰爭結束後,一些人聲稱荷蘭地下抵抗組織被完全忽視,一名曾在盟國遠征軍最高司令部內進行反情報工作的荷蘭高級官員奧瑞斯特·賓圖出版了一本非常著名的書驚懼黑書,部分回憶錄及部分反情報的手冊,賓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為自己改名為 瑪塔·哈里,他聲稱一名荷蘭地下抵抗組織的領袖、外号叫「金剛」的克利斯欽.林德曼 ("King Kong" to his men)已經是德國的一名間諜及已經透露市場花園行動的細節給德國人[28],「金剛」林德曼在1944年10月被逮捕,但當他在1946年自殺時仍在等待被審訊,1969年,法國新聞記者及歷史學者安妮·勞倫斯總結林德曼是一名雙重間諜[29]

盟軍的回應[编辑]

蒙哥馬利稱市場花園行動有百分之九十是成功[30]及說:

雖然 我的錯誤、惡劣的天氣或武裝親衛隊第2裝甲軍在阿納姆出現,但是在我自己 — 有成見的 — 看法,如果行動在開始時已經有足夠的支援,給予充足的飛機、地面部隊及其它必需物資,該行動應已成功,我維持對市場花園行動不悔過的擁護。[31]

艾森豪威爾在寫給厄奎特的信中講到:「在這場戰爭中從沒有任何一個單位在單一行動中能比你的師團在從9月17日至26日這九天的行動中更能如此激勵我或讓我欽佩。」[32]蒙哥馬利估計:「在將來的歲月裡,人類最偉大的是說我曾在阿納姆戰鬥。」[31]

盟軍在「市場花園」之後的戰鬥[编辑]

「市場花園行動」之後,盟軍與德軍在低地國的形勢圖

由於市場花園行動中未能建立一個橋頭堡渡過萊茵河,盟軍在荷蘭南部的兩條戰線上發動進攻,為了確保運輸船隻安全駛入重要港口安特衛普,他們向西面及北面進攻,在斯海爾德河戰役中攻佔斯海爾德河口[33],盟軍亦在安特里行動中向東進攻以攻佔默茲省分界線形成的天然突出部,這次對在默茲河以西接近芬洛之德軍橋頭堡的進攻對盟軍帶來不能預計到的延誤,包括歐路恩鎮戰役[34]

1945年2月,盟軍在真實行動中由在市場花園行動中攻佔的格羅斯比克發動進攻,進入德國境內[35],又在3月的戰利品行動中渡過萊茵河[36],由於戰利品行動的成功,安恆最終被加拿大第1軍團經過兩天戰鬥後在1945年4月14日解放[37],而在荷蘭西部的殘餘德軍於5月5日簽署了投降書,宣佈投降[38]

荷蘭飢荒[编辑]

行動失敗後一個悲慘的後果是冬季飢荒(Hongerwinter)。在戰鬥中荷蘭鐵路工人,由在倫敦的荷蘭政府煽動,實施罷工,以幫助盟軍進攻。作為報復德國禁止食品的運輸和在之後的冬季成千上萬的荷蘭公民餓死。

紀念館和紀念[编辑]

在荷蘭聖烏登羅德的紀念碑

英國人奮力爭奪這座珍貴的安恆大橋並沒有在戰爭中遺留下來。為了穩定萊茵河以南的戰線,美國陸軍航空軍第344轟炸機中隊B-26掠奪者式轟炸機在10月7日炸毀了這座橋樑以阻止德軍使用。[39]它在1948年為另一條外觀類似的橋樑所取代[40]並在1977年12月17日被更名為約翰·弗羅斯特橋[41]

在德里爾的波蘭軍紀念碑

有一系列的紀念碑在安恆地區。靠近安恆一個紀念碑文上寫道:“對於海爾德蘭的居民;50年前,英國和波蘭空降部隊士兵在這裡進行極端不利的的戰鬥以打通進入德國的道路和使戰爭早日結束。雖然為我們帶來了死亡和毀滅但我們從來沒有埋怨他們。這個石碑標誌著我們欽佩你們的勇氣,特別是婦女記住照料我們的傷員。在之後漫長的冬季你們的家人冒著死亡隱藏盟軍士兵和空軍官兵,而抵抗組織成員引領獲得安全。”[42]

1994年9月16日,第101空降師的老兵在聖烏登羅德建立“荷蘭紀念碑”。紀念碑是對退伍軍人及居民的一份禮物,因他們與美軍並肩作戰,更令人驚訝地救濟的美軍士兵。在紀念碑上刻有英文和寫道“第101空降師的退伍軍人獻給人民的走廊,對他們的勇氣、同情和友誼表示讚賞和感謝”。[43]

