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張巡
Zhang Xun (1).jpg
張巡
出生 709年
唐朝
山西永济
逝世 757年
唐朝睢陽
职业 軍事

张巡,(709年-757年),蒲州河东(今山西省永济市)人,唐朝著名将领。祖籍蒲州河东[註 1](今山西省永济市),生于邓州(今河南省邓州市[1]彭桥镇寺北张)。天宝十五年(755年),安史之乱中,张巡在以真源(今安徽亳州西)縣令的身分,起兵守雍丘(今河南杞县),抵抗安史之亂的燕军,至德二载(757年),移守睢阳(今河南商丘),与太守许远共同作战,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城破被俘,英勇就义。他以区区两县几千兵力,苦守雍丘、睢阳,二个孤城近二年,显示了杰出的军事才能。唐追赠张巡为扬州都督

生平事迹[编辑]

圖為主祀護國尊王張巡的三重護山宮

早年[编辑]

史籍记载,张巡从小博览群书,晓通战阵兵法,年轻时就志气远大,不拘小节,结交的都是理想远大者或宽厚长者,而讨厌和庸俗之辈交往。在开元末年(741年),张巡中进士,之后以太子通事舍人出任清河(今河北清河县令。由于在其任内治绩优良,任满后张巡被召回长安。当时正值杨国忠当权,有人劝他投靠杨国忠,定会被重用,但他却拒绝,答曰:“是方为国怪祥,朝宦不可为也。”于是被调到真源縣再当县令。

当时真源县辖地很多土豪劣绅。其中以大吏华南金为首最猖狂,时时欺压百姓,当地流传:“金南口,明府手”的歌谣。张巡到任不久,就把华南金绳之以法,依法处死。张巡为政简约,很受民众拥护。

雍丘抗敌[编辑]

起兵真源进驻雍丘[编辑]

唐玄宗天宝十四年(755年)冬,安史之乱爆发。数月后,安禄山就攻陷东都洛阳,称帝,国号为“大燕”。由于大唐王朝承平日久,而安禄山早有反意,声势浩大,于是一些州县的太守、县令早被燕军的气势吓得手足无措,望风而降。

天宝十五年,燕军将领张通晤攻陷宋、曹等州,谯郡(今安徽亳县)太守杨万石投降燕军,而真源县正是在谯郡的辖地内。杨万石降敌后,又逼张巡为长史,并令其向西接应燕军。张巡得知后很气愤,率吏民大哭于真源玄元皇帝祠,然后起兵对抗燕军,响应的有千余人。

这时候,玄宗任命吴王李祗为灵昌(今河南滑县东)太守,河南都知兵马使,统合河南兵马以抗击安禄山。单父(今山东单县)尉贾贲阆州刺史璇之子等人,带领官兵先到,称为吴王兵,对宋州展开反攻。张通晤败走襄邑(今河南睢县),被顿丘卢韺所杀。之后,贾贲领兵至雍丘(今河南杞县)与张巡会合,共有两千余兵。这时的雍丘县令令狐潮已经率全县投向燕军。燕军任令狐潮为军将,率兵向东驰援襄邑。令狐潮击败在襄邑的淮阳军,俘虏了百余官兵,并将他们囚禁在雍丘,准备杀害,然后又去见燕军大将李庭望。淮阳兵俘虏乘机杀掉守卫,雍丘城内顿时大乱。贾贲、张巡等得以乘乱攻入雍丘。令狐潮弃城逃跑。

被围雍丘奇袭敌军[编辑]

肃宗至德元年(756年)二月,令狐潮又率领燕军一万五千意图夺回雍丘,而雍丘城内唐军总共不过三千余人。贾贲出战,因兵力悬殊,不敌,兵败而死。张巡驰骑决战,身上被创无数,但仍然力战退敌。退回城后,兵士们推张巡为主将,从此张巡兼领贾贲的部队,自称河南都知兵马使吴王李祗的先锋使。在张巡指挥下,击退燕军多次冲锋,累计杀伤近万人,而唐兵也死伤一千余人;面对唐军的抵抗,令狐潮不得已退兵。吴王李祗闻之,举荐张巡为委巡院经略。

同年三月,令狐潮会同燕军将领李怀仙杨朝宗谢元同等率兵四万余人蜂拥来到城下,企图一举攻下雍丘城。这时雍丘城内约有两千守军,而对手则有四万大军,城内军民大为恐惧。于是,张巡对众将士分析到:“敌知城中虚实,有轻我心。今出不意,可惊而溃也,乘之,势必折。”众将士听后,大为鼓舞。于是,张巡派一千人负责守城,亲自率一千人,分数个小队,突然从城中杀出。张巡身先士卒,直冲杀向燕军阵中。敌军虽众,但事出突然,惊惧无措,顿时大乱,燕军后撤。

