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张国焘
Zhang Guotao.jpg
张国焘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
任期
1935年-1938年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央执行委员会副主席
任期
1931年-1935年
任期
中共六大
1928年-1931年
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任期
中共五大
1927年-1928年
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中共中央农工部主任
任期
中共四大
1925年-1927年
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中共中央组织部长
任期
中共二大
1922年-1925年
任期
中共一大
1921年-1925年
个人资料
恺荫
出生 1897年11月26日(1897-11-26)
 大清帝國江西省萍乡县
逝世 1979年12月13日(82歲)
 加拿大安大略省多伦多市士嘉堡
政黨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1921-1938)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1938-1979)
父母 父亲张鹏霄
配偶 杨子烈
子女 儿子:张海威张湘楚张渝川
母校 北京大学
職業 政治家

张国焘(1897年11月26日-1979年12月3日),恺荫,又名特立,出生于江西省萍乡县(今萍乡市上栗县金山镇山明村)[1]中国共产党創始人之一,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張國燾在中共黨內資歷極深,長征後他領導的红四方面军的實力遠在中央紅軍之上,是最有資格與毛澤東爭奪領導權的人。後來由红四方面军主力和红九军团等组成的西路军河西走廊几乎全軍覆滅,張也在中共黨內失勢,后向国民党投誠。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张国焘的父亲张鹏霄曾任象山知事。张国焘少时进私塾读书,1916年秋,考入北京大学理工预科,1919年从预科毕业转入本科。但是张没有读完本科,就成为职业革命家。在校期间参加了五四运动,担任北京学联主席,是北京学生领袖之一。

1920年跟随李大钊参与北京共產主義小組活动,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1921年7月下旬在中共一大当选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局三人团成员(任组织主任),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1921年8月11日隶属于中国共产党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前身)成立,总部設在上海,张国焘任首任总主任。1922年中共二大任中共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组织部长。参加领导二七大罢工。在1923年6月中共三大上,因为反对与国民党合作,被批判左倾。张国焘与他新婚不久的妻子杨子烈1924年5月11日在北京被直系军阀政府逮捕,张国焘在回忆录中自称他被逮捕后“咬着牙关,忍着剧痛,一言不发”,使敌人“一无所得”。但1949年后整理北京敌伪档案时,发现张国焘当年叛变的文字材料,澄清了张国焘投敌变节,供出了当时北京的全体共产党员的名单与全国铁路系统党员名单。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1924年10月25日张国焘夫妇结束他们5个多月的铁窗生涯,出狱后他隐瞒这一情况,重返中共中央并继续担任重要职务。

1925年1月中共四大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农工部主任。参与领导五卅运动

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编辑]

1927年四月中共五大张国焘当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1927年7月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成员、负责人。1927年八七会议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1928年6月六大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与瞿秋白一起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代表。1930年11月回国,进入鄂豫皖根据地,担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时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副主席。 在长征时期,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放弃川陕根据地,张国焘说是为策应红一方面军。1935年6月,由洛甫(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等领导的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与张国焘领导的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地区会师。当时的红四方面军有近八万人的强大实力,而红一方面军经过前一阶段的长征,只剩不足三万人。会师后,张国焘取代周恩来出任红军总政委。因为张国焘坚持南下而中共中央坚持“北上路线”,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分裂。张国焘在回忆录中称率红四方面军南下并非是反对北上,当时北上决定并未确定。9月9日,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稱张国焘发密电要求武力解决,得到叶剑英报告的毛泽东等不辞而别,仅率领红一军团和中央机关等组成的中央纵队北上,张国焘則率四方面軍及部分一方面军部队第二次过雪山草地南下。1935年10月5日,张国焘在四川马尔康县卓木碉开会,并决定另立“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史称“第二中央”),张国焘任中共中央主席,“第二中央”宣布开除毛泽东、周恩来、博古洛甫的党籍。张国涛以“党团中央”的署名向陕北的中共中央宣称:“此间已用中央、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中央军委、总司令部等名义对外发表文件,并和你们发生关系”“你们应称北方局,陕北政府和北路军,不得再冒用党中央名义”。

1935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甘泉县下寺湾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决定:“对外使用中共西北中央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的名义;成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