哈滕斯坦的空降博物館

2006年5月31日,波蘭第1獨立空降旅被荷蘭貝婭特麗克絲女王授予威廉軍事獎章以嘉許他們於1944年市場花園行動期間在安恆的英勇。[44] 而美軍第82空降師在此前的1945年10月8日亦被授予同一獎章以嘉許他們於該行動中英勇作戰。

在荷蘭幾個博物館被貢獻給市場花園行動,其中包括:在赫魯斯貝克的民族解放博物館,[45]斯海恩德爾的解放之翼博物館公園,[46] 和在歐斯特貝克哈滕斯坦空降博物館[47]

媒體[编辑]

市場花園行動是1946年電影“他們的是光榮”的題材。這部電影混合該戰役的原本片段重新製作,拍攝地點就是在安恆。許多扮演傘兵的演員實際是參加該戰役的士兵。有些的更扮演自己,包括凱特·特爾·霍斯特弗雷德里克·高夫、約翰·弗羅斯特和斯坦利·麥可斯特,他是加拿大記者在安恆前線發出扣人心弦的報導。[48]

奪橋遺恨”是考李留斯・雷恩(Cornelius Ryan)根據1974年出版的同名書籍在1977年拍攝的史詩式戰爭電影。它由威廉·高文改編,導演是理查德·阿滕伯勒,並有一個全明星陣容。與之前的電影不同 - 它抄襲了一些畫面 - 它從四面八方包括英國、美國、德國、波蘭和荷蘭涵蓋了整個行動。 在該戰役中第101空降師第506傘兵旅的行動被戲劇化成為HBO的電視短劇諾曼第大空降”的一部分。

1997年的策略遊戲近距離作戰:奪橋遺恨完全以市場花園行動為中心。在它的幫助擋案也包含歷史典故,以及在玩該遊戲時可看到歷史錄像。視頻遊戲戰火兄弟連:地獄公路從第101空降師第502傘兵旅一群士兵的角度重新描述市場花園行動的部分故事。英雄連隊:火線對決從德軍裝甲和步兵師士兵的觀點描述圍繞市場花園行動的戰事。在代號:裝甲鋼行動第1階段,集中描述盟軍在市場花園行動中的任務。2002年的遊戲榮譽勳章:前線是講述一名傘兵在市場花園行動中跳傘進入荷蘭作戰的故事。他越過奈梅亨大橋,在安恆會見了一名情報員。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Stephen Badsey
  2. ^ Ellis, Pg 55
  3. ^ Ellis, Pg 55. 3,800人在戰鬥中被俘,其中很多人受傷,300名後衛部隊及400名醫生和其他醫護人員
  4. ^ Ellis, Pg 56, 官方記錄第2軍團從9月17日至9月26日共有3,716人傷亡; Ryan, Pg 456 說第2軍團的傷亡如下:第30軍1,480人,第8軍及第12軍共3,874人
  5. ^ 5.0 5.1 5.2 Ryan, Pg 456
  6. ^ 事實上此時盟軍只有49個師
  7. ^ Ryan, Cornelius A Bridge Too Far. 1974. p. 49
  8. ^ Hastings, p.36.
  9. ^ Murdo Macleod, Why Bridge Too Far attempt was doomed, Scotland on Sunday, January 8, 2006
  10. ^ “A bridge too far”(1970)書中提及,英軍營長約翰福洛斯特與武裝親衛隊畢特利希中將談判,願意以自己被俘虜換取負傷英軍後徹醫療及自由;畢特利希答應也信守承諾;所以戰後英軍士兵頗讚譽「約翰福洛斯特」善待士兵
  11. ^ Warren 1956,第137-138页
  12. ^ 12.0 12.1 Hastings, p. 54
  13. ^ Ryan, p. 457, 韋恩報告在阿納娒地區的平民傷亡少於500人,而他聽說整個市場花園行動地區共有接近10,000人死亡、受傷或失踨。
  14. ^ Ryan, p. 457
  15. ^ Ellis, p. 56: 英國第2軍團從9月17至26日共有3,716人傷亡。
  16. ^ Ryan, p. 457. 英軍傷亡共有13,226人傷亡,英軍第1空降師(包括波蘭傘兵及駕駛員): 7,578人,損失滑翔機及空中運輸機駕駛員: 294人,英國第8軍及第12軍: 3,874人,英國第30軍: 1,480人。
  17. ^ Ellis, p. 56
  18. ^ Ryan, p. 457. 美軍第82空降師: 1,432人,美軍第101空降師: 2,118人,損失滑翔機及空中運輸機駕駛員: 424人。
  19. ^ 諾曼地大空降,補充兵 2001. David Nutter.
  20. ^ Hastings, p. 36
  21. ^ Ryan, p.106
  22. ^ Hibbert, The Battle of Arnhem, pp. 40-45
  23. ^ Neillands 'The Battle...', p. 132
  24. ^ Robinson in Neillands 'The Battle...' pp. 120-121
  25. ^ Ryan 1974,第482页
  26. ^ Brereton 1946,第354页
  27. ^ Otway 1951,第271页
  28. ^ Laurens 1971,第168-169页
  29. ^ Laurens 1971,第180-181页
  30. ^ Montgomery 1947,第243页
  31. ^ 31.0 31.1 Montgomery 1958,第298页
  32. ^ Letter, Eisenhower to Urquart. 1944.October. 
  33. ^ Ellis 2008,第109-127页
  34. ^ Ellis 2008,第158-162页
  35. ^ Ellis 2008,第253-277页
  36. ^ Ellis 2008,第279-294页
  37. ^ Ellis 2008,第313-315页
  38. ^ Ellis 2008,第416-420页
  39. ^ Middlebrook, p449
  40. ^ Ramsey 1973,第8页
  41. ^ Frost, preface p16
  42. ^ Monuments in Arnhem.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08). 
  43. ^ Weblog Lau van Lieshout: Monument to the Dutch (Dutch). 
  44. ^ Wręczenie Orderu Wojskowego im. króla Willema I i Orderu Brązowego Lwa przez Jej Wysokość Królową, 31 maja 2006 roku w Hadze (pdf) (Polish). 
  45. ^ Nationaal Bevrijdingsmuseum 1944-1945 - Bezoekinformatie. 
  46. ^ Wings of Liberation Museum Park. 
  47. ^ Airborne Museum Hartenstein. 
  48. ^ Bennett 2008,第268-269页

