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奴主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廢奴主義(Abolitionism),又稱廢除主義奴隸廢除論,是一場以廢除奴隸制度及其奴隸貿易而展开的政治運動,其運動開始於啟蒙時代,並在19世紀推至高峰,也在很多地方得到了大致上的成功。

源由[编辑]

奴隸制在人类社会中有很着悠久的歷史,世界各地包括古羅馬古希臘古埃及古巴比倫中國周代等都是施行奴隸制的。直至16世紀,歐洲殖民者走遍世界,並將西非黑人販賣到歐洲新世界去,形成了奴隸制度的高峰。18世紀晚期,歐洲開始出現新思潮,啟蒙運動帶給當時人們人權自由平等的觀念,他們漸漸覺得奴隸制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廢奴主義開始在各國萌芽。

英國廢奴主義[编辑]

國內奴隸制[编辑]

英格蘭的奴隸制早已於1102年定為犯法,最後一名農奴則在17世紀初消失。但18世紀開始,黑奴開始輸入倫敦愛丁堡英國人的僕役,但當時的黑奴並不是貿易而得,他們的法律地位一直都是含糊不清。直至1772年,一個名James Somerset的黑奴逃跑了,然後被他的主人Charles Steuart捉回,再把他送去牙買加甘蔗。由於Somerset在倫敦時已經受洗,他的神父便以「人身保護令」向法院提出訴訟。當時的英格蘭及威爾士高等法院王座法庭院長William Murray, Lord Mansfield於1772年6月22日宣判:「無論有那麼不便,但總要有個決定,我不能說這件案在英格蘭法律之下是准許或認可;所以黑人是應該被釋放。」這便即宣布了奴隸制不存在於英格蘭法律之下,那麼擁有奴隸即等同非法行為。這一判決令到英格蘭境內的一萬至一萬四千名奴隸得到解放,亦表明了其他管轄區實行的奴隸制不等於在英格蘭也同样实行。[1]

在「Somerset案」後,蘇格蘭的黑奴Joseph Knight也好像Somerset一樣逃跑了。這件案在1776年Wedderburn審訊,結果與前案一樣:奴隸制不存在於蘇格蘭法律之下。蘇格蘭最後的本土奴隸於 1799年在煤礦主底下獲得自由。

大英帝國奴隸制[编辑]

縱使英國國內已廢除奴隸制,但在大英帝國殖民地東印度群島美洲中依然存在。

1783年,反奴隸制運動在英國社會內開始。當Societ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Gospel in Foreign Parts (SPG)在倫敦戚普賽街聖瑪莉勒布教堂 舉行1783週年佈道會時,當時的切斯特主教,後來的倫敦主教Dr Beilby Porteus呼籲英格蘭聖公會停止參與販奴並改善教會在巴貝多農莊工作的奴隸生活環境。同年,貴格會成立了首個英國的廢奴組織。此後貴格會在英國的廢奴運動中一直擔任著重要的角色。1783年6月17日,議員Sir Cecil Wray將貴格會的請願交給政府。

1787年5月,為打擊英國商人的大西洋奴隶贸易 活動,「廢除奴隸販賣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Abolition of the Slave Trade)成立,格伦维尔·夏普(Granville Sharp)、Thomas Clarkson貴格會及其他福音改革運動中的克拉珀姆教派都是十二個成員的其中之一,雖然十八世紀的信念只停留在對於窮人給予正直、尊重的生活,但不需改善窮人的社會及經濟地位的信念裡,但包括威廉·威爾伯福斯在內的英格蘭教會的信徒仍為這些人努力服務,並對抗大英帝國的奴隸制度。[2]威廉·威爾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成為他們在議會的代表,Clarkson則負責研究及收集關於奴隸販賣的資料。威廉·威爾伯福斯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再為奴隸制在努力,雖然進展很慢但是隨著廢奴運動的發展,地區的組織紛紛成立,他們通過會面去進行運動,包括派發小冊子和請願。他們其中一件個別的計劃便是在逼使政府於1787年在獅子山的現時首都自由城建市,以供原來準備販賣往倫敦工作的奴隸生活。

