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廈門話 (Amoy)
IPA:[e˨-˨˩ mŋ˨˦-˨ ue˨]
POJ:Ē-mn̂g-ōe
使用国家和地区 廈門市區,狹義上並不包含同安地區
当地使用人数 約150萬(日期不详)
語系
漢藏語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nan

厦门话(廈門閩南語),為通行於福建省廈門市市區的一種閩語,屬於閩南語當中的閩台片,與台灣話有著高度的相似性。一般認為廈門話和台灣話為閩南語的代表音;东南亚的闽南语社群更把厦门话俗称为「phóo-thong-uē」(汉字:普通话),是东南亚华人的共同语。由于闽南地区是福建省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因此厦门话也被称为是福建话。这与粵語广州话被称为广东话的原因是相同的。

口語方面,雖與台灣話同為漳泉混合語,在音韻上也有著極高度的對應,但由於分化時間的早晚以及歷史背景的不同,仍有著細部的差異,特別是在詞彙方面較為明顯。但一般來說,閩南地區和台灣本島及澎湖乃至於整個東南亞的福建話(同為一個分片)皆是可以互通的。

形成[编辑]

作为闽南方言代表点方言的厦门话是由同安话发展而来的。研究同安话(是)探索厦门话形成的必由之路。[1]

厦门话的內部差異[编辑]

據《廈門方言志》記載,廈門本島、同安海滄集美灌口杏林的發音存在些許差異(注意,這裡所使用的地名為傳統廈門地名,與近年行政區劃調整後所使用的地名不同)。

例字 厦门岛内
湖里区+思明区
集美区 杏林 灌口 海沧区 同安区
【吹、过、被】之韵母 e e e ue ue ɤ
【猪、去、除】之韵母 i(北部u) u u u(西北部i) u(西部i) ɯ
【前、千、先】之韵母 ãi an an ãi
【饭、门、黄】之韵母 ŋ ŋ ŋ ŋ
【衫仔、篮仔】之韵母 ã ã ã ã ã ã ã ã ã ã ãi ã
【平、硬、星】之韵母 ĩ ĩ ĩ ɛ̃ ɛ̃ ĩ
【月、袜、缺】之韵母 ueˀ ueˀ ɤˀ

聲母[编辑]

廈門島中心城區老廈門人使用的廈門話中有十四個聲母。(以下用國際音標表示)

雙唇音 齒齦音 齦顎音 軟顎音 聲門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濁音 清音
鼻音 [m] [n] [ŋ]
塞音 不送氣 [p] [b] [t] [d] [k] [ɡ] [ʔ]
送氣 [pʰ] [tʰ] [kʰ]
塞擦音 不送氣 [ʦ] [ʣ] [ʨ] [ʥ]
送氣 [ʦʰ] [ʨʰ]
擦音 [s] [ɕ] [h]
邊音 [l]

其中[b][l][g]在鼻化韻前受其影響轉變為[m][n][ŋ]。一般中國大陸學者不將這三個音位變體列為獨立聲母,但臺灣學者多將其列為獨立聲母。

聲母的變化[编辑]

  • 閩南語中,廈門話的入母[ʣ]消失得最早最快,早已并入[l]。[ʣ]原本對應於普通話的r,但如今普通話中讀r的字,廈門話中多讀[l]。
  • [l]原本讀[d],是舌尖齒齦爆破濁音。這個音先經過弱化,近似,最後完全等同於[l]。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時,此音尚有爆破成分,如今,爆破成分已全然不存。
  • 老廈門話中,無論其後是否為齊齒音,[ʦ][ʦʰ][s]都是標準的舌尖齒齦音,不會變為[ʨ][ʨʰ][ɕ](即普通話的j,q,x)。但受普通話影響,1970年代開始,當[ʦ][ʦʰ][s]後接齊齒音時,發音開始向[ʨ][ʨʰ][ɕ]靠攏。
  • 由於受普通話的強力影響,在年輕人中,[g]音正趨於消失,成為零聲母(普通話的[g]音在幾百年前就已經消失為零聲母)。大多數年輕人并未注意到有這個聲母(例如,把廈門話中的“我[gua]”與普通話中的“哇[ua]”等同)。廈門學者都意識到這個問題,在閩南語教材中特別強調正確發[g]音的問題。
  • 現在多數年輕人仍能正確發[b]音,但受普通話影響,在認識上誤以為這個音是[m]。對於普通話為零聲母,廈門話為[b]的字(如“霧”),部分年輕人常常將[b]丟失。廈門學者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在閩南語教材中特別強調正確發[b]音的問題。

