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库拉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oogle地图: 北緯 12°11′00″, 西經 68°59′00″
庫拉索
Curaçao
Land Curaçao荷蘭文
Pais Kòrsou帕皮阿門托語
Flag of Curaçao.svg Curacao wapen.svg
库拉索國旗 库拉索國徽

國歌:《庫拉索之歌荷兰语Himno di Kòrsou
Himno di Kòrsou

Curacao in its region.svg
自然地理(實際管轄區)

面積

  • 國土面積:444平方公里

首都 維爾曼斯達(Willemstad)
時區 大西洋标准时间UTC−4
人民生活
人口

以下資訊是以2010年估計


官方語言 荷兰语帕皮阿门托语英语
道路通行方向 右駕

政治文化
國家結構形式 君主立憲

國家領袖


經濟實力

國內生產總值(國際匯率) 以下資訊是以2008年估計

  • 總計:28億3800萬美元(第177名)
  • 人均:36,200美元(第28名)

貨幣單位 荷属安的列斯盾(ANG)
其他資料
國家代碼 ANG
國際域名縮寫 .cw, .an
國際電話區號 +599 9

库拉索Curaçao,當地華人稱古拉索)是一座位于加勒比海南部,靠近委内瑞拉海岸的島嶼。该岛原为荷属安的列斯群岛的一部分,2010年10月10日後改制為荷蘭王國的自治國。库拉索首府是港口城市威廉市(Willemstad),過去也是荷属安的列斯的首府。庫拉索與鄰近的阿魯巴(Aruba)與波內赫(Bonaire)經常被合稱為「ABC群島」。

库拉索岛面积444平方千米,是荷属安的列斯中的最大岛屿。根据2001年荷属安的列斯人口普查显示,人口数为130,627,平均294人每平方千米。据估测,2006年时的人口数为173,400。

地理[编辑]

库拉索岛为半干旱草原气候,位于飓风侵袭带以外。库拉索岛的植被类型与典型的热带岛国的植被类型不同,却与美国西南部相似。各种仙人掌、多刺灌木以及常绿植物在这里十分常见。库拉索岛的最高点是处于该岛西北部克里斯菲尔野生动物保护公园中的克里斯菲尔堡,高度为海拔375米。这里有几条小路,人们可乘车、骑马或步行前去游览。库拉索岛有多处地点可供远足。这里还有火烈鸟常常休憩和觅食的盐水湖。距库拉索岛西南海岸15英里处坐落着一座无人小岛——“小库拉索岛”。

库拉索岛以其极适合通过水肺潜水来探索的水下珊瑚礁而闻名。其南部海滩就有许多不错的潜水区域。库拉索潜水的一项特色是,自海岸起的几百米内,海底急陡,因此无需小船就可接近到珊瑚礁。这种急陡的海底地形在当地被称作“蓝色边缘”。强烈的水流和海滩的缺少令库拉索岛多石的北部海岸难以供人们游泳及潜水。但有经验的潜水者有时还是从允许的位置下水潜游。南部海岸则十分不同,那里水流明显平静许多。库拉索岛的海岸线上点缀着许多小海湾,其中许多都适合泊船。

周边的一些珊瑚礁已经受到了游客的影响。波尔图·玛丽海滩正在试验使用人造珊瑚礁来改善珊瑚礁状况。数百块人造珊瑚礁现在已经成了众多热带鱼的家。

历史[编辑]

名叫“大·戴夫拉”的建筑,位于岛上的荷兰加勒比大学

库拉索岛上最早的居民是印第安阿拉瓦克族人。第一次访问该岛的欧洲人则是1499年由西班牙探险家阿隆索·德·奥赫达领导的探险队员们。西班牙人大肆杀害阿拉瓦克人。1634年,该岛被荷兰人占领。荷兰西印度公司在一个名叫“绍特盖特”(Schottegat)的小海湾堤岸上建立起了该岛首府威廉斯塔德。库拉索岛显然被殖民者忽视了,因为这个岛上缺少金子等殖民者感兴趣的东西。然而,首府的天然海港迅速成为了一处理想的贸易场所。商业航运成为了库拉索岛最重要的经济活动,库拉索岛也开始在历史上最复杂的国际贸易网络——大西洋奴隶贸易中扮演起关键的角色来。1662年,荷兰西印度公司将库拉索岛变成了一个奴隶贸易中心。荷兰商人从非洲买来奴隶,将他们带到一块被称为“阿西恩托”(asiento)的贸易区域。从那里,奴隶被出售并被运到南美和加勒比地区的众多目的地。数量惊人的奴隶们就是在这里进行交易的。

奴隶贸易使库拉索岛变得富裕,岛上建起了许多殖民者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直到今天还矗立在那里。

