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島與長崎原子彈爆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廣島與長崎原子彈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Two photos of atomic bomb mushroom clouds, over two Japanese cities in 1945.
廣島(左邊)與長崎(右邊)原子彈爆炸後所產生的蕈狀雲
日期: 1945年8月6日至9日
地点: 日本廣島市長崎市
結果: 廣島與長崎遭到毀滅性打擊; 導致日本投降
參戰方
美國 美國
 英國
日本 大日本帝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威廉·斯特靈·帕森斯
保罗·蒂贝茨
畑俊六
兵力
曼哈頓計劃
509混合部隊
日本第2總軍
伤亡与损失
廣島:90,000–166,000人死亡[1]
長崎:60,000–80,000人死亡[1]

廣島與長崎原子彈爆炸發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軍在1945年8月分別在日本廣島市長崎市投下原子彈,這也是原子彈唯一一次在戰爭中使用。

盟軍空襲日本許多城市後,準備進行沒落行動對日本本土進攻。二戰歐洲戰場納粹德國於1945年5月8日投降後結束,但是太平洋戰爭仍在持續。美國中華民國英國在1945年7月26日發表《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無條件投降,但是日本政府並未作回應。美國於是計劃使用曼哈頓計劃中成功製造的核武器,並分別在8月6日及9日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小男孩原子彈胖子原子彈。廣島約有90,000-166,000人因核爆而死亡[2] ,長崎則有60,000–80,000人死亡。

長崎遭受核彈轟炸後六天,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向盟軍投降,並在1945年9月2日簽署《降伏文書》,象徵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影響所及,導致日本政府於1967年宣布非核三原則,表明不擁有、不生產、不引進核武器。雖然日本在福島的反应堆为生产钚元素可兼作核武的快中子堆及由美国借入足可做3000个核弹头的武器级核元素,但对外仍坚持此三项原则。

背景[编辑]

太平洋戰爭到了1945年仍在持續當中,美國盟軍遭受到慘重的傷亡。從1944年6月至1945年6月間,大量美军战死。其中1944年12月達到最高峰,當月伤亡人數達到88,000人,尤其是在突出部之役中。

美國盟軍在這期間參予了馬里亞納群島及帛琉戰事[3]菲律賓戰役[4]婆羅洲戰役[5]布干維爾島戰役艾塔佩-韋瓦克戰役則一直持續到1945年8月份為止[6]。盟軍在1945年4月展開沖繩島戰役,戰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中傷亡人數最多的戰役,一直到6月份才結束。在這段期間,盟軍與日軍的死亡比率從菲律賓戰役的1比5上升到沖繩島戰役的1比2[7]

準備進攻日本本土[编辑]

一張反日海報,描述1942年發生於菲律賓的巴丹死亡行軍

納粹德國在1945年5月8日投降之前,盟軍就已經計畫進行沒落行動,準備進攻日本本土。沒落行動包含兩個部份,分別是奧林匹克行動及小王冠行動,首先以奧林匹克行動攻佔南九州[8],確保空軍基地,隨後由九州為小王冠行動提供空中支援,預計於1945年10月展開。奧林匹克行動的目標是進攻日本列島的最南部地區—九州。小王冠行動的預定在1946年3月開始,美國陸軍第一軍將從房總半島登陸,第八軍的進攻地點則是相模灣平塚市。兩軍登陸後分別北上,最終在東京會師。盟軍將會調派歐洲軍隊來支援[9]

美國陸軍的海報,準備在德國投降後進攻日本本土。

日本地理上來看,日本列島幾乎沒什麼適合登陸的沙灘,所以作戰計劃的制定十分困難,僅有的可登陸地點位於九州南部和本州島關東平原南部,情況對日本軍隊明顯有利。日本軍隊提出決號作戰防禦計劃,全力防守九州[10],1945年3月並從駐紮在滿州關東軍調派4個師支援[11]。日本當時擁有45個師可以運用,大部分都以防衛海岸線為目的,無法隨移移動,但是其中有16個師則有高度的機動性。日本陸軍共有230萬名軍人、400萬名海軍與陸軍後備人員及2,800萬名國民義勇戰闘隊準備防衛日本本土。進攻日本本土作戰估計的死傷人數不盡相同,但是數目都相當巨大。大日本帝國海軍軍令部海軍中將大西瀧治郎預計日本死亡人數將會達到2,000萬人[12]

1945年6月15日,聯合戰爭委員會一份送至參謀長聯席會議的研究報告顯示奧林匹克行動將造成130,000至220,000名美軍傷亡,死亡人數介于25,000至46,000之間[13]美國陸軍參謀長喬治·馬歇爾五星上將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後來在文件上簽署,同意聯合戰爭委員會估計的傷亡人數[14]

政治家昆西·萊特(Quincy Wright)與物理學家威廉·肖克利估計盟軍進攻日本本土將造成170萬至400萬名美軍傷亡,死亡人數介於40萬至80萬之間。日軍的傷亡人數則為500萬至1,000萬人之間[15][16]。美軍經由日本人建立的軍事情報網精確得知日軍的情報[17]

後來喬治·馬歇爾開始考慮使用一種「可以明顯且確實降低美軍傷亡的」武器[18],所以盟軍從澳大利亞化學武器(包括光氣芥子毒氣催淚彈氯化氰等)搬運到呂宋,準備進行奧林匹克行動。五星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確定化學部隊已經經過使用這些武器的訓練[18]

空襲日本[编辑]

美軍B-29超級堡壘轟炸機飛越日本上空
美軍B-29超級堡壘轟炸機飛越大阪上空

自從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軍開始空襲日本,但是效果十分有限。B-29超級堡壘轟炸機在1944年開始服役,增加美軍空襲的實力。盟軍從1944年6月至1945年1月間實施馬特洪峰行動,目的以日本在中國東南亞的基地來進行戰略轟炸。馬特洪峰行動的效果並不顯著,主要受到機械問題、不良天氣及後勤補給困難所致[19]

1944年11月馬里亞納群島及帛琉戰事結束後[19],美軍在馬里亞納群島關島塞班島天寧島等地修築機場,所以B-29超級堡壘轟炸機可以從這裡的空軍基地空襲日本,造成日本平民大量死傷。1945年3月開始的東京大轟炸造成8至10萬人死亡,近41平方公里的地方被焚燬,摧毀267,000棟建築物。東京大轟炸是人類歷史上最具破壞性的非核武空襲,比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任何一次軍事行動造成的傷亡都還多。美軍飛機後來可以從航空母艦琉球群島上空襲日本,準備替後來的奧林匹克行動鋪路[20]