廢奴主義者的運動不僅受到貴格會支持,其他宗教團體例如浸信會衛理會等,甚至工人、婦女、兒童、非政治團體都爭相支持。1796年John Gabriel Stedman出版了一本關於他在蘇利南鎮壓當地前奴隸五年的回憶錄,譴責奴隸的殘忍待遇。這本書更加上了很多由William BlakeFrancesco Bartolozzi描述的影像,成為了廢奴主義文學的重要一部份。

1807年奴隸販賣法案[编辑]

1807年3月25日,英國國會通過了廢除奴隸販賣法案(Slave Trade Act) ,將販奴在大英帝國境內定為非法,並實施向英國奴隸船徵收每一個奴隸£100的罰金。但這法案的阻嚇性不大,一些奴販仍然繼續貿易,在此時大英帝國的境內仍有七十五萬個奴隸遭受非人的待遇,[3] 當那些從事奴隸買賣的商人被英國皇家海軍發現時,他們總會將一些奴隸推下海以減少罰款。有見及此,1827年英國便宣佈參與販奴者將會秘密地被施以死刑

1833年廢奴法案[编辑]

1807年的法案雖然杜絕了販奴問題,但奴隸制依然存在。1820年代,廢奴運動又開始變得活躍。1827年,反奴隸制協會(Anti-Slavery Society)成立,當中有不少便是當年參與過反奴隸販賣的廢奴主義者。這次運動則以全面廢除奴隸制為目標。

1833年8月23日 ,廢奴法案(Slavery Abolition Act)定英國殖民地的奴隸制為不合法。1834年8月1日,大英帝國下的所有奴隸全部解放,但仍然要為前主人工作至1838年 作為適應期。加勒比的農莊主則獲償二千萬英镑。

廢奴後的運動[编辑]

由1839年開始,英國及其他地方的反奴隸制協會一起合作去廢奴,其中較具影響力便是在美國的廢奴運動上。這些協會亦向政府施壓,要求遏制一些非法販奴。現今亦一直有一些組織如 反奴隸制國際 等。

法國廢奴主義[编辑]

大西洋奴隶贸易法國西印度群島甘蔗種植業提供了豐富的人力資源。1689年,路易十四的《黑法》正式允許在法國所有殖民地販賣奴隸 。到了1789年法國大革命發生,法國殖民地海地亦乘機在1791年發動革命,宣布廢除奴隸制。法國本土的廢奴運動本土則是由Henri GrégoireJacques Pierre Brissot黑人之友協會(Société des Amis des Noirs)所領導,其工作為在城市內宣傳反奴隸制。1794年2月4日,第一共和正式宣布廢奴。法國殖民地法律的第一條便寫道:「奴隸制被廢除」,第二條則是「奴隸主會獲(金錢)賠償」。不久拿破崙執政,並重新設回奴隸制,1802年5月10日 colonel Delgrès呼籲發起暴動去抵抗拿破崙,然而結果暴動被鎮壓。直至1848年4月27日 第二共和才再一次廢除奴隸制。

俄國廢奴主義[编辑]

沙俄農奴制雖然嚴格來說不算是奴隸,但他們沒有選擇工作地點或不工作的自由。1861年3月3日,沙皇亞歷山大二世解放農奴,因此被稱為「解放者沙皇」。

1930年代,史太林開始实行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不准許農民不工作和離開他們的集體農莊,又沒收了私有財產,被一些人認為是農奴制的復辟。

美國廢奴主義[编辑]

