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起义 (1927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广州暴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觀音山(越秀山)戰鬥遺址紀念碑
肇慶會館遺址,後方現在是華夏大酒店

广州起义又称广州暴动,是1927年中國國民黨實行武力清黨之後,中國共產黨於1927年12月在廣州發動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武装起义,也是瞿秋白共产国际帮助下策动的三次暴动之一,而前两次分別是南昌起义秋收起义

背景[编辑]

1927年4月,武漢國民政府下令通緝張太雷蔡和森等人。[1]

共产国际[编辑]

1927年下半年,由于共產國際在中国事业遭到严重挫败,斯大林的中国政策受到托洛茨基的批评,于是,斯大林指示中國共產黨陆续发动了一系列武装起义,希望在一些省份夺取政权,以此证明其中国政策的正确。不过8月的南昌起义和9月湖南广东、江西、湖北等省的秋收暴動都归于失敗。但是,共產國際仍然计划在某一个省份发动新的更大规模的武装起義。当南昌起义部队向南撤退时,共產國際计划在广州发动暴动,配合南昌起义部队佔领广州,在广州建立苏维埃政权。10月,叶挺、贺龙的部队溃败后,广州起义的计划一度准备停止,但在11月10日,共产国际代表罗米纳兹在上海召集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决议实行全国武装总暴动,在一省或几省夺取政权;其中蘇兆征羅亦農羅乃曼共產國際駐華代表)共同制定廣州暴動計劃,並在廣州成立秘密行動總部。

张发奎[编辑]

1927年4月宁汉分裂后,张发奎任总指挥的第二方面军支持武汉的汪精卫政府,其中秘书长高语罕、政治部主任郭沫若和第二十四师师长叶挺都是公开的共产党员,而第四军参谋长叶剑英则是秘密的共产党员[2]。7月15日武汉国民政府实行分共后,在第二方面军内,叶挺策动第二十军军长贺龙投向共产党,发动南昌暴動;第二方面军忠于张发奎的余部则南下追击向广东潮汕撤退的叶挺、贺龙,进入广州。

张发奎部队中,教导团团长叶剑英和特务营营长梁秉枢都是地下共产党员,教导团1500多人中有200多名共产党员[3],因此教导团和特务营的一个连深受左倾情绪影响。而第四军军长黄琪翔本人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张发奎与桂系的广东省主席李济深不睦,11月17日,乘李济深离粤,张发奎、第四军军长黄琪翔在广州发动政变,驱逐桂系黄绍竑,称为“广州张黄事变”。

预备[编辑]

11月18日,即“张黄事变”的次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通过《广东工作计划决议案》11点纲领(中央通告十六号[4]),要求以张太雷为首的广东省委筹备广州兵变和政治总罢工,夺取政权[5]。11月26日,中共广东省委成立了五人革命委员会(在广州3人),张太雷任主席,另外两人是广州市委书记黄平、工会领袖周文雍。总司令叶挺和杨殷直到暴动前夕才由香港秘密潜入广州。11月28日,共产国际代表德国人海因茨·纽曼英语Heinz Neumann格哈特·爱斯拉英语Gerhart Eisler到达广州,策划在广州实施新的暴动,带来活动经费200余万美元[6]。同日,教导团开始召集组长联席会议,12月4日,教导团举行全体党员大会,大力开展政治宣传,激动“群众的革命情绪”,并且“调查各连的反动分子”[7]

12月初,张发奎、黄琪翔的主力离开广州,对付桂系,负责广州市内防务的只有教导团(1500人、枪1300支)、第四军特务营(有计划改编为警卫团,无枪枝),以及广州市公安局的警察保安队,另外工人赤卫队有2000人,持有手枪数十杆,炸弹150枚。

暴动原定在13日举行,但是在12月9日由于发生爆炸事件,暴动被提前到11日举行。这也使得原定前来增援的农会无法到达。

进程[编辑]

12月11日(星期日)凌晨2时,张太雷、叶挺、徐光英、曹干延和一名朝鮮炮手,趁廣州周邊發生戰事,張發奎、黃琪翔派兵迎戰,城防空虛時,来到葉劍英教导团,进行部署,杀死代理团长朱勉芳,拘禁四、五十名“反动分子”。

凌晨3时30分,工人赤卫队攻打位于维新路(今广州起义路)的广州市公安局,释放政治犯。到天亮前,教导团、特务营一部共2000余人以及大约2000名工人赤卫队参加了暴动,打败沙河燕塘一带的炮兵,大部分广州城已经被攻佔,但是第四军军部、十二师师部和仰忠街军械处始终未能攻下,于是放火焚烧[8]。不过河南海珠区)仍在李福林手中,而沙面英法租界也未受波及。张发奎、黄琪翔及广东省主席陈公博均于11日晨逃往河南李福林(第五軍)驻地。张发奎请托一位商人谭礼庭出面,得以进入沙面英租界拍发无线电报,13日,张发奎调动外围部队回师广州敉平暴动[9]

暴动的領導人包括張太雷葉挺惲代英葉劍英楊殷周文雍聶榮臻等人。共产国际代表和和苏联驻广州领事馆官员直接参与了军事行动,公开开着领事馆的汽车,插着红旗穿过街市[10][11]

