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开悟,也称悟道得道明心见佛性等,佛教術語,覺悟佛法的道理,實證生命之實相,乃是相對於一般人對世間本質及生命實相的無知。

三乘菩提的覺悟[编辑]

覺悟佛法的道理,由於悟的內涵不同,所以分為三乘聲聞乘人即是修學、覺悟聲聞菩提者;緣覺乘人即是修學、覺悟緣覺菩提者;賢聖菩薩乃至究竟佛即是覺悟佛菩提者。

依據《大般若波羅蜜多經》中所云:「菩提是因為證得法空義、證得真如義、證得實際義、證得法性義、證得法界義而可以稱為菩提」。[1]

依據《優婆塞戒經》對於三種菩提意涵的解釋可知,由於三乘菩提的施設是基於覺悟的內涵不同,二乘菩提不能稱為佛菩提,也不能稱為大菩提,最大的差別在於能否成佛,為了更清楚瞭解三種菩提的內容,必須針對三乘菩提意義的異同略加說明:

  • 開悟的方法則是指通过佛教教法的聞思修的基礎學習,並以可令人開悟的禪法加以鍛鍊參悟而達到的覺悟境界,一般來說佛教中的開悟是指佛法智慧上的開啟突破,所以說是開智悟理[2],而且是對佛法中的三乘菩提的內涵有所徹悟,尤其是指大乘佛菩提道,如禪宗行者因為禪法的修習後,或由教門之經教熏修後而一念相應,能證得不生不滅的真心真如法身,能現觀真心真如法身之真實與如如之體性。
  • 廣義的開悟,除了大乘佛菩提道證得法界實相的真心真如法身之外,二乘解脫道緣覺菩提聲聞菩提則是覺悟世間的無常本質,那即是世間一切法皆是五蘊的無常變異相,這包含了色身、能知能覺的意識覺知心的色心自我,以及一切種種的五欲粗重身心覺受、因透過打坐觀想身心內外的殊勝相(如自見身高廣大、見自身漂浮於空中、見身放大光明、見自身來去宇宙虛空等),以及經過正確的修定功夫而有的四禪八定的清淨禪定境界等,這一些皆是不離五蘊的境界,也仍然都是虛妄無常相。透過佛法四聖諦八正道乃至因緣法的修習,確實勝解實證世間一切法皆是五陰虛妄、因緣假合,終能心得決定,斷除三縛結,這便是修習聲聞菩提緣覺菩提行者的證解。
  • 但也有人主張禅定冥想)等修行方式在意識觉知心上的升华或突破。开悟者感受到神圣生命的本质——人类自身乃至一切众生是平等的,所以能够爱它如己。究竟开悟的人的内心因為經由證悟法界實相、生命本源並確實證知五陰虛妄;涵蓋在識陰中的意識心須藉許多緣而現起[3],念念變異;所以是無常、是苦。由此漸斷我見,我執而解脫於三界,获得了终极的自由,所有的欲望、波动、烦恼熄灭了。佛陀将开悟简单地定义为“受苦的终结”。

聲聞菩提的覺悟[编辑]

聲聞菩提之要義,是依聞佛之音聲說法,思惟修證佛所詳述或略述的五蘊十二處六入十八界之意涵,因此而可以斷除我見,進而修除我執而後能出離三界輪迴,所以才叫做聲聞;聲聞菩提就是意謂著經由聽聞佛或善知識的音聲說法,而覺悟一切有情無我(覺悟蘊、處、界空相),因如此而覺悟所以稱為聲聞菩提。[4]

聲聞種性的學人,體認陰、處、界等一切法是無常、因為無常所以是苦、因為無常所以是空、因為無常所以是無我,因此斷除身見而說為覺悟。聲聞弟子聽聞如來開示四聖諦 ,依教觀察:一切色無常 ,由因緣所生之色,更是無常變易之法 ,由此正確的觀察色陰無常。