次日,燕军再集结攻城,环城安置百门石炮(投石机)轰击,城楼及城上矮墙全被毁坏。张巡于城上立木栅,抵御燕军进攻。燕军纷纷缘城攀登,张巡用蒿草束灌上油脂,焚而投之,燕军士兵害怕被烧,不敢登城。张巡时而待燕军松懈之际,出城突袭;时而趁夜深人静之际,偷袭敌营。就这样,张巡身先士卒,带甲而食,裹伤战斗,坚守雍丘达六十多天,共经历大小数三百余战。令狐潮见在短期内不能取下雍丘,只好撤兵而去。张巡得知燕军要撤退,便率兵乘胜追击,果然大有所获,俘虏叛兵两千多,几乎活捉令狐潮。雍丘守军士气大振。

舌战敌将稳定军心[编辑]

令狐潮因为撤退而失利,十分愤怒,于是回头再次围攻张巡。令狐潮本来与张巡是邻县县令,素来相熟。他知道强攻是不易取下雍丘的,便想诱降张巡。令狐潮在城下像平时见面那样和张巡互相问候,并趁機在城下劝降道:“天下事去矣,足下坚守危城,欲谁为乎?”张巡答曰:“足下平生以忠义自许,今日之举,忠义何在!”令狐潮听后,惭愧而走。

到五月,张巡与令狐潮已经攻守相持了四十余天。令狐潮因久攻不下,又添兵加将。这时候,长安已经失守,唐玄宗已逃往四川。由于雍丘与外界早巳失去了联系,张巡并不知道这些情况。令狐潮趁機送信招降张巡,说是大局已不可挽回,不如早降。

张巡接到信后,将情况告诉了众将官。有六名将官动摇了,要求率兵投降燕军。六人认为敌我兵力悬殊、形势不妙,既然皇上生死不明,不如早降。六人都官至开府特进,在军中都有相当影响。六人要降,军心势必动摇。于是,张巡假装许诺,称明日再具体商议。第二天,张巡在堂上放置皇上的画像,率领将士朝拜,然后宣布六人的投敌计划。全军上下有感于国破家亡,遂群情悲愤,纷纷指责六人无耻行径。张巡把六人带到前面,责其不忠不义,扰乱军心,当即推出斩首。此举坚定了军心。

智盗敌粮草人借箭[编辑]

雍丘被围日久,城中粮食日渐缺乏。这时,恰好有数百艘为燕军补给的运粮船,刚停靠在河边,仍末卸粮。张巡从城上发现这个情况,便在夜间把军队集中到城的南面,装出好像要出战的样子。令狐潮见巡军集中到城南,也把军队调到城南来抵拒巡军。张巡知燕军完全调到城南后,便派遣勇士静静的到达河边,把燕军运粮船上的粮食夺走千多斛,然后放了一把火,把剩下的粮食通通烧光。

张巡智盗敌粮,令狐潮大怒,下令全力进攻。连日来,为了抵抗燕军进攻,雍丘守军很快就把准备的箭都射光了。在此危急之际,张巡在晚上,令士兵们把事先准备好的稻草人穿上黑衣,用绳子绑好,从城上慢慢放下。燕军隐隐约约看见有成百上千个穿着黑衣服的士兵,沿着绳索爬下墙来,报知令狐潮。令狐潮断定是张巡派兵偷袭,于是命士兵向城头放箭,射杀唐军。一时间,燕军兵士争相施射,一直放到天色发白。待到天色大亮,燕军这才发现城墙上所挂的全是草人。草人身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箭。白天一数,共得敌箭数十万只,这解决了军中缺箭的问题。

之后一连几天,还是像前次夜里一样,城墙上都出现了草人。令狐潮的兵士见状,都嘲笑张巡故伎重演,贪得无厌。于是只箭不发。逐渐,围城的燕军对张巡夜缒草人以为常,不再防备。

几天后,张巡挑选了五百勇士,并在夜里把他们放下城去。燕军士兵以为这次城上吊下来的仍是草人,没有防备。五百勇士乘敌毫不防备,突然杀向令狐潮的大营。燕军顿时大乱,自相冲撞践踏,不辨敌我。令狐潮下令集合人马,但仓皇之中,已不及组织抵抗,被唐军杀得四散走避。令狐潮纵马一直逃到十几里之外,才稳住阵脚。

出城取木诈降退敌[编辑]

不久,令狐潮又纠合兵马,加紧围城。

期间一日,张巡让郎将雷万春在城头上与令狐潮对话,燕军乘机用弩机射雷万春,雷万春脸上被射中了六处,仍旧巍然挺立不动。令狐潮怀疑是木头人,就派兵去侦察,得知确实是雷万春,十分惊异,远远地对张巡说:“向见雷将军,方知足下军令矣,然其如天道何!(刚才看见雷将军,才知道您的军令是多么森严了,然而这对于天道又怎样呢?)”张巡回答说:“君未识人伦,焉知天道!(你連人伦都不懂,還要来谈论甚麼天道?)”