日軍無法阻止美軍空襲,民事防護也不夠充分。後來日軍從1945年4月起停止攔截美軍的轟炸機,準備保留實力來抵抗盟軍進攻日本本土[21]。到了1945年中,日軍為了保存燃料,只能偶爾倉促的干擾B-29超級堡壘轟炸機進行單機偵察行動[22]。日軍到了6月份已經儲備1,156,000桶航空汽油[23]。另准备使用在瀬户內海基地新开发的大功率电磁武器与核武轰擊美国海军。因此日本计划必须把战争推到1946年初。

研發原子彈[编辑]

三位一體核試於1945年7月16日完成

美國在英國合金管計劃(Tube Alloys)及加拿大喬克河國家實驗室(Chalk River Laboratories)的協助下[24][25]曼哈頓計劃美國陸軍工程兵團萊斯里‧格羅夫(Leslie Groves)少將的領導下展開,準備製造史上第一顆原子彈[26]。曼哈頓計劃當初是為了對抗1939年啟動的德國核能研究而展開,德國在1945年5月投降後,攻擊目標變更為日本[27]

曼哈頓計劃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主任羅伯特·奧本海默的指揮下,終於成功研發出兩種原子彈。其中一種採用鎗式設計,使用-235來引發核子連鎖反應,例如投擲在廣島的小男孩原子彈[28]。而另一種則內爆式鈈彈,使用雷管引爆中央的球形鈈,例如投擲在長崎的胖子原子彈[29]新墨西哥州索科羅於1945年7月16日完成的三位一體核試也是內爆式鈈彈[30]

準備[编辑]

組織[编辑]

509混合部隊

509混合部隊於1944年12月9日成立,1944年12月17日在猶他州溫多弗空軍基地(Wendover Air Force Base)正式運作,指揮官為保羅·蒂貝茨上校[31]。蒂貝茨上校組織和指揮轟炸大隊,發展核子武器準備使用在德國與日本上。因為該組飛行中隊由轟炸機及運輸機組成,所以該組織被稱為“混合”單位,而不是“轟炸”單位。

蒂貝茨上校也參與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羅沙拉摩斯實驗室的曼哈頓計劃,他選擇在溫多弗建立訓練基地,並非堪薩斯州大本德愛達荷州芒廷霍姆,主要因為它的位置相當偏僻[32]。1944年9月10日,一架B-29超級堡壘轟炸機從內布拉斯加州費爾蒙特空軍基地(Fairmont Army Air Base)的504轟炸小組抵達溫多弗的393轟炸中隊。當其部署在馬里亞納群島,在1944年11月上旬。該中隊被直接受到第二空軍管轄,直到509混合部隊成立為止[33]。320部隊運輸機中隊因為其工作為高度機密,所以成為509混合部隊的一部分。509混合部隊需要運輸工具來移動人員及物資,所以成立一個綽號「大黃蜂線」的特殊單位[33][34]

目標選擇[编辑]

美军在8月6日至9日间对广岛与长崎进行轰炸的路线,原本预计的轰炸目标为小仓

美國陸軍參謀長喬治·馬歇爾上將,要求阿拉莫斯提名具體的轟炸目標,並由他本人和美國戰爭部長亨利·刘易斯·史汀生來批准。阿拉莫斯於是在1945年4月成立一個目標選定委員會,由他本人主持,成員包括他的副手托馬斯·法雷爾(Thomas Farrell)準將、約翰·A·德里上校、威廉·P·費希爾、喬伊斯·C·貝爾斯登與美國空軍大衛·M·丹尼森和曼哈頓計劃科學家約翰·馮·諾伊曼羅伯特·威爾遜威廉·C·彭尼(William Penney)等人組成。目標選定委員會於4月27日集合,並在5月10日於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與科學家和技術人員討論。最後目標選定委員會在5月28日於華盛頓舉行,由保羅·蒂貝茨上校以及指揮官弗雷德里克·L·阿什沃思(Frederick Lincoln "Dick" Ashworth)、曼哈頓計劃的科學顧問理查德·C·托爾曼(Richard C. Tolman)進行簡報[35]

1945年5月10日-11日間,目標委員會提出4個目標[36]

  1. 京都市:AA級目標
  2. 廣島市:AA級目標
  3. 横濱市:A級目標
  4. 小倉市(今屬北九州市):A級目標

1945年5月28日舉行的第3次目標選定委員會將目標加入新潟市小倉是日本最大的軍火工廠之一、廣島是運輸港口和工業中心,也是主要軍事總部所在地、新潟是工業設備的,擁有鋼鐵工廠與煉油廠、京都則是一個重要工業中心。目標的選擇應符合以下標準:

  • 目標直徑超過3英里(4.8公里),是一個都會區的重要目標。
  • 爆炸會造成有效的傷害。
  • 目標直到1945年8月之前都未遭到空襲。「任何一個小型和嚴格的軍事目標應位於一個容易受到爆炸破壞的大區域,避免不必要的風險。 [37]

這些城市基本上在夜間轟炸中被略過,陸軍航空部隊同意避開這些目標,由此可以準確的評估武器效果。美國認為廣島為「一個重要的軍事油庫,也是廣大工業區的港口,是一個很好的目標。因為它的城市規模相當大,核武器可以造成廣泛的破壞。因為廣島附近與山丘相鄰,可能產生聚焦效應,這將大幅提高爆炸的破壞性。由於廣島附近有河流穿過,所以它不是一個良好的燃燒彈攻擊目標[37]」 。美國在投擲核武器前曾在日本35個城市(包括廣島及長崎)散發傳單警告平民空襲行動[38]美國之音英國廣播公司也有提出相關訊息[39]。横濱後來在5月29日遭到空襲,排除在原子彈轟炸目標外。

美國投擲原子彈的目標是說服日本按照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目標選定委員會指出「心理因素在選擇目標時一致受到重視,包括兩個方面:(1)對日本造成最大的心理影響(2)在國際上進行宣傳時,初次使用的武器必須造成壯觀的破壞。京都因為是重要的軍火工業及文化中心,比其他目標更有優勢去彰顯核武器的重要性。東京的皇居比任何其他的目標具有更大的名氣,但是戰略價值不大[37]」。京都在1945年6月14日排除在轟炸目標外,但是美軍仍然停止轟炸該地[36]

其他人曾誤解美國陸軍情報偵查部的日本專家埃德溫·賴肖爾阻止美軍轟炸京都[37]。賴肖爾在他的自傳中特別駁斥了這一種說法:

...唯一一個阻止美軍轟炸京都的人是當時的美國戰爭部長史汀生,他在幾十年前曾在此蜜月,所以了解並仰慕京都。[40]

7月25日,長崎被放在目標列表中,取代京都[41]

最後通牒-波茨坦宣言[编辑]