书籍[编辑]

  • Max Hastings. Armageddon: The Battle for Germany 1944–45. New York: Vintage Books. 2005 (reprint). ISBN 0-375-71422-7. 
  • Cornelius Ryan. A Bridge Too Far. Coronet Books. 1974. ISBN 0-340-19941-5. 
  • Tim Saunders. Hell's Highway: US 101st Airborne & Guards Armoured Division. Pen & Sword Battleground Europe. 2001. ISBN 0-85052-837-2. 
  • Tim Saunders. The Island—Nijmegen to Arnhem. Pen & Sword Battleground Europe. 2002. ISBN 0-85052-861-1. 
  • Tim Saunders. Nijmegen—US 82nd Airborne & Guards Armoured Division. Pen & Sword Battleground Europe. 2001. ISBN 0-85052-815-1. 
  • Russel Weigley. Eisenhower's Lieutenants: The Campaign of France and Germany 1944–1945.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0 (reprint). ISBN 0-253-20608-1. 
  • Dr. John C. Warren. Airborne Operations in World War II, European Theater. Air University, Maxwell AFB: US Air Force Historical Research Agency. 1956. USAF Historical Study 97. 

延伸阅读[编辑]

  • Clark, Lloyd. Arnhem: Operation Market Garden, September 1944. Thrupp, Gloucestershire: Sutton Publishing, 2003. ISBN 0-7509-2835-2.
  • Frost, John A Drop Too Many. London: Cassell, 1980. ISBN 0-304-30717-3.
  • Keegan, John. Six Armies in Normandy: From D-Day to the Liberation of Paris. New York: Penguin, 1994. ISBN 0-14-023542-6.
  • Kershaw, Robert J. It Never Snows in September. The German View of Market-Garden and the Battle of Arnhem. Hersham, Surrey: Ian Allan Publishing, 1994. ISBN 0-7110-3062-6.
  • MacDonald, Charles Brown. The Siegfried Line Campaign. The United States Army in World War II.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S. Army, 1963.
  • Piekalkiewicz, Janusz. H. A. Barker and Arthur J. Barker, trans. Arnhem 1944. Hersham, Surrey: Ian Allan Publishing, 1977. ISBN 978-0-711-00826-7.
  • Powell, Geoffrey. The Devil's Birthday: The Bridges to Arnhem, 1944, rev. ed. London: Leo Cooper, 1992. ISBN 0-85052-352-4.
  • Powell, Geoffrey. Men at Arnhem, rev. ed. (first edition published under "Tom Angus"). London: Leo Cooper, 1998. ISBN 0-907675-71-9.
  • Wilkinson, Peter. The Gunners at Arnhem. East Haddon, Northampton: Spurwing Publishing, 1999. ISBN 0953575403.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