為何六識身無常?由眼、色為緣生眼識,乃至意、法為緣生意識,由此正觀察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等六識身皆由他因、他緣而得出生 ,故知六識身無常。

為何六受身無常?由眼、色為緣生眼識,由眼、色、眼識三事和合生眼觸,因眼、色、眼識、眼觸為緣生眼受;乃至意、法為緣生意識,由意、法、意識三事和合生意觸,因意、法、意識、意觸為緣生意受,由此正確觀察六受身無常。

為何六想身無常?由眼、色為緣生眼識,由眼、色、眼識三事和合生眼觸,因眼、色、眼識、眼觸為緣生眼想,乃至意、法為緣生意識 ,由意、法、意識三事和合生意觸,因意、法、意識、意觸為緣生法想,由此正確觀察六想身無常。

為何六思身無常?由眼、色為緣生眼識,由眼、色、眼識三事和合生眼觸,因眼、色、眼識、眼觸為緣生眼思 ,乃至意、法為緣生意識,由意、法、意識三事和合生意觸,因意、法、意識、意觸為緣生法思,由此正確觀察六思身無常。

聲聞弟子如實、如理觀察五陰我、十八界我無常,無常者是苦,無常者是空,無常者無我 ,因此不論是過去、現在、未來、粗、細、好、醜、遠、近的五陰、十八界,皆不見此五陰、十八界是我,不見異我,也不見相在於我,是為聲聞菩提之覺悟[5]。 (請參閱下列<菩薩的開悟>有關於〞我〞更深入的介紹)

聲聞弟子已經如實覺悟五陰、十八界無常、苦、空、無我,已斷了三縛結,所以不敢因為貪求色、受、想、行、識的韻味而造惡 ,佛說這樣的弟子,即使放逸也可以天上人間極盡七有,而究竟苦邊。 如果這位聲聞弟子現在修不放逸行,中間不死的話,或者現世得阿那含果,或者得阿羅漢果,成為人天應供[6]

緣覺菩提的覺悟[编辑]

緣覺菩提之要義:,是指緣覺行者藉由思惟因緣觀而親證蘊處界空;因為不同於聲聞是依聞佛之音聲而悟入,所以不稱為聲聞菩提,而稱為緣覺菩提,因為此乘行者是緣於世間一切法而覺悟,因如此覺悟故所以稱緣覺菩提。[7]

緣覺種性的行者,因體認十二因緣,知此事有故而彼事有;知因此事起故而彼事得生,得此智慧斷除身見而說為覺悟。 緣覺行者見此世間無常,乃至思維為何有我此無常之身,受老、病、死苦呢?他如實觀察是因為有『生』這個法,因為我『出生』了,才有我受老、病、死苦。

那為何有『生』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有』這個法,因為我母親懷有我的胎藏,所以才有我的出生。

那為何有『有』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取』這個法,因為我父母行欲,由『欲取』為因,所以有了我的胎藏。

那為何有『取』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愛』這個法,因為對欲行的『貪愛』故取,而有我胎藏,乃至出生受老死苦。

那為何有『愛』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受』這個法,因為此欲行有所『覺受』,由樂求此覺受的韻味故愛,由愛故取,乃至有生。

那為何有『受』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觸』這個法,因為欲行有所『接觸』,因為接觸故有覺受、然後有貪愛、乃至有生等。

那為何有『觸』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六入』法,由眼入色、身入觸乃至意入法,由入到觸乃至此欲受引生貪愛等法,皆因為有『六入』法。

那為何有『六入』呢?他如理觀察是因為有『名色』法,由於有名身和色身,所以才有此『六入』、觸、愛等法。

那為何有『名色』呢?他如理觀察必有一入胎『』入胎、出生名色,由於『入胎識』故才有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等法出生。

那為何有『識』呢?他如理觀察思維此入胎『識』已,出生之法到此為止了[8],他發現『識』並不是被出生的法,如果『識』是被出生的法,此一切都將成為無因而有的斷滅法[9],那先前所觀察的因果次序就不能成立,所以並無他法出生此『入胎識』。

