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日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弘安之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日戰爭
中文名稱
繁體 元日戰爭
简体 元日战争
日文名稱
日文汉字 元寇 蒙古襲来
假名 げんこう もうこしゅうらい
羅馬字 Genkō Mōko-syūrai
韓文名稱
谚文 원나라 의 일본 원정
韩文汉字 元나라 의 日本遠征
文观部式 Wonnara ui il-pon wonjeong
馬賴式 Wŏnnara ŭi il-pon wŏnjŏng
蒙古語名稱
西里爾寫法 Хубилай хаан Японыг дайлсан нь

元日战争元朝皇帝忽必烈與屬國高麗在1274年和1281年两次派军攻打日本而引發的战争[1];这兩次侵略在日本合称「元寇」或「蒙古袭来」,或依當時的日本年號稱抵禦元軍第一次進攻的戰事為「文永之役」,第二次為「弘安之役」。鎌倉、室町時代呼称(蒙古襲来、異賊襲来、蒙古合戰、異國合戰)亦有用凶徒稱呼之,江戶時代大日本史稱為元寇。這兩次入侵也以北九州為主要戰場。当时元朝舰队是世界史上最大規模的艦隊[2]

1259年正元元年・高丽宪宗9年)、高麗抵抗蒙古勢力武人政权倒台,1260年文应元年、中統元年)忽必烈上台,对高麗方針由武力征服变更为怀柔政策。高麗成为后来元朝侵略日本的協力者[3]

東大寺尊勝院所藏「蒙古國牒状」『調伏異朝怨敵抄』。

蒙古帝國消滅金朝以後,负责漠南漢地事務的忽必烈于1260年在中原即位称帝。同年,高丽元宗向其称臣高麗成为其东藩,而且蒙古帝國又與高麗結盟。1271年忽必烈以易經「大哉乾元」之意,建立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并于两年之后要求高麗派使者奔赴日本,希望与日本“通好”。[4][5]后来陳舜臣认为,该国书傲慢无礼。

外交[编辑]

1265年高麗人趙彝建议元廷出使日本,1266年(文永3年・至元3年)农历八月蒙古兵部侍郎黑的持虎符、充國信使;禮部侍郎殷弘持金符、充國信副使、持國書出使日本。他们率使節团准备到日本递交国書《大蒙古國皇帝奉書》[6],十一月二十五日(癸丑)使節团抵达高丽,二十八日(丙辰)高丽元宗命樞密院副使宋君斐、侍御史金贊等陪黑的等往日本[7]。高丽害怕蒙古索要军费,次年正月,宋君斐、金贊與蒙古使团到至巨濟岛松邊浦,宣扬風濤之險,高丽元宗让宋君斐随黑的回蒙古,宣扬『大洋萬里風濤蹴天』、『彼俗頑獷無禮義』,不要去的好。但是忽必烈要求必须去。最终高丽派遣起居舎人潘阜到日本,居住六个月,但未取得任何收获。

1268年,忽必烈又要求高丽派遣第二批使者,正月,高麗使節团到大宰府,同样是空手而回。使節团参见了镇西奉行日语鎮西奉行少弐資能,使節团代表潘阜向其递交大蒙古國皇帝奉書(日本側呼称:蒙古國牒状)与高麗国王書状,由其传达镰仓幕府征夷大將軍及在京都天皇。三月,北条时宗上台[8]。当时主管外交的是日本朝廷,因此幕府要将这一事件报告朝廷[9]。朝廷与幕府的中介、任职关东申次西園寺實氏接受了国书,命名为「異国书」,转交院政後嵯峨上皇。随后朝廷连日开会讨论[10]。幕府认为蒙古人有凶心,派遣牒使是蒙古軍襲来的前奏,传达御家人做好准备[11]。鎌倉的建長寺,来了位南宋禅僧,僧侶告诉日本人,在大陸蒙古帝国种种暴行。潘阜因得不到答复,率团回国报告[12]。五月,忽必烈命令高丽造可載米三四千石的戰艦一千艘,备战[13]。高丽崔東秀向蒙古报告高丽備兵一萬,造船一千隻,十月庚寅(十三日)蒙古派明威將軍都統領脱朶兒、武徳將軍統領王國昌、武略將軍副統領劉傑等十四人到高丽,整閲军队、视察舟艦,表示随时进攻南宋、日本。并视察黑山岛赴日本道路。高丽官员陪同。

