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弥撒 (贝多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贝多芬的著名肖像,其中作曲家手执《庄严弥撒》乐谱。约瑟·卡尔·斯蒂勒(Joseph Karl Stieler)绘。

D大调庄严弥撒》,作品123路德维希·范·贝多芬于1819年至1823年间创作的弥撒。该作品一般被认为是贝多芬最伟大的成就之一,与巴赫的《b小调弥撒》齐名;此二者都是古典音乐时期最显著的弥撒。但该作品知名度不如同时期贝多芬创作的《第九交响曲》和晚期钢琴奏鸣曲高。

背景[编辑]

该作品是贝多芬创作的第二部弥撒(第一部是名气较小的Op.86《C大调弥撒》)。在1824年4月7日在圣彼得堡首演,同年5月7日在维也纳进行了不完整的演出(仅包括第一、第三和第五部分)。[1]

配器[编辑]

木管乐器
2 长笛
2 双簧管
2 单簧管
2 巴松管
低音巴松管
铜管乐器
4 圆号
2 小号
3 长号
打击乐器
2 定音鼓
键盘乐器
管风琴
弦乐器
第一、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需要到低音C)
人聲
混声四部合唱团
4 独唱
女高音
女低音
男高音
男低音

结构[编辑]

该作品是符合常规的弥撒,有五个部分:

  1. 垂怜曲Kyrie):该部分是传统的ABA'结构,合唱部分有古风,由复调段落进入“基督垂怜”,并引出四位独唱来。
  2. 光荣颂Gloria):该部分对经文的各句进行了多彩的诠释。开头对节奏的运用十分多样化。一个大型的赋格段过了,音乐在起始动机重现后结束。
  3. 信经Credo):该部分十分非同寻常。以一个大和弦开始,这一和弦将在后面的模进中起到重要作用。这部分的歌词行进也相当快。从基督化为肉身到十字架一幕,情感张力增强,之后的复活一段则是清唱。结束处的赋格难度相当高,之后速度加倍,在令人激动的气氛中结束。
  4. 欢呼颂Sanctus):该部分开头的三呼圣哉比较符合常规,但随后的小提琴高音独奏十分引人注目。这一乐段象征着圣灵降临,也带出了整个弥撒曲中最舒缓动人的部分之一。
  5. 羔羊颂Agnus Dei):该部分以男声起头,并渐渐变为明亮的祈祷“赐我们和平”,并加入了田园风格。在复调的发展部之后,突然被军乐声打断,开头的祷告重现,并最终恢复回来,经过坚定的重申后结束。

全长约80至85分钟。

评价与解读[编辑]

该作品无论是对乐队还是歌唱者而言,都要求相当高的技巧。贝多芬频繁地使用节拍、力度和速度上的变化,营造了强烈的效果。比如开头的“垂怜(Kyrie)”的Ky和ri两个音节都由强或特强唱出,但最后的e立刻转为弱。第三部分《信经》中的赋格旋律线十分复杂,速度奇快,也需要乐手高超的驾驭能力。《圣哉经》中的小提琴独奏,以及其它部分的巴松管段落,也需要很娴熟的技巧。该作品不仅难度高,规模大,篇幅也很长,因而不常被业余乐手所演出。

长久以来,该作品被认为是贝多芬不大寻常的作品。贝多芬特有的发展手法被宏大的赋格段代替;他晚期对变奏曲式的热爱也没有得到体现。该作品中的音乐有更强的叙述性,很少有重复,尤其是在较长的第二、第三部分中。分析家阿多诺(Adorno)指出,贝多芬是刻意地回归 若斯坎·德普雷约翰内斯·奥克冈文艺复兴时期复调大师的传统。另一位评论家唐纳德·托维(en:Donald Francis Tovey)更强调了贝多芬与传统之间的联系:

就是巴赫亨德尔也很少有这样的空间和音效的感觉。贝多芬的前人,几无能如此贴近帕莱斯特里纳,发现其部分失传秘密者。《庄严弥撒》中的每一个和弦、对位、音程和不协和之处,都有着极其激动人心的独特色彩,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但毋庸置疑,这部作品是贝多芬绝无仅有的直接表达神和宗教主题的作品。有些评论家认为该作品对唱词的发音处理十分正统,并且对《信经》的部分语句进行了详略的处理,这是贝多芬在向保守的宗教信条方面靠拢;整个弥撒中心部分的不断强调,也是作曲家虔诚信仰的流露。但对于贝多芬的信仰问题,历来都有争议,因为他的作品中也有鲜明的异教泛神论思想。

参考文献[编辑]

  1. ^ Elliot Forbes (ed.), Thayer's Life of Beethoven, Princeton, 1970, vol. II, p. 908, p. 925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