美國總統杜魯門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參加1945年7月舉行的波茨坦會議

7月26日,盟軍領導人發表波茨坦宣言,提出日本投降條款。波茨坦宣言被視為最後通牒,並表示日本如果不肯投降,盟軍將進攻日本本土,造成「日本軍隊不可避免且徹底的毀滅,日本本土一樣無法避免遭到徹底破壞」。原子彈在公報中沒有提及。日本報紙在7月28日報導該聲明已遭到日本政府拒絕。首相鈴木貫太郎這天下午於新聞發布會上宣布,波茨坦宣言是老調重彈,與開羅宣言沒有兩樣,政府將故意忽視它[42]。日本和外國報紙認為該聲明明確拒絕接受波茨坦宣言。裕仁天皇正等待蘇聯對日本進行不表態的答复,所以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改變政府的立場[43]

根據1943年的魁北克協議,美國與英國同意核武器不會未經雙方同意就對其他國家使用。1945年6月英國聯合參謀團元帥亨利·梅特蘭·威爾遜,第一代威爾遜男爵同意美國對日本使用核武器[44],並作為聯合政策委員會的正式記錄。美國總統杜魯門波茨坦請求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代表英國同意美國向日本投下了原子彈。威廉·佩尼和倫納·德柴抵達天寧島,但是卻發現柯蒂斯·李梅少將不讓他們陪同。他們只能發送了一份措辭強烈的信號給威爾遜[45]

廣島[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编辑]

艾諾拉·蓋伊號執行投擲小男孩原子彈的任務

廣島是日本重要的工業及軍事中心,有一些軍事設施就位於廣島附近,包含負責防禦日本南部的畑俊六第二陸軍總部[46]。他可以指揮的軍隊約有400,000人,大部分駐防在盟軍計劃登陸的九州[47]。同時第59軍的總部也位於廣島,剛成立的第224師大部分也在這裡。廣島的對空防禦系統包括以5個7-8厘米高射砲砲臺[48]

廣島是一個小型的日軍補給及物流基地,也是一個軍隊的通訊、存儲中心與集結區域。這是其中幾個美國故意不執行轟炸的城市之一,為了清楚的衡量原子彈造成的損害[49]

市中心有幾個鋼筋混凝土建築物及較鬆散的建築物,市中心以外則是擁擠的日本木造房屋。幾個較大的工廠位在靠近城市的郊區,屋頂由木材建造而成,許多木造房屋分布在工業建築周圍。所以廣島很容易受到火災破壞[50]

廣島的人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早期達到巔峰,人口超過381,000人。廣島的人口在原子彈轟炸前的穩定下降中,因為日本政府下令疏散城市人口。在原子彈轟炸的時候,廣島的人口約為340,000-350,000人[1]

投擲原子彈[编辑]

廣島是美軍在8月6日第一次原子彈轟炸任務的主要目標,替代目標則是小倉和長崎。393d轟炸中隊的B-29艾諾拉·蓋伊號從天寧島北田空軍基地起飛,飛行時間約6個小時。艾諾拉·蓋伊號與查爾斯·W·斯威尼少校指揮的科學觀測機大藝術家號及喬治·馬夸特上尉的攝影觀測機(當時是無名飛機,後來稱為必要之惡號)一同前往日本廣島[33]

特殊任務第13號,首要目標廣島,1945年8月6日[33][51]
飛機 駕駛員 代號 任務
同花順號 克勞德·伊特里
(Claude R. Eatherly)少校
酒窩85 天氣觀測(廣島)
嘉比III號 約翰·A·威爾遜
(John A. Wilson)少校
酒窩71 天氣觀測(小倉)
滿堂紅號 勒夫·R·泰勒少校 酒窩83 天氣觀測(長崎)
艾諾拉·蓋伊號 保羅·蒂貝茨上校 酒窩82 原子彈運送及投擲
大藝術家號 查爾斯·W·斯威尼少校 酒窩89 搭載觀測器材
必要之惡號 喬治·W·馬奎特上尉 酒窩91 搭載攝影器材
最高機密號 查爾斯·麥禮上尉 酒窩72 預備機

艾諾拉·蓋伊號離開天寧島後,與另外兩架飛機在硫磺島上空2,440米(8,010英尺)會合,前往日本。飛機抵達廣島上空時高度為9,855米(3,2333英尺),目標清晰可見。帕森斯指揮這次任務,他在飛行中固定好原子彈,盡量減少風險。他的助手托馬斯陸軍少校,在到達目標區域30分鐘前進入飛機彈艙,解除安全裝置[52]

大約在美軍投擲原子彈一個小時之前,日本的早期預警雷達偵測到一些美國飛機接近日本南部。許多城市發佈空襲警報,包括廣島。在接近早上8點的時候,廣島的雷達操作員決定解除空襲警報,認為未來接近廣島的飛機並不多,可能不會超過三架。為了節省燃料及飛機,日本已經決定不攔截小飛機編隊。廣島的防空砲臺仍在警備狀態,但是因為高射砲會造成地面上的傷亡與嚴重的間接傷害,所有戰爭中的交戰國高射砲砲手通常會避免射擊少量的飛機,特別是駐紮在人口眾多的市中心或附近。

上午8時9分,艾諾拉·蓋伊號的機組人員看到廣島市。上午8時10分,日本雷達捕捉到了B-29侵入廣島市上空的消息。幾分鐘後,廣島市軍管區司令部打算發出空襲警報,但是艾諾拉·蓋伊號已經飛到了廣島市上空,高度超過32,200英尺(9,000米)。

小男孩在廣島上空引爆,產生巨大的蕈狀雲

艾諾拉·蓋伊號在上午8時15分投下原子彈,目標是廣島中央太田川上的T字型大橋相生橋,當時飛機高度是31,600英尺(9,700米)。同時飛機立刻改回手動操縱,轉個155度角的彎。原子彈在進行43秒的平拋運動後爆炸,艾諾拉·蓋伊號在受到爆炸的衝擊波影響前已經移動了11.5英里(18.5公里)[53]

由於側風的緣故,原子彈偏離瞄準點相生橋約800英尺(240米),在島醫院上空600公尺處引爆[54]。它的爆炸當量為16 ,000噸TNT炸藥(67兆焦耳[55]。(U-235製成的武器效率很低,裂變材料只有1.7%[56])。總破壞半徑約1.6公里,11平方公里內發生火災[57]。美國人估計約有4.7平方英哩(12平方公里)的市區被摧毀。日本官員確定69%的建築物遭到摧毀,6-7%的建築物受損[58]

約30%的人口(70,000–80,000人)在原子彈爆炸及產生的暴風中喪生[59],另外有70,000人受傷[60]。廣島超過90%的醫生和93%的護士死亡或受傷,市區受到的傷害最大[61]