那為何『識』會出生『名色』呢?他再如理觀察思維此『識』和名色的關係,由於父母的名色行欲,而我前世的名色也貪愛此欲行,以至於當我父母和合之時,入胎『識』前去投胎,執持母親腹中胎藏,然後再有我這一『名色』的出生,原來由於先有識故才有名色轉;又由於名色有故而又轉於識[10] ,由此三世輪轉無有休息。

那我要如何中止這樣的輪轉而得解脫呢? 此緣覺行者再如理思維觀察,如果我不『貪愛』欲行,當我父母『行欲』之時,『入胎識』不取父精母血,不住我母親胎中 ,不住我母親胎中者,即無我此名色出生,受此老病死等種種苦處,不受生者豈不解脫老病死苦了嗎[11]

此行者順、逆推求,反復觀察,如理思維,終於確認此法真實 ,終於從輪轉生死的迷霧中,覺悟此三世十二因緣法 ,於是他決定精進,修不放逸行終究證得因緣覺的極果,他如果生在無佛法的時代,自覺自證則成為人人皆應供養的辟支佛

佛菩提的開悟[编辑]

佛菩提亦稱為大乘菩提,或稱大菩提。主要是因為大乘行者能夠依之而成佛,所以稱為佛菩提;由於佛菩提具備一切智及一切種智,至高無上,究竟無比,才能夠稱為大;佛菩提又稱為大菩提,主要是因為聲聞菩提及緣覺菩提是二乘所證的菩提,二乘菩提所覺悟的智慧,只能成就出離三界分段生死的解脫果,不能成佛,佛菩提也涵蓋二乘菩提,所以才能稱為大菩提。大乘菩薩若得證悟大乘菩提,不論證悟後是否證得有餘涅槃證悟大乘菩提後皆必依於大悲之心,而發起世世受生、永不入無餘涅槃之大願;世世自度,並且也如是教人轉而度化有情。如是長時劫自度度他,無有疲厭乃至成佛,其中所度眾生無量,才能被稱為大乘菩提,也因此大乘菩提亦可被稱為大佛菩提。[12]

佛菩提的開悟,就是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這個實相心。 《大方等如來藏經》卷1:「善男子!一切眾生雖在諸趣,煩惱身中有如來藏,常無染污、德相備足、如我無異。」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4:「佛告大慧:『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 譬如伎兒,變現諸趣,離我、我所。不覺彼故,三緣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覺,計著作者。為無始虛偽惡習所薰,名為識藏。 生無明住地,與七識俱。如海浪身,常生不斷。離無常過、離於我論,自性無垢,畢竟清淨。』」 《大般涅槃經》卷7:「佛言:『善男子!我者,即是如來藏義;一切眾生悉有佛性,即是我義。如是我義,從本已來,常為無量煩惱所覆,是故眾生不能得見。』」

菩薩種性的佛弟子,聽聞佛說如來藏(阿賴耶識),德相備足如佛無異,志心信樂,想要實證這個人人都有的實相心 ,想要悟知這個離我、我所的自性清淨涅槃妙心,想要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於是菩薩常隨善知識修學般若波羅蜜多,菩薩常隨善知識熏習,如來藏(阿賴耶識)是本來自性清淨涅槃妙心,能出生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法 ,一切世、出世間法皆由祂而出生得證, 當菩薩修學六度萬行至般若波羅蜜多,滿足第六住位時,般若波羅蜜多正觀現在前 時,即是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實相心,再值佛菩薩等善知識所攝護,而入菩薩第七住位 ,即成為不退位菩薩,正式邁向成佛之道[13][14]

離常見的開悟[编辑]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2:「佛告大慧:「我說如來藏,不同外道所說之我。大慧!有時說無相無願實際法性法身涅槃離自性不生不滅本來寂靜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說如來藏已。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斷愚夫畏無我句故,說離妄想、無所有境界如來藏門。」