1269年2月,蒙古正使・黑的、副使・殷弘率使節团在高麗起居舎人潘阜等人陪同下,共计75名在日本对马岛上陸[14][15],因日本抗拒外交,蒙古人抓走日本平民塔二郎、弥二郎[16][17]。塔二郎、弥二郎到大都,忽必烈以为他们是日本使节,接见了他们。认为日本忠節可嘉、厚賜匹帛,又说:“爾國朝覲中國、其來尚矣、今朕欲爾國之來朝、非以逼汝也、但欲垂名於後耳。”让塔二郎、弥二郎觀覽宮殿,塔二郎、弥二郎表示这是天堂佛刹,忽必烈大喜,又让塔二郎、弥二郎浏览燕京萬壽山玉殿與諸城闕[18]。九月,被捕的对马岛人塔二郎与弥二郎从大都回国,同行的是高麗人金有成・高柔率领的使節团,使节团有蒙古帝国官人三人,同從人五人、高麗人六十七名,乘坐四艘船到對馬嶋豐岐浦登陆,到大宰府守護所[19]。使節携带忽必烈本人的国書、大蒙古国中央机关中书省的国書与高麗国書[20]

此后,忽必烈或通过高丽,或自遣使者,又继续发送了一系列的信件,并以战争相威胁。幕府时值镰仓时代中期,幕府将军惟康親王并无实权,实权掌握在權臣北条氏手中。當時的「執權」北条時宗認為書狀無禮决定不投降,并立刻着手加强日本最靠近高丽的领土,因此也是最有可能被首先侵略的地方——九州的防御。首先,幕府命令分封在九州的大名回到自己的驻地,并将在九州的军队西移,以进一步增固可能的登陆点的防御。另外,幕府还组织了大规模的宗教祈祷活动,以心理戰来应对这场危机,其他大多数公家活动亦被推迟。

忽必烈早在1268年就想发动战争,但却发现朝鲜半島当时没有足够的财力提供充足的兵力;1273年他派了一支部队去高麗做为先锋,结果这支部队却无法在高麗的国土上自给自足,最终被迫返回中国以资补给。因为元军騎兵所需的马匹,以及所需的养马草场,都严重限制了部队的运动,以致于元军无法在几乎寸草不生的地方活动。


第一次戰爭經過[编辑]

第一次元日戰爭
(文永之役)
Mooko-SamuraiShips.jpg

日、元水軍海戰,
竹崎季長绘《蒙古襲来繪詞》(1293年)
日期: 1274年
地点: 日本對馬壹岐
肥前玄界灘、筑前博多等地
結果: 日本勝利。
參戰方
元朝
高麗
日本鎌倉幕府
指揮官和领导者
元朝:
忻都
洪茶丘
刘复亨
昭勇大将軍阿剌帖木兒
高麗
金方慶
金侁
金文庇[21]
少貳資能[22]
少弐景資
菊池武房
大友賴康
藤原经资
竹崎季長
島津久經
平景隆(平經高)†
宗資国
佐志房佐志直佐志留佐志勇松浦党
山代階(松浦党)等
兵力
15,000名蒙古及女真士兵
5,600名高麗兵士,
6,700名高麗水手
100,000名[23][24]
伤亡与损失
13,500名未歸返[25] 不明
對馬守護代宗資國等戰死
壱岐守護代平景隆等自殺
松浦黨佐志房、佐志直、佐志留、佐志勇等戰死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文永の役
假名 ぶんえいの えき
平文式罗马字 Bunei no Eki

1274年(日本後宇多天皇文永十一年,至元十一年)農曆六月,忽必烈委託高丽造大小舰900艘[26]。;八月,任命忻都为征东都元帅、洪茶丘为右副帅(統志願軍3,000人)[來源請求]刘复亨为左副帅,统帅蒙古人及女真士兵15,000人[27](元代所謂漢人即指金朝轄下契丹、女真、及北方漢人,惟軍人以遼金為主),高麗將軍金方慶統高丽军5,600人。[28] ,加上高丽水手6,700人,組成共計超過3万人的大軍[29],遠征日本。

武士末永氏力戰元軍,竹崎季長绘《蒙古襲来繪詞》(1293年)