日方反應[编辑]

廣島遭到原子彈轟炸前的照片
廣島遭到原子彈轟炸後的照片

日本放送協會在東京的控制操作員注意到廣島站已經停止廣播,他試圖藉由另一條電話線來重新建立訊號,但是沒有成功[62] 。大約20分鐘後,東京鐵路電報中心發現電報已停止工作的地區只限於廣島北部。從城市16公里(9.9英里)內一些小型的鐵路站了傳來非官方且混亂的報告,顯示廣島發生一次可怕的爆炸。這些報告全部送至大日本帝國陸軍參謀總部

軍事基地多次試圖聯絡廣島的陸軍管制站,但是沒有任何回應,參謀總部的軍官感到疑惑,因為根據他們的了解,未發生大規模空襲,當時廣島也沒有储存如此巨大量的弹药。日本參謀總部的一個年輕軍官奉命立即飛往廣島,準備調查當地遭受的損害後返回東京,以便從當地的軍民得到可信的資訊。參謀總部的軍官普遍認為爆炸並不嚴重,只是一個謠言。

年輕軍官隨後前往廣島。在飛行大約三個小時後,當時距離廣島仍有將近160公里,他和的飛行員看到一個爆炸產生的巨大雲氣。廣島軍民的遺體正在焚燒。當飛機到達市區上空後,他們的心中充滿疑問。他們看到城市仍在燃燒,厚重的煙霧雲覆蓋整個地區。他們降落在城市的南部,該軍官向東京匯報後,立即開始組織救援行動。

1945年8月8日,美國報紙報導,東京廣播電台的廣播描述廣島的破壞。盟軍聽到日本電台廣播員說“幾乎所有活的東西,包括人類動物都被燒死”[63]

8月7日至9日[编辑]

美軍轟炸廣島後,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宣布使用新型武器的消息。他說“我們可以感謝普羅旺斯”,德國的原子彈計劃失敗,美國及其盟國“花費20億美元來進行史上最偉大的科學賭博並獲勝。” 杜魯門然後警告日本:

如果他們不接受我們的條款,他們可能會預料到空中降下毀滅性的暴雨,這種景象從未地球上見過。海上和地面部隊將跟隨在空襲後面,他們還沒有看過這樣的數量和能量,而他們已經清楚地明白我們的戰鬥能力[64]

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聲明,宣布轟炸廣島的消息

播放此文件時有問題?請參閱媒體幫助

日本政府仍然沒有對波茨坦宣言發出任何回應。裕仁天皇、政府和戰爭委員會當時正在考慮投降的四個條件:保存國體、總部負責解除武裝及遣散軍隊、不佔領日本本土、韓國台灣,授權日本政府來懲罰戰犯[65]

蘇聯外長维亚切斯拉夫·米哈伊洛维奇·莫洛托夫通知東京,表示蘇聯已單方面廢除4月5日簽訂的蘇日中立條約東京時間8月9日午夜,蘇聯步兵、裝甲兵、空軍部隊進行滿洲的戰略攻擊行動。四個小時後,東京得知蘇聯對日宣戰。日軍高層領導在獲得陸軍大臣阿南惟幾支持下開始準備實行戒嚴,阻止任何人企圖談和。

長崎[编辑]

我知道原子彈悲劇般的重要性...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可怕的責任...... 我們感謝上帝賜予原子彈給我們,而非我們的敵人。我們祈禱他會引導我們跟隨他信念及目的來使用它。

——美國總統杜魯門,1945年8月9日[66]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编辑]

博克斯卡號及其機組人員,他們在長崎投下胖子原子彈

長崎一直是日本南部最大的海港之一,因為擁有蓬勃的工業活動(包括兵器、船舶、軍事裝備和其他軍用物資製造),其重要性在戰爭時期很高。

長崎跟現代化的廣島很不一樣,幾乎所有的建築都是老式的日本建築,由木造建築與木造牆壁(或石膏)、屋瓦所組成。許多小型的工業與商業機構也在木造或其他不能承受爆炸的材料所構成的建築物中。長崎長久以來沒有任何明確的都市分區規劃,住宅與工廠毗鄰,整個山谷幾乎都佈滿工業設施。

在核武器的爆炸之前,長崎從未遭受到大規模空襲。然而一些常規高爆的炸彈在1945年8月1日被投入城市中。有些擊中西南邊的船廠和碼頭區,幾個命中軍事工廠與三菱鋼鐵廠;六枚炸彈落在長崎大學醫院,三枚直接命中建築物。這些炸彈造成的破壞相對較小,但是吸引當地產生相當大的注意,許多人(主要是學童)被疏散到安全的農村,所以城市的人口減少。長崎在8月初時擁有4個7厘米高射砲砲臺和探照燈防空砲臺[48]

長崎北方有一個英聯邦戰俘營,其中有些人當時正在煤坑中工作,直到他們回到地面才發現長崎遭到轟炸。

原子彈轟炸[编辑]

特殊任務第16號, 第二目標長崎, 1945年8月9日[67]
飛機 駕駛員 代號 任務
艾諾拉·蓋伊號 喬治·W·馬奎特
(George W. Marquardt)
酒窩82 天氣觀測(小倉)
喧龍號 查理·F·麥禮
(Charles F. McKnight)上尉
酒窩95 天氣觀測(長崎)
博克斯卡號 查理·W·斯維尼
(Charles W. Sweeney)
少校
酒窩77 原子彈運送及投擲
大藝術家號 弗雷德利·C·博柯
(Frederick C. Bock)上尉
酒窩89 搭載觀測器材
大刺針號 詹姆斯·I·霍普金斯
(James I. Hopkins)少校
酒窩90 搭載攝影器材
滿堂紅號 勒夫·R·泰勒
(Ralph R. Taylor)中校
酒窩83 預備機

保羅·蒂貝茨上校負責指揮第二次的核攻擊作戰計劃,首要目標是小倉市。後來為了避開8月10日開始,為期5天的惡劣天氣干擾,任務提前2天開始[68]。當時第3枚原子彈已經運送至天寧島。B-29博克斯卡號(Bockscar)於8月9日早上裝載胖子原子彈起飛,駕駛為查理·W·斯維尼少校。空襲長崎的戰術與廣島市原子彈爆炸時所採用的戰術相同,博克斯卡號與另外兩架B-29轟炸機(大刺針號與大藝術家號)空襲城市的上空[69]

首先到達小倉市的艾諾拉·蓋伊號等待有薄霧的小倉市放晴,而到達長崎市的喧龍號發現薄霧變濃。根據報告,雲霧覆蓋了兩城約20%的上空。機隊經過硫磺島的上空,於上午7時45分到達屋久島上空的會合地點,斯維尼少校雖然成功與測量機體B-29大藝術家號會合,但是攝影用機體B-29大刺針號因為錯誤地升上至12,000公尺的高空,偏離了隊伍,無法會合。40分鐘之後,斯維尼少校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與其餘的機體編隊繼續作戰[70]