美國的廢奴運動歷史明顯地比前述的國家較為激烈及複雜。它不僅為美國18世紀末至19世紀初的歷史主軸,而且更爆發了美國歷史上唯一一次的內戰——南北戰爭

美國從殖民時代開始已經實行奴隸制。1775年4月14日,第一個美國的廢奴主義協會Society for the Relief of Free Negroes Unlawfully Held in Bondage 由貴格會於費城成立。後因美國革命時英軍佔領費城而停止運作,在1784年重新運作,由班傑明·富蘭克林 出任第一任會長。[4] 而第一篇呼籲廢奴在《賓夕法尼亞雜誌》發表的文章《在美洲的非洲奴隸》則相傳為托馬斯·潘恩所寫。1776年,托马斯·杰斐逊為美國獨立起草了《美國獨立宣言》其中一個篇章涉及廢除奴隸制度,後來卻在刑事法庭上被重寫時移除。

在1804年以前每個北方州份都已廢除奴隸制,1808年全國禁止進口奴隸。而南方州份則繼續實行奴隸制,直至1865年,南北戰爭後才被廢除。

利比里亚殖民[编辑]

1821年美国殖民协会非洲利比里亚沿岸建立黑人“移民区”,主要定居者是获得自由的美国奴隶。利比里亚于1847年7月26日宣布独立(也曾经招募自愿移民海地的黑人)。

國際廢奴日[编辑]

各國廢奴的日子:

奴隸制度[编辑]

目前奴隸制在大部份的國家(區域)被禁止,但仍然在世界各地秘密地實行; 奴隸制一般認為有三種類型:薪水奴隸,合約奴隸,傳統奴隸。

  • 薪水奴隸在社會保障不完全地區最為普遍。由於那裡的弱勢者不能承受失業的風險,所以僱主能夠輕易以低薪僱用勞工,或要求勞工從事非法勞動(如自願無償加班等常見現象),而童工多數被認為是薪水奴隸。
  • 合約奴隸通常是一些窮人或文盲受騙而簽下了一些不平等合約而成為奴隸。
  • 傳統奴隸在全球黑市交易中依然十分活躍,與古時的的手法類似:奴隸大多數是婦孺,被誘拐賣到海外(或監禁)。男的通常會以勞工賣出,女的則會賣給當地男子為妻妾或成為妓女。這些誘拐行為通常發生在相對(於購買方)較落後、法治較不健全國家(區域),而賣去高收入、高消費國家(區域)。

現今廢奴主義[编辑]

現今的廢奴組織有反奴隸制國際(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解放奴隸等(Free the Slaves)。

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安理會宣佈了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四條便提出「任何人不容使為奴役;奴隸制度及奴隸販賣,不論出於何種方式,悉應予以禁止。」

自1997年 起,美國司法部便與Coalition of Immokalee Workers合作起訴六人在農業中使用奴隸,此案令超過1000個工作在佛羅里達州南部的番茄園的奴隸得到解放。不過這只是全球反農業及性服務奴隸制行動其中一個例子。

美國,一些要求廢除死刑及爭取移民權的人士亦被認為是繼承了廢奴運動的衣缽。

紀念[编辑]

現今世界各地皆有不同的方法去紀念廢奴運動。聯合國安理會亦將2004年定為International Year to Commemorate the Struggle against Slavery and its Abolition,以紀念第一個黑人獨立國家——海地的成立,同時亦舉辦了一些展覽、節目、研究計劃等。

著名反奴隸制人士[编辑]

註:並非所有人皆是廢奴主義者

參考文獻[编辑]

英國及世界[编辑]

  • Brown, Christopher Leslie. Moral Capital: Foundations of British Abolitionism (2006)
  • Davis, David Brion, The Problem of Slavery in the Age of Revolution, 1770-1823 (1999); The Problem of Slavery in Western Culture (1988)
  • Gould, Philip. Barbaric Traffic: Commerce and Antislavery in the Eighteenth-Century Atlantic World Harvard U. Press, 2003. 258 pp.
  • Thistlethwaite, Frank. Anglo-American Connection in the Early Nineteenth Century. 1971. ISBN 0-8462-1540-3.