同年農曆十月三日,元軍從高麗合浦(今大韓民国鎮海灣馬山浦附近)出發,六日成功登陸對馬島,全殲島上日守軍。十四日傍晚,元軍400餘人登陸壹岐島,守護代宗助國父子率領八十騎攔阻,被全殲,元軍立赤旗為標記。守軍左衛門尉平經高(平內左衛門景隆)率百餘騎與元軍激戰。元軍採用密集戰術,與「鐵砲」(石火矢日语石火矢)等武器,日軍不敵,退守城內。次日城破,平景隆自殺。元軍在逼近肥前國沿海島嶼時,遭到肥前守護松浦一族(松浦黨日语松浦党)的強烈抗擊,雙方有一番激戰,松浦党死傷慘重。

蒙古型皮铠,重量7公斤
元寇史料館」藏

11月19日,元軍在筑前國博多港(位於今福岡縣福岡市),進逼今津,次日即发生了博多港之战。虽然元军在兵器战术上占优,但他们的人数远远少于准备了很久的日本武士,而且这些武士在得知对马、壹岐失陷后得到了增援。此外,元軍登陸地點地形不利於大部隊展開,且距當時的九州首府大宰府尚有一日行程,於是在坚持了一整天之后,元軍於當晚撤回船上,準備次日清晨重新登陸發動進攻。

二十日晨(11月26日),元军分二路在博多登陆。幕府聚集了由少貳景資大友賴泰日语大友頼康菊池武房島津久經日语島津久経竹崎季長等統率的九州諸國部隊總數約十萬迎戰。元軍西路军在百道原登陆,藤原经资率500骑前来迎战元軍,元軍东路军在博多湾东部的博多箱崎郡成功登陆,击败守军,佔领岸边松林,从背后突袭在百道原同元军作战的日军。日軍腹背受敌,死伤惨重,餘部向太宰府水城(日本於白江口之役戰敗後修築的一座水壩兼防禦工事)方向撤退。此時天色已晚,副帅劉復亨中箭受傷,元军停止进攻。当晚,元军召开军议,由於後援不足,多數將領主張撤退(金方慶反對)。於是忻都下令撤退,撤退当晚竟遭到颱風侵襲,「會夜大風雨,戰艦觸巖崖多敗」,二十一日晨海面上只剩下一些破碎的木片,元军损失1.3万余人,大多死于这场風暴。最後輾轉回到中國的只剩下1萬3千500人。而忻都(忽敦)則虜了兩百名日本人,獻給高麗王。[30]


文永之役後,鎌倉幕府為防元軍再犯,沿博多灣海岸西從今津東至香椎,修造了約20公里的石壘,以阻止元軍登陸,即所謂元寇防壘

第二次戰爭經過[编辑]

第二次元日戰爭
(弘安之役)
Mooko-HakataWall.jpg

博多的防御墙,
竹崎季長绘《蒙古襲来繪詞》(1293年)
日期: 1281年8月15日
地点: 日本對馬、壹岐、
肥前玄界灘、筑前博多等地
結果: 日本勝利,元征日失敗
參戰方
元朝
高麗
日本镰仓幕府
指揮官和领导者
阿剌罕
阿塔海
東征都元帥忻都
東征都元帥洪茶丘
征日本都元帥金方慶(高麗軍)
東征左副都元帥阿剌帖木兒
管高麗国征日本軍万戸朴球
管高麗国征日本軍万戸金周鼎
管軍万戸也速䚟兒
管軍上百戶張成
郎将康彦
郎将康師子
日本行省右丞范文虎江南軍)
日本行省左丞李庭(江南軍)
都元帥張禧
都元帥哈剌䚟
管軍万戸葛剌歹
管軍万戸厲徳彪
管軍総管楚鼎
招討使王国佐
水手総管陸文政
鎮西(異国征伐)大将軍北條時宗
草野七郎
少貳資能[22]
少貳經資
少貳景資
菊池武房
安達盛宗
大友賴康
宇都宮貞綱
竹崎季長
河野通有[31]
兵力
江南军100,000名以上
東路军40,000名(蒙金軍19000人,高麗軍10000,水手17000)
大宰府守備军25,000名
長門國守備军15,000名
据江户时代编纂之《歴代鎮西要略》,倭军共计约250,000人
伤亡与损失
東路八、九成没有回国,江南軍損失六七成以上[32][33][34][35][36]
高麗軍7592人[37]


江南军95,000名以上死亡
東路军7,000名以上死亡
東路军33,000名逃亡
[來源請求]

不明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弘安の役
假名 こうあんの えき
平文式罗马字 Kōan no Eki
蒙古型兜
福岡市元寇史料館

