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达能夫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师达能夫妇(师达能、史文明)是在中国传教的美国传教士,属于新教内地会中国内战期间,他们于1934年12月6日被中国工农红军红十军团第十九师扣押。12月8日在安徽省旌德县庙首镇,夫妻二人被公开处决。

经历[编辑]

结婚前[编辑]

丈夫师达能John Stam,又译史坦,生于1907年1月18日)来自美国新泽西州帕特森一个敬虔的基督徒家庭,全家有六男二女献身教会事业。师达能从美国慕迪圣经学院毕业后,加入内地会来华传教。1932年9月24日,师达能来到中国。1933年,史坦在安徽安庆的语言训练所学习中文。随后他被派往安徽东南部的宣城工作。

师达能的妻子史文明Elizabeth Alden Scott "Betty" Stam,又译史施蓓蒂,生于1906年2月22日)出生在中国山东省济南,父母施医生夫妇是来自美国麻省浩玉市美北长老会宣教士。蓓蒂在中国长大,回美国读大学神学院。在读神学院时已结识师达能。1925年,她到英国参加凯锡克奋兴会,受到激励,加入中国内地会到中国传道。1932年6月,她在扬州语言训练所学毕中文,被派往安徽西北部的颍州(今阜阳)工作。11月底,她和另外女传教士合作,在颍州和太和成功的带领数百人的聚会。

在旌德传教[编辑]

1933年10月25日,师达能和史文明在山东济南结婚。11月底,他们一起从颍州回宣城,1934年初,他们继续往南到一年前刚刚开辟的新传教站旌德,接替准备回国休假的由汪仁宣教士夫妇。他们发现群山环绕的旌德是一个相当荒凉的小县城,仍未从太平天国之乱中恢复过来。城墙多已倒塌,杂草丛生,只有过去富贵人家留下的宗庙祠堂显示这里昔日的荣耀。但正是这些祠堂所代表的宗族势力构成了宣教士在中国传福音的最大障碍[來源請求]

9月11日,史文明在芜湖美以美会所办的弋矶山医院生下女儿爱伦(Helen Priscilla Stam)。11月下旬,师达能夫妇及婴儿小爱伦迁到旌德。这时,他们已经听到红军来到皖南的消息,但是旌德县长答应保护他们的安全。

被擄[编辑]

师达能牧师一家定居旌德不久,1934年12月6日,寻淮洲率领的红十九师(隶属红十军团)占领了旌德县城[1][2][3]

他们逮捕了师达能并将他带到总部。史文明和出生几个月的婴儿海伦,以及女佣和厨师暂时留在家中。后来军人由来带走了史文明和海伦。女佣和厨师请求让他们离开,但受到了开枪的威胁。师达能一家关在一起。[來源請求]

当晚,在红军的总部,师达能被命令写信到上海内地会总部,信中描述了他抓捕的过程,紅軍勒索20000元贖金,然后引用了腓立比书1章20节:“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4][5]

师达能一家被关进当地监狱,释放了一些囚犯,为他们腾出空房间。在这期间,爱伦开始啼哭,一个士兵建议他们杀了她,因为她只会“碍手碍脚”。这时一个刚刚被释放的囚犯问他们为什么要杀死一个无辜的婴儿。士兵转向他问他是否情愿为一个外国婴儿而死。这人为了爱伦在师达能夫妇眼前被砍成碎片[6]。不过,爱伦被允许活下来。[4]

遇难[编辑]

12月7日晨,,红军押着大批俘虏和物资,向县城西南24千米的庙首镇进军。师达能怀抱着爱伦,史文明尚有马可骑。到庙首后,他们被单独囚禁在邮政局里。局长与师牧师曾有一面之缘,见状拿些水果给他们吃。师达能则趁机写下数行短柬,请其代寄。三日后,局长见到中国牧师罗传道,遂把信转交给他。在那里,他们又过了一个晚上,史文明被允许照看爱伦,将她妥善包裹。[5]

12月8日早晨,师达能夫妇被带到庙首街上执行死刑。街道两边挤满了人群。一个中国基督徒店主张师圣,一向是位很冷淡的信徒,这时却突然冲进人群,请求红军不要杀害师达能夫妇。他们命令他回到人群中,但他仍不厌其烦的恳请赦他们一命。红军对他感到厌烦,闯进他家,搜出了一本《圣经》和赞美诗。于是他也被带到师达能夫妇身旁,以帝国主义走狗的罪名一同被杀。走了一段路,命令师达能跪下,然后将他斩首。几分钟后,史文明和张师圣也被砍头。[5]