509混合部隊在執行原子彈轟炸任務時投下了傳單,催促日本趕快投降

他們在上午9時40分開始由大分縣姬島進行高空轟炸,然候在9時44分到達炸彈空投目標:小倉陸軍軍營上空。但是高空轟炸人員迦米特·毗漢(Kermit Beahan)陸軍上尉無從循目視確認目標位置。後來他們試圖利用較短的路徑再次尋找機會,他們最後耗用了45分鐘,失敗了三次。

在他們轟炸小倉市三度失敗之後,機體燃料所剩無幾,而且當時小倉市的天氣每況愈下,日軍的高射砲正在對準他們進行激烈的對空攻擊,他們也發現到日軍緊急派出十架零式戰機應戰。於是他們在上午10時30分將目標轉向次要目標:長崎市,並離開了小倉市的上空[70]

長崎在7時50分曾發布空襲警報,但是隨後於8點30分解除。日軍在10點53分觀測到兩架B-29轟炸機,但是研判為偵察行動,所以沒有進一步提出警告。

大藝術家號機組人員在11時過後將3組帶有降落傘的觀測設備投下,裡面包含一封未署名的信件,準備交給一位東京大學物理學家嵯峨根遼吉,慫恿他向大眾公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危險性。這個訊息後來被軍方發現,但是直到一個月後才交給他[71]。其中一位作者路易斯·阿爾瓦雷茨在1949年與嵯峨根遼吉會面,並簽署該文件[72]

長崎遭到原子彈轟炸前後的照片

博克斯卡號接近長崎市上空的時候,發現80%到90%的積雲覆蓋了1,800公尺至2,400公尺的高空。[73]


高空轟炸人員迦米特·毗漢陸軍上尉在11時1分時得以窺探長崎市的街道,胖子原子彈隨後被投下。原子彈沿著拋物線落下,在大約1分鐘之後(即上午11時02分),在距離長崎市內城區中心以北三公里的別墅網球場(松山町171區)上空503公尺處爆炸。長崎的中心區域由於與爆炸中心相距約三公里,而且有金毘羅山等山脈遮蔽,因此除了不受遮蔽的灣岸地區以外,受損較輕微[74]。爆炸產生的高溫估計為3,900°C(7,050°F),引起每小時1,005公里(624英里)的。爆炸當量相當於21,000噸的TNT炸藥(88兆焦耳)[75]

估計有40,000到75,000人立即死亡[76][77][78] ,到了1945年底,總死亡人數可能已經達到80,000人。至少有8個戰俘在轟炸中死亡,可能有高達13個戰俘已經死亡,其中包括英聯邦公民[79]和7個荷蘭戰俘[80] 。一個美國戰俘Joe Kieyoomia當時正在長崎,但倖免於難,據說受到牢房的混凝土牆所保護[81]。原子彈徹底毀滅半徑約1英里(1.6公里)內的地區,火災從城市北部蔓延至2英里(3.2公里)外的南部[82][83]。三菱浦上軍械廠在爆炸中被摧毀[84],它製造的九一式魚雷曾用來偷襲珍珠港。小倉也有長崎鐘及和平紀念碑[85]

後續的原子彈轟炸計畫[编辑]

格羅夫斯預計在8月19日使用第三顆原子彈,9月及10月則分別使用三個[86]。在8月10日發給馬歇爾的備忘錄中,他寫道:「未來的原子彈...應該準備送到8月17日或18日後第一個天氣合適的地點」。馬歇爾在同一天贊同備忘錄的意見:「總統沒有下達明確的命令前,這件事不通知日本。[86]

陸軍部已經開始討論關於沒落行動展開是否應節約炸彈生產的問題。「現在的問題(8月13日)是如果日本不投降,持續每次投擲一個炸彈,運送出去或是保存它們,然後在一個合理的短時間內全部丟出去。不是在一天之內,而是在短時間內。還要考慮到我們以後的目標。換句話說,我們不應該集中目標在打倒工業、心理或士氣,應該使用在進攻日本本土最有利的事情上?戰術使用應最優先。[86]

兩個胖子原子彈已經待命,第三個惡魔核心計劃於8月12日離開嘉德蘭空軍基地前往天寧島,蒂貝茨奉柯蒂斯·李梅少將的命令返回猶他州來接收[87]。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的羅伯特·巴切爾在打包惡魔核心時,從格羅夫斯收到暫停裝運的訊息[88]

相關紀錄[编辑]

丹尼爾·麥戈文(Daniel A. McGovern)中尉與哈里·三村所拍攝的影像,顯示1946年3月至4月間的廣島
丹尼爾·麥戈文(Daniel A. McGovern)中尉所拍攝的影像,顯示1946年3月至4月間的廣島
美国制作的反应原子弹轰炸后果的纪录片

根據位於華盛頓的英國大使館,美國人將日本人視為“無名的眾多害蟲”[89]諷刺畫都將日本人描繪為比不上人類的生物,就像猴子一樣[89]。1944年一次民意調查詢問美國人應該如何對待日本人,結果發現13%的美國民眾贊成“殺死”所有的日本人:包含男子,婦女和兒童[90][91]

原子彈爆炸的消息在美國獲得熱烈的迴響,《財富》雜誌在1945年底進行的調查顯示美國人希望更多的原子彈可以投擲在日本本土[92]。向大眾公開的轟炸影像(主要是蘑菇雲)最初產生積極的迴響,爆炸以及倖存者或屍體的照片則受到審核。美國戰略轟炸調查團的成員丹尼爾·麥戈文(Daniel A. McGovern)中尉曾使用攝影機來記錄爆炸結果。他完成三個小時的紀錄片《原子彈爆炸對廣島與長崎的影響》,內容包括醫院中受傷的人、被燒毀的建築和汽車及地上的骨頭。它在美國新聞界廣泛流傳,然後悄悄地被壓抑下來,所以從未公開播放過。它在未來的22年中被列為“最高機密”[93]。美國在這段時間,電影、雜誌和報紙一個共同編輯的方式為去除死亡的影像[94][95]。截至2009年為止,丹尼爾·麥戈文中尉所拍攝的畫面共有90,000英尺(27,000米)沒有完全播放。

原子彈爆炸的圖片在美國佔領日本期間受到限制[96],雖然一些日本雜誌曾在盟軍佔領部隊控制前發布過照片。盟軍強制審查“任何可能直接或間接擾亂公共安寧”的事物,人類受傷的照片被視為發炎所致。一個可能的原因是,描繪燒傷的受害者和葬禮會像解放納粹集中營所拍攝的圖像廣為流傳[97]