威廉斯塔德港口的荷兰和西班牙式建筑

库拉索岛上的建筑结合了荷兰和西班牙殖民地的建筑风格。在威廉斯塔德内外的一大批具有历史性的建筑使库拉索岛名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中。地屋(以前种植园的遗迹)和西非风格的“'kas di pal'i maishi”(以前奴隶们的住所)分布在全岛各地,其中的一些已被修复并对游人开放。

在18世纪和19世纪,英国人和法国人分别短暂地占领过库拉索岛,从而增加了岛上的口头语言。此外,库拉索人积极地参与了一些地区的政治事件,例如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的独立战争。1863年,荷兰人废除了奴隶制度。奴隶制度的末期经济困难,导致许多库拉索人移居到其他岛上,比如去古巴甘蔗种植园工作。

1914年,委内瑞拉马拉开波盆地梅内格兰德发现了石油,这彻底地改变了库拉索岛的命运。荷兰皇家壳牌集团以及荷兰政府在原奴隶市场的位置建造了一座庞大的石油精炼厂,并由此给当地居民带来了大量就业机会,并引来了一波周边国家移民此地的风潮。库拉索岛之所以能成为一个理想的炼油地点,是因为它远离南美的社会动乱,而又接近马拉开波盆地油田。它还拥有可供大型油轮停靠的天然良港。壳牌公司无疑再次使这里富裕起来。随着人流,大量的住房在这里建造了起来。然而,矛盾也开始出现在库拉索岛的社会上。库拉索岛社群中的不满和对抗情绪日渐高涨,最终达到顶点:1969年5月30日爆发了暴乱和抗议活动。内乱加剧的社会运动使当地的黑人在政治进程中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该岛也建立了以发展旅游业和低税率吸引企业资产的政策,以避免各种难办的情况发生。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壳牌公司以象征性的钱款向当地一个政府属下的财团售出了炼油厂。自此,当地讨论的焦点不仅集中于改变宪政状况,也集中在了寻找新的收入来源的问题上。该政府财团最近将炼油厂的股份出售给了委内瑞拉国有企业委内瑞拉石油公司。近几年来,库拉索岛正努力以其独特的历史和遗迹扩大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库拉索近年来经济衰退,移民至荷兰的人数量剧增,荷兰为阻止移民潮,连串行动导致双方关系恶化,目前库拉索从周边加勒比海诸岛、拉丁美洲国家和荷兰的移入者反而比移出者多。

威廉斯塔德

民族[编辑]

由于其历史原因,这个岛上的居民有着不同的民族背景。当代的库拉索似乎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典范。库拉索的居民有不同或混合的血统。他们中大多数是加勒比黑人,而这当中就包含了许多不同种族的人群。这里也有相当多的少数民族人口,像是荷兰人东亚人葡萄牙人累范特人。当然,近来也有许多邻国居民前往该岛,尤其是从多米尼加共和国海地、一些讲英语的加勒比海岛和哥伦比亚来的。近年来一些荷兰养老者的流入也有显著的增加,当地人称这种现象为“pensionados”。

政治[编辑]

库拉索岛于1954年1月1日以荷属安的列斯中一岛的身份获得了受限制的自治权。然而,岛上居民直到六十年代的社会动乱后才真正获得了充分参与政治进程的权力。2000年,该岛的政治地位又被重新搬到讨论桌上,讨论围绕其与荷属安的列斯的关系和与荷兰的关系展开。2005年4月8日,在该岛与圣马丁岛共同举行的公民投票中,居民们投票表示希望像阿鲁巴岛一样从荷属安的列斯中分离出来,否决完全独立的选项,直接成为荷兰的一部分;或维持现状。2006年,Emily de Jongh-El Hage——一名库拉索居民,当选为荷属安的列斯的新任领导人。

经济[编辑]

该岛的主要产业有炼油旅游业、海外银行业。海运和其他与威廉斯塔德港相关的商业活动也对当地经济作出重要的贡献。

语源[编辑]

库拉索的名称(Curaçao)起源至今仍在争论。一种解释是说该名起源于葡萄牙语“心脏”(coração)一词。另一种解释是说,库拉索是岛上当地人曾经称呼自己族群的名字。有人以早期的西班牙语用法作为理由支持这第二种说法,因为西班牙语曾用“Indios Curaçaos”(Indios为西班牙人称呼殖民地土著的用语)称呼当地居民。库拉索在帕皮阿门托语的写法为“Kòrsou”。由于一种深蓝色的利口酒名叫“蓝色库拉索”(藍橙酒),“库拉索”这个词(在现代葡萄牙语写作Coração)已经成为一个有时特别形容蓝色阴影的形容词。