关于师达能夫妇遇害的记载如下: 1934年12月6日,脱离红十军团主力独立活动的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政治委员聂洪钧、参谋长王如痴)占领旌德县城,扣押美国宣教士师达能和史文明夫妇。据二人所属教会称,红军要求他们写信给所属教会,索要巨额赎金二万元,但遭到他们的拒绝。12月8日早晨,红十九师行军到庙首,在那里将师、史两人杀死。之后,红十九师掉头南下,以便与红十军团(军团长刘畴西、政治委员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参谋长曹仰山,一说粟裕任该军团参谋长)主力(由红十军主力改编而成的红二十师,师长刘畴西兼;由闽浙赣赤卫队改编的红二十一师,师长胡天桃)会师。12月14日,红十军团在太平县(今黄山市黄山区)谭家桥与国民革命军补充第一旅(旅长王耀武)展开激战,红军失败,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阵亡。次年1月27日,红十军团主力在怀玉山覆灭,接任红十九师师长的王如痴被俘(同年与方志敏一道遇难)。唯一活下来的红十九师领导人为该师政委(兼军团副政治委员)聂洪钧。此人在谭家桥战役失败后留在皖南打游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曾任湖北省政府第一副主席、粮食部副部长等要职,1966年8月12日在北京病逝。

事件发生时,方志敏未随红十九师活动,直12月10日他才与红十军团主力突破德兴封锁线,经浙西进入皖南与红十九师会合,此时师达能夫妇早已死亡。故而,方志敏在12月6日—8日对红十九师并无指挥权,对师达能事件也并不知情。请注意:“脱离红十军团主力独立活动的红十九师”,说明此时的红十九师已很有可能脱离编制属于乱军。[來源請求]

援救海伦及安葬[编辑]

12月8日上午师达能夫妇被押解出外行刑时,女儿爱伦被独自弃置一旁。三十多小时后,12月9日下午,躲藏在山上的中国牧师卢克周(譯音)潜回庙首,在一间屋内找到了孤儿爱伦,随后又在大街尽头的山坡寻得师达能夫妇的尸体,买了两副棺木,将其安葬。

卢牧师带着爱伦和师达能在庙首写的遗书,步行北上经过泾县到宣城,沿途寻找年轻健壮的乳母喂哺她。宣城的内地会监督韩牧师将爱伦送到山东济南,交其外祖父母,长老会牧师施医生夫妇抚养,由一位中国母亲照料她。后来她回到美国,由她的舅舅乔治和舅母海伦抚养。

惨剧发生后,中外人士皆为震惊。安徽省省长亲自下令,重殓殉道者,以军车装载他们的灵柩,由官兵直接护送到芜湖。1935年1月2日,在芜湖为师达能夫妇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和安葬礼。中外人士,包括中国政府、美国领事馆和其它领事馆等官方代表,以及中外基督教机构的代表挤满了芜湖医院的礼堂。追悼会后,他们被安葬在芜湖的外国人墓园。这样,师达能牧师和师史文明师母,成为中国内地会第73和74位献身于中国的殉道士,名字被刻在上海新闸路内地会总部礼堂的纪念碑上。

庙首史坦夫妇的墓碑中间刻着十字架,十字架下面写著: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八日在安徽庙首离世。

十字架左旁刻著:

史坦生于一九○七年一月十八日,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立比书1章20节)。

十字架右方刻著:

史施蓓蒂生于一九○六年二月二十二日,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腓立比书1章21节)。

墓碑基石上还刻著:

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示录2章10节)。

1935年初,内地会在芜湖医院为他们举行了追思礼拜。

师达能夫妇的殉难,震撼了中国和世界[來源請求],除吊唁信件和宣教奉献金如潮涌至外,还有不少人捐钱捐物给小爱伦,甚至有不少家庭愿意认养她。

一位寄自山东青岛的来信,表达了一个中国人的哀痛、歉疚和敬意:“对于这种毫无人性的冷血谋杀,我们全中国皆为此惨剧而难过。这两位为了把福音传给我们中国人,却惨遭毒手,是我们中国人欠你们家人最大的债。对师先生夫妇甘心乐意、勇敢地献上了生命,我们深深地向他们致衷心崇高的敬意。”

在中外舆论的压力下,中国政府立刻派遣大军围剿。当时一位住在江西省上高(在南昌市西南约七十五哩)的麦教士(Miss C. McFarlane),寄信给上海内地会,报导当地发生的一件新闻:

「对屠杀史坦牧师夫妇事件须负全责的共党领袖方志敏,已遭政府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有两位首领,一姓,一姓。三人在上高街头游行示众,成千上万居民围观,使整个城市奋兴起来。」[4]