那如何是常見呢?以色、受、想、行、識的少分或多分為恆常不壞的我,是為常見論者。 《雜阿含經》卷3:「世尊告諸比丘:『有五受陰,謂色受陰、受、想、行、識受陰。愚癡無聞凡夫無慧、無明,於五受陰,生我見、繫著,使心繫著而生貪欲。』」 又《雜阿含經》卷5:「見今世後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者,則是常見。」 [15]

中阿含經》中有這樣記載:佛說有四種常見神我的施設。 經中佛說:「第一種人認為,有一個微細色法是真實我能往來三世;第二種人否定有微細色是真實我,而認為有一個無量無邊的色法是真實我能往來三世 ;第三種人否定有微細色法是真實我,也否定有無量無邊的色法是真實我,而認為有一個微細的覺知法為真實我能往來三世;第四種人否定有微細色法是真實我,也否定有無量無邊的色法是真實我,也否定有微細的覺知法為真實我,而認為有一個無量無邊的覺知法為真實我能往來三世。[16] 」經中所說是為四種常見者 。

離斷滅見的開悟[编辑]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如是大慧!轉識藏識真相若異者,藏識非因;若不異者,轉識滅藏識亦應滅。而自真相實不滅。是故大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若自真相滅者,藏識則滅。大慧!藏識滅者,不異外道斷見論議。」

那如何是斷滅見呢?以色、受、想、行、識為現在的我,而不認為命終後還有未來世的我,是為斷滅見者。如《雜阿含經》卷5佛說:「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者,名曰斷見。」 又《中阿含經》也有記載:佛說有一種執著斷滅無我的施設。經中佛說:「有一種人,否定有微細色法是真實我,也否定有無量無邊的色法是真實我,也否定有微細的覺知法為真實我,也否定有無量無邊的覺知法為真實我,當他身壞命終時,這個真實的神我離開微細色、無量無邊色、微細覺、無量無邊覺時,他還是執著無真實我的看法[17]。」是為一種斷滅見者。

菩薩的開悟:智慧深廣[编辑]

在《解深密經》中佛曾說:『阿陀那識(如來藏、阿賴耶識)的行相非常地微細、奧妙、難得親證,所含藏的一切法種,尤如瀑布激流一般不斷流注出來!阿陀那識的深妙並非凡夫、未親證的聲聞聖人所知,所以我對凡夫、未親證的二乘愚人並不開演此深妙的實相之法,是唯恐那凡夫、愚人之輩因為沒有親證的緣故,將阿陀那識(阿賴耶識)妄自分別,錯誤地認作為意識心我[18]』!』佛在《楞嚴經》中也再次提及相同語意的偈語:『陀那微細識  習氣成暴流 真非真恐迷  我常不開演[19]。』

更為廣泛的義涵[编辑]

有時經中對於疑惑的釐清,而其內涵尚不等於佛法中覺悟的實質,確能對於將來的覺悟有所助力,也更廣義的使用『開悟』一詞。

例一:如阿含部中曾記載阿闍世王韋提希子,為了獲得王位,不惜謀害他的父親摩竭瓶沙王。事後心中常有疑悔,擔憂來世是否會有報應;因此常常問人,尋求心靈導師,訪求諸外道。然而諸外道皆言不及義,後來經由壽命童子推薦,在疑惑與不安中前去求見釋迦牟尼佛;並以現在正在修學清淨梵行之出家、在家人,是否能獲得現世果報為例,請問於釋迦牟尼佛。佛舉例:即使以依賴國王賜予為生的僕人、寄食客人以信出家,現世即可得阿闍世王禮敬供養;若證阿羅漢果者,命終尚得阿闍世王立塔為例,令阿闍世王以無根信,信有因果律存在,阿闍世王決定信佛因果,隨即向佛發露懺悔殺害父親的罪行,並請佛到王宮接受阿闍世王的供養。[20]

另見[编辑]