美國[编辑]

  • Abzug, Robert H. Cosmos Crumbling: American Reform and the Religious Imagination. Oxford, 1994. ISBN 0-19-503752-9.
  • Bacon, Jacqueline. The Humblest May Stand Forth: Rhetoric, Empowerment, and Abolition U. of South Carolina Press, 2002. 352 pp.
  • Barnes, Gilbert H. The Anti-Slavery Impulse 1830-1844. reprint 1964. ISBN 0-7812-5307-1.
  • Blue, Frederick J. No Taint of Compromise: Crusaders in Antislavery Politics. Louisiana State U. Press 2005. 301 pp.
  • Bordewich, Fergus M. Bound for Canaan: The Underground Railroad and the War for the Soul of America. HarperCollins, 2005. 510 pp.
  • Davis, David Brion, Inhuman Bondage : The Rise and Fall of Slavery in the New World (2006)
  • Filler, Louis. The Crusade Against Slavery 1830-1860. 1960. ISBN 0-917256-29-8. survey of movement in U.S.
  • Griffin, Clifford S. Their Brothers' Keepers: Moral Stewardship in the United States 1800-1865. Rutgers UP, 1967. ISBN 0-313-24059-0.
  • Harrold, Stanley. The Abolitionists and the South, 1831-1861.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1995. ISBN 0-8131-0968-X.
  • Harrold, Stanley. The American Abolitionists. Longman, 2000. ISBN 0-582-35738-1, short survey
  • Harrold, Stanley. The Rise of Aggressive Abolitionism: Addresses to the Slaves. University Press of Kentucky, 2004. ISBN 0-8131-2290-2.
  • Huston, James L. "The Experiential Basis of the Northern Antislavery Impulse." Journal of Southern History 56:4 (November 1990): 609-640.
  • John R. McKivigan The War Against Proslavery Religion: Abolitionism and the Northern Churches, 1830-1865 (1984)
  • McPherson, James M. The Abolitionist Legacy: From Reconstruction to the NAACP Princeton U. Press 1975. 438 pp.
  • Newman, Richard S. The Transformation of American Abolitionism: Fighting Slavery in the Early Republic. U. of North Carolina Pr., 2002. 256 pp.
  • Osofsky, Gilbert. "Abolitionists, Irish Immigrants, and the Dilemmas of Romantic Nationalism"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1975 80(4): 889-912. Issn: 0002-8762
  • Perry, Lewis and Michael Fellman, eds. Antislavery Reconsidered: New Perspectives on the Abolitionists. Louisiana State Univ Press, 1979. ISBN 0-8071-0889-8.
  • Peterson, Merrill D. John Brown: The Legend Revisited U. Press of Virginia, 2002. 196 pp.
  • Pierson, Michael D. Free Hearts and Free Homes: Gender and American Antislavery Politics. U.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3. 250 pp.
  • Beth A. Salerno. Sister Societies: Women's Antislavery Organizations in Antebellum America 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0-87580-338-5.
  • Speicher, Anna M. The Religious World of Antislavery Women: Spirituality in the Lives of Five Abolitionist Lecturers. Syracuse Univ Press, 2000. ISBN 0-8156-2850-1.
  • Harrold, Stanley. The Rise of Aggressive Abolitionism: Addresses to the Slaves U. Press of Kentucky, 2004. 246 pp.
  • Stauffer, John. The Black Hearts of Men: Radical Abolitionists and the Transformation of Race. Harvard U. Press, 2002. 367 pp.
  • Vorenberg, Michael. Final Freedom: The Civil War, the Abolition of Slavery, and the Thirteenth Amendment. Cambridge U. Press, 2001. 305 pp.
  • Zilversmit, Arthur. The First Emancipation: The Abolition of Slavery in the North.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7. ISBN 0-226-98332-3.

註釋[编辑]

  1. ^ S.M.Wise, Though the Heavens May Fall, Pimlico (2005)
  2. ^ 黎東方,(西洋全史⑭自由屬意與保守主義),(台北市:燕京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1979),185。
  3. ^ 林訓民,〈世界歷史博覽-⑦十九世紀〉,(台北市:青林國際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01),34。
  4. ^ Newman, p. 18,2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