语言[编辑]

库拉索岛是一个多种语言并存的社会。在岛上广泛使用的语言有帕皮阿门托语荷兰语西班牙语英语。荷兰语为官方语言,但讲帕皮阿门托语——这种结合了葡萄牙语、西班牙语、荷兰语、法语以及阿拉瓦克语的语言的人占据了本地居民的大多数。讲其他语言的本地人数量也相当可观。每个人讲其非母语时的流畅程度各有不同。由于西班牙语曾是该岛殖民统治时期的其中一个阶段里唯一的官方语言,讲西班牙语的人数比讲荷兰语的多。自20世纪九十年代起,英语和帕皮阿门托语也成为了官方语言。在20世纪初期为了方便壳牌公司主管人员的子女受教育,荷兰语曾是该岛教育系统的唯一授课语言。1914年之前,使用西班牙语和帕皮阿门托语教学的学校数量有所增加。在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帕皮阿门托语试验性地再次被引入学校课程,以这种语言进行的教学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动力。最近政坛正在争论是否应该将帕皮阿门托语作为当地唯一的教学语言。

宗教[编辑]

根据2001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来看,占到当地居民总数85%的人口信奉天主教。其他主要宗教有新教安息日会卫理宗。除了这些正式的基督教派别外,还有一些居民信奉在宗教习惯上类似于薩泰里阿教英语Lukumí伏都教的非洲宗教信仰。与拉丁美洲其余地区相同,东正教的势力在该岛正在增强。这里不仅有印度教徒,也有穆斯林。犹太教徒的规模虽然很小,但其在库拉索岛的历史上却有着重要的影响:1651年,库拉索岛上成立了美洲第一个犹太教会,美洲最早的犹太教堂也在这里被持续使用至1730年。

文学[编辑]

多种语言和文化的交融影响着库拉索,并产生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文学传统。这里的文学作品主要以荷兰语和帕皮阿门托语呈现出来。以魔幻现实主义为特色的叙事手法和比喻逐渐走向主流。来自库拉索岛的小说家和诗人对加勒比荷兰文学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其中著名的有柯拉·戴布洛Cola Debrot)、法蘭克·馬丁·亞雷恩Frank Martinus Arion)、Pierre Lauffer、Elis Juliana、波利·范李文Boeli van Leeuwen)、提普·馬魯格Tip Marugg)。

大学教育[编辑]

与荷属安的列斯其他地方相比,库拉索的教育水平在地区内算是较为不错的。主要的高等学院有:

食品[编辑]

当地的食物叫做Krioyo(西班牙语:Creole),当地人称他们的食物最好地结合了加勒比菜了和拉丁美洲菜的口味与技术。其中的一些食品例如:Stoba(一种用番木瓜牛肉羊肉等多种原料制成的炖肉)、Jambo(一种用秋葵和海鲜做的汤)、Kadushi仙人掌汤)、Sopi Mondongo(含有动物肠子的汤)、Funchi(一种玉米面食),还有鱼和其他的海鲜。这里产的橙子外皮曾用来试验造酒,即在这里发明了橙酒(酒與島嶼同名都稱為Curaçao,是利口酒的一種)。这里还有许多被称作“小吃店”的中国餐馆供应当地菜肴。荷兰菜主要在某些家庭中存在,而餐馆中却少见。这里的餐后甜点都很。在婚礼上人们经常可以吃到很多种Kos Dushi(字面意思是“甜的东西”):Kokada(椰子糖)、Ko'i Lechi(浓缩奶糖)以及Tentalaria(花生糖)。

名人[编辑]

庫拉索當地的傳統舞蹈,巴拉瓦亚舞

来自库拉索的名人包括:

旗帜[编辑]

库拉索旗帜

库拉索旗帜底色为蓝色,在下部有一条黄色条纹,左上方有两颗白色五角星[1]

参考文献[编辑]

  1. ^ Flag of Curaçao. Flags Of The World. [2013年8月9日] (英文). 
  2. ^ Habitantenan di Kòrsou, sinku siglo di pena i gloria: 1499-1999. Römer, NC, Gibbes, FE, Skriwanek, MA. - 1999 - Curaçao: Fundashon Curaçao 500.
  3. ^ Social movements, violence, and change: the May Movement in Curacao. WA Anderson, RR Dynes - 1975 - Columbus: Ohio State University Press.
  4. ^ Stemmen uit het Verleden. Buurt, G., Joubert, S. - 1994 - Curaçao: Curaçaose Courant.
  5. ^ Het Patroon van de Oude Curaçaose Samenleving. Hoetink, H. - 1987 - Amsterdam: Emmering.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