1936年1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作出《关于张国焘同志成立“第二中央”的决定》。1936年1月23日朱德致电张闻天,提出“党内急谋统一”,“提议暂时此处以南方局,兄处以北方局名义行使职权,以国际代表团暂代中央职务,统一领导”。1936年1月24日,共产国际代表林育英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和朱德的提议,致电张国焘、朱德,电文称:“兄处可即成立西南局,直属代表团”。1936年2月14日,张闻天、林育英又致电朱德、张国焘:对政治决议既原则上同意,“组织上亦用西南局,则对内对外均告统一”。

中央红军陕北与陕北红军以及先期到达陕北的红二十五军会师后,建立并巩固了陕甘宁根据地。南下期间损兵折将的张国焘被共产国际命令取消其“第二中央”,1936年6月6日,张国焘正式宣布取消第二“中央”、“中央军委”等,并准备成立中央西北局。1936年7月27日,中共中央批准红二、四方面军成立中央西北局,由张国焘任书记,任弼时任副书记,统一领导红二、四方面军的北上行动。张被迫带领红四方面军和贺龙任弼时领导的红二方面军及红一方面军的部分部队一同北上,1936年10月在甘肅靜寧縣將台堡(今屬寧夏)與紅一方面軍會師。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彭德怀诱使张国焘脱离大部队,仅带数十人的警卫排进入根据地,由此解除了张国焘对红四方面军的指挥权,彭德怀带领的中央军委前进指挥所接替张国焘控制了红二、四方面军。根据中央命令,由红四方面军主力以及红九军团等部组成红军西路军,任命陈昌浩任中共西路军前委书记兼西路军政委,徐向前任总指挥。西路军在陈昌浩、徐向前等率领下,奉命向北,先是试图打通经中卫、阿拉善进入外蒙到苏联的补给线,后中共中央又接共产国际指示放弃北线,转而打通经甘肃、新疆到苏联的补给线。西路军在北上被宁马马鸿逵打击后,转而退入河西走廊,试图打通经由甘肃、新疆到苏联的补给线。遭到青海军阀马步芳马步青以及甘肃军阀马鸿宾的猛烈攻击,同时由于中央军委和军委前指(彭德怀司令)指挥错误,致使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东突西冲,犹豫徘徊,始终不能摆脱被追杀的被动局面,经数月浴血拼杀后,将近3万人的西路军最终几乎全军覆没-仅有李先念率残兵一千余人进入新疆,其余部队大部被歼,少部分被俘或被打散。被俘和被打散的一部分人员(如徐向前等)后来逃回陕北。由于红军未能打通陕北到苏联的补给线,使蒋更有信心剿灭红军;红军发动宁夏战役失败,也使东北军、西北军更难和红军正式、公开结盟,因为张学良希望与红军在打开与苏联通道后结盟,否则无法抵抗强大之中央军。同时,南方追击红军的中央军迅速北上,越来越接近陕北;张学良明知中央军到达陕西后,东北军不能继续与红军秘密合作,使张学良难以“剿共”与“联共”。张国焘进入陕甘宁边区之後,张国焘被边缘化,1937年3月遭到批判后任边区政府副主席。

與中共決裂[编辑]

国共第二次合作全面抗日后,1938年4月3日,时任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一说是代主席)的张国焘借祭拜黄帝之名逃离延安,遇上蒋鼎文後到了西安,投奔中国国民党。4月11日周恩来武汉汉口与张多次协商未果之下,4月18日,中共中央开除张的党籍[2]

张国焘投奔国民党后,蒋中正视其为“对延安的致命打击”交给军统领导人戴笠“妥善运用”,但此后张国焘对中共(特别是主要以红四方面军为班底组成的八路军一二九师)进行的策反工作收效甚微。

1948年6月,張國燾在上海施高德路創辦創進週刊社,出版《創進》週刊。《創進》週刊發表的一些文章,把造成全國危機四伏、民不聊生的原因,歸罪於中國共產黨,指責中国共产党“为了夺取政权”,“毫无道德伦理和国家存亡的顾忌”。「中國共產黨無論標尚何種理想目的,他們改採取的手段則是有害而可怕的」。「假定共黨『武裝革命』成功,繼軍事征服力量而起的,必然是一種獨裁政治無疑」[3]

晚年[编辑]

