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十三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廣州十三行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780年油画描绘广州十三行外贸易特区的丹麦、西班牙、美国、 瑞典、英国、荷兰夷館。

广州十三行,又称廣東十三行十三洋行、是清朝广州设立的对外贸易特区内的十三家牙行商人

  1. 伍秉鉴怡和行商名浩官,
  2. 卢继光广利行,商名茂官,
  3. 潘绍光同孚行,商名正官,
  4. 谢有仁东兴行,商名鳌官,
  5. 梁亟禧天宝行,商名经官,
  6. 严启昌兴泰行,商名孙青,
  7. 潘文涛中和行,商名明官,
  8. 马佐良顺泰行,商名秀官,
  9. 潘文海仁和行,商名海官,
  10. 吴天垣同顺行,商名爽官,
  11. 易元昌学泰行,商名昆官,
  12. 罗福泰东昌行,商名林官,
  13. 容有光安昌行,商名达官[1]

后来,这地区称为“十三行街”,“洋货行”、“洋行”成为外贸商行的通称。十三行街現為十三行路。

康熙五十七年兩廣總督楊琳關於十三行的奏折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批准外商在粤海关广州)、闽海关(厦门福州)、浙海关(宁波)、江海关(松江)四个口岸经商,当时,国内外运到广东海口的商货很多,行商却很少。1686年洋商獲准在广州市珠江口的一个街区居住和经商。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朝下令鎖國僅保留廣州一地作為對外通商港口,不得在中国其他地方经商。广州的洋行集中在离珠江约三百尺的十三行街。在广州立洋行的包括花旗国(美国)、红毛国(英国)、双鹰国(奧地利帝國)、单鹰国(普魯士)、黄旗国(丹麦)、法兰西瑞典葡萄牙等国商人[2]。十三洋行区除洋商、十三行外,还有官办的商行。

歷史[编辑]

歐洲洋行,1805-06
十三行,1850
十三行
十三行地圖,1856

“十三行”之名是沿襲明代的舊稱[3],“万历以后,广东有所谓‘三十六行’者出,代市舶提举盘验纳税,是为‘十三行’之权舆”[4],當時的商行時有增減,康熙年間只有“行口數家”,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行商发展到十六家,在广东官府支持下,成立了垄断性的“公行”。乾隆十六年(1751年)則有洋行26家[5],所以廣東十三行只是形容最興盛的十三家。十三行以同文行、廣利行、怡和行、義成行最為著名,其貿易對象包括外洋、本港和海南三部分內容,經營出海貿易的稱為海南行。乾隆二十五年“廣州公行”正式成立,到三十六年即被解散。其間又出現一批豪商巨富,如盧觀恆潘振承潘有度伍秉鑒葉上林等人,最著名的是廣東南海縣富商伍秉鑒經營的怡和行,伍秉鑒家族則坐擁2600萬銀元(50億人民幣),是當年的世界十大首富之一。矗立於珠江岸邊的伍家豪宅,與《紅樓夢》的大觀園媲美。廣州十三行成為有清一代與兩淮鹽商山西晉商三強並立的行商集團。

十三行早期的贸易对象,有荷兰英国丹麦西班牙西欧国家。外商洋行受严格限制,例如:外商与中国官府交涉,必须由十三行作中介,外商不得在广东省住冬,番妇不得来广州,外商不得坐轿,外商不得学汉文等。因官办的商行,诸多舞弊,而十三行价格统一,货不搀假,不欺诈,有良好商业信用,外商要中国商人代办手续,多通过十三行[6]。美國商人亨特《廣州番鬼錄》中說:“由於與被指定同我們做生意的中國人交易的便利,以及他們眾所周知的誠實,都使我們形成一種對人身和財產的絕對安全感。”十三行垄断了对外贸易,富甲一方。屈大均有诗云:“洋船爭出是官商,十字門開向二洋。五絲八絲廣緞好,銀錢堆滿十三行”[7]

十三洋行建筑,多为三层楼结构,底层作货仓,二三层作漂亮公寓。十三洋行建筑华丽,宛如西洋画[8]。十三洋行建築中,最有名的是“碧堂”,(清)李斗著 《扬州画舫录》记述:“盖西洋人好碧,广州十三行有碧堂,其制皆联房广厦,蔽日透月为工”[9]扬州四桥烟雨中的澄碧堂就是仿效广州十三行碧堂建筑形式而建造的[10]