韻母[编辑]

廈門島中心城區老廈門人使用的廈門話中,有78個屬于非擬聲詞的常用韻母,加上擬聲詞約有86個左右的韻母(不同學者統計差別主要在擬聲詞上,有的學者將漳州、泉州等地外來詞彙中所使用的音也計入)。其中,有六個單口元音,五個單鼻元音,兩種介音,兩個成音節輔音作韻母,三種陽聲韻韻尾和四種入聲韻韻尾。

[a][ɔ][o][e][i][u][ai][au][iu][ia][io][iau][ui][ua][ue][uai]

[ã][ɔ̃][ẽ][ĩ][ãi][ãu][iũ][iã][iãu][uĩ][uẽ][uã][uãi](注意:[ũ]不會單獨出現,只出現在多元音中)

[am][im][iam][m][an][in][ian][un][uan][aŋ][ɔŋ][iŋ][iaŋ][iɔŋ][uaŋ][ŋ](注意:這里有兩個成音節輔音[m][ŋ]作韻母)

[ip][iap][ap][it][iat][at][ut][uat][ik][iak][ak][ɔk][iɔk]

[aˀ][ɔˀ][oˀ][eˀ][aiˀ][auˀ][iˀ][iaˀ][ioˀ][iuˀ][iauˀ][uˀ][uiˀ][uaˀ][ueˀ][uaiˀ][mˀ][ŋˀ]

[ẽˀ][ãˀ][ɔ̃ˀ][ãiˀ][ãuˀ][ĩˀ][iãˀ][iãuˀ][uẽˀ][uãiˀ](有的學者還記有[uĩˀ])

韻母的變化[编辑]

  • 原本,發[o]時嘴型偏圓,但市中心的人已完全讀為[ə],兩嘴角略張。
  • 個別年輕人將塞音韻尾[-t]弱化甚至脫落。以[-t]結尾的韻母有[it][ut][at][uat][iat]五個,其中,[it][ut]中的[-t]最容易被脫落。廈門學者在閩南語教材中也多次強調這個問題。

聲調[编辑]

中古漢語擁有平、上、去、入四個調类,而今全濁聲母歸陽派而分化陰陽。廈門話如同多數的閩南語一樣,擁有七個聲調。廈門話中當提及上聲時即指陰上。

有的學者(主要是大陸學者)依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的次序編號,編為1至8(如《閩南方言大詞典》)。由于廈門話中沒有陽上,因此有的學者編號時省去陽上,并將其後的陰去、陽去、陰入、陽入各提前一號,編為1至7(如《廈門方言志》)。這種編號順序與國語一致。

另一些學者(主要是臺灣學者)則按陰平、陰上、陰去、陰入、陽平、陽上、陽去、陽入的順序編號,編為1至8。(可以參考臺灣閩南語)這種編號順序與閩南語傳統的韻書所使用的順序相同。

由于本條目所述為廈門話,因此使用廈門學者的標調順序。

調類 閩南方言大詞典調號 臺罗、POJ調號 調值 發聲說明
陰平 1 1 44 半高平
陽平 2 5 24
陰上 3 2 53 高降
陽上 4(或不標) 6 已并入陽去
陰去 5(4) 3 21
陽去 6(5) 7 22 半低平
陰入 7(6) 4 32 中降促
陽入 8(7) 8 4 半高促

聲調的變化[编辑]

多數年輕人仍能正確發入聲字,但有個別人將入聲脫落,脫落後,其調值不變,但音程加長。廈門學者在閩南語教材中也多次強調這個問題。

二字连读变调[编辑]

厦门话里的二字连读变调是个非常普遍而且也非常有规律的现象。比方说“冷气”的“冷”单读的时候发成“leng51”,调值为51,而在连读“冷气”(leng24 khi21)的时候,调值则变成了24。再举个例子,“歹势”的“歹”单读的时候发成“phai51”,调值为51,而在连读“歹势”(phai24 se21)的时候,调值则变成了24。

