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方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世紀的朝鮮半島。
西元三世紀的朝鮮半島

帶方郡是西元204~313年的百餘年間中原王朝在朝鮮半島中西部設置的軍事、政治、經濟的地方據點。統轄由樂浪郡南部分割出的數縣(晉代為七縣-《晉書・地理誌》)與濊族、南方的韓族諸國、東南海上的倭國等區域。東漢西晉時代對此郡的經營增強了對韓、倭等東夷的後進區域的影響,魏朝成為直轄領後起了中原文化的窗口的重要作用。郡首長為太守,下屬官吏及軍隊所在地為郡治。帶方郡治處於樂浪郡治(今平壤)以南,但具體位置存在不同說法。

歷史[编辑]

公孫氏創立帶方郡[编辑]

東漢末年,中平六年(189年)遼東太守公孫度擴張勢力,侵吞漢朝郡縣統治無法達到的朝鮮半島地域,將樂浪郡治(今平壤附近)置於自己管理之下。其子公孫康於建安九年(204年)將樂浪郡十八城的南半,屯有縣(可能為今黃海北道黃州)以南荒地劃分為帶方郡,征討當地原有的韓、濊族等勢力(「是後倭韓遂屬帶方」-《三國志・魏書》),建立了朝鮮半島南半的統治體制。郡治為管轄周圍數十縣的軍事、政治、經濟的大型城塞都市。公孫康不久服屬於曹操,被任命為左將軍、襄平侯,帯方郡亦被追認為東漢的郡。

公孫康死後,因其子淵尚幼,康之弟恭繼其位,被魏文帝(曹丕)封為車騎將軍、襄平侯。公孫淵長成之後,於太和二年(228年)奪叔父恭之位,又得到魏的承認,被任命為揚烈將軍、遼東太守。然而公孫淵不滿足於魏所授大司馬、樂浪公的地位,於景初元年(237年)宣布獨立,於遼東襄平城自稱燕王。帶方郡與樂浪郡此時皆屬燕。

次年(238年)魏太尉司馬懿率四万軍隊圍襄平城,最終滅公孫淵及其子修。此前,帯方郡形式上經歷了「後漢-魏-燕」的所屬的變遷,而事實上一直處於公孫氏之治下。對於服屬於帶方郡的韓、倭諸國而言,受公孫氏的根據地遼東的影響最大,而與東漢與魏時期昌盛的中原文化的交流,反而由於帶方郡的統轄受到了一定阻礙。

魏的直轄經營[编辑]

與襄平城攻城戰同時,魏明帝分別任命劉昕鮮于嗣為帶方太守、樂浪太守,派遣二人率軍秘密由山東半島渡黃海前往朝鮮半島,控制了帶方郡與樂浪郡。帶方郡由此成為魏的直轄地。太守劉昕賜與周邊的韓、濊族的首長邑君或邑長的印綬,與之建立了冊封關係。邪馬台國卑彌呼亦於景初3年(239年)6月向帶方郡派遣朝貢使難升米。當時太守劉夏派官吏陪同難升米一行前往洛陽。

正始元年(240年)太守弓遵遣屬下奉魏明帝詔書與印綬訪倭國。正始六年(245),弓遵征討嶺東(今咸鏡南道江原道一帶)的濊之後,遭郡内韓族叛亂者偷襲而戰死。叛亂後為樂浪太守劉茂等鎮壓。

正始8年(247年)太守王頎接到倭國使者關於邪馬台國與狗奴國交戰的報告。魏最終決定不參與戰爭,僅遣塞曹掾史張政攜魏少帝的詔書與黄幢前往。

當時頻繁的長官調動(八年間四任太守)據推測為為防止帶方郡軍閥化與新的公孫氏的出現。

帶方郡的淪陷[编辑]

泰始元年(265)西晉代魏。西晉時代,帶方郡轄下有帶方、列口、南新、長岑、提奚、含資、海冥七縣(《晉書・地理誌》)。

永康元年(300)發生八王之乱晉朝建興元年313年初,据有乐浪、带方二郡的张统因不堪长期孤军与高句丽百濟作战而率千余家迁到辽西投靠慕容廆。慕容廆後为其在辽西侨置乐浪郡(《资治通鉴》卷八八,建兴元年条)。313年被傳統觀點認為是高句麗據有樂浪郡的開始,《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记载,高句丽“侵乐浪郡,虏获男女二千余口”已,并无佔領乐浪郡的记载;《三国史记.百济本纪》也無百济占带方郡的记载。

而公元342年冬慕容皝丸都之后,故国原王派弟到前燕都城龙城称臣纳贡,乐浪在此時在前燕的協助下被收回。根據《晋书》卷一四《地理志上》记载:“乐浪郡,汉置,统县六,户三千七百”,带方郡,公孙度置,统县七,户四千九百“)。张统带走的一千余戶只是乐浪、带方的一小部分,313年後,至少六千多漢戶居民继续留在乐浪、带方。根據現在乐浪故地发现的4世纪和5世纪初的带有东晋年号和官衔的汉人墓铭和砖铭证明313年後到5世纪初,乐浪、带方的汉人城镇和地方政权组织继续奉东晋正朔。不过东晋年号的出现并不能说明百济没有占领带方郡,因为百济向来是奉南朝为正朔的,用南方年号。

371年,当时的百济世子近仇首王率3万军队拿下樂浪并处死了高句丽故国原王,百济短期獲得乐浪、带方,公元384年,枕流王晋孝武帝册封枕流王为带方郡王。後高句丽好太王多次大败百济,百济势力被逐出了乐浪、带方。公元427年前后,百济继续争夺乐浪, 带方两郡的控制權。直至公元475年,高句丽长寿王攻破百濟首都漢山城,殺百濟蓋鹵王,併吞漢江流域。百濟首都慰禮城被高句麗攻陷。乐浪、带方被高句麗徹底控制。人民多逃亡倭國成為渡來人

郡治所在地[编辑]

樂浪郡治的所在地為今平壤郊外大同江對岸的樂浪土城平壤市樂浪區域土城洞),並無異說。此城東西700米、南北600米,出土了當時的遺物及官印「楽浪太守章」的印跡,在考古學上較為明確。相對於此,帶方郡治的地點並無定說,有黃海北道鳳山郡、黃海南道安岳郡、京畿道漢城(今首爾)、京畿道廣州等諸說。

參考文獻[编辑]

  • 三國志・魏書・烏丸鮮卑東夷傳
  • 晉書・地理誌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