第一次攻打日本失敗后,高丽国王多次与元朝谈判,反对进一步的侵略日本计划。而元朝也派遣使者至日本,但日本两次下令将元朝欽差杜世忠等人斩首;忽必烈非常恼火,开始积极筹划第二次進攻。

蒙古型兜
福岡市元寇史料館藏藏

1279年,元军征服南宋之后,忽必烈于1281年(元至元十八年,日本後宇多天皇弘安四年)春发动了对日本的第二次侵略。元军的这次侵略规模大于第一次,東路軍由忻都洪茶丘率領蒙古人女真契丹(金朝降軍見漢人 (元))士兵19,000人,金方慶統高丽军10,000人,乘戰艦900艘,加上高丽水手17,000人,攜軍糧10萬石,由高麗出發;另由范文虎李庭等人率领的蠻軍(指南宋降軍)十万人[38] ,乘戰船三千五百艘,从庆元、定海(今浙江省宁波市)出發[39];兩軍約定於6月會合,東路軍負責作戰,江南軍則在佔領區屯田,生產米糧,以為長久之計。

玄界灘旁的松林(今福岡市西区)。這裡是《蒙古襲来繪詞》描繪的弘安之役的戰場。為防備元再度進攻,玄界灘沿岸築起石壘,現存遺跡。圖片為復原的當時場景(2005年5月攝)

自1275年起,幕府就开始積極为可能的元军第二次侵略做了准备,除了改進弓箭,使與蒙古強弓不相上下,同時更完備地组织起九州的武士外,幕府还在很多元軍可能登陆的地点修建堡垒和其它防御工事;北条时宗下令在日本沿岸所有重要地區都建起了“元寇防垒”,這時起了重大防衛作用——元軍的戰艦在到達日本近海時,竟找不到登陸的地點,只得以泊於博多灣中的艦船為陣地長達一個月。這段期間,元軍發動幾次強行登陸作戰均告失敗,並且一直遭到河野通直(河野黨)等人的襲擾(也受海賊草野黨偷袭),直到七月初,南北兩軍在九州外海會合。元軍會師後再度發動登陸作戰,這次遠征軍遇到了更頑強更有效的抵抗,日軍以石牆為掩護,不斷擊退元軍的進攻,許多蒙古軍將領相繼陣亡,戰鬥又持續了一個多月,元軍的損失慘重,依然不能突破石牆。

日本武士登上元军战船。《蒙古襲来繪詞》(1293年)

元军舰队因供应和人员登载问题而推迟了起航。高丽军先行进发,在对马岛惨遭失败而返。同年夏,元军联合朝鮮軍隊夺取了壹岐島,向九州进发,并在不同地点登陆。在经历一些独立的小战斗后,元军被赶回了船上。此时一场持续两天的台风袭击了元军舰队,并摧毁了大部分的船只。

八月一日(7月30日),元軍再次遭到颱風的襲擊,風暴持續四天,軍艦大部分沉沒,范文虎落水被张禧救起;范文虎乃擅自決定班师。平户岛尚有被救起的士卒四千餘人无船可乘,张禧將船上的七十五匹战马弃于岛上,载四千士卒回国。

被遗弃在日本九龍山的海灘上的元军尚有三万余人,日本發動反攻,將殘存的元軍驅趕至一處名為八角島的狹窄地區;這些元軍大部分戰死,其餘數万士兵被俘[來源請求]。日本方面將蒙古人色目人高麗人契丹人女真人以及原金朝统治下之汉人全部挑出斬首,其餘漢族(蒙古人稱之為「南人」,日本人稱之為「唐人」)則成為奴隸

總計元朝第二次攻打日本的軍隊,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生還。有3名士兵拼湊小船,逃回中國;通過這3名士兵,忽必烈知道真相後大怒,將范文虎革職。

決定戰爭結果的因素[编辑]

惩罚侵略者鎌倉武士白水六三郎作)
元寇史料館

一般认为台风是造成元军失败的最大原因。有一种说法认为元军舰队之所以被台风摧毁,是因为使用了错误的船型。日本水下考古學家林田憲三的研究團隊研究元朝艦隊的沉船後,认为他们使用的是在運河航行的平底船,采用了当时较为流行的水密隔舱设置,而不是在海洋上航行的海船。[40]而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因为元朝蒙古统治者在中国本土高丽的残酷压迫,導致朝鮮半島華南沿海兩地,对于戰事的準備與造軍艦很反感,造船的汉人朝鮮人工匠故意使用错误的船型,而蒙古人对航海又一无所知;又或者忽必烈攻日太过仓促,未有充分准备海船,造船工人只得在匆忙间敷衍,以求交差了事。不过具体原因目前尚无定论。