眾生由初信位到妙覺菩薩,總共五十二個菩薩階位,需要歷經三大阿僧祇劫的時節才能成佛。 菩薩開悟后,還要再继续修行,開悟依《菩薩瓔珞本業經》判定為第七住位的菩薩,因此這位菩薩往後還有三十五個階位的菩薩行,必須一一實行和親證,開悟的菩薩在《般若經》中,可以稱為菩薩摩訶薩了!他要完成菩薩的種種修行才能成就究竟佛的果位。佛在大正藏《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對於開悟菩薩的修行有如下約略的說明:

《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卷16〈54 大如品〉:「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成就何等菩提?」佛言:「成就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云何行?」

佛言:「應起等心,於一切眾生亦等心與語,無有偏黨。於一切眾生中起大慈心,亦以大慈心與語。於一切眾生中下意,亦以下意與語。於一切眾生中應生安隱心,亦以安隱心與語。於一切眾生中應生無礙心,亦以無礙心與語。於一切眾生中應生無惱心,亦以無惱心與語。於一切眾生中應生愛敬心,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姊妹、如兒子、如親族、如知識,亦以愛敬心與語。是菩薩摩訶薩應自不殺生,亦教人不殺生,讚不殺生法,歡喜讚歎諸不殺者。乃至自不行邪見,亦教他人不行邪見,讚歎不邪見法,歡喜讚歎不邪見者。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如是行。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自行初禪,亦教他人行初禪,讚歎行初禪法,歡喜讚歎行初禪者;二禪、三禪、四禪亦如是。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自行慈心,亦教人行慈心,讚歎行慈心法,歡喜讚歎行慈心者;悲、喜、捨心亦如是。自行虛空處,亦教人行虛空處,讚歎行虛空處法,歡喜讚歎行虛空處者;識處、無所有處、非有想非無想處亦如是。自具足檀那波羅蜜,亦教人具足檀那波羅蜜,讚歎具足檀那波羅蜜法,歡喜讚歎具足檀那波羅蜜者;尸羅波羅蜜,羼提、毘梨耶、禪那、般若波羅蜜亦如是。

復次,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行內空,亦教人行內空,讚歎行內空法,歡喜讚歎行內空者;乃至無法有法空亦如是。自行四念處,亦教人行四念處,讚歎行四念處法,歡喜讚歎行四念處者;乃至八聖道分亦如是。自修空三昧,無相、無作三昧,亦教人修空、無相、無作三昧,讚歎修空、無相、無作三昧法,歡喜讚歎修空、無相、無作三昧者。自行八背捨,亦教人行八背捨,讚歎行八背捨法,歡喜讚歎行八背捨者;自行九次第定,亦教人行九次第定,讚歎行九次第定法,歡喜讚歎行九次第定者。自具足佛十力,亦教人具足佛十力,讚歎具足佛十力法,歡喜讚歎具足佛十力者;自行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亦教人行四無所畏乃至大慈大悲,讚歎行四無所畏乃至大慈大悲法,歡喜讚歎行四無所畏乃至大慈大悲者。自逆順觀十二因緣,亦教人行逆順觀十二因緣,讚歎逆順觀十二因緣法,歡喜讚歎逆順觀十二因緣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如是行。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應知苦、斷集、證滅、修道,亦教人知苦、斷集、證滅、修道,讚歎知苦、斷集、證滅、修道法,歡喜讚歎知苦、斷集、證滅、修道者。自生須陀洹果證智、亦不證實際,亦教人著須陀洹果中,讚歎須陀洹果法,歡喜讚歎得須陀洹果者;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亦如是。自生辟支佛道證智,亦不證辟支佛道,亦教人著辟支佛道中,讚歎得辟支佛道法,歡喜讚歎得辟支佛道者。自入菩薩位,亦教人入菩薩位,讚歎入菩薩位法,歡喜讚歎入菩薩位者。自淨佛國土、成就眾生,亦教人淨佛國土、成就眾生,讚歎淨佛國土、成就眾生法,歡喜讚歎淨佛國土、成就眾生者。自起菩薩神通,亦教人起菩薩神通,讚歎起菩薩神通法,歡喜讚歎起菩薩神通者。自生一切種智,亦教人生一切種智,讚歎生一切種智法,歡喜讚歎生一切種智者。自斷一切結使習,亦教人斷一切結使習,讚歎斷一切結使習法,歡喜讚歎斷一切結使習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如是行。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自取壽命成就,亦教人取壽命成就,讚歎取壽命成就法,歡喜讚歎取壽命成就者。自成就法住,亦教人成就法住,讚歎成就法住法,歡喜讚歎成就法住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欲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應如是行,亦應如是學般若波羅蜜方便力。是菩薩如是學、如是行時,當得無礙色,得無礙受想行識,乃至得無礙法住。何以故?是菩薩摩訶薩從本以來不受色,不受受想行識,乃至不受一切種智。何以故?色不受者為非色,乃至一切種智不受者為非一切種智。」說是菩薩行品時,二千菩薩得無生法忍。」