日本電影公司在1945年9月開始送攝影師至長崎和廣島。美國憲兵在1945年10月24日制止一位攝影師繼續在長崎拍攝。美國當局沒收該電影公司全部的影片。從1968年至1970年間,一些黑白影像首次在日本和美國觀眾前播放[98]

戰爭犯罪[编辑]

原子彈核武器屬於大規模毀滅性無差別屠殺武器(原子彈使第二次世界大戰得以提前結束,中止日本繼續侵略世界各國及避免更多人們傷亡,但也給人類造成了巨大的傷害,給地球生態環境造成了極嚴重的破壞),愛恩斯坦在研發的推动中被認為有戰爭犯罪的責任(1932年愛因斯坦因納粹迫害,被迫離開德國到美國定居。1939年德國原子分裂實驗取得成功。很多在歐洲工作的猶太裔科學家也陸續逃往美國,他們提醒美國當局,但當時軍界領導人對這個新事物不太理解,把他們看作怪人。科學家們心急如焚,為了增加說服力,推舉愛因斯坦作為代表,勸說美國總統羅斯福。羅斯福半信半疑第一筆撥款只有6000美元。1941年5月日本陸軍大臣東條英機批准空軍科技署的「製造鈾彈報告」。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發生,美國加速研製原子彈。1942年6月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邱吉爾決定聯合研製原子彈。逃亡到英國的一些法國科學家也加入原子彈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夕,美國在日本廣島和長崎兩個城市上空投擲原子彈,愛因斯坦對此表示強烈不滿)。日本天皇及日本軍閥有不可推却的责任(自稱大日本帝國對他國發動侵略戰爭致使他國及國內善良百姓受害)。德國納粹及日本軍閥均為精英主義,需避免再有政府及人民犯自視過高而驕傲的同樣錯誤,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大多國家民主化,人類應集合智慧和平相處。自從人類發明核技術,不少國家擁有核武器及核電廠,戰爭可能不再只是士兵流血而是衝擊整個地球(空氣,地面,海洋,地殼及所有生物),需要十分留意,否則人類等於自尋滅亡。

注釋[编辑]