战争目的[编辑]

马可·波罗书中写道,蒙古人认为,日本到处是黄金和美食,引起忽必烈的贪欲[41]鄭思肖认为,『元賊聞其豊庶、怒倭主不来臣、竭此土民力、弁舟艦、往攻焉』[42]

影響[编辑]

「敵國降伏」筥崎宮伏敵門。

兩次出師失利,並未使忽必烈放棄征服日本的計劃。1283年(元至元二十年),忽必烈下令重建攻日大軍,建造船隻,蒐集糧草,准备第三次征日。此舉引起江南人民的強烈反抗,迫使其暫緩造船事宜;同时,元帝國在南方对越南陳朝发动的进攻受挫,造成国力匱乏,三度攻日之議因而作罢。直到1294年(元至元三十一年)正月忽必烈逝世,都未再攻打日本。

兩次擊退「元寇」後,幕府繼續加強九州的防務,那裡的許多軍事設施很多年後還有效;然而,为了應對「元寇」而进行的全国范围動員,使得日本的经济和军事都处於重压之下,资源使用已经到了极限,幕府也無法充分賞賜抗元將士,加劇了國內武士集團間的矛盾,埋下了鎌倉幕府統治體系於14世紀前半葉瓦解的背景。

註腳[编辑]

  1. ^ 元日战争(蒙古征服了全世界,除了日本)
  2. ^ 村井章介『北条時宗と蒙古襲来-時代・世界・個人を読む』日本放送出版協会 2001年 126頁
  3. ^ 『日本歴史大系2 中世』山川出版社、1985年,269頁。
  4. ^ 忽必烈写给日本国书:「上天眷命,大蒙古国皇帝奉书日本国王:朕惟自古小国之君,境土相接,尚务讲信修睦。况我祖宗,受天明命,奄有区夏,遐方异域,畏威怀德者,不可悉数。朕即位之初,以高丽无辜之民久瘁锋镝,即令罢兵还其疆域,反其旄倪。高丽君臣感戴来朝,义虽君臣,欢若父子。计王之君臣亦已知之。高丽,朕之东籓也。日本密迩高丽,开国以来,亦时通中国,至于朕躬,而无一乘之使以通和好。尚恐王国知之未审,故特遣使持书,布告朕志,冀自今以往,通问结好,以相亲睦。且圣人以四海为家,不相通好,岂一家之理哉。以至用兵,夫孰所好,王其图之。至元三年八月日」(元史卷二百八列傳第九十五外夷一日本國)
  5. ^ 高麗王書「右啓、季秋向闌、伏惟大王殿下、起居万福、瞻企瞻企、我國臣事蒙古大朝、稟正朔有年于茲矣、皇帝仁明、以天下為一家、視遠如邇、日月所照、咸仰其徳化。今欲通好于貴国、而詔寡人云、『海東諸国、日本与高麓為近隣、典章政理、有足嘉者。漢唐而下、亦或通使中国。故遣書以往。勿以風涛険阻為辞。』其旨嚴切。茲不獲己、遣朝散大夫尚書礼部侍郎潘阜等、奉皇帝書前去。且貴国之通好中国、無代無之。況今皇帝之欲通好貴国者、非利其貢献。但以無外之名高於天下耳。若得貴国之報音、則必厚待之、其実興否、既通而後当可知矣、其遣一介之使以往觀之何如也。惟貴国商酌焉。」
  6. ^ 元史 巻二百八 列傳第九十五 外夷一 日本國
  7. ^ 高麗史 巻二十六 世家二十六 元宗二
  8. ^ 将軍執権之次第「文永五年、時宗。三月五日、始爲執權云々、正月廿九日、辭左馬權頭、」(山田安栄編『伏敵篇』1891年 巻之一22頁)
  9. ^ 『五代帝王物語』「(文永五年)閏正月十五日、又舞御覧あり、一院御幸なる、麗しき御賀の儀、いか計りの事にてかあらんずらむとおぼえしに、蒙古国とかやより牒状を奉る、高麗の牒を相副たり、宰府より先づ関東へ告て、関東より二月六日牒状を参らせたり、是によりて御賀止めらる、公私本意なき御事也、蒙古国、もとは契丹の所属韃靼国也、年比契丹国以下の近辺の諸国を打とる、太宋国も、三百余州のうち、大略みな討とられて、僅に六十余州残れり、高麗も同せめ落されて、臣として蒙古の朝につかふるよし、牒状にも載たり、牒使には趙良弼と云者渡れり、高麗の使を副たり、牒状二通あり、一通は高麗の牒也、蒙古状は、文永三年九月の状也、至元三年と載たり、高麗国、同彼年號をうけて至元となせり、去年八月の牒也、數多の方物を相副て、正月一日大宰府に着たり、是によりて、官外記以下の勘文を召されて、仗儀を行る、又仙洞の評定あり、」(『群書類従』第貳輯 帝王部 440~441頁)