一切人若要能精勤實行經中佛所開示『應如是行』的內涵,應常常修學『止觀』才能快速邁向成佛之道。[21]

得到在世佛傳法後,再繼續修,天天打坐觀光、观音洗掉新业障(《大乘庄严宝王经》:【我遇功德地,远离诸罪垢】。内在光、内在音就是功德,罪垢就是业障),终能回到源头而成佛,以下经典均有说明:

  • 2.《华严经》:
  【能信此佛法,亦当成正觉】、【若闻如是法,诸佛从此生】
  还是强调要得到佛法才能成佛。
  • 4.《法华经方便品第二》:
  【若有闻法者,无一不成佛】
  『闻法』就是『得法』。此指『法华法』。
  • 8.《圆觉经》也说『圆觉无碍法门』可以成佛:
  【……法门,皆是圆觉亲近随顺,十方如来因此成佛】
  【若遇如来无上菩提正修行路,根无大小,皆成佛果】

參考文獻[编辑]

  1. ^ 大正藏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201-400卷》卷365〈63 巧便行品〉〉:「爾時,具壽善現白佛言:「世尊!如來常說菩提,菩提以何義故名為菩提?」佛言:「善現!證法空義是菩提義,證真如義是菩提義,證實際義是菩提義,證法性義是菩提義,證法界義是菩提義。復次,善現!假立名相,施設言說,能真實覺,最上勝妙,故名菩提。復次,善現!不可破壞,不可分別,故名菩提。復次,善現!法真如性、不虛妄性、不變異性、無顛倒性,故名菩提。復次,善現!唯假名相謂為菩提,而無真實名相可得,故名菩提。復次,善現!諸佛所有真淨妙覺,故名菩提。復次,善現!諸佛由此現覺諸法一切種相,故名菩提。」
  2. ^ 佛學大辭典(丁福保編)
  3. ^ 《雜阿含經》卷9:「時。有異比丘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眼識生?何因何緣耳、鼻、舌、身、意識生?佛告比丘:眼因緣色、眼識生。所以者何?若眼識生,一切眼色因緣故。耳聲因緣、鼻香因緣、舌味因緣、意法因緣意識生。所以者何?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故。是名比丘眼識因緣生,乃至意識因緣生。時。彼比丘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
  4. ^ 大正藏《優婆塞戒經》卷1〈5 三種菩提品〉
  5. ^ 《雜阿含經》卷5:「佛告火種居士:『我為諸弟子說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如實觀察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彼學必見跡不斷壞,堪任成就厭離知見,守甘露門,雖非一切悉得究竟,且向涅槃。如是弟子從我教法,得離疑惑。』」
  6. ^ 《雜阿含經》卷3:「云何色受陰?所有色,彼一切四大及四大所造色,是名為色受陰。復次,彼色是無常、苦、變易之法。。。。。。云何識受陰?謂六識身。何等為六?謂眼識身,乃至意識身,是名識受陰。復次,彼識受陰是無常、苦、變易之法,乃至滅盡、涅槃。比丘!若於此法以智慧思惟、觀察、分別忍,是名隨信行。超昇、離生、越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比丘!若於此法增上智慧思惟、觀察忍,是名隨法行。超昇、離生、越凡夫地,未得須陀洹果中間不死,必得須陀洹果。比丘!於此法如實正慧、等見,三結盡斷知,謂身見.戒取.疑。比丘!是名須陀洹果,不墮惡道。必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然後究竟苦邊。比丘!若於此法如實正慧、等見,不起心漏,名阿羅漢。諸漏已盡,所作已作,捨離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正智心得解脫。」
  7. ^ 大正藏《優婆塞戒經》卷1〈5 三種菩提品>
