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德里希·福禄贝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弗里德里希·福禄贝尔

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福禄贝尔
西方哲學
19世紀哲學
出生 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福禄贝尔
1782年4月21日(1782-04-21)
德國施瓦茨堡-鲁多尔施塔特奧伯韋斯巴赫
逝世 1852年6月21日(70歲)
德國施魏納

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福禄贝尔德语Friedrich Wilhelm August Fröbel,1782年4月21日-1852年6月2日),德国教育家,被公认为是19世纪欧洲最重要的几个教育家之一[1],现代学前教育的鼻祖。他不仅创办了第一所称为“幼稚园”的学前教育机构,他的教育思想迄今仍在主导着学前教育理论的基本方向。

生平[编辑]

早期[编辑]

1782年4月21日,福禄贝尔出生在图林根森林中的一个村庄奥伯韦斯巴赫(Oberweissbach),是兄妹5人中最年幼的一个。奥伯韦斯巴赫几世纪以来以草药贸易闻名欧洲,几个家族多年来控制了草药商人穿越欧洲的贸易路线。他的父亲(死于1802年)是当地正统路德会的牧师。他任职的那座教堂今天还在,拥有欧洲所有教堂中最大的讲坛,可容纳12个人。1783年2月,福禄贝尔9个月时,他的母亲病死,1785年父亲再婚。

福禄贝尔出生的房屋

小福禄贝尔被继母和忙于工作的父亲所忽视,度过孤独的童年。曾有一次,继母把他关在地窖里,不许吃晚饭,后来又忘记了放他出来。当她早晨开门时,对小福禄贝尔居然非常整洁,他的头发也梳过了,感到非常惊讶。她问他为何关在地窖里一夜还能如此整洁,他回答说,“当你把我关到地窖里以后,我真正的母亲来和我度过了这一夜。早晨她还梳理我的头发,平整我的衣服。”继母被这个事件所震惊,便允许福禄贝尔去STadt-Ilm 他的舅舅家,他的舅舅也是一位路德会牧师。 [2]

1792年,10岁的福禄贝尔去小镇Stadt-Ilm 与慈祥的舅舅同住,开始得到家庭的温暖。此后4年中,他在当地的国民学校上学。1796年,他领受了坚振礼。15岁时,他不再继续上学,成为林务官学徒,培养他对大自然的热爱。1799年10月,他进入耶拿大学哲学科学习数学植物学,当时耶拿大学是德国重要的文化学术中心,费希特谢林等大哲学家都在此讲学。1年多以后(1801年),福禄贝尔因无力缴纳学费而中途退学。1802年,他的父亲去世。

此后几年,福禄贝尔回到家乡,从事过土地测量师助手、见习林务员、贵族农场会计等许多工作。

开始教育生涯[编辑]

1805年,23岁的福禄贝尔前往法兰克福,准备深入研究建筑学,将来成为一名建筑师。就在这一年,他偶然遇到法兰克福模范学校的校长、著名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齐的弟子格吕纳,进入这所学校担任教师和校长助理,从此开始了他的教育生涯。这所学校是按照裴斯泰洛齐教育思想进行教育改革的一所实验学校。在这里,福禄贝尔接触了裴斯泰洛齐的著作。当年8月,他就前往瑞士伊弗东学院,拜访裴斯泰洛齐,在那里考察了14天时间。

回到法兰克福以后的第二年(1806年),福禄贝尔到霍尔茨豪森男爵家中担任家庭教师,直到1811年。其间在1808年,他得以陪同男爵家的两位少爷去瑞士伊弗东学院接受教育,为期两年。这一次福禄贝尔在伊弗东学院既学习又任教,在教育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受益匪浅。

1811年,29岁的福禄贝尔结束了家庭教师的工作,再次进入大学深造。他首先进入哥廷根大学,次年又转入柏林大学,在此他对魏斯(C.S.Weiβ)教授的晶体学深感兴趣,他相信从晶体发育中可以找到对自然和人类生活普遍规律的解释。

1813年,受费希特的影响,福禄贝尔加入了抵抗拿破仑侵略的爱国运动,成为卢真志愿步枪队的一员。一年后战争结束,福禄贝尔退伍,在柏林大学矿物学博物馆担任助理。

1816年,福禄贝尔在施塔提尔姆的格里斯海姆创办了一所学校——德国普通教养院(Die Allgemeine Deutsche Erziehungsanstalt),第一批学生是6名男孩,其中3个是他自己的侄儿。1817年,福禄贝尔把这所学校迁到鲁道尔施塔特的凯尔豪,4年前的战友、在教育思想上志同道合的朋友米登多夫(W Middendorf)和朗格塔尔(H Langethal)也来到凯尔豪帮助他办学。当时正值施泰因(Karl von Stein)领导普鲁士改革,倡导民主,因而凯尔豪学校受到欢迎,几年内学生增加到50多人。1818年,36岁的福禄贝尔与霍夫迈斯特女士(W Hoffmeister)结婚。

在凯尔豪,福禄贝尔发表了一系列重要的教育著作,还创办了《教育家庭》周刊。1826年,他的代表作《人的教育》出版。

在1820年代,根据1819年通过的卡尔斯巴德决议,普鲁士开始限制国内的自由运动,凯尔豪学校也受到牵连,学校陷于崩溃。1831年,福禄贝尔流亡到瑞士。

创办幼儿园[编辑]