  10. ^ 近衛基平『深心院関白記』文永五年二月条「(二月)七日戊子(中略)晴 東使今日向相國禪門北山亭云々、異國間事也、 八日己丑(中略)天晴 早旦以敕書有召、仍參院、今日異國事可有評定云々、牒状高麗被進蒙古國牒也、仍其牒二通也、講和親之儀、委見牒状、此事國家珍事大事也、萬人驚歟之外無也、前博陸兩人參間、其座無骨、仍餘參内、入夜又歸參院也、(中略)十日辛卯(中略)晴(中略)依時召參院、異國返牒有否有沙汰、前博陸兩人參、然而餘對座居也、如此重事不參此條不可然之故也、子細不盡翰墨也、」(『陽明叢書 記録文書篇 第二輯 岡屋関白記・深心院関白記・後知足院関白記』思文閣出版 1984年)
  11. ^ 『○新式目』関東御教書「一 蒙古国事 蒙古人挿凶心、可伺本朝之由、近日所進牒使也、早可用心之旨、可被相触讃岐國御家人等状、依仰執達如件、文永五年二月廿七日 駿河守殿(北条有時?) 相模守(北条時宗)左京権大夫(北条政村)」(竹内理三編『鎌倉遺文』古文書編 第十三巻 東京堂出版 九八八三号)
  12. ^ 『高麗史』巻二十六 世家二十六 元宗二 元宗九年秋七月丁卯(十八日)の条「秋七月丁卯、起居舍人潘阜、還自日本、遣閣門使孫世貞郎將呉惟碩等、如蒙古賀節日、又遣潘阜偕行、上書曰、向詔臣、以宣諭日本、臣即差陪臣潘阜、奉皇帝璽書、幷齎臣書及國贐、以前年九月二十三日、發船而往、至今年七月十八日、回來云、自到彼境、便不納王都、留置西偏大宰府者凡五月、館待甚薄、授以詔旨、而無報章、又贈國贐、多方告諭、竟不聽、逼而送之、以故不得要領而還、未副聖慮、惶懼實深、輒玆差充陪臣潘阜等、以奏。」
  13. ^ 『高麗史』巻一百二 列伝十五 李蔵用
  14. ^ 『高麗史』巻二十六 世家二十六 元宗二 元宗九年(十二月)庚辰(四日)「庚辰、知門下省事申思佺侍郎陳子厚起居舍人潘阜、偕黑的殷弘如日本。」
  15. ^ 『蒙古来使記録』<○賜芦文庫古文書所収称名寺文書>「文永六-二-十六-蒙古高麗使等渡海事<蒙古人官人三人<同從人五人、>高麗人六十七人船四艘着對馬嶋豐岐浦云々> 同二-廿二日馳申了、同三-十三-評定了、同二-廿四日、逃歸本審事(畢カ)云云、文永六年-十-十七-、蒙古牒一通、高麗牒一通持之、牒使二人、令着對馬嶋之由申之云々、彼至元六-六-日、而如院宣者、通好之義、准唐漢之例、不可及子細、但彼國與我國、自昔無宿意、用兵之條、甚以不義之旨、可被遣返牒也、且草者可長成卿之由、諸卿評 定之由云々、而關東評定了、先度牒使來朝之時、不可返牒之由、」(竹内理三編『鎌倉遺文』古文書編 第十四巻 東京堂出版 一〇三八〇号)
  16. ^ 『元史』巻二百八 列傳第九十五 外夷一 日本國「五年九月、命黑的、弘復持書往、至對馬島、日本人拒而不納、執其塔二郎、彌二郎二人而還。」