  8. ^ 《雜阿含經》卷12:「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憶宿命未成正覺時,獨一靜處專精禪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緣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實無間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緣故老死有。如是,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緣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實無間等生,識有故名色有,識緣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時,齊識而還不能過彼。謂緣識名色,緣名色六入處,緣六入處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
  9. ^ 《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佛告大慧:。。。。。。若覆彼真識,種種不實諸虛妄滅,則一切根識滅。大慧!是名相滅。大慧!相續滅者,相續所因滅,則相續滅,所從滅及所緣滅,則相續滅。大慧!所以者何?是其所依故。依者,謂無始妄想薰。緣者,謂自心見等識境妄想。大慧!譬如泥團微塵,非異非不異。金莊嚴具,亦復如是。大慧!若泥團微塵異者,非彼所成;而實彼成,是故不異。若不異者,則泥團微塵應無分別。如是,大慧!轉識藏識真相若異者,藏識非因;若不異者,轉識滅藏識亦應滅。而自真相實不滅。是故,大慧!非自真相識滅,但業相滅。若自真相滅者,藏識則滅。大慧!藏識滅者,不異外道斷見論議。」
  10. ^ 《長阿含經》卷10:「阿難!緣識有名色,此為何義?若識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若識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若識出胎,嬰孩壞敗,名色得增長不?答曰:『無也』。阿難!若無識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阿難!我以是緣,知名色由識,緣識有名色,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阿難!緣名色有識,此為何義?若識不住名色,則識無住處,若無住處,寧有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不?答曰:『無也』。阿難!若無名色,寧有識不?答曰:『無也』。阿難!我以此緣,知識由名色,緣名色有識,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阿難!是故名色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大苦陰集。」
  11. ^ 《長阿含經》卷10:「阿難!我以此緣,知識由名色,緣名色有識,我所說者,義在於此。阿難!是故名色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大苦陰集。阿難!齊是為語,齊是為應,齊是為限,齊此為演說,齊是為智觀,齊是為眾生。阿難!諸比丘於此法中,如實正觀,無漏心解脫。阿難!此比丘當名為慧解脫。」
  12. ^ 大正藏《優婆塞戒經》卷1〈5 三種菩提品〉〉:「善生言:『世尊!如佛所說菩薩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菩提三種:一者聲聞菩提,二者緣覺菩提,三者諸佛菩提;若得菩提,名為佛者,何以故聲聞辟支佛人不名為佛。若覺法性名為佛者,聲聞緣覺亦覺法性,以何緣故不名為佛?若一切智名為佛者,聲聞緣覺亦一切智,復以何故不名為佛?言一切者即是四諦。』佛言:『善男子!菩提有三種:一者從聞而得,二者從思惟得,三者從修而得。聲聞之人從聞得故不名為佛。辟支佛人從思惟已,少分覺故名辟支佛。如來無師,不依聞思,從修而得,覺悟一切,是故名佛。善男子!了知法性故名為佛。法性二種:一者總相,二者別相。聲聞之人,總相知故,不名為佛。辟支佛人同知總相,不從聞故,名辟支佛,不名為佛。如來世尊,總相別相一切覺了,不依聞思,無師獨悟,從修而得,故名為佛。善男子!如來世尊,緣智具足;聲聞緣覺,雖知四諦,緣智不具,以是義故,不得名佛;如來世尊,緣智具足,故得名佛。善男子!如恒河水,三獸俱渡:兔馬香象;兔不至底,浮水而過;馬或至底,或不至底;象則盡底。恒河水者,即是十二因緣河也;聲聞渡時,猶如彼兔;緣覺渡時,猶如彼馬;如來渡時,猶如香象,是故如來得名為佛。聲聞緣覺,雖斷煩惱,不斷習氣;如來能拔一切煩惱習氣根原,故名為佛。」
