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平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广西平话
使用国家和地区 中国广西壯族自治區
区域 广西中南部地區
語系
汉藏语系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廣西平话中国广西广东湖南云南部分地區的若干類方言的笼统称谓。分南部平话(桂南平话)和北部平话(桂北平话)两大类。桂南平话内部比较一致,具有粤语的典型特征,传统上归入粤语。桂北平话与桂南平话迥异,且桂北平话內部各方言之间差差異也很大,不是一种单一的方言。桂北平话具有某些湘语特征。

通过深入研究,学术界近年[何时?]来倾向于将桂北平话当做一个独立的土语群。1987年出版的《中国语言地图集》曾经在未进行深入调研的情况下试图把差异巨大的桂南、桂北两类平话合并当做一个整体并将之划作一个不属于粤语的汉语方言[1]

语音特徵[编辑]

区别于白话[编辑]

梗二历史上二等介音前化为i(ɯa->ea->ia->iɛ->ɛ-或ɯa->ea->ɛɐ->ɛ->e->i-),其本质是在二等介音体系崩溃前,宕摄的元音不高化致使梗二以介音前化的方式维持梗二与宕一的区别。

白话(当地粤语)受到赣系方言(如:客家、台山等)的影响,宕一较早高化(a->ɑ->ɔ-),使得梗二介音直接脱落补位(ɯa->a-),但其他二等韵则可能发生介音前化。

桂南平话[编辑]

这里指的桂南平话只包括南宁周围及左右江流域的平话,不包括宾阳客话(白底平表)。

  1. 保留入声(塞音韵尾)
  2. 分尖团
  3. 通摄主元音低化,合口宕摄主元音高化(南宁西北地区有不低化的地区,通摄与合口宕一合流)
  4. 中古汉语中咸、山、梗、效摄的三、四等韵的主元音作细音,齐、痕等韵作洪音(同白话)
  5. 寒、唐、豪、咍韵的主元音作[a],咍泰、豪肴、唐江、寒山删合流(白话的咍、豪、唐、喉牙寒韵高化)
  6. 全浊(浊塞音、浊塞擦音)清化,不分平仄,一律不送气(除五塘平话,平上不送气,去入送气)
  7. 阳入分全浊入和次浊入
  8. 阳韵与梗二合并
  9. 心母边化,一些点甚至审母边化
  10. 戈韵高化为u,少数歌韵字为a

桂北平话[编辑]

实际上学术称为“桂北平话”的方言来源很多,有古平话演变、勾漏白话演变(临桂四塘、灌阳观音阁等)和不明归属的方言(多为赣湘系方言,如灵川、宁远)演变,桂东地区凡是称为“都声”“都话”的方言皆不是粤语。

  1. 部分保留全浊
  2. 知组三等并入端组
  3. 大多韵尾脱落(包括塞音、鼻音、元音韵尾),元音韵尾脱漏的方言发生了原低元音韵的高化,韵尾脱落补位(如a>ɔ,ai>a);韵尾脱落后有元音复化现象

融柳平话[编辑]

与桂南相似,但更古老。

  1. 保留一定的介音体系
  2. 一二等韵不合并
  3. 梗二与阳韵不合并
  4. 六甲话老派还保留古浊音的音值为清化浊音
  5. 多保留两套擦音
  6. 有的齐韵仍在e类音阶段
  7. 戈韵与麻合二合并为ua

廉儋平话[编辑]

除去钦州城区、北海城区(实为保留日母独立的邕浔片)的方言,大多钦廉片粤语和海南儋州话、迈话属于此片。(尚不清楚与莞宝片的联系)

  1. 受客家影响,全浊声母清化送气
  2. 受客家影响,上去可能不分阴阳
  3. 韵尾不稳固,有鼻化、喉塞化、脱落的情况
  4. 梗二主元音高,多为e、i
  5. 儋州话、迈话发生海南地域性的擦音、塞擦音塞化(与越南京语的情况不知有无联系)

粤北平话[编辑]

与融柳平话相似,有的保留两套擦音,有的心母边化,受客家话、勾漏白话影响。

北郁平话[编辑]

北流、郁江一代,与勾漏白话接触,多有勾漏白话影响,但梗二元音仍为ɛ类音

  1. 梗二与阳韵不合并
  2. 有的船、常母为塞擦音

參考資料[编辑]

参考书目[编辑]

  • 詹伯慧主编 《第八届国际粤方言讨论会论文集》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