十三洋行区不但是外商在华的经商基地,还是基督宗教传教士到中国传教的进驻地。苏格兰传教士马礼逊曾驻广州,任洋行英国东印度公司职员。

衰落[编辑]

1822年廣州十三行街大火,有四千萬兩白銀化為烏有,史稱“洋銀熔入水溝,長至一二里”。

許多行商在清廷的壓榨下紛紛破產,1773年至1832年廣東商行總共向吏部捐輸3,950,000兩[11]。在鴉片戰爭後,道光二十三年伍秉鑒曾獨自承擔《南京條約》中外債300萬銀元中的100萬。隨著《南京條約》簽訂後的五口通商,道光二十三年七月初一(1843年7月27日)允許英國商人在各口岸任意與華商交易,廣東喪失了在外貿方面的優勢,廣東十三行的輝煌時代也隨之結束。

咸豐六年(1856年)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英军炮轰广州城。12月15日,城内市民愤怒燒燬十三行街,建物徹底化為灰燼,史稱“西關大火”「火燒十三行」。

十三行所在的十三行路如今是服装批发一条街,主要經營女裝成衣批發(新中國大廈、美衣城、紅遍天等),亦有經營男裝成衣批發。以十三行路为中心的故衣街、十三行豆栏上街、和平东路、槳欄路服装商场(市场)环绕成的物流商业圈,已经成为广州历史最长的服装批发集散地。因人員複雜,該處環境較為髒亂。

評價[编辑]

十三行商是拥有垄断中外贸易特权的商业组织,也是清政府与外商之间的媒介,兼有外交职责。清朝统治者授予行商以外贸特权,但也從他们身上取得更多的財富,每年两广总督广东巡抚粤海关监督进献各种珠宝珍玩,如鐘錶花瓶珐琅器皿雕牙器皿日规等,“俱令洋行采办物件,赔垫价值”,最後都是由十三行付現,“积习相沿,商人遂形苦累”[12]。也有不少用在軍費之上,例如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清廷为镇压台湾林爽文起义,令行商捐输三十万两。

嘉庆末年,伍秉鑑包庇外商走私鸦片,中國的白银从流入变为流出。道光二年(1822年)监察御史黄中模在奏疏中指出:“闻迩来洋商与外夷勾通,贩卖鸦片烟,海关利其重税,遂为隐忍不发,以致鸦片烟流传甚广,耗财伤生,莫此为甚。”[13]

注釋[编辑]

  1. ^ 阎宗临 《中西交通史》 38页。ISBN 978-7-5633-6510-4
  2. ^ 阎宗临 《中西交通史》 37页。ISBN 978-7-5633-6510-4
  3. ^ 《粤海关志》卷25《行商》记述:“设关之初,番舶入市者,仅二十余柁,至则劳以牛酒,令牙行主之,沿明之习,命曰十三行。”
  4. ^ 梁嘉彬:《广东十三行考》,第24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5. ^ 阮元:《廣東通志·經政略》
  6. ^ 同上 37页
  7. ^ 屈大均 《廣東新語·广州竹枝词》
  8. ^ 沈复浮生六记》:“十三洋行在幽兰门之西,结构与洋画同”
  9. ^ (清)李斗著《扬州画舫录·四桥烟雨》卷十二 汪北平、涂雨公点校,中华书局,《清代史料笔记》,ISBN 7-101-01705-3
  10. ^ (清)李斗著 《扬州画舫录·澄碧堂》:“是堂效其制故名碧澄。”
  11. ^ 何炳棣:《讀史閱世六十年》
  12. ^ 《粤海关志》卷25《行商》
  13. ^ 《清季外交史料》道光朝一

參考書目[编辑]

  • 梁嘉彬:《廣東十三行考》
  • 彭澤益:《清代廣東洋行制度的起源》
  • 李國榮:《廣州十三行 帝國商行》,九州出版社,ISBN:7-80195-523-4
  • 松本忠雄:《广东之行商及夷馆》
  • 武藤长藏:《广东十三行图说》
  • 根岸吉:《广东十三洋行》
  • 田萃一郎:着有《广东外国贸易独占制度》及《十三行》
  • Henri Cordier:《广东之行商》(Les Marchands Henistes de Canton)

坐标23°6′49.69″N 113°14′53.62″E / 23.1138028°N 113.2482278°E / 23.1138028; 113.2482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