  13. ^ 《大乘密嚴經》:「藏識亦爾,諸識習氣,雖常餘俱,不為所雜。諸仁者!阿賴耶識,恒與一切染淨之法而作所依,是諸聖人,現法樂住三昧之境,人天等趣、諸佛國土悉以為因,常與諸乘而作種性,若能了悟即成佛道。」
  14. ^ 《增壹阿含經》卷31:「諸比丘當知,我昔未成菩薩時,在山中學道,見古昔諸佛所遊行處!便從彼道。即知生、老、病、死所起原本!有生、有滅,皆悉分別,知生苦、生習、生盡、生道,皆悉了知。有、受、愛、痛、更樂、六入、名色、識、行、癡亦復如是。無明起,則行起,行所造者,復由於識,我今以明於識!今與四部之眾而說此本,皆當知此原本所起,知苦、知習、知盡、知道,念使分明!以知六入,則知生、老、病、死,六入滅則生、老、病、死滅。是故比丘!當求方便,滅於六入!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15. ^ 《雜阿含經》卷5:「佛告仙尼:『汝莫生疑!以有惑故,彼則生疑。仙尼當知,有三種師:何等為三?有一師,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而無能知命終後事,是名第一師出於世間。復次仙尼!有一師,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命終之後亦見是我,如所知說。復次仙尼!有一師,不見現在世真實是我,亦復不見命終之後真實是我。仙尼!其第一師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者,名曰斷見。彼第二師見今世後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者,則是常見。彼第三師不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命終之後,亦不見我,是則如來、應、等正覺說,現法愛斷、離欲、滅盡、涅槃。仙尼白佛言:『世尊!我聞世尊所說,遂更增疑!』佛告仙尼:『正應增疑,所以者何?此甚深處,難見!難知!應須甚深照,微妙至到,聰慧所了!凡眾生類,未能辯知。所以者何?眾生長夜異見、異忍、異求、異欲故!』」
  16. ^ 《中阿含經》卷24:因品
  17. ^ 《中阿含經》卷24:因品
  18. ^ 《解深密經》卷1〈心意識相品〉
  19. ^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5
  20. ^ 長阿含經》卷17:「(阿闍世王)其去未久,佛告諸比丘言:此阿闍世王過罪損減,已拔重咎。若阿闍世王不殺父者,即當於此坐上得法眼淨;而阿闍世王今自悔過,罪咎損減,已拔重咎!」
  21. ^ 《增壹阿含經》卷11〈20 善知識品〉:「(七)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阿練比丘當修行二法。云何二法?所謂止與觀也!若阿練比丘得休息止;則戒律成就,不失威儀、不犯禁行、作諸功德。若復阿練比丘得觀已;便觀此苦,如實知之。觀苦習、觀苦盡、觀苦出要,如實知之。彼如是觀已,欲漏心解脫,有漏心、無明漏心得解脫,便得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亦不復受有如實知之。 過去諸多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佛皆由此二法而得成就。所以然者?猶如菩薩坐樹王下時,先思惟此法止與觀也!若菩薩摩訶薩得止已,便能降伏魔怨。若復菩薩得觀已,尋成三達智,成無上至真等正覺。是故諸比丘,阿練比丘當求方便,行此二法。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