这时,由于被围日久,雍丘城中木材已经用尽,水源也十分枯竭。于是,张巡故意装出弃城的样子,对令狐潮放话道:“欲引众走,请退军二舍,使我逸。”(我想率军弃城撤退,请你军队向后退出六十里,以便我逃逸)令狐潮久攻不下,不知是计,便答应了。张巡见令狐潮军一退,便率领所有城中军队一起把城外三十里范围内的燕军营房完全拆掉,将木材带回城,以作为护城的工具。令狐潮大怒,立刻下令重新包围雍丘。

不久,张巡又向令狐潮传话:“君须此城,归马三十匹,我得马且出奔,请君取城以藉口。”(如果你要得到这城,可以送马三十匹,我得到马之后,就要出奔了,到时你就可不血刃而得道雍丘)令狐潮取城心切,照数送了三十匹马给张巡。张巡得到马后,挑选出三十位骁勇将士,将马分给他们,相约道:“敌至,人取一将。”(燕军若来,每人杀一敌将)第二天,潮率兵来到城下,责备张巡失约。张巡答道:“吾欲去,将士不从,奈何?”(我想逃,但将士们不让我走,有什么办法?)令狐潮知又中计,大怒,正想攻城。未等军阵排好,城内突然有三十骁骑率兵杀出。燕军因为军阵未成,一时大乱。三十铁骑率兵,左挑右杀,擒获十四名叛将,斩百余首级,还缴获不少兵械牛马。令狐潮退到陈留(今河南开封),一时不敢再攻雍丘。

屡破敌军稳守不失[编辑]

令狐潮退兵后,张巡又探知有燕军步、骑兵七千余人进驻白沙涡(今宁陵北),想切断雍丘后路。于是张巡在夜间率兵突袭,大败燕军。当张巡回军经过桃陵(今河南汜水县东南十里)时,又与四百余名燕军救兵相遇,全部将其俘虏,并把当中的胁从兵释放,令其各归其业。在这来回十日里,张巡威名远播,民众脱离燕军前来雍丘归附张巡的达一万余户。这时为止,张巡在雍丘被围已有四月,围城燕军常有几万人,而张巡仅有千余士兵,但每战皆捷。于是,河南节度使虢王李巨进驻彭城(今江蘇徐州市),授张巡为先锋。

同月,令狐潮率领叛将瞿伯玉再次攻城。令狐潮先派四人,假装朝廷使者,说皇帝要诏见张巡,要求张巡前往。四人被张巡识破,经逼问招供后被杀。其余随从被压往吴王李祗处。不久,令狐潮撤退。

八月,燕军将领李庭望率领蕃汉兵二万余人向东袭击宁陵与襄邑,夜里在雍丘城外三十里处宿营。结果,遭到张巡率领的三千士兵,手持短兵器夜袭。燕军大败,死伤大半。李庭望只得收兵连夜而逃。

十月初四,令狐潮又与叛将王福德一同率领步、骑兵一万余人进攻雍丘。张巡再领兵迎击,大败燕军,杀敌千人。燕军败逃而去。

十一月初八,令狐潮率兵一万余人扎营于雍丘城北面,张巡领兵邀击,大败燕军,燕军逃走。

转战宁陵[编辑]

到了十二月,由于数月来令狐潮、李庭望对雍丘屡攻不下,燕军遂在雍丘北面的杞州,构筑杞州城以断张巡的粮食补给。此月,鲁郡(今山东兖州)、东平(今山东东平西北)相继被燕军攻陷,济阴郡(今山东定陶西南)太守又高承义献郡投降燕军。虢王李巨便守彭城(今江苏徐州),领兵退守临淮。叛将杨朝宗率步、骑兵二万意图攻取宁陵,以断张巡后路。于是,张巡主动放弃雍丘,率马三百匹、将士三千余人移师向东,坚守宁陵,始与睢阳太守许远、城父令姚訚等在宁陵合兵。