  17. ^ 『五代帝王物語』「(文永)同六年、蒙古使、高麗の舟にのりて又對馬國に着く、去年の返牒なきによりて、左右きかんため也、不慮の喧嘩いできて、歸國の間、對馬の二人とられて高麗へ渡る。高麗より蒙古へつかはしたれば、王宮へ召入て見て、種々の祿をたらせて、本朝へ返送、是に付て又牒状有、」(『群書類従』第貳輯 帝王部 441~442頁)
  18. ^ 『高麗史』巻二十六 世家二十六 元宗二 元宗十年(七月)甲子(二十一日)条「甲子、蒙古使于婁大于定等六人、偕倭人來、昌出迎于郊、初申思佺與倭人謁帝、帝大喜曰、爾國王祗稟朕命、使爾等往日本、爾等不以險阻爲辭、入不測之地、生還復命、忠節可嘉、厚賜匹帛、以至從卒、又謂倭人曰、爾國朝覲中國、其來尚矣、今朕欲爾國之來朝、非以逼汝也、但欲垂名於後耳、賚予甚稠、勑令觀覽宮殿、既而倭人奏云、臣等聞有天堂佛刹、正謂是也、帝悦、又使徧觀燕京萬壽山玉殿與諸城闕。」
  19. ^ 『関東評定衆伝』文永六年条「九月、蒙古高麗重牒状到來。牒使金有成、高柔二人也。還對馬嶋人答二郎、彌二郎。高柔依靈夢。獻所持毛冠於安樂寺。即叙其由呈詩。」(『群書類従』第四輯 補任部巻第四十九 続群書類従完成会 1960年 318頁)
  20. ^ 『太政官返牒』<○本朝文集六十七>「贈蒙古國中書省牒 菅原長成 日本國太政官牒 蒙古國中書省 附高麗國使人牒送、牒、得大宰府去年九月二十四日解状、去十七日申時、異國船一隻、來着對馬嶋伊奈浦、依例令存問來由之處、高麗國使人參來也、仍相副彼國幷蒙古國牒、言上如件者、就解状案事情、蒙古之號、于今未聞、尺素無脛初來、寸丹非面僅察、原漢唐以降之蹤、觀使介往還之道、緬依内外典籍之通義、雖成風俗融化之好禮、外交中絶、驪遷翰轉、粤傳郷信、忽請隣睦、當斯節次、不得根究、然而呈上之命、縁底不容、音問縱雲霧萬里之西巡、心夐忘胡越一體之前言、抑貴國曽無人物之通、本朝何有好惡之便、不顧由緒、欲用凶器、和風再報、疑冰猶厚、聖人之書、釋氏之教、以濟生爲素懷、以奪命爲黒業、何稱帝徳仁義之境、還開民庶殺傷之源乎、凡自天照皇大神耀天統、至日本今皇帝(亀山天皇)受日嗣、聖明所覃、莫不屬左廟右稷之靈、得一無貳之盟、百王之鎭護孔昭、四夷之脩靖無紊、故以皇土永號神國、非可以智競、非可以力爭、難以一二、乞也思量、左大臣(藤原家経)宣、奉敕、彼到着之使、定留于對馬嶋、此丹青之信、宣傳自高麗國者、今以状、牒到准状、故牒、 文永七年正月 日」(竹内理三編『鎌倉遺文』古文書編 第十四巻 東京堂出版 一〇五七一号)
  21. ^ 高麗史》·卷二十八·世家二十八·忠烈王一:「(元宗十五年)冬十月乙巳,都督使金方慶將中軍,朴之亮、金忻知兵馬事,任愷為副使,金侁為左軍使,韋得儒知兵馬事,孫世貞為副使,金文庇為右軍使,羅裕、朴保知兵馬事,潘阜為副使,號三翼軍。與元都元帥忽敦、右副元帥洪茶丘、左副元帥劉復亨,以蒙漢軍二萬五千,我軍八千,梢工引海水手六千七百,戰艦九百餘艘征日本。」
  22. ^ 22.0 22.1 長崎縣史編集委員会編《長崎縣史》中世編,1980年,266頁
  23. ^ 《元史》卷一百五十二列傳第三十九劉通「十年(十一年)、遷征東左副都元帥、統軍四萬、戰船九百、征日本、與倭兵十萬遇、戰敗之、」
  24. ^ 外山幹夫「肥前松浦一族」新人物往来社 (2008)65頁。 「九国ニ馳集ル軍兵ハ誰々ソ、少弐・大友・菊池・原田・紀伊一類・臼杵・戶次・松浦党・児玉以下、神社・仏寺之司及モ我モ々々ト打立ケル、大将軍一万二千余騎、都合其勢十万騎ト云ヘ共、数ヲ不知」。