12月12日下午,於廣州豐寧路(人民路)西瓜園廣場上主持「廣州工農兵擁護蘇維埃政府大會」,廣州蘇維埃政府正式宣布成立,張太雷任代理主席(主席苏兆征,因病)及人民海陆军委员,並公佈另外9名蘇維埃政府要员名單[12]

巷战[编辑]

12日,張發奎調各地軍隊反攻,上午已进佔观音山(越秀山)。经过激战,红军一度夺回观音山,下午,张太雷和共产国际代表纽曼乘车赴观音山指挥,途中遭民团伏击,张太雷中弹身亡。

这时,张发奎部队陆续抵达广州,从四面攻入市内。于是在广州发生激烈的巷战。12月13日,张发奎部队夺回广州,中共軍隊撤離廣州,向东撤往海丰,纽曼也逃走,苏联驻广州副领事郝史(Abram Hasis)等5人则在被捕后游街并被枪毙。郝史在试图乘领事馆汽车前往苏维埃总部时被捕,随身携带手榴弹。苏联领事馆遭到搜查,领事鲍里斯·伯克瓦利斯基夫妇遭到逮捕,由于驻广州领事团的说服,领事夫妇才未被处死,在年底被驱逐出境[13]

叶剑英叶挺两人在战败后化装逃到香港[14]

后果[编辑]

武力镇压[编辑]

廣州暴動的過程中,先是暴動工人為報復四月清黨時鎮壓他們的人士,因而展開捕殺,並焚燒房屋造成死傷。暴動失敗後,國民政府廣州市政府又大肆搜捕暴動人員,許多工人受害。雙方死亡人數在兩萬人以上[15]。关于死亡人数,中共方面认为包括5700多名中国人、100多名朝鲜人和5名苏联人[16]

死亡的暴動人員埋葬在东郊,即今日广州市中心区中山三路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与其周围繁华喧嚣的商业气氛形成强烈的对比。

12月14日,国民政府指责苏联是广州起义的幕后黑手,宣布与苏联断交,并驱逐各地苏联侨民,关闭上海汉口长沙苏联领事馆。苏联则声称并不承认国民政府,各地领事馆仍对北京政府发生关系,国民政府无权如此(其实在张作霖搜查后,苏联代办已离开北京使馆)。至此,1923年至1927年间国民党的联俄政策彻底结束。

对广东和全国政治舞台的影响[编辑]

廣州暴動之后,张发奎、黄琪翔被认为负有责任,被迫将广州交给桂系,北上江西,归蒋介石节制;而汪精卫也受到压力,被迫出洋前往法国,暂时退出政治舞台。

对苏联政局的影响[编辑]

廣州暴動在时间上恰与苏共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吻合,斯大林就在這次大會上彻底击败托洛茨基。因此托洛茨基评论广州起义是“斯大林派多数在中国造成一个胜利的假象,以掩盖俄国反对派在肉体上的消灭”[17],“参加起义的广州工人英勇无比,作出了最大的牺牲,而领导层的冒险主义已不是什么‘错误’,而是不折不扣的犯罪”[18]

对中共的影响[编辑]

1928年6月,共产国际将大约100名中共代表秘密运送到莫斯科郊外的兹维尼果罗德镇,举行了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共产国际将廣州暴動的失败归咎于当时“小资产阶级”出身(被认为具有妥协性和狂热性)的中共领导人瞿秋白犯了左倾盲动的错误[19],瞿秋白被留在莫斯科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改由工人阶级出身的向忠发领导中共。

参考文献[编辑]

  1. ^ 民國人物小傳.傳記文學出版.劉紹唐主編.第二輯.12冊.221頁
  2. ^ 张发奎:广州暴动之回忆
  3. ^ 姚金果:小议联共(布)、共产国际与广州起义
  4. ^ 《中央通信》13期第1-6页,1927年11月30日
  5. ^ 姚金果:小议联共(布)、共产国际与广州起义
  6. ^ 郭廷以:《近代中国史纲》第十五章第三节
  7. ^ 曹干延:关于广州暴动的报告,常州张太雷纪念馆
  8. ^ 曹干延:关于广州暴动的报告,常州张太雷纪念馆
  9. ^ 张发奎:广州暴动之回忆
  10. ^ 《聂荣臻回忆录》,北京: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第82页
  11. ^ 黄平:《往事回忆》,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48页
  12. ^ 张发奎:广州暴动之回忆
  13. ^ J.卡尔文·休斯敦:《1927年12月11-13日中国广州农民、工人、士兵的叛乱》,致美国驻北京公使马慕瑞第669号快信,第36-38页,1927年12月30日,收藏于美国加州斯坦福胡佛研究所
  14. ^ 张发奎:广州暴动之回忆
  15. ^ 陳永發《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台北:聯經出版社,1998年)ISBN 957-80-1848-4
  16. ^ 姚金果:小议联共(布)、共产国际与广州起义
  17. ^ 托洛茨基:《中国革命问题集》
  18. ^ 托洛茨基《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19. ^ 《国际代表在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关于政治报告的结论》,1928年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