1836年,福禄贝尔回到家乡图林根,开始指导和帮助母亲们教养幼儿,并着手设计一套符合教育要求的游戏材料。

1837年,年已55岁的福禄贝尔在凯尔豪附近的巴特布兰肯堡创办了一所“发展幼儿活动本能和自发活动的机构”儿童游戏活动机构,招收3~7岁幼儿,并运用自己在数学和建筑学方面的专长,为儿童设计了6套玩具,称为恩物(德语:Spielgabe;英语:Froebel Gifts),以球、立方体和圆柱体为基本形态,供儿童触摸、抓握。是上帝設計給幼兒玩的,是上帝恩賜的,所以被稱為恩物。1840年,热爱大自然的福禄贝尔为这个机构创造了一个新词——幼儿园(Kindergarten),这也是这个词汇的来源:幼儿园如同花园,幼儿如同花草,教师犹如园丁,儿童的发展犹如植物的成长。同时,他在欧洲首先给了妇女专业位置——幼儿园教师。

1844年,布兰肯堡幼儿园迁往马林塔尔城堡。1848年欧洲革命以后,普鲁士政府开始查禁国内自由因素。1851年,教育部下令取缔幼儿园[3]。福氏因此遭受重大打击,后来由一位伯爵夫人继续致力于这项推广工作。1852年6月2日,70岁的福禄贝尔在马林塔尔住宅的楼上安祥地去世,当时环绕在他身边的人几乎没发觉他已经过世了。床头悬挂着他最喜爱的拉斐尔的绘画圣母和圣婴。

因為他在幼兒教育的發展,有極大的貢獻,被稱為幼兒教育之父。

教育思想[编辑]

福禄贝尔认为,游戏是儿童的内在本能,尤其是活动本能[4]的自发表现,也是幼儿时期最纯洁、最神圣的活动。活动本能日后将会逐渐发展成创造本能。

因而对儿童的教育,不应加以束缚、压制,也不应拔苗助长,而是应当顺应其本性,满足其本能的需要,如同园丁顺应植物的本性,给植物施以肥料,配合以合适的日照、温度。如此,蕴含在人里面的神性将得以在人性里逐步被唤醒而体现出来。

根据上述观点,福禄贝尔认为,游戏和手工作业应是幼儿时期最主要的活动,而知识的传授只是附加的部分,穿插其中。幼儿园上课只需要用口语,不需要学习文字。而教师最主要的责任,是妥善地加以指导、设计各种游戏活动。

福禄贝尔相当重视手工材料和教具的准备,其中包括著名的恩物。他也重视环境的设置,主张幼儿园必须设置花坛、菜园、果园。

身后影响[编辑]

福禄贝尔的教育思想与实践对世界各国幼儿教育的发展起到深远的影响。19世纪末,在美国形成了福禄贝尔主义,影响遍及世界各国。[5]福禄贝尔对幼儿教育的推广和强调,今日已为世界上大多数人所接受。他的教育思想,如重视游戏和儿童自主活动、重视手工作业和园艺等,迄今仍支配着学前教育理论。他所设计的系列玩具恩物仍在韩国、日本等国流行。

著名美国建筑师法蘭克·勞埃德·萊特(Frank Lloyd Wright)自认通过玩福禄贝尔的恩物,深受其影响。Norman Brosterman的发明幼儿园这本书揭示了福禄贝尔对莱特现代艺术的影响。

主要著作[编辑]

  • 《人的教育》Die Menschenerziehung, die Erziehungs-, Unterrichts- und Lehrkunst,1826年)
  • 《慈母曲及唱歌游戏集》(1843年)
  • 《幼儿园教育学》(1861年)

参考文献[编辑]

  • 孙祖复:《福禄贝尔的生平与教育思想》,人民教育出版社,1991年
  • 单中惠:《西方教育思想史》,山西人民出版社,1996年
  • 倉橋惣三・佐佐木香一:《福禄贝尔》,岩波書店,昭和14年
  • 庄司雅子:《福禄贝尔人間教育入門》,明治图书,1973年
  • 庄司雅子:《福禄贝尔的生平与思想》,玉川大学出版部,1975年
  • 庄司雅子:《福禄贝尔教育学之旅》,日本記録映画研究所 1985年
  • 《福禄贝尔入門》,玉川大学出版部,1981年
  • 小笠原道雄:《福禄贝尔的時代》,玉川大学出版部,1994年
  • 岩崎次男:《福禄贝尔教育学的研究》,玉川大学出版部,1999年

注释[编辑]

  1. ^ 如美国教育史学者佛罗斯特在其《西方教育的历史和哲学基础》一书中写道:“19世纪的欧洲出现了三位伟大的教育巨匠:裴斯泰洛齐福禄贝尔赫尔巴特。他们的教育理论和方法,不仅从许多方面改变了欧洲学校的面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我们今天称之为进步教育的基础。”
  2. ^ 由于圣母玛利亚的形象经常出现在福禄贝尔思想中,玛利亚的花和草也出现在他的慈母曲(Mutter und Koselieder)中,许多人相信他所说的 “真正的母亲”是指圣母玛利亚。
  3. ^ 直到1860年才取消禁令
  4. ^ 福禄贝尔认为人有四种本能:活动本能、认知本能、艺术本能和宗教本能
  5. ^ 20世纪初,福禄贝尔主义通过日本被介绍到中国。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