  25. ^ 《高麗史》卷二十八世家二十八忠烈王一「(元宗十五年、冬十一月)己亥、東征師還合浦。遣同樞密院事張鎰勞之。軍不還者無慮萬三千五百餘人。」
  26. ^ 《元史》卷二百八 列傳第九十五外夷一日本國「十一年三月、命鳳州經略使忻都、高麗軍民總管洪茶丘、以千料舟、拔都魯輕疾舟、汲水小舟各三百、共九百艘、載士卒一萬五千、期以七月征日本、」
  27. ^ 《元史》卷八本紀第八世祖五至元十一年三月庚寅の条「庚寅、敕鳳州經略使忻都、高麗軍民総管洪茶丘等将屯田軍及女直軍、并水軍、合万五千人、戰船大小合九百艘、征日本、」
  28. ^ 《元史》卷二百八列傳第九十五外夷一高麗國「三月、遣木速塔八、撒本合、持詔使高麗、僉軍五千六百人、助征日本、」
  29. ^ 高麗史 巻一百四 列传十七 金方慶「以蒙漢軍二萬五千、我軍(高麗軍)八千、梢工引海水手六千七百、战艦九百餘艘、留合浦、以待女眞軍、女眞後期、乃發船。
  30. ^ 《高麗史》卷二十八世家二十八忠烈王一「侍中金方慶等還師忽敦以所俘童男女二百人獻王及公女」
  31. ^ 《大日本史》、《日本外史》
  32. ^ 《元史》卷十一本紀第十一世祖八至元十八年八月甲子朔の条「忻都、洪茶丘、范文虎、李庭、金方慶諸軍、船為風涛所激、大失利、余軍回至高麗境、十存一二。」
  33. ^ 《元史》卷一百六十二 列傳第四十九 李庭「十八年、軍次竹島、遇風、船盡壞、庭抱壞船板、漂流抵岸、下收余衆、由高麗還京師。士卒存者十一二。」
  34. ^ 《元史》卷一百二十九 列傳第十六 阿塔海「二十年、遷征東行省丞相、征日本、遇風、舟壞、喪師十七、八。」
  35. ^ 《元史》卷一百二十八 列傳第十五 相威「十八年、右丞范文虎、參政李庭、以兵十萬、航海征倭。七晝夜至竹島、與遼陽省臣兵合。欲先攻太宰府、遲疑不發。八月朔、颶風大作、士卒十喪六七。」
  36. ^ 《高麗史》卷二十九世家二十九忠烈王二「(忠烈王七年)閏(八)月(中略)忻都(洪)茶丘范文虎等還元、官軍不返者、無慮十萬有幾。」
  37. ^ 《高麗史》卷二十九世家二十九忠烈王二「(忠烈王七年十一月)壬午、各道按廉使啓、東征軍九千九百六十名、梢工引海水手一萬七千二十九名、其生還者一萬九千三百九十七名。」
  38. ^ 《高麗史》卷二十九 世家二十九 忠烈王二忠烈王七年六月丙辰(二十二日)の条「范文虎亦以戰艦三千五百艘、蛮軍十餘萬来」
  39. ^ 《元史》卷一百五十四 列傳第四十一洪福源俊奇君祥萬「十八年、與右丞欣都、将舟師四萬、由高麗金州合浦以進、時右丞范文虎、将兵十萬、由慶元・定海等処渡海、期至日本一岐・平戸等島合兵登岸」,寧波及寧波鎮海區
  40. ^ 探索頻道,《忽必烈:蒙古舰队的覆沒》。
  41. ^ 马可·波罗 東方見聞録
  42. ^ 鄭思肖『心史』中興集 元韃攻日本敗北歌

參考资料[编辑]

  • Sansom, George (1958). A History of Japan to 1334.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英文
  • 探索頻道,《[忽必烈:蒙古舰队的覆沒》。("Khubilai Khan: Fall of the Mongol Hordes")〔英文,紀錄片
  • 宋濂等,《元史》。
  • 郑麟趾等,《高麗史》。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