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封面
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的一页

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是16世纪初西班牙出版的一本合参本圣经。这本圣经内含大量的参考资料,为后来的圣经翻译提供了十分优良方便的参阅来源。

背景[编辑]

1455年左右,古騰堡出版了第一本用活字印刷術印製的聖經。聖經終於不只是少數的抄本了。由於大量印刷,費用比較便宜,不久聖經就成為世上最暢銷的書了。

古騰堡印製的,是聖經的拉丁語譯本。可是,歐洲的學者很快就發覺需要一本可靠的原語聖經,也就是聖經的希伯來語希臘語文本。天主教會只認可拉丁語的《武加大譯本》,但這有兩大問題:

  • 在16世紀,大部分人都不懂拉丁語;
  • 經過了一千年輾轉傳抄,《武加大譯本》累積了相當多的抄寫錯誤。

翻譯員和學者都需要參考聖經原文,也需要一本經過修正的拉丁語譯本。

樞機主教J. 德西斯內羅斯是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政治宗教顧問。1502年,德西斯內羅斯決定出版一本書去滿足翻譯員和學者的需求。這本翻譯工具書稱為《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德西斯內羅斯的目標是出版一部合參本(多種語言對照的聖經),羅列希伯來語、希臘語、拉丁語和部分亚兰語的最完善文本。當時印刷業才剛剛發展,因此新聖經也是印刷術的里程碑。

编撰工作[编辑]

為了從事這件艱巨的工作,德西斯內羅斯購買了許多希伯來語抄本,幸好當時西班牙有許多這類抄本。他也收集了各種各樣的希臘語抄本和拉丁語抄本。這些抄本就是《合參本》的底本。在西班牙埃納雷斯堡新成立的阿爾卡拉大學,德西斯內羅斯募集了一群學者,把實際的編纂工作交給他們。其中一位受邀請的學者,是鹿特丹人伊拉斯謨,不過這位著名的語言學家沒有應邀。

學者們用了十年編纂這本巨著,實際的印刷工作用了四年時間。當時西班牙的印刷工人沒有希伯來語、希臘語和亚兰語的字體,所以遇到了不少技術困難。於是,德西斯內羅斯雇用了一位出色的印刷技師A.G.布羅卡里奧鑄造這幾種語言的字體。1514年,工人終於開始印刷工作。1517年7月10日,德西斯內羅斯死前四個月,共六卷的《合參本》終於大功告成,足本的印刷量大約是六百套。[1] 諷刺的是,當時西班牙異端裁判所的勢力卻如日中天。

合参本的版面[编辑]

魯頓合參本聖經的一页

《合參本》每一頁都提供了豐富的資料。《希伯來語經卷》佔了四卷,每一頁的中欄是拉丁語《武加大譯本》,外欄是希伯來語文本,內欄是希臘語文本,並在行間把希臘語譯成拉丁語。頁邊列出了許多希伯來語詞彙詞根。此外,《摩西五經》每一頁的下半部都有昂克羅翻譯的《塔古姆譯本》(聖經頭五卷的亚兰語意譯本)和拉丁語譯文。

《合參本》的第五卷是《希臘語經卷》,每一頁分為兩欄,一欄是希臘語文本,一欄是拉丁語《武加大譯本》。兩欄的經文可以互相參照,兩種語言的詞語各有對應的小字母,讓讀者知道希臘語某個詞相等於拉丁語哪個詞。《合參本》的希臘語部分是第一本用印刷術製成的《希臘語經卷》全書(俗稱《新約》)。不久之後,伊拉斯謨編纂的版本就面世了。

編纂《合參本》的學者非常細心校對原文,所以第五卷只有50個印刷錯誤。由於這緣故,現代學者認為《合參本》的第五卷比伊拉斯謨的著名希臘語文本更勝一籌。典雅的希臘語字體跟古樸的安色爾字體抄本很相稱。R. 普羅克特著的《15世紀希臘語文獻印刷》説:“西班牙頭一次鑄造希臘語字體,已經是歷來最好的希臘語字體,這真是西班牙的光榮。”[2]