1948年底因政治环境变化,举家迁到臺北市;1949年冬又移居香港。1949年至1952年10月张国焘任《中国之声》杂志社长;1966年开始为美国堪萨斯大学撰写《我的回忆》连载文章,并於香港明报月刊刊登中文版。1968年举家飞往加拿大[4]

1960年10月,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北京中南海采访毛泽东时问道:“您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毛泽东回答:“那是在1935年的长征途中,在草地与张国焘之间的斗争。”“当时党内面临着分裂,甚至有可能发生前途未卜的内战。”

1968年张国焘移居加拿大,1976年突然中风,右半身瘫痪;1979年12月3日在加拿大多伦多一養老院病逝,后葬於多伦多东部士嘉堡的Pine Hills Cemetery(松山墓园)[5],終年82歲。张国焘晚年信仰基督教。[6]

张国焘晚年准确预测了“文革难以为继”和“邓小平复出”。[7]

根据蔡孟坚在台湾《传记文学》1980年发布的回忆录,大陸谣傳张国焘贫病交加、活活冻死,其實並非事實。[8]

家庭[编辑]

1924年,张国焘和杨子烈结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共第一任妇女部长,两人有3个儿子:张海威张湘楚张渝川,三人皆在美国与加拿大定居,分别是加拿大医生、工程师和大学教师。

著作与相关书籍[编辑]

  • 张国焘 著. 《我的回忆》. "刊於1971年至1974年连载於香港明报月刊,後於1974年该出版社结集成书;人民出版社以「现代史料编刊社」名义1980年11月初版,共两册;东方出版社1998年1月初版,共三册,ISBN 7-5060-0985-4;2004年3月重排再版,共两册,ISBN 7-5060-1701-6)(注释:因中共早期领导人物较少写回忆录,故本书突显其重要性。对於张国焘的书中言论,中共官方否認是事實,並出书反驳,而「我的回忆」一书在大陆皆以灰皮书(因封面是黑底或灰底白字)方式出版。" 
  • 姚金果、苏杭 著. 《张国焘传》 2000年6月初版. 陕西人民出版社. ISBN 7224054941. 
  • 路海江 著. 《张国焘传记和年谱》 2004年4月初版. 中共党史出版社. ISBN 7801369106. 
  • 张树军 著. 《张国焘》(中共一大代表丛书) 1997年12月初版. 河北人民出版社. ISBN 7202022168. 
  • 《驳张国焘的「我的回忆」─长征篇》 2003年出版. 香港中华儿女出版社. ISBN 962-86523-2-X. 
  • 刘统 著. 《北上──党中央与张国焘斗争纪实》 2004年5月出版. 广西人民出版社. ISBN 7219050305. 
  • 杨子烈 著. 《张国焘夫人回忆录》 1970年初版. 香港自联出版社. 

参考文献[编辑]

  1. ^ 江西上栗投资560万修张国焘故居 文物出身惹争议. 搜狐网. 
  2. ^ 於4月22日《新华日报》发表
  3. ^ 1948年张国焘污蔑中共:革命成功必独裁统治(3). 人民网. 2013年2月20日. 
  4. ^ 桑宜川 寻找张国焘墓地,刊于《炎黄春秋》2012年第5期
  5. ^ 桑宜川 寻找张国焘墓地,刊于《炎黄春秋》2012年第5期
  6. ^ Bill Schiller. The man who could have been Mao. Toronto Star. 2009-09-26. (英文)
  7. ^ 张国焘晚年没有贫病交加 生活幸福孩子有出息. 中国江苏网. [2012] (中文(简体)‎). 
  8. ^ 张国焘晚年没有贫病交加 生活幸福孩子有出息. 深圳新闻网. [2012] (中文(简体)‎). "台湾出版的《传记文学》登载了国民党原武汉警察局局长蔡孟坚的回忆文章。蔡孟坚是张国焘的同乡,张国焘死后,杨子烈与他通了电话,讲了丈夫死前的情况:“(1979年)12月初,当地大雪不止(那晚)他转身时毯子掉在床下,自己无法拾起,想叫人也无人来助,暖气关闭,只有咬紧牙关受冻。12月3日5时起,他忽然大吐大呕两小时,就此昏迷,不省人事。待护士欲叫医生诊断,竟已气绝。”"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