当日,杨朝宗率兵进至宁陵城西北后,张巡、许远派部将雷万春南霁云领兵迎战,经过一昼夜激烈厮杀,大破杨朝宗部,杀叛将二十员,斩首万余级,死尸塞满汴水,顷流而下。杨朝宗收集残部,连夜逃去。因战功显赫,唐肃宗下敕书任命张巡为河南节度副使。张巡为有功的部下们请功,派遣使者向虢王李巨请求给予委任状以及赏赐物品,而虢王李巨只给了折冲都尉与果毅都尉的委任状三十通,没有给予赏赐的物品。张巡就写信责备李巨:“宗社尚危,围陵孤外,渠可吝赏与赀?”李巨竟一直不予以理睬。

死守睢阳城[编辑]

驰援睢阳肃清内奸[编辑]

至德二年(757年)正月,安庆绪杀其父安禄山,接掌大权。安庆绪又命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进攻睢阳,妄图向江、淮方向发展,夺取富庶的江淮财赋重地。

正月二十五日,尹子奇率领妫州檀州同罗突厥奚族等兵,与杨朝宗部会合,共十几万大军向睢阳进攻。睢阳太守许远探知后,忙向在宁陵的张巡告急。睢阳地处进入江淮的要冲,万一失守,江淮一带便不保。于是,张巡闻讯后,决定放弃宁陵,率兵与许远合兵,共守睢阳。张巡仅有三千余士兵,到睢阳与许远合兵后,共有六千八百兵。

燕军全力攻城。张巡亲自督战,激励将士,昼夜苦战,有时一日二十余战,仍然精力不减。许远见张巡智勇兼备,请求张巡主理一切军务,自愿处其下。张巡接受了请求。从此以后,二人分工,许远负责调军粮、修战具等后勤工作,作战指挥权都交给了张巡。两人密切配合,使燕军久攻不下,只能围而不攻。

守城期间,城中大将田秀荣与燕军私通。有人把消息告知许远。经许远核实,告知张巡。张巡将田秀荣召至城上,斩首示众。

最后,燕军攻城不下,乘夜退去。尹子奇连夜遁逃,张巡初战告捷,全军士气大振。睢阳守军连战十六日,擒获燕军将领六十余名,杀敌两万余人。胜利后,守军获车马牛羊甚多,张巡将之全部分给将士,自己丝毫不要。城中守军对他更加忠心,杀敌更用命。

唐肃宗闻得捷报,下诏拜张巡为御史中丞、许远为侍御史、姚訚吏部郎中

一鼓作气鸣鼓扰敌[编辑]

张巡想乘胜袭击陈留(今河南开封)。尹子奇得知后,于三月再次围攻睢阳。张巡对部下说:“吾蒙上恩,敌若复来,正有死耳。诸君虽捐躯,而赏不直勋,以此痛恨!”将士们听后,情绪激动,奋勇请战。张巡杀牛宰羊,犒劳全军,然后再率兵出战。燕军嘲笑唐军兵少,都不以为意。这时,许远亲在城楼擂鼓助威,唐军士气大振。张巡手执战旗,亲率将士直冲燕军营垒,一鼓作气把燕军击溃。唐军斩敌将三十余人,杀伤燕军三千余人,又乘胜追击几十里。

第二天,燕军又集兵逼临城下。张巡屡次率兵出战,时而昼夜交战数十次,屡屡挫败了燕军进攻,但燕军仍然不停围城攻打。 五月,正是麦子成熟的时候。尹子奇知道睢阳短期内难以攻下,于是下派兵把睢阳郊外的麦子全部割去,以断守军粮源。

之后,尹子奇不断增兵,攻城也更猛烈。张巡为了疲惫敌人,经常于夜间在城内鸣鼓整队,假装将要出击。燕军以为,张巡又要夜袭,通宵达旦不敢休息,处于戒备状态。天亮后,张巡却停鼓息兵。燕军在了望塔上了望城中,见毫无动静,因一夜未睡,就解甲休息。这时,张巡就乘敌懈怠松弛之际,与将军南霁云、郎将雷万春等十余将,各领五十铁骑从城门突然杀出,直冲燕军兵营。唐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杀至尹子奇战旗下,燕军顿时兵营大乱。该役,巡军斩叛将五十余人,歼敌五千余人。燕军锐气大挫。

城壕设伏箭射敌将[编辑]

有一燕军胡人酋长,率领一千胡兵想招降张巡。于是,张巡先暗中用绳吊下几十名勇士在护城壕中,各持钩、陌刀强弩,并和他们约好:“闻鼓声而奋。”胡人恃其兵多,未加防备。当胡人行至墙下时,城上鼓声突然响起,城壕下的伏兵突然杀出,将胡兵一举擒获。后面的燕军不知前面的胡人因何出事,想要救人,但都被强弩射退,无法前行。过了一会儿,藏在胡城壕内的勇士又拉着绳索攀回城内。燕军这才知道发生什么事,大为惊谔,从此小心谨慎、按兵不动,围而不攻。