  1. ^ 1.0 1.1 1.2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1. Radiation Effects Research Foundation. [18 Sept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19 September 2007). 
  2. ^ Chapter II: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United State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Originally by U.S. G.P.O.; stored on ibiblio.org. 1946 [2007-09-18]. 
  3. ^ Williams 1960, pp. 211, 274.
  4. ^ Williams 1960, p. 307.
  5. ^ Williams 1960, p. 527.
  6. ^ Long 1963, pp. 48–49.
  7. ^ Giangreco 2009, pp. 2–3, 49–51.
  8. ^ Giangreco 2009, pp. 125–130.
  9. ^ Giangreco 2009, pp. 169–171.
  10. ^ Giangreco 2009, pp. 45–48.
  11. ^ Giangreco 2009, p. 21.
  12. ^ Giangreco 2009, pp. 121–124.
  13. ^ The Final Months of the War With Japan. Part III (note 24).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14. ^ Carroll, James. House of War: The Pentagon and the Disastrous Rise of American Power.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0748: . ISBN 0-618-87201-9. 
  15. ^ Giangreco 2009, pp. 98–99.
  16. ^ Frank 1999, p. 340.
  17. ^ Drea 1992, pp. 202–225.
  18. ^ 18.0 18.1 Giangreco 2009, p. 112.
  19. ^ 19.0 19.1 Sandler 2001, pp. 24–26.
  20. ^ Kerr 1991, p. 207.
  21. ^ Zaloga & Noon 2010, p. 54.
  22. ^ Zaloga & Noon 2010, pp. 58–59.
  23. ^ Giangreco 2009, pp. 79–80.
  24. ^ Roosevelt, Frankin D; Churchill, Winston. Quebec Agreement. atomicarchive.com. August 19, 1943. 
  25. ^ Edwards, Gordon. Canada's Role in the Atomic Bomb Programs of the United States, Britain, France and India. Canadian Coalition for Nuclear Responsibility. [4 Dec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December 2007). 
  26. ^ Jones 1985, p. 89.
  27. ^ Jones 1985, pp. 509–510.
  28. ^ Jones 1985, p. 522.
  29. ^ Jones 1985, pp. 534–536.
  30. ^ Jones 1985, pp. 511–516.
  31. ^ Factsheets: 509th Operational Group. Air Force Historical Studies Office. [25 December 2011]. 
  32. ^ Hiroshima 60 Years Later. Review Journal 6 August 2005. [26 July 2006]. 
  33. ^ 33.0 33.1 33.2 33.3 509th Timeline: Inception to Hiroshima.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34. ^ Silverplate: the Aircraft of the Manhattan Project. Cybermodeler.com. [29 July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3 June 2006). 
  35. ^ Jones 1985, pp. 528–529.
  36. ^ 36.0 36.1 吉田守男「日本の古都はなぜ空襲を免れたか」朝日文庫、2002年8月。ISBN 4-02-261353-X
  37. ^ 37.0 37.1 37.2 37.3 Atomic Bomb: Decision—Target Committee, 10–11 May 1945. [6 August 2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8 August 2005). 
  38. ^ The Information War in the Pacific, 1945. 
  39. ^ 黒木雄司『原爆投下は予告されていた!』光人社、1992年7月、ISBN 978-4-7698-0619-6
  40. ^ Reischauer 1986, p. 101.
  41. ^ Jones 1985, p. 530.
  42. ^ Frank 1999,第233, 234页
  43. ^ Bix 1996, p. 290.
  44. ^ Gowing 1964,第372页.
  45. ^ Thomas & Morgan-Witts 1977, pp. 326, 356, 370.
  46. ^ Giangreco 2009, pp. 64–65, 163.
  47. ^ Goldstein,Dillon & Wenger 1995, p. 41.
  48. ^ 48.0 48.1 Zaloga & Noon 2010, p. 59.
  49. ^ Thomas & Morgan-Witts 1977, pp. 222–225.
  50. ^ Thomas & Morgan-Witts 1977, p. 38.
  51. ^ Timeline #2 - the 509th; The Hiroshima Mission.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4 May 2007]. 
  52. ^ Timeline #2- the 509th; The Hiroshima Mission.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53. ^ The Atomic Bombing of Hiroshima, Aug 6, 1945. www.cfo.doe.gov. [25 June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4 June 2010). 
  54. ^ Enola Gay, ISBN 0-671-81499-0, page 309
  55. ^ http://nuclearweaponarchive.org/Nwfaq/Nfaq8.html#nfaq8.1.3
  56. ^ The Bomb-"Little Boy".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57. ^ RADIATION DOSE RECONSTRUCTION U.S. OCCUPATION FORCES IN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APAN, 1945–1946 (DNA 5512F) (PDF). [9 June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4 June 2006). 
  58. ^ 2. Hiroshima. U.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9. [15 March 2009]. 
  59. ^ 2. Hiroshima. U. 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6. [15 March 2009]. 
  60. ^ Effort and Result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U. 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37. [15 March 2009]. 
  61. ^ 2. Hiroshima. U. S. Strategic Bombing Survey: The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une 19, 1946. President's Secretary's File, Truman Papers.. Harry S. Truman Library & Museum. 7. [15 March 2009]. 
  62. ^ Knebel & Bailey 1960,第175–201页
  63. ^ Fulton Sun Retrospective. [8 July 2007]. [失效連結]
  64. ^ Statement by the President Announcing the Use of the A-Bomb at Hiroshima. Harry S. Truman Library and Museum. 6 August 1945 [5 February 2012]. 
  65. ^ Bix 1996,第512页
  66. ^ Radio Report to the American People on the Potsdam Conference by President Harry S. Truman, Delivered from the White House at 10 p.m, August 9, 1945
  67. ^ Campbell, The Silverplate Bombers, 32.
  68. ^ Sherwin & 2003, pp. 233–23.
  69. ^ Campbell 2005, p. 114.
  70. ^ 70.0 70.1 Timeline #3- the 509th; The Nagasaki Mission.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71. ^ Hoddeson等 1993,第295页
  72. ^ Stories from Riken (PDF). [30 April 2007]. 
  73. ^ Spitzer Personal Diary Page 25 (CGP-ASPI-025). The Atomic Heritage Foundation. [5 May 2007]. 
  74. ^ Wainstock 1996,第92页
  75. ^ The Atomic Bomb. Pbs.org. [4 November 2010]. 
  76. ^ Sodei 1998,第ix页
  77. ^ Rezelman, David; F.G. Gosling and Terrence R. Fehner. The atomic bombing of Nagasaki. The Manhattan Project: An Interactive History.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2000 [18 Sept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30 August 2007).  [失效連結]
  78. ^ Nagasaki's Mayor Slams U.S. for Nuke Arsenal. Fox News. Associated Press. 9 August 2005 [18 September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1 November 2007). 
  79. ^ Nagasaki memorial adds British POW as A-bomb victim. The Japan Times. 9 August 1945 [9 January 2009]. 
  80. ^ Two Dutch POWs join Nagasaki bomb victim list. The Japan Times. 9 August 1945 [9 January 2009]. 
  81. ^ "How Effective Was Navajo Code? One Former Captive Knows", News from Indian Country, August 1997.
  82. ^ Radiation Dose Reconstruction; U.S. Occupation Forces in Hiroshima and Nagasaki, Japan, 1945–1946 (DNA 5512F) (PDF). [9 June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4 June 2006). 
  83. ^ Nagasaki marks tragic anniversary. People's Daily. 10 August 2005 [14 April 2007]. 
  84. ^ Cook, Haruko & Theadore. Japan at War: An Oral History. New York: The New Press. 1992. ISBN 0-7322-5605-4. 
  85. ^ 小倉にある平和記念碑と長崎の鐘. Blog.goo.ne.jp. 3 October 2008 [4 November 2010]. 
  86. ^ 86.0 86.1 86.2 The Atomic Bomb and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A Collection of Primary Sources.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 Electronic Briefing Book No. 162.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13 August 1945. 
  87. ^ Terkel, Studs. Paul Tibbets Interview. Aviation Publishing Group. 1 November 2007 [2 January 2012]. 
  88. ^ Nichols 1987,第215–216页.
  89. ^ 89.0 89.1 Gordon Martel, "The World War Two reader" p.231
  90. ^ Bagby 1999,第135]页
  91. ^ Feraru 1950,第101页
  92. ^ Walter L. Hixson, "The American Experience in World War II: The atomic bomb in history and memory, p.239"
  93. ^ Moore 1995,第73页
  94. ^ Hein & Selden 1997,第25–26页
  95. ^ Dower, John W. Cultures of War: Pearl Harbor / Hiroshima / 9-11 / Iraq. W. W. Norton. 2010214: . ISBN 0393061507. 
  96. ^ Steve Edwards, Photograph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p.38
  97. ^ Marianna Torgovnick, "The war complex: World War II in our time", p.15
  98. ^ Greg Mitchell. The Great Hiroshima Cover-Up. Huffington Post. 7 August 2009 [26 April 2011]. 

參考資料[编辑]