《合參本》的第六卷有許多研究聖經的工具:希伯來語和亚兰語詞典(附拉丁語索引);希臘語、希伯來語、亚兰語名字釋義;希伯來語語法闡釋。《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被譽為“印刷術和聖經學的里程碑”。

照德西斯內羅斯所説,當時“研究聖經的風氣委靡不振”,他希望這本參考書能“一洗頹風”,但他沒打算讓平民大衆擁有聖經。他認為,“上帝的話語必須小心隱藏起來,不讓一般人了解”。他也認為,“耶穌被釘死的時候,上帝只讓他兒子頭上的牌子寫上三種古代語言。 既然如此,聖經也應該只限於這三種語言”。所以,《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沒有任何西班牙語譯文。

拉丁語《武加大譯本》和聖經原文的差别[编辑]

由於《合參本》的本質,參與編纂工作的學者難免有不同意見。西班牙著名學者A. 德內夫里哈[3] 負責修訂《合參本》裏的拉丁語《武加大譯本》。

雖然天主教會只認可哲羅姆的《武加大譯本》,德內夫里哈卻看出需要用希伯來語、亚兰語和希臘語原文比較《武加大譯本》,並且希望改正當時《武加大譯本》中一些明顯的錯誤。

為了消除拉丁語《 武加大譯本》和聖經原文的差異,德內夫里哈促請德西斯內羅斯“再次燃亮本教兩大火炬——希伯來語和希臘語——並且獎賞那些致力於這件工作的人”。他還提出以下的建議:“每逢各種拉丁語《新約》抄本有差異,我們都應該對照希臘語抄本。每逢各種拉丁語《舊約》抄本有差異,或者《舊約》的拉丁語抄本跟希臘語抄本不同,都應該以可靠的希伯來語文獻為準。”

德西斯內羅斯回应,他在《合參本》的序言裏清楚表達了他的意見:“我們把真福哲羅姆的拉丁語譯文放在正中,兩旁則是猶太會堂所用的文本[希伯來語文本]和東正教會所用的文本[希臘語文本],正如兩個强盜掛在耶穌兩旁。耶穌就好比羅馬公教,也就是拉丁教會。”因此,德西斯內羅斯不准德內夫里哈按照聖經原文改正拉丁語《武加大譯本》。最後,德內夫里哈寧可放棄這件工作,也不願意讓人以為這個有問題的修訂本是由他負責的。

新聖經譯本的底本[编辑]

《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是《希臘語經卷》全書和《七十士譯本》的第一個印刷本,但它的價值不止於此。正如伊拉斯謨編纂的《新約》希臘語文本成為《希臘語經卷》的公認文本(許多種語言譯本的底本),《合參本》的希伯來語文本也成為《希伯來語及亚兰語經卷》的底本。威廉·廷德爾翻譯的英語譯本,所依據的《希伯來語經卷》文本,主要就是《合參本》。

《康普魯頓合參本聖經》的編者在學術上作出了重大貢獻,推動了聖經學的發展。這本參考書出版的時候,歐洲各地對聖經的興趣正越來越濃厚,令不少學者打算把聖經譯成平民百姓所説的語言。當時的許多發展,促使希臘語和希伯來語文本得到進一步的修正,而文本也保存得更好,《合參本》正好起了承先啟後的作用。

参考文献[编辑]

  1. ^ 600套的材料是紙張,6套的材料是羊皮紙。1984年發行了少量的複製本。
  2. ^ 参考 The Printing of Greek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R. Proctor
  3. ^ 德內夫里哈被視為西班牙的人文主義先驅。1492年,他出版了《卡斯提語語法》(Gramática castellana (Grammar of the Castilian Language))。三年後,他決定用餘生研究聖經。

参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