1935年是中国内地会成立七十周年纪念,《千万中国魂》主编海思波特别为此出版一本纪念小册,取名《神所应允》。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方志敏文集. : 95.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原为七军团,後改为十九师)先两星期出发,它经玉山、常山、遂安、淳安、分水,折入皖南的旌德而至太平。它与浙保安师和补充五旅,各接战一次,均获胜,并攻下旌德县城。" 
  2. ^ 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转战宣城. "12月3日,红十九师由浙江昌化抵达绩溪东乡岭脚下,银垄坞、阴山、大坦、平岭宁一带休息。5日,离开驻地,经上雪堂、下雪堂、黄茅培,向微杭古道关隘“天下第一关”进发。守关的县保安中队不战而退。当日,攻占绩溪县一区区署所在地扬溪镇。6日,取道扬溪继续北上,过尚田、长岭、白沙,当日攻克旌德县城,国民党旌德县长彭树煌带了十几个自卫队员,化装从西门逃走,红军在县城凫山小学召开军民联欢大会,会后打开县城监狱,释放了68名政治犯和无辜群众。8日,离开旌德县城,经蔡家桥到达庙首,在庙首住宿两晚,10日,红十九师翻越箬岭抵达黄山东南之汤口,和方志敏、刘畴西率领的军团部和红二十师胜利会师。" 
  3. ^ 安徽旌德县县志. "12月6日,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遣队19师北上途径旌德,与县城保安独立中队发生激战,保安队败退,市民热烈欢迎红军进城" 
  4. ^ 4.0 4.1 4.2 不屈不挠的史坦牧夫妇. 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 
  5. ^ 5.0 5.1 5.2 Yading Li. Elisabeth (Betty) Alden Scott Stam 1906 ~ 1934.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hinese Christianity. (英文)
  6. ^ Betty and John Stam Martyred. Christianity.com. 1935. "they saw this prisoner hacked to pieces before their eyes" (英文)

延伸阅读[编辑]

  • 戴存义师母(Mary Geraldine Taylor)著:《慷慨成仁:殉道的师达能夫妇》(凯旋归家的史坦和蓓蒂“The Triumph of John and Betty Stam"),1935年;中文版:证道出版社,1967年
  • 聆松:《殉道者之歌》,《生命季刊》1997年6月,第一卷第二期,第13-15页。
  • 《鲍威尔对华回忆录》
  • 《方志敏文集》第23、95、106页,1985北京人民出版社
  • 中国内地会美洲版《千万中国魂》(“China's Millions”)1935年版第24-26、60及83页。
  • 中国信徒布道会:《披荆斩棘》(“From Jerusalem to Irian Java" by Ruth A. Tucker,1992年出版)第五集14-15页「史谭夫妇与中国殉道者」(“Betty and John Stam and China Martyrs")
  • James & Marti Hefley, By Their Blood—Christian Martyrs of the 20th Century (Milford, Michigan: Mott Media, 1979).
  • Theodore W. Engstrom, An Hour With John and Betty Stam: Martyred Missionaries to China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43).
  • Lee S. Huizenga, John and Betty Stam—Martyr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35).
  • 《旌德县志》(安徽省旌德县人民政府主修 总编:田帧葆、欧阳明德,出版社:合肥;黄山书社;1992年版)第215页;第十三章 军事;第五节 兵事纪略;六 红军先遣队路过旌德:"1934年12月5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团第19师约4000余人,在师长寻淮洲、政委聂洪钧等人率领下,……12月6日,从白沙挺进旌德县城。""上午10时左右,……红军冲进城内,立即攻占县政府,打开监狱释放“政治犯”及无辜群众68名,并捕获典狱长和县府秘书,又在“福音堂”逮捕外国传教士史密斯夫妇,…" "12月7日,红军在凫山小学(今旌阳镇一小)召开士兵大会,而后整队出发,向庙首挺进。红军在庙首休整2天,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抗日救国,处决了在县城逮捕的传教士夫妇等7人。"
  • 对于此事大陆的资料中也有人总结出了不同观点

"这是一则精心编织的【谣言】" 有其英文原文【参考外部链接】 贾晋京《旌德县驻军历史》【参考外部链接】这个材料则从侧面证明,在师达能被杀的前后那段时间,旌德都没有红军到过。 贾晋京 我猜此事经历了三次造假,第一次是1934.12.7杀师达能那伙人冒充红军名义(原始信息为师达能本人书信,他称绑架者为红军)。第二次是不良媒体把此事与方志敏部联系起来。第三次是微博造谣者添加了"以绑架罪判方志敏死刑"等佐料。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