张巡明白被围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张巡想出了一条计策:擒敌先擒王,射死燕军主将尹子奇,燕军群龙无首,必将会退兵。但问题是将士们都不认识尹子奇,无法辨认主将。

张巡就命令用蒿草削作箭头,射向燕军。被射中的燕军士兵,十分高兴,以为张巡他们的箭头已射完,就去报告尹子奇。张巡因此认出了尹子奇,即命手下大将南霁云拉弓射杀尹子奇。南霁云本来就是名神箭手。尹子奇正得意间,不料南霁云一箭正中尹子奇左眼。主将重伤,燕军陷入混乱。张巡便率唐军将士趁势出城掩杀过去,大破敌军,差点生擒尹子奇。尹子奇带伤败逃,睢阳之围遂解。

粮尽援绝奇谋迭出[编辑]

七月初六,尹子奇征兵数万,又来围攻睢阳。

本来,许远在睢阳积存了六万谷物,可以支持军民一年之用,但虢王李巨坚持要把其中一半份给濮阳济阴二郡。许远坚决反对,但也无济于事。济阴得到粮食后,随即投降燕军。这时,睢阳城中粮食已经吃尽。将士每人每日给米一(10合为1升),并夹杂着茶纸、树皮而食。睢阳守城将士因为死伤得不到援兵,又得不到粮食救应,所以士兵损耗很大,这时的城内仅剩下一千六百士兵,而且大多都因饥饿疾病而战斗力不足,以致射箭都难以射准。后来,守军只好罗雀掘鼠,煮盔甲、烹弓弦来充饥。

尹子奇得知城中粮尽,加紧攻城。燕军先是制造一座高大如同半个彩虹的云梯,上面安置了二百精兵,推至城下,想令士兵跳入城内。于是,张巡事先在城墙上凿开三个洞,等待云梯快临近时,先从一洞中伸出一根大木,木头末端上设置一铁钩,钩住云梯使不得退去,由从另一洞中出一根木头,顶住云梯使不得前进;在最后一洞中再伸出一大木,木头上安置了一个铁笼,笼中装着火,焚烧云梯,云梯从中间被烧断,梯上的士卒全部被烧死。

之后,尹子奇又造钩车攻城。燕军用钩车的钩子破坏城上的敌楼,钩子所经之处,敌楼无不崩陷。于是,张巡准备一根大木,在大木的末端安置个连锁,并在锁末安装一个大铁环。当钩车又攻城时,守军就用大木末端的铁环套住钩车的钩头,将钩车拔入城内,折断钩车的钩头,再把车放掉。

其后,燕军又造木驴车攻城。于是,张巡就用熔化的高温铁水灌入木驴。木驴全部被烧毁。

后来,燕军在城的西北角不断堆砌沙土袋和木材,企图构筑成台阶,再登上城去。张巡没有与燕军正面冲突,而在每天晚上把松明、干草等易燃物扔到尚在堆砌中的阶道上。一连扔了十多日,燕军也始终没有发觉。张巡见时机成熟,选了一个风向有利于的日子,出城与燕军大战,同时派人顺风纵火焚烧台阶,于是熊熊大火冲天燃起,燕军无法救火,经过了二十多天大火才熄灭。

张巡守城,随机应变,雷厉风行。连燕军也被他深深折服,不敢继续攻城,而在城外挖了三道壕沟,并围城设置木栅,想长期围困守军。而张巡也在城内挖了壕沟以防燕军攻入。

睢阳城告急南霁云借兵[编辑]

到八月,睢阳守军仅剩六百多士兵。多数士兵都是饥饿而死的,仍然生存者大都伤病乏力。于是,张巡、许远分区守城。张巡守城的东北面,许远守东南面。两位主将皆和士兵一样,吃的是茶纸。守军不再出城袭击,只在城上死守。对于前来攻城的燕军,张巡常常晓以大义。结果,先后有二百多人向张巡投诚,为张巡死战。张巡前后说降了很多叛将,无不为张巡死战。其中,有燕军将领的李怀忠等人。

这时候,御史大夫贺兰进明接替李巨任河南节度使,并屯兵在临淮,许叔冀谯郡尚衡彭城,三人皆对睢阳战况拥兵观望,不施援手。张巡见城中状况日益危机,命南霁云率三十骑兵突围而出,到临淮向节度使贺兰进明告急。

南霁云出城后,数万燕军前来阻击,南霁云直冲敌众,左右施射,所向披靡,突出重围后仅损失两名骑兵。南霁云先到较近的谯郡向许叔冀求援。许叔冀居然送南霁云几千匹布,而拒绝出兵。南霁云怒不可遏,在马上大骂许叔冀,要与之决战。许叔冀不敢回应。