  • 上字陰平陽平變同陽去。
  • 上字上聲變同陰平。
  • 上字陰去變同上聲。
  • 上字陽去變同陰去。
  • 上字陰入變同陽入。
  • 上字陽入變同陰去。

三字連續變調[编辑]

輕聲[编辑]

文白異讀[编辑]

閩南語的文白異讀(也叫文白歧讀)極其複雜,許多字皆擁有文、白兩種以上的讀音,適用於不同的用途。

數量[编辑]

语言学家罗常培曾于《厦门方言研究》中粗略统计《方言调查字表》所举 3,758 个汉字当中,有 1,529 个有歧读现象,比例约占 40.6% 强。歧读汉字中,绝大多数文读白读各一,在上述四成之中又约 90% 属之。其他學者的統計雖然在具體數字上有一些偏差,但基本上都認為閩南語的文白異讀是漢語中最複雜的。

來源[编辑]

閩南語的文讀較為接近《廣韻》的音系。

用法[编辑]

  • 大多數詞語一般只有一種讀音,或文讀或白讀。
  • 有些詞語的文白異讀具有區別語義的作用。如“加工”,念[ka kaŋ]表示“加工(義同普通話)”,念[ke kaŋ]表示“多此一舉”。“功课”文读是[kɔŋ kho₃],意思为学校的功课,白读是[khaŋ khe₃],意思为工作。
  • 有些詞語既可白讀又可文讀。如“黃河”,本應讀作文讀[hɔŋ₅ ho₅],但民間習慣念白讀[ŋ₅ ho₅]。

詞彙[编辑]

語法[编辑]

文字[编辑]

廈門話使用漢字書寫。但目前民間多用普通話書寫文章,甚少有人用廈門話書寫文章,且即使是廈門話書寫的文章,用字多不規範,有些人用普通話的發音來寫廈門話(如“我”寫作“哇”)。廈門學者已經努力開始推動正字法,出版詞典,希望能規範閩南語的漢字書寫。

中國的閩南語學者多使用國際音標標音,或使用195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人民政府通過的閩南方言拼音方案(即臺灣所稱之“普閩典”)標音。大陸出版的閩南語教科書多用閩南語拼音方案標音,有的略有修改。但絕大多數民眾未受過閩南語教育,并不知道有這個拼音方案。

廈門話最早的羅馬化系統白話字(POJ)是基督教教會在19世紀所設計,其他還有後來臺灣學者制訂的台灣閩南語羅馬字拼音方案(TLPA),臺語通用拼音(DT)等等,以上民眾多不知曉。

現狀[编辑]

目前,受到推廣普通話和打壓方言的影響,1980年代以後,廈門本地年輕人的廈門話水準大大下降,再加上外來人口的湧入,普通話逐漸排擠閩南語廈門話。廈門話目前已處於極危狀態。

臺灣人普遍使用的臺灣話與廈門話幾乎完全相通,出於對臺灣統戰宣傳需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支持廈門廣播電視集團開設了用廈門話播音的廈門衛視閩南之聲廣播。客觀上,起了搶救廈門話的作用。

另外,許多廈門學者也已認識到保廈門話的重要性,他們編纂了各種廈門話書籍,積極為廈門話進入教育領域奔走,并且有意推動廈門話正字法以規範民間書寫廈門話的漢字。由於這些廈門學者的努力爭取,廈門市政府已經計劃從2009年9月起,在廈門市一部分幼兒園小學中首先開設《閩南方言與文化》課程。2010年繼續擴大試點範圍,爭取2011年能在幼兒園小學初中全面展開。[2]

而在網絡上,近期也開始零星地出現一些自發書寫閩南語文章或微博的人群。

但是,閩南語廈門話的前途目前仍不容樂觀,這些努力是否有效還需時間檢驗。

參見[编辑]

註解[编辑]

  1. ^ 福建省情资料库《同安縣志-方言篇》,網址:http://www.fjsq.gov.cn/showtext.asp?ToBook=3161&index=2072&
  2. ^ [1]

參考文獻[编辑]

  • 厦门市地方志编委会,《廈門方言志》,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6年
  • 紀亞木,《閩南語實用教程》,鷺江大學出版社,2008年
  • 周長楫,《閩南方言大詞典》,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