  • Allen, Louis. The Nuclear Raids Article. (编) Hart, Basil Liddell. History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Purnell. 1969: 2566–2576. 
  • Bagby, Wesley Marvin. America's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Since World War 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19-512389-1. OCLC 38574200. 
  • Bix, Herbert. Japan's Delayed Surrender: A Reinterpretation. (编) Hogan, Michael J. Hiroshima in History and Mem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521-56682-7. 
  • Campbell, Richard H. The Silverplate Bombers: A History and Registry of the Enola Gay and Other B-29s Configured to Carry Atomic Bombs.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McFarland & Company. 2005. ISBN 0-7864-2139-8. OCLC 58554961. 
  • Christman, Albert B. Target Hiroshima: Deak Parsons and the Creation of the Atomic Bomb.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8. ISBN 1-55750-120-3. OCLC 38257982. 
  • Cook, Haruko; Cook, Theadore. Japan at War: An Oral History. New York: The New Press. 1992. ISBN 0-7322-5605-4. 
  • Craven, Wesley; Cate, James (编). The Pacific: Matterhorn to Nagasaki. The Army Air Forces in World War II. Chicago: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3. OCLC 256469807. 
  • Dower, John W. Cultures of War: Pearl Harbor / Hiroshima / 9-11 / Iraq. W. W. Norton. 2010. ISBN 0-393-06150-7. 
  • Drea, Edward J. MacArthur's ULTRA: Codebreaking and the War Against Japan, 1942–1945. Lawrence, Kansas: University Press of Kansas. 1992. ISBN 0-7006-0504-5. OCLC 23651196. 
  • Feraru, Arthur N. Public Opinion Polls on Japan. Far Eastern Survey (Institute of Pacific Relations). 17 May 1950, 19 (10): 101–103. doi:10.1525/as.1950.19.10.01p0599l. JSTOR 3023943. 
  • Frank, Richard B. Downfall: The End of the Imperial Japanese Empire.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99. ISBN 0-679-41424-X. 
  • Giangreco, D. M. Hell to Pay: Operation Downfall and the Invasion of Japan 1945–1947. Annapolis, Maryland: Naval Institute Press. 2009. ISBN 978-1-59114-316-1. OCLC 643381863. 
  • Goldstein, Donald; Dillon, Katherine V; Wenger, J Michael. Rain of Ruin: a photographic history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Washington, D.C.: Brassey's. 1995. ISBN 1-57488-033-0. OCLC 31969557. 
  • Gowing, Margaret. Britain and Atomic Energy, 1935–1945. London: Macmillan Publishing. 1964. OCLC 3195209. 
  • Gruhl, Werner. Imperial Japan's World War II, 1931–1945. New Brunswick: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7 [3 January 2012]. ISBN 978-0-7658-0352-8. OCLC 76871604. 
  • Hein, Laura; Selden, Mark (编). Living with the Bomb: American and Japanese Cultural Conflicts in the Nuclear Age. M. E. Sharpe. 1997. ISBN 978-1-56324-967-9. 
  • Hoddeson, Lillian; Henriksen, Paul W.; Meade, Roger A.; Westfall, Catherine L. Critical Assembly: A Technical History of Los Alamos During the Oppenheimer Years, 1943–1945.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ISBN 0-521-44132-3. OCLC 26764320. 
  • Jones, Vincent. Manhattan: The Army and the Atomic Bomb.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Army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1985. OCLC 10913875. 
  • Kerr, E. Bartlett. Flames Over Tokyo: the US Army Air Forces' Incendiary Campaign against Japan 1944–1945. New York: Donald I. Fine Inc. 1991. ISBN 1-55611-301-3. 
  • Knebel, Fletcher; Bailey, Charles W. No High Ground. Harper and Row. 1960. ISBN 0-313-24221-6. 
  • Krauss, Robert; Krauss, Amelia. The 509th Remembered: A History of the 509th Composite Group as Told by the Veterans Themselves. Buchanan, Michigan: 509th Press. 2005. ISBN 0-923568-66-2. OCLC 59148135. 
  • Long, Gavin. The Final Campaigns (PDF). Australia in the War of 1939–1945. Canberra: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1963 [31 October 2011]. 
  • Moore, Mike. Troublesome Imagery. Bulletin of Atomic Scientists (Educational Foundation for Nuclear Science). 1995.July/August, 54 (4): 73–74. 
  • Nichols, Kenneth D. The Road to Trinity. New York: William Morrow and Company. 1987. ISBN 0-688-06910-X. 
  • Reischauer, Edwin O. My Life Between Japan And America. New York: Harper & Row. 1986. ISBN 0-06-039054-9. OCLC 13114344. 
  • Sodei, Rinjiro. Were We the Enemy? American Survivors of Hiroshima. Westview Press. 1998. ISBN 0-8133-2960-4. 
  • Sandler, Stanley. World War II in the Pacific: an Encyclopedia. Taylor & Francis. 2001 [3 January 2012]. ISBN 0-8153-1883-9. OCLC 44769066. 
  • Sherwin, Martin J. A World Destroyed: Hiroshima and its Legacies.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ISBN 0-8047-3957-9. OCLC 52714712. 
  • Sweeney, Charles. War's End: An Eyewitness Account of America's Last Atomic Mission. Quill Publishing. 1999. ISBN 0-380-78874-8. 
  • Thomas, Gordon; Morgan-Witts, Max. Ruin from the Air. London: Hamilton. 1977. ISBN 0-241-89726-2. OCLC 252041787. 
  • Wainstock, Dennis D. The Decision to Drop the Atomic Bomb. Praeger. 1996. ISBN 0-275-95475-7. OCLC 33243854. 
  • Walker, J. Samuel. Recent Literature on Truman's Atomic Bomb Decision: A Search for Middle Ground. Diplomatic History. 2005.April, 29 (2): 311–334 [30 January 2008]. doi:10.1111/j.1467-7709.2005.00476.x. 
  • Williams, M. H. Chronology, 1941–1945.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the Chief of Military History, Department of the Army. 1960. OCLC 1358166. 
  • Zaloga, Steven J.; Noon, Steve. Defense of Japan 1945. Fortress. Oxford: Osprey Publishing. 2010. ISBN 1-84603-687-9. OCLC 503042143. 

延伸資料[编辑]

There is an extensive body of literature concerning the bombings, the decision to use the bombs, and the surrender of Japan. The following sources provide a sampling of prominent works on this subject matter.

  • Allen, Thomas; Polmar, Norman. Code-Name Downfall.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5. ISBN 0-684-80406-9. 
  • The Committee for the Compilation of Materials on Damage Caused by the Atomic Bombs in Hiroshima and Nagasaki. Hiroshima and Nagasaki: The Physical, Medical, and Social Effects of the Atomic Bombings. Basic Books. 1981. ISBN 0-465-02985-X. 
  • Gosling, Francis George. The Manhattan Project : Making the Atomic Bomb. Washington, D.C.: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Energy, History Division. 1994. OCLC 637052193. 
  • Groves, Leslie. Now it Can be Told: The Story of the Manhattan Project. New York: Harper & Row. 1962. ISBN 0-306-70738-1. OCLC 537684. 
  • Hamai, Shinzo. A-Bomb Mayor: Warnings and Hope from Hiroshima. 2010. 
  • Hogan, Michael J. Hiroshima in History and Mem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ISBN 0-521-56206-6. 
  • Merton, Thomas. Original Child Bomb: Points for meditation to be scratched on the walls of a cave. New Directions. 1962. ISBN B0007EVXX2 A look at the universal ramifications of this event. 
  • Murakami, Chikayasu. Hiroshima no shiroi sora (The white sky in Hiroshima). Bungeisha. 2007. ISBN 4-286-03708-8. 
  • Ogura, Toyofumi. Letters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A Firsthand Account of the Bombing of Hiroshima. Kodansha International Ltd. 1948. ISBN 4-7700-2776-1. 
  • Pellegrino, Charles. The Last Train from Hiroshima: The Survivors Look Back. Henry Holt and Co. 2010. ISBN 978-0-8050-8796-3. 
  • Rhodes, Richard. Enola Gay: The Bombing of Hiroshima. Konecky & Konecky. 1977. ISBN 1-56852-597-4.  |author=|last=只需其一 (帮助)
  • Sekimori, Gaynor. Hibakusha: Survivors of Hiroshima and Nagasaki. Kosei Publishing Company. 1986. ISBN 4-333-01204-X. 
  • Warren, Stafford L. Manhattan Project. (编) Ahnfeldt, Arnold Lorentz. Radiology in World War II. Washington, D.C.: Office of the Surgeon General, Department of the Army. 1966. OCLC 630225. 

外部連結[编辑]

資料庫[编辑]

紀念資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