南霁云又到临淮找节度使贺兰进明。贺兰进明竟说:“今日睢阳不知存亡,兵去何益!”霁云答:“睢阳若陷,霁云请以死谢大夫。且睢阳既拔,即及临淮,譬如皮毛相依,安得不救!”贺兰进明一来妒忌张巡的功名,二来与许叔冀有隙,怕分兵出战后,自己遭许叔冀偷袭,所以百般推托,拒绝出兵。但他欣赏南霁云的勇猛,于是不但不发兵,反而想将南霁云留为己用。他强行留下南霁云,并设歌舞宴会款待。南霁云含着泪说:“昨出睢阳时,将士不粒食已弥月。今大夫兵不出,而广设声乐,义不忍独享,虽食,弗下咽。今主将之命不达,霁云请置一指以示信,归报中丞也。”南霁云说完,用佩刀将一节手指切下。席间众人大都被南霁云感动而泣。南霁云知贺兰进明无出兵之意,就上马而去;将出城时,抽箭射向佛寺浮图,那箭射进佛塔砖面半箭之深,喊道:“吾归破敌,必灭贺兰!此矢所以志也!”

出城后,南霁云又到真源,李贲送给南霁云一百匹马。八月初三夜晚,南霁云到达宁陵,与宁陵城使廉垣一起率领步骑兵三千人,突入叛军重围圈,且战且行,回到了睢阳城下,再与燕军大战,又破坏敌军营帐。因为大雾,张巡这时才听到战声,喊道:“此霁云等声也。”于是打开城门,南霁云赶着从燕军手上劫得的几百只牛进城,而能从外面进入城中的士兵只有千余人。回到城后将士们得知援军无望,抱头痛哭。叛军得知睢阳已经断绝援军,围攻得更加紧迫。

城破被俘慷慨就义[编辑]

睢阳被围日久,城中可食之物已经吃尽。有人建议放弃睢阳,向东撤退。张巡和许远商议,认为:“睢阳,江淮之保障,若弃之去,敌必乘胜长驱,是无江、淮也。且我众饥羸,走必不达。古者战国诸侯,尚相救恤,况密迩群帅乎!不如坚守以待之。”(睢阳是江、淮地区的屏障,若弃城撤退,燕军必然长驱南下,侵占江淮地区。再说我军士兵饥饿劳累,撤退必定走不脱。战国时各诸侯还会还互相救援,况且我们周围还有许多朝廷军队的将帅!不如固守待援)

十月初九,燕军攻上城头,将士们已经疲病得不能战斗了。张巡向西面拜了两拜,道:“力竭矣,不能全城,生既无以报陛下,死当为厉鬼以杀敌!”随后,睢阳终于被燕军攻破。

张巡、许远都被俘虏。部下见到张巡,无不恸哭,张巡说:“安之,勿怖,死乃命也。”尹子奇见到张巡后,问道:“闻公督战,大呼辄眦裂血面,嚼齿皆碎,何至是?”张巡答道答:“吾欲气吞逆敌,顾力屈耳。”尹子奇大怒,用刀撬开张巡的嘴巴,只见嘴里仅有牙齿三四颗。张巡骂道:“我为君父死,尔附敌,乃犬彘也,安得久!”尹子奇佩服张巡的气节,本想不杀他,但有部下劝止道:“彼守节者也,终不为用。且得士心,存之,将为后患。”于是,尹子奇用刀子胁迫张巡投降。张巡始终不肯屈服。其余大将三十六人,无一愿降。于是尹子奇把张巡与南霁云、雷万春、姚訚等三十六人全部杀害。张巡临刑前,神色自若,面不改色,慷慨赴难,时年四十九岁。许远则被押送往洛阳,在途中被杀。

守一城而捍天下[编辑]

在睢阳城破前,唐肃宗已诏中书侍郎张镐代贺兰进明为河南节度使。张镐得知睢阳危机,率兵日夜兼程,赶往睢阳救援,并同时发文书往浙东李希言、浙西司空袭礼、淮南高适、青州邓景山四位节度使以及谯郡太守闾丘晓,共同发兵救援睢阳。闾丘晓在谯郡,距离最近,但素来傲慢张狂,竟然不从军令,没有出兵。等张镐赶到时,睢阳已被攻陷三日。张镐一怒之下,召来闾丘晓,用杖刑将其毙命。

睢阳破城七天后被唐军收复。十天以后,唐军组织大反攻,广平王李俶一举收复东都洛阳(当时为安史燕军的大燕都城)。

睢阳之战,张巡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之下,面临强敌,临敌应变,屡屡制胜。从757年1月开始,到757年10月陷落,张巡用不足万人守军,在睢阳苦守了十个月,有力地牵制了燕军;若算上在雍丘之战、宁陵之战,则共与燕军共对抗了二十一个月。史书载,共经历大小四百多战,斩叛将三百餘人,累计歼敌人十餘萬。由於张巡的坚守,阻挡了燕军南下,使得富庶的江淮地区得以保全,保住唐朝的税赋重镇;此外牵制了大量叛军,又为唐军组织战略反攻赢得了宝贵时间。当时的翰林学士李翰等人认为:巡蔽遮江淮,沮敌势,天下不亡,其功也。

张巡死后,唐肃宗下诏,追赠张巡为扬州大都督,許远荆州大都督,封其为邓国公,史称张中丞;赠张巡妻为申国夫人,赐帛百;又宠张巡子孙,拜张巡儿子张亚夫为金吾大将军;又免除雍丘、睢阳徭役、兵役两年。大中年间,更将张巡的画像置于凌烟阁上。此后,历代仍有对张巡加封。

特征[编辑]

張巡像,載於《晩笑堂竹莊畫傳》

张巡身高七尺,须髯长得如同神像一般,每当发怒会须髯尽张。他记忆力超群,阅读书籍不超过三遍,便牢牢记住,终身不忘;与人见一面,问过姓名,就能牢牢记住对方的名字。

张巡文才出众,聪悟过人,写文章从不打稿,年纪轻轻就进士及第,与他兄长张晓当时都是以“文行知名”。

张巡为人仗义、重气节,如得知朋友生活困窘,他必会倾资周济。

用兵特点[编辑]

  • 张巡用兵灵活,不拘泥古法,善于临敌应变,出奇制胜。他命令部下的将领,按各自的战术教习战法,认为:“古者人情敦朴,故军有左右前后,大将居中,三军望之以齐进退。今胡人务驰突,云合鸟散,变态百出,故吾止使兵识将意,将识士情,上下相习,人自为战尔。”(古人战法朴素,所以部队分前后左右军,主将在中军,全军都听主将号令调动。现在面对的胡人,擅长突袭,行军忽散忽合,变化不定。所以要求部队能够临敌应变,我让士卒了解将领的意图,将领熟悉士兵情况。这样兵、将都相互了解,部队各自为战,不也很好吗!)
  • 死守孤城的部队,补给往往不能保证。张巡以“取之于敌”的方法解决被围孤城的后勤补给问题。自从与燕军交战,张巡部队所用的军械、盔甲、武器,都是从敌军中缴获,从来没自己修理制造过。
  • 每次作战,张巡都身先士卒,亲临前线。有将士要后退,张巡就立在阵地上对说:“我不去此,为我决战。”(我绝不离去,你们回去为了我与燕军决战)战士们被他感动,没有再敢后退的,无不奋力死战,以一挡百,直到击退敌人的进攻。
  • 张巡平常待人诚恳,胸怀坦荡,同时也号令严明,赏罚分明,能与部下士兵们同甘共苦,所以全军上下无不拼死效力。

评价[编辑]

  • 据史书记载,张巡防守睢阳,城被围日久,守军无粮,曾被迫吃人充饥:

“茶纸既尽,遂食马;马尽,罗雀掘鼠;雀鼠又尽,巡出爱妾,杀以食士,远亦杀其奴;然后括城中妇人食之,继以男子老弱。”(出自《资治通鉴第二百二十卷唐纪三十六》)

“巡出爱妾曰:‘诸君经年乏食,而忠义不少衰,吾恨不割肌以啖众,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乃杀以大飨,坐者皆泣。巡强令食之,远亦杀奴僮以哺卒……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人老弱凡食三万口。人知将死,而莫有畔者。城破,遺民止四百而已。”(出自《新唐书卷二百五十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巡乃出其妾,对三军杀之,以飨军士。曰:‘诸公为国家戮力守城,一心无二,经年乏食,忠义不衰。巡不能自割肌肤,以啖将士,岂可惜此妇,坐视危迫。’将士皆泣下,不忍食,巡强令食之。乃括城中妇人;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人心终不离变。”(出自《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四》

平叛后,就有人议论此事,认为:与夫食人,宁若全人?(与其人吃人,还不如投降以保存人的性命

如〈柏楊曰〉:“美國墨西哥戰爭時,大衛·克拉克先生,曾經死守阿拉姆城,但他先疏散沒有戰鬥力的老弱婦孺,然後徵求‘與城共存亡’的志願軍,經過一場慘烈的攻守戰,全城被屠,跟睢陽之圍的故事,中國家喻戶曉一樣,阿拉姆之圍的故事,美國也家喻戶曉。然而,阿拉姆之圍,可歌可泣,睢陽之圍,我們沒有歌,只有泣,那是已瘦成一把骨頭的女人和孩子們,被暴官們宰殺時痛徹骨髓的哀泣。中國人沒有生命的尊嚴,在惡君凶臣、強盜匪徒眼中,一文不值;就是在所謂聖君賢相、忠臣義士,以及高級知識份子眼中,也不過是使他成功的一種手段。每一思及,悲憤交集。”[2]

当时的翰林学士李翰等人则认为:张巡率兵以少敌众,以弱制强,保住江、淮地区,以等待陛下派出援军,但援军到达,张巡已被杀害。他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但有的人认为张巡杀人而食有罪,死守睢阳城是愚蠢行为,对于这种贬善扬恶,只写缺点而抛弃功绩的行为,我暗自痛心。张巡固守睢阳城的原因,是想等待其他的军队来救援,救兵不到但城中粮尽,只好杀人而食人,这是违背他意愿的。假如张巡在当初守城已有杀人而食的意愿,杀害了几百人而来保全天下,我还认为他是功过相当。何况现在是违背他意愿呢![3]

日本著名作家田中芳树在其著作《中国武将列传》中认为,未能保证粮食补给,对此朝廷也应负有责任。

家庭[编辑]

兄:张晓监察御史

妻:赐申国夫人

子:张亚夫,拜金吾大将军

信仰[编辑]

张巡就义后,其殉国事迹很快沿大运河長江淮河一带传开,皖浙各地纷纷為之建庙立祠。其后,道教又尊张巡为“保仪大夫”(或保儀尊王),张巡成为收灾降福,惩恶扬善,统领神兵的大神。 臺北市文山區,「集應廟」奉祠「保儀尊王」「張巡」,「忠順廟」奉祠「保儀大夫」亦為「張巡」,當地老一輩仍稱自己為河洛人,使用河洛話,稱「集應廟」為「尪公廟」。(河洛指的是河南洛陽),「張巡」實為臺北市及北臺灣之正神。

河南商丘睢阳区建有张巡祠安史之乱平定后,唐朝为纪念张巡、许远建的“双庙”。后又改建为“五王庙”,加了南霁云雷万春贾贲三人。北宋时,添加了姚訚,改称“协忠祠”。后黄河缺堤,祠堂被大水冲毁。明朝正德年间重建,称为“六忠祠”。1991年,又迁往商丘城南门外改称“张巡祠”。

台灣新加坡等地,相當尊崇张巡,单是浙江桐庐就有张巡庙九座,福建省泉州安溪縣人,則視之為茶葉保護神,稱之尪公。相传农历五月廿五日为“尪公诞”,一些地方的庙宇会在这天会祭祀张巡,举行“迎尪公”仪式。

時期,福建安溪縣张巡信仰,隨著移民傳入台灣,在台各地奉祀。台灣民间称之为“张王爷”、“张千岁”、“尪公”,在台灣則一般與許遠共祀,稱為雙忠,共有一千多座张巡庙,張巡也有保儀尊王(少數廟宇與清水祖師同稱為護國尊王)等尊稱。

軼事[编辑]

清朝王漁洋池北偶談〉一書,記載了一個有趣的故事,張巡安史之亂中被圍困,城中無糧食,遂殺一妾,以肉分食諸軍士。後來,張巡一直轉世為名臣,其妾的冤魂終於在等待一千年後,殺了張巡轉世的後身:徐藹

元陶宗儀所著說郛十八卷下記載南宋紹興三十一年冬造角林之捷,張巡許遠曾奉天帝之命顯聖退敵, 金門地區則傳說此次大捷後,張巡被追封"厲"王;因此金門地區稱呼張巡為"厲王爺"

註釋[编辑]

  1. ^ 张巡父亲自蒲州河东逃难到邓州,定居在大瓦寺,即今邓州市彭桥镇丁北行政村的寺北张村,张巡出生于此。

参考资料[编辑]

  1. ^ 康熙二十年《邓县志》
  2. ^ 《柏楊版/資治通鑑》第五十三冊〈睢陽之圍〉
  3. ^ 《全唐文》卷430〈進張巡中丞傳表〉:巡以寡击众,以弱制强,保江淮以待陛下之师,师至而巡死,巡之功大矣。而议者或罪巡以食人,愚巡以守死,善遏恶扬,录瑕弃用,臣窃痛之。巡所以固守者,以待诸军之救,救不至而食尽,食既尽而及人,乖其素志。设使巡守城之初已有食人之心,损数百之众以全天下,臣犹曰